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暑假怎麼過? 跟着導師下稻田

7月30日上午11時許,西南科技大學農藝種業專業研究郭發平(左)和稅陽(右)在稻麥科研基地統計水稻抽穗率。劉芳池/攝

胡運高在稻田裡指導學生。劉芳池/攝

胡運高 劉芳池/攝

8月5日上午9點,一陣大雨四川省江油市青蓮鎮邀月村的一片稻田襲來,打亂了西南科技大學水稻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胡運高和學生們的工作節奏。當時,他們正在稻田裡取樣,以完成他們今年暑期的研究、實訓項目。

這片稻田是西南科技大學的一個稻麥科研基地,佔地約120餘畝。基地除了承擔一批國家和省部級科研項目外,還是學校研究生實踐基地和農學專業科研教學實踐基地,每年都有一批研究生和本科生在此進行科學研究和專業實訓。

陣雨來臨之前,胡運高正在一邊給同學們講解,一邊分析各種情況――他們要趕在中午前完成當天的任務。師生們大清早就來到了稻田裡,同學們每兩人一個小組,針對不同品種的水稻進行稻穗調查取樣。

“爲了調查不同水稻品種之間穗部性狀和異交習性的差異,一人對水稻抽穗情況進行仔細觀看,並描述觀察結果,另一人作詳細記錄,並進行覈對。”2020級研究生田敏介紹。

據介紹,水稻生長一般要經歷從孕穗期到穗的分化8個階段。這幾天正是第七期的稻穗取樣時間,這個時期的稻穗接近成熟,稻穗較大且易觀察,此時調查取樣,方便後期研究。

該校農藝與種業專業2021級碩士研究生稅陽原本要9月才入學,但是爲了儘早獲取研究數據,她還沒收到錄取通知書就跟着導師胡運高一起下田了。她說,如果不趕這一季水稻,只能等到明年才能獲取最新水稻生產數據了,時間不容耽誤。

事實上,稅陽在今年4月複試成績出來後就找導師報到了。那時正是這一季水稻的播種階段,胡運高要求學生都要下田,播種、插秧、田間管理都要會,全程參與並記錄水稻的生長情況。

在胡運高眼裡,下田是農學類專業學生的“必修課”。“一是科研、技術的要求。二是培養吃苦耐勞的精神。第三,要讓學生知道下田不是什麼受不了的苦,下田能建立自信。”

胡運高數了一下,這個暑假跟他下田的學生有34人,其中研究生22人、本科生12人。而這當中女生超過了半數。

他們一般清晨6點半左右到基地,調查會持續到上午10點左右,有的環節可能會持續到中午。避開午後的驕陽,大約下午4點鐘,師生們又下田了,一般會幹到晚上7-8點,那時天黑了下來。

儘管如此,高溫仍然是避不開的。“第一感覺就是熱。”農藝與種業專業2020級碩士研究生郭發平說,自己小時候下過田,但那是玩兒心態,現在下田是爲了獲取研究數據、完成科研任務,這種緊迫感是不一樣的。

每次下田,胡運高都要求女生穿防曬衣,戴上草帽。爲了防止中暑,每個人隨身備有藿香正氣液。

一天當中,師生們往往會經歷兩次溼透。清晨的露水會從衣服的外層往裡滲透,臨近中午,汗水又從裡往外滲透。

被露水打溼的褲子裹在身上讓人很不舒服,有時候會順着腿流到筒靴裡。胡運高有一個土辦法,用繩子把一塊塑料布捆在腰間,塑料布至少蓋住筒靴的上沿,這樣就能把露水擋在外面,避免流進筒靴。

“來的時候一個個白白嫩嫩的,回去時都曬得黑黢黢的。”每年暑假,胡運高都能看到自己學生的變化。他說,因爲研究的需要,每一屆學生都要和他一起在這片試驗稻田裡開展調查,無論風雨,無論烈日。經過基地的鍛鍊,同學們個個都很棒,能吃苦,不怕流汗

作爲準研究生,稅陽說,水稻是我國乃至全球重要的糧食作物,不斷提高水稻的品質和產量,是水稻人一直在研究的課題。而暑期是水稻生長髮育極其重要的時期,田間多次調查取樣是保障後期室內試驗順利進行的基礎。

稅陽喜歡水稻這個專業。她說,暑期雖然炎熱,但是能和導師參與解決事關數十億人民生問題的科學研究,很驕傲。“這個過程,既讓我們切身體會到做科研的艱辛,更讓我們懂得珍惜勞動成果。”(通訊員 劉芳池 記者 王鑫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