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銀行高管變動:免去行長田惠宇黨委書記一職

(原標題招商銀行高管變動

南方財經4月18日電,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今日下午,招商銀行舉行幹部大會,免去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黨委書記一職,另有任用。招商銀行常務副行長王良主持工作

簡歷顯示,田惠宇1998年7月至2003年7月任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信託投資公司副總裁,2003年7月至2006年12月任上海銀行副行長。此後,田惠宇在建行工作了7年。他於2006年12月至2011年3月曆任中國建設銀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長、深圳市分行主要負責人、深圳市分行行長,2011年3月至2013年5月任中國建設銀行零售業務總監兼北京市分行主要負責人、行長。2013年5月,曾任招行行長一職達14年的馬蔚華退休,田惠宇加入招商銀行,2013年9月,田惠宇出任招商銀行行長。

4月18日,招商銀行(600036.SH)開盤大跌,盤中一度跌超8%,股價最低觸及42.78元/股。當天,招商銀行收報43.39元/股,跌幅收窄爲7.35%,當前市值約1.09萬億元,較前一交易日蒸發867.56億元。

對大跌原因,招商銀行迴應稱:“已關注到股價大跌的情況,公司正在覈查相關原因。”時代週報多次致電招商銀行,截至發稿未獲明確回覆。

2021年,招商銀行保持較高增速。據年報數據,去年,該行(集團口徑)實現營業收入3312.53億元,同比增長14.04%,增幅創近六年新高 ;歸屬於該行股東淨利潤爲1199.22億元,同比增長23.20%。

招商銀行成績斐然,離不開行長田惠宇。今年57歲的田惠宇,2013年出任招商銀行行長,至今已掌舵近十個年頭,主導招行多次轉型成效顯著

就在10天前,招商銀行剛迎來35週歲生日,田惠宇還在當天發表致辭。他坦言,銀行是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我們又立志要成爲一家偉大的企業,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路,這也就意味着招行人更多的艱辛、努力和付出。”

房地產不良貸款率上升

2021年,招商銀行經營成績亮眼

據年報數據,截至2021年年底,招商銀行資產總額突破9萬億元大關,達92490.21億元。當年,招商銀行淨利息收入達2039.19億元,同比增長10.21%;非利息收入1273.34億元,同比增長20.75%。

“大財富管理收入的整體增速達33.91%,帶動非利息收入較快增長。”田惠宇在業績發佈會上表示,2021年,招行提出打造“大財富管理的業務模式+數字化的運營模式+開放融合的組織模式”的3.0模式,大財富管理業務模式目前進展順利。

在2021年業績會上,田惠宇還提出個人“一點擔心”,認爲業績增速“把大家的胃口吊高了”,而實際上“招行離真正的財富管理機構還有很遠的距離”。

值得注意的是,招商銀行的房地產貸款不良率上升較快。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年末,招商銀行房地產相關的實有及或有信貸、自營債券投資、自營非標投資等承擔信用風險的業務餘額,合計5114.89億元,同比上升3.48%。其中,招行對公房地產貸款餘額3559.77億元,同比增加136.57億元,佔招行貸款和墊款總額的6.78%。

“截至2021年年末,招商銀行對公房地產貸款不良率較6月末上升34bp至1.41%, 全年累計上升1.11個百分點,升幅較爲明顯。” 中原證券研報稱。

“對公房地產不良貸款率上升,跟去年房地產行業整體風險上升的趨勢是保持一致的。”招商銀行副行長兼首席風險官朱江濤表示,資產質量總體可控。

田惠宇主導轉型

招商銀行近年發展,離不開田惠宇。

田惠宇2013年5月加入招行,2013年9月起任招行長,至今已近十個春秋。此前,田惠宇歷任建設銀行上海、深圳分行負責人,建行北京分行行長。

上任之初,田惠宇也曾備受市場質疑。在招行2013年的股東大會上,有股東質疑田惠宇僅有分行行長經歷資歷尚淺,無法擔起發展重任

時任招行董事長傅育寧表態,力挺田惠宇。他解釋,招行屬意田惠宇有多重因素考量:第一,田惠宇年輕有爲,有中外教育的良好背景;第二,田惠宇長期在銀行工作,有在商業銀行和非商業銀行金融機構工作的經歷,在建行主要工作中多次表現出扭轉局面魄力;第三,田惠宇在建行負責零售業務,而零售是招行的主攻方向,田惠宇的經歷與招行的主要戰略方向非常契合。

田惠宇不負所望,主導招行近年轉行,成效明顯。上任次年初,田惠宇就在招行工作會議上提出,要加快實現二次轉型,確立以零售金融爲主體、批發金融協調發展的“一體兩翼”轉型目標。2017年,他明確招商銀行的金融科技銀行定位,並在2020年提出構建大財富管理體系的目標。

在2021年報致辭中,田惠宇提出“爲客戶創造價值呼喚一支秉持‘價值觀高於KPI’的員工隊伍。”他認爲,一切真正偉大和激勵人心的事物都是有自驅力的個體創造的,招行旗幟鮮明地把價值觀作爲評價幹部的首要標準,對部分機構嘗試免考KPI,讓員工在爲客戶創造價值中找到工作的意義,實現自身價值。

“大企業的績效考覈從來都是道難題,但必須直面、破解,因爲商業模式決定發展的高度,而價值觀決定能走多遠。”田惠宇在致辭中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