張同斌:監管要防止公司上市後買房等不務正業行爲

本站上市公司研究院專精特新峰會特稿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張同斌在上市公司研究院《專精特新峰會》上表示,中國企業主要是以銀行的間接融資爲主,長久以來困擾中小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一直沒有很好地解決,設立北交所可以很好地孕育中小企業,把好企業留在我們的資本市場上。

張同斌表示,股市會變成很多上市公司圈錢平臺,還有一部分企業拿到貸款以後沒有去搞研發,沒有做企業主營業務投資,而是去買房了。所以,事前應該有選擇地讓上市公司進入資本市場,事後要特別做好監管,而且要建立一個明確的市場競爭機制,這樣才能大浪淘沙,篩選出真正想做事的中小企業。

“專精特新”領域的企業,在開始的擴張期,盈利性可能會比較差,另一方面由於其科技屬性帶來的較高的預期,炒作的空間也會比較大。這些都是需要注意的風險。所以張同斌認爲,要對投資者門檻作出限制。

設立北交所,把好企業留在資本市場

中國已經有了上海和深圳交易所,已經有了這麼多板塊,爲什麼還要專門設一個北交所?

張同斌認爲,從科創板上市以來到現在爲止,還是沒有改變中小企業長久以來一直被困擾的問題:融資難、融資貴。

中國企業主要是以銀行的間接融資爲主,不過從銀行的角度來說,中小企業很難從這種模式中獲得貸款。資本市場設立科創板的努力,就是爲了讓中小企業從直接融資、股權融資的方式中獲得貸款。

張同斌表示,這時創立北交所,可以爲中小企業提供更好的股份制融資平臺。“如果真正能在交易制度、制度細節上推進改革服務到位,可以很好地孕育中小企業、把好企業留住,留在我們的資本市場上”。

“我們要新設立一個交易所,進行深度的資本市場改革”,張同斌表示。

監管要跟上,防止公司上市後買房等不務正業行爲

北交所如何有活力,能把上市公司賦能做好,最終還能讓投資者有收益

張同斌表示,股市會變成很多上市公司圈錢的平臺,上市前報表好看,一旦上市三年了報表就很難看——就像高考一樣,上大學很難,上了大學以後就開始放縱——上市公司就面臨這樣的問題。張同斌認爲,這與證監會在股市和資本市場發展過程中的事前審查有關。

所以,這次的北交所不能變成中小企業“圈錢”的機會。

去年疫情嚴峻時,深圳爲了緩解中小企業的困難,發放了很多貸款——全國很多地方都是這個情況——企業拿到貸款以後沒有去搞研發,沒有做企業主營業務投資,而是去買房了。這都是問題。

企業上市融資以後去幹什麼呢?如果不是做主營業務,不去搞研發、不去搞高精尖項目,而是做房地產,那資本市場改革的目的又沒有達到。所以,事前應該有選擇地讓上市公司進來,事後要特別做好監管。

工信部說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入選標準,主營業務要佔整個營收的70%以上,主導產品佔有率要在註冊地全省排在前三。事實是,現在很多主板上市公司一年的營收主要都是來自於房地產市場投資,而不是來自於他們的主營業務。

張同斌強調,事後監督一定要跟得上,做得不好就要讓企業及時退市,應該通過交易建立一個明確的市場競爭機制,這樣才能保證最後的大浪淘沙。

大浪淘沙後,才能篩選出真正想做事的中小企業。

要對投資者門檻作出限制,防止投機出現

北交所未來有哪些潛在的風險點?

張同斌表示,北交所主要服務於“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只有優質的上市公司、持續的盈利、持續的分紅,纔是健康的。股市的基本面是持續的盈利狀況,持續盈利基本面才能變好。不管短期怎麼波動,最後總要回歸基本面。

事實上,很多中小企業在成長期的過程中不怎麼盈利,盈利性會比較差。包括京東美國上市時也不掙錢,是虧損的,但當時它在極速擴張期。雖然事前不盈利,但100家裡最後有幾家能做成盈利,這種情況下,事前就很難做出判斷。

另外,爲什麼互聯網公司、高科技公司估值比較高,並且市盈率市淨率都很高,但是分紅很低?其實大家買的就是預期——因爲有預期、有想象,但又不能實證,這時就有炒作的空間。

張同斌表示,美國納斯達克最大的泡沫就是90年代末到2000年,就是互聯網泡沫那段時間斯坦福隨便一個大學生搞一個互聯網相關的企業就去上市,大家就給的估值很高,因爲有想象空間。

對於中小企業,特別是高科技的中小企業,是有想象空間的,一旦出現想象空間就很容易出現投機。所以張同斌認爲,要對投資者門檻作出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