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人均收入全國第三 超七成家庭年收入10萬元至50萬元

(原標題浙江人均收入全國第三,超七成家庭年收入10萬元至50萬元)

作爲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近年來,收入分配格局不斷優化,“三大差距持續縮小。

浙江省統計局近日發佈的《浙江省第十四次黨代會以來經濟社會發展成就之共同富裕篇》(下稱“報告”)顯示,2021年,浙江生產總值(GDP)73516億元(1.14萬億美元),連續25年穩居全國第4位。2017-2021年,全省GDP年均增長6.7%,期間GDP總量在2017年、2019年、2021年分別躍上5萬億元、6萬億元和7萬億元新臺階

數據顯示,浙江人均GDP由2016年的7.8萬元(按當年平均匯率計算爲1.18萬美元)增至2021年的11.3萬元(1.75萬美元),是全國的1.40倍,世界平均水平的1.45倍,大幅高於世界銀行高收入經濟體標準線(1.27萬美元)。

在收入方面,2021年,浙江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7541元,居全國第3位、省(區)第1位,是全國的1.64倍,扣除價格因素2017-2021年實際年均增長6.0%,基本實現與GDP同步增長。

也就是說,浙江的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31個省份中僅次於北京上海這兩大直轄市。不過,北京和上海作爲直轄市,總面積較小,是城市經濟體,城鎮化率都超過了85%。而且上海、北京作爲兩大強一線城市,是全國性中心城市,現代服務業十分發達,是高收入行業最集中的地區,因此居民平均收入高,儲蓄餘額也就比較多。

相比之下,浙江作爲省域經濟體,總人口達到了6540萬人,遠超上海和北京人口之和。同時,地理面貌是“七山一水二分田”,浙江西部、南部基本都是山地丘陵。此外,浙江有11個地市,城鎮化率爲72.7%,遠低於京滬津這三大直轄市。在這種情況下,浙江全體居民收入僅低於京滬,高於城鎮化率遠高於自己的直轄市天津,也高於江蘇廣東這兩個經濟大省整體的富裕水平相當高。

其中,去年浙江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8487元,是2016年的1.45倍,連續21年居全國第3位、省(區)第1位,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年均增長5.5%。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247元,居全國第2位,連續37年居省(區)第1位,是全國的1.86倍。

近年來,浙江推動擴中提低改革,打造橄欖型結構社會。數據顯示,2021年,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萬元至50萬元羣體(三口之家)比例比2016年提高24.3個百分點,達72.4%,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20萬元至60萬元羣體比例比2020年提高3.8個百分點,達30.6%。

杭州規劃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湯海孺對第一財經分析,浙江從改革開放後,在民營經濟發展十分突出。浙江的產品面向的市場不僅是浙江省內,而且是面向全國和全球的,而且每個縣都有自己獨特的產業,產業發展也比較均衡,產業沒有特別集中在省會城市、中心城市,總體上分佈比較均衡發展,而且有民營經濟充分發展的基礎,藏富於民。

城鄉差距看,2016年以來,在城鎮居民收入和農村居民收入雙雙較快增長的前提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持續縮小,收入倍差從2016年的2.07縮小爲2021年的1.94。從區域差距看,各設區市中人均GDP最高市和最低市的倍差由2016年的2.23縮小至2021年的2.13,年均縮小0.02。居民收入最高和最低地區收入倍差由2016年的1.72縮小爲2021年的1.61,是全國區域發展差距最小的省份之一。

湯海孺說,改革開放後,浙江的鄉鎮企業率先崛起,在充分市場競爭之後,每個縣基本上都形成有自己獨具特色的產業鏈主導產業方向,不同縣之間沒有過度的產業同質化現象,這形成了區域經濟整體較爲均衡的格局。

此外,從收入差距看,2020年浙江居民收入五等分分組中,最高收入組、較高收入組、中等收入組、較低收入組、最低收入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爲106227元、64144元、46183元、33342元和20023元,最高收入組與最低收入組收入比由2016的5.58∶1下降至5.31∶1,縮小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