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同斌:未來中國經濟增速將維持在5%以上

(原標題上海財經大學張同斌:未來中國經濟可能保持5%的增速)

本站財經、本站研究局主辦的2021本站經濟學家年會·夏季論壇-青年經濟學家峰會於8月12日在上海舉行,本屆論壇的主題是《新階段 新增長》。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張同斌在圓桌論壇《股市的未來》上表示,從學界角度來說,短期來看,股市的波動率遠遠高於宏觀經濟的,還是那句話,股市短期投融資非常有風險大家要謹慎。

對於下半年經濟以及政策走勢是的判斷,張同斌表示,我們預測下半年對於宏觀經濟還是比較平穩,最近有疫情的反覆,可能有一些影響,但我們預測中國經濟應該還是維持在5%以上的增長情況

在談到股市表現會怎麼樣時,張同斌表示,短期來看,股票市場的波動率比宏觀經濟的波動率大很多,這不只是中國股市,歐美股市也是這樣。長期來說,股指表現和GDP表現應該是非常正相關。

同時,張同斌補充說到, 我國經濟也存在一些結構性問題,如果在戶籍人口地方債這些方面改革繼續深化,繼續做好的話,可以像林毅夫老師那樣暢想,可以維持6-8%的增長,再增長20年。整體來說,還是有很大潛力可以去發掘。

在談到下一個階段看好哪些行業的話題,張同斌認爲,如果中美全面競爭的話,肯定是在新型科技行業,新能源是很重要的,包括5G、大數據人工智能半導體,按照科技發展規律來說想要追趕非常難,但是我們必須要投入做這件事,很多的投資人在做這些行業過程中可能有短期投機心理在,但是我相信最終會大浪淘沙,中國會誕生出很優秀的在這些行業的公司,所以這些行業我還是很看好的。

以下爲現場實錄(實錄全文):

張同斌:大家好,我是上海財經大學的張同斌,我是來自學界,我代表學界的一些看法。從學界的角度來說,短期來看,股市的波動率遠遠高於宏觀經濟的,還是那句話,股市短期投融資非常有風險,大家要謹慎。

張同斌:因爲我本身也是做宏觀經濟學研究的,我們上財高等研究院每年發佈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的報告,下半年我們整體的預測,對於宏觀經濟的預測,我們預測的情況還是比較平穩,最近有疫情的反覆,可能有一些影響,但是我們預測中國經濟應該還是維持在5%以上的增長情況,這是預測模型得出來的數據。

股市的表現可能會怎麼樣?一般來說,股市是宏觀經濟的晴雨表,短期來看,我們知道股票市場的波動率比宏觀經濟的波動率大很多,這不只是中國股市,歐美股市也是這樣。我們之前測算過,短期來看,GDP一般即使下滑,是比較平穩的下滑,股指的收益率,滬深300股市的收益率,2000年到2015年,股指收益率的波動率標準差是在16%,比同時段美國股市高很多。短期來說,股票市場非常難判斷,GDP的預測相對來說是容易一些的,但是股票市場擾動非常強。雖然長期來說,一個國家五年、十年、二十年,股指表現和GDP表現應該是非常正相關,短期來看,有可能背離比較大。

中國經濟未來可能是平穩在5%增長水平,就像剛纔鍾老師和陸老師的主題演講,也存在很多結構性問題,戶籍、人口、地方債的問題,還有很多可以深化改革的空間。如果這些方面的改革可以繼續深化,繼續做好的話,可以像林毅夫老師那樣暢想,可以維持6-8%的增長,再增長20年。整體來說,還是有很大潛力可以去發掘,這是我的主要觀點

張同斌:國內的疫情,即使這一波,相比歐美,我們整個監控手段是非常先進了,當然這一次可能有一些疏忽,但是我覺得我們的反應是迅速的,應該不會有那麼大的影響,肯定比去年上半年情況平穩很多,我並不是特別擔心,這只是一時的問題。

張同斌:我還是從學者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從學術理論上或者說對現實政策的解讀上運用學術的理論來解讀現實的情況下我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因爲你想要預測未來什麼樣的行業會發展得好,我們要評估一下過去的情況,過去十年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從2010年到2019年的情況來看,2010年我們是率先走出危機的,GDP增長率到了12%,但是在過去10年中,其實我們反覆的使用了很多的貨幣政策工具、財政政策工具,是一種新凱恩斯主義的方式,在我們不斷使用工具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經濟的增速是不斷的在下滑的,從12%到2019年四季度到6%,其實我們想問的一個問題是這些政策工具起的作用在短期是可以的,但是長期來看好像沒有辦法讓中國持續以10%這樣的增長。

按照經濟學的增長理論來說增速的下滑其實是合理的情況,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們也看到經濟增長是靠投資,特別是靠房地產投資、基建投資拉動,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也出現了巨大的問題,特別是2018年去槓桿,我們發現很大的問題是整個的債務到了200多萬億,是GDP的兩倍,像家庭債務的問題也是非常明顯的,過去10年的增長模式下來,不管是地方債、企業債還是家庭債務都跟房地產市場密不可分,好像房地產市場是宏觀經濟的中心一樣,所以過去十年我們的增長模式是很依賴於以房地產市場爲中心,靠債務來驅動的模式。

到今天雖然我們體量很大,每增長1%都很不容易了,但是我們依然面對的是經濟的增速已經下滑到了5.3%的水平,所以在未來我們如何維持高增長,如何看好新的行業,特別是現在在中美對抗的背景下,我們不願意再做一個市場低端的工廠,我們一定要進行產業轉型。如果中美要全面競爭的話,肯定是在新型科技的行業,新能源是很重要的,說白了新能源汽車的使用是一個國家戰略上的問題,因爲萬一哪一天中美關係惡化了,石油出現危機怎麼辦?至少我們還有煤還可以發電,這是國家戰略的問題。

包括5G、大數據、人工智能、半導體,當然這些領域其實都很難,特別是像半導體行業過去這麼多年高等教育培養出的半導體人才都非常的欠缺,雖然說遇到芯片危機以後我們的投入變大了,按照科技發展的規律來說想要追趕非常難,但是我們必須要投入做這件事,所以未來還是看好這些行業,現在的情況下我也知道很多的投資人或者很多的公司在做這些行業的過程中他們可能有短期的投機的心理在,這也是一個魚龍混雜的時代,但是我相信最終會大浪淘沙,中國會誕生出很優秀的在這些行業的公司,所以這些行業我還是很看好的。

張同斌:我剛纔接受專訪的時候也提到了,很多年輕的投資者進入這個市場,其實很多投資者進入這個市場之後,遇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這個投資是很專業事情,我們總是說專業的事情應該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很多投資者進入這個市場以後,可能連基本的經濟學、金融學的知識也不具備,投資具有一定的盲目性,所以我認同陳達飛老師的觀點,看好一個行業的時候,還是交給基金經理,基金經理是長期訓練培養出來的,專業的人交給專業的人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