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勇揮刀斬大將:酒桌上的淘鮮達困境

(原標題:張勇揮刀斬大將:酒桌上的淘鮮達困境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陶力 上海報道

在沸沸揚揚的女員工涉嫌遭遇侵害事件爆發之後,阿里巴巴在8月9日凌晨公佈了階段性內部調查結果和處理決定:同城零售事業總裁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辭職,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資源官童文紅記過處分,涉嫌男員工被辭退,永不錄用,其是否存在違法行爲,警方正在調查取證

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CEO張勇在內部信中認爲,李永和作爲事業羣總裁,在這件事上的敏感性、重視和投入程度遠遠不夠,沒有主動作爲。同時,徐昆也沒有起到事業羣HRG關鍵決策的作用,爲此應承擔領導責任

這一處分不可謂不重,只是來得有點遲。2018年6月,李永和加入阿里巴巴時的職務是張勇助理。2018年11月,阿里巴巴集團宣佈成立天貓超市事業羣,整合原有天貓超市和淘鮮達業務,李永和擔任天貓超市事業羣總裁。2020年4月中旬,天貓超市事業羣升級爲同城零售事業羣,歸屬於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的餓了麼新零售業務,開始陸續整合到該事業羣。

從李永和在阿里的履歷看,他着實是張勇麾下一員重將。今年7月2日,阿里將基於地理位置服務的餓了麼、高德飛豬組合成爲生活服務板塊,李永和接替王磊擔任本地生活事業羣總裁。

距離調整不過一個多月時間,李永和的辭職或使淘鮮達、本地生活的業務進展憑添變數。

承壓的淘鮮達

“很難理解,按照我瞭解到李永和的性格,是一個有血有肉凡事有交代的人。這個事情發生了這麼多天,等警察調查結果出來固然沒錯,但是,在事業羣內部,接觸到的各個層面負責人要拿出態度來。很有可能是當時李永和以爲HR會處理,所以忽視了。”有阿里巴巴內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逍遙子和其他部門的人確實不知情,而李永和並不是一個冷漠的人。最後這種局面,李永和HR負責人確實要承擔重要責任。

當事女員工描述,她與王成文都隸屬於阿里巴巴淘鮮達事業部。在她向公司上級投訴當日,王成文的直屬領導甘啓樑曾找她私聊,並直接表示,“都是業務性質問題,經常要出差,我早就知道要出問題。你覺得不喝酒,這個濟南華聯和一些北方的商戶業務能談下來嗎?”

事件性質有待警方調查,而其導火索正是由所謂的“喝酒拿業務”引發。作爲電商行業無可非議的頭部平臺外界的質疑在於,阿里線上業務爲何也會陷入這一怪圈

事實上,涉事人所在的淘鮮達業務在阿里巴巴內部,還未站穩腳跟

據瞭解,淘鮮達是阿里巴巴同城零售事業羣旗下實現本地超市入駐,以及消費者購物1小時到家的平臺,於2017年5月上線。從業務定位來看,線下商超正是淘鮮達需要拓展和擴充的B端。啓信寶信息顯示,濟南華聯品牌歸屬於濟南華聯超市有限公司,旗下有幾十家連鎖品牌超市。

“淘鮮達現在做的業務屬於同城零售賽道,跟早期的京東到家模式很像。但是,京東到家很早就打通了沃爾瑪永輝這些京東系的資源,所以發展也比較快。在淘鮮達開始發力的時候,京東到家已經站穩一線向全品類、下沉市場拓展了。”一名同城零售行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面對美團閃購和京東到家的競爭,淘鮮達的影響力和話語權都是不夠的。但本次發生在阿里巴巴的事件,主要還是幾位當事男性員工的惡劣行徑所致,並不是行業的普遍現象

家樂福中國爲例,今年4月與淘鮮達達成合作之前,家樂福到家業務已建立以家樂福小程序、蘇寧易購APP家樂福頻道、美團外賣APP家樂福頻道、餓了麼APP家樂福頻道爲主的四大電商銷售渠道。在選擇渠道衆多的情況下,線下超市成爲平臺爭搶的香餑餑,拿下頭部超市,便意味着有了流量、用戶和SKU。

此事發生後,濟南華聯超市涉事員工張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否認了阿里女員工的指控,"在酒桌上正常喝酒,中間肯定有摟抱的過程“,他否認在該女員工醉酒後,將其扶到其他包間長達20分鐘。但他單方面的說法有待警方的取證調查。

同城零售遇考

對於上述事件,張勇認爲,李永和“沒有主動作爲”,因此需引咎辭職。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李永和2011年5月加盟京東,歷任京東商城倉儲部總負責人、華北區域分公司區域負責人,並在2014年12月擔任京東商城運營體系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運營體系的管理工作。

今年7月,阿里剛剛宣佈新的組織架構調整。同城零售事業羣被拆分爲兩大業務板塊,其一爲淘鮮達與本地生活新零售業務,由李永和負責並向俞永福彙報;另一塊爲天貓超市業務及相關團隊,該業務與天貓進出口事業羣合併成立新的“天貓超市和進出口事業羣”,由劉鵬任總裁,向張勇彙報。

同城零售可謂是張勇重點關注的1號項目之一。從用戶的消費頻次與習慣來說,新服務的演進方向必然是更快、更近、更密。這無疑將更加依賴於即時配送的履約能力。目前,餓了麼蜂鳥即配擁有騎手超過300萬人,合作商家350萬家,配送服務基本實現了全國覆蓋。

業內人士分析認爲,李永和執掌餓了麼以來,他分管的同城零售業務完全平臺化,也肩負着整合阿里體系大潤發、三江購物、新華都等線下賣場的重任。即便撇開外部美團、京東到家的挑戰,同城零售業務在阿里內部與天貓超市、盒馬鮮生、社區團購等一系列業務之間,又存在交叉和競爭。

在內憂外患之下,李永和的管理方式也存在問題。前述女員工在公開的舉報信中稱,“悅爾阿甘向我表明,他們已經向BG層面的老鼎(李永和)和丁冬彙報過了,我將他倆拉進了有描述事情經過的羣裡,並艾特了他們,兩人均已讀未回。”

正是李永和與HR負責人未能及時處理,引爆了外界輿論批評,也引發衆多阿里巴巴員工的不滿。“對於本地生活來說,又要遇到一次波折,也是很不容易。不管是管理制度,還是沒有同理心的HR,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他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一名阿里巴巴內部員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也表達了自己的痛惜。

對於李永和離職後,同城零售事業羣的進一步安排,該公司相關人士並未透露更多。張勇表示,阿里是所有阿里人的阿里,之所以痛,是因爲愛,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全體阿里人的屈辱。“我們必須重塑,我們必須改變。改變必須從每個人做起,但是首先必須從領導者做起,從我做起。”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