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把中國農村的性事拍透了

(原標題:這片把中國農村的性事拍透了)

本文轉載自局外人看電影

今天,如果一個外國人第一次來中國,到了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他很容易會以爲,中國已然是一個發達國家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中國,還有好幾億的人口生活在農村。

即使打開電視,他也依然看不到真實農村的樣子。

因爲在新聞裏,農村總是年年大豐收,農民們總是勤勞、樸素,收入年年增長,生活蒸蒸日上。

在電視劇裏,農民們要不就是熱心創業,發展社會主義新農村;要不就是像劉能、趙四這樣,傻里傻氣,逗人發笑。

但真實的中國農村是什麼樣的呢?

我們的電影很少拍,但事實上,如果把這種原生態拍出來,那是非常生猛有勁的,在2010年,就有過一部,相當之牛逼,就是郝傑導演的《光棍兒》。

電影《光棍兒》講的是導演郝傑的老家河北張家口顧家溝村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叫老楊的光棍。

年輕時,老楊能說會道,還談過自由戀愛。

對象是同村放羊的二丫頭,他們經常跑到山溝裏去“耍”。

後來,二丫頭懷上了老楊的孩子。

她媽知道了,氣得當場暈了過去,因爲嫌棄老楊窮,她媽堅決不同意這門婚事。

當晚,她爸跑到老楊家大鬧一場,逼着老楊帶二丫頭打掉了孩子......

你會發現,很多時候,不論是在城市,還是農村,婚姻從來都不只關於愛情。

雖然不是明碼標價,但有錢沒錢,始終是能不能結得起婚重要的門檻。

因爲長期的重男輕女,導致很多農村性別比例嚴重失調。

在男多女少的情況下,婚姻也變成了一種市場選擇。

無奈之下,二丫頭被父母嫁給了村長。

而窮得“連個席也沒有,屁股靠瓦蓋”的老楊,就這樣打了一輩子光棍。

當然,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並沒這樣輕易斷掉。

在電影裏,二丫頭的丈夫,經常去縣裏開會,趁着老公不在,二丫頭就跑來找老楊。

可兩個人的關係,也並不是純粹的感情,老楊每次都會攢點錢給二丫頭,供她的孩子復讀考大學。

這算是一種接濟,也希望將來孩子出息了,別忘了自己......

更猛的是,二丫頭不只有老楊一個情人。

出了老楊的門,她又去了同村其他幾個光棍房裏轉了一圈。

一晚上,忙個不停。

同村幾個光棍聊起來,都知道他們各自都和二丫頭有一腿,大家心照不宣,都會給二丫頭點錢。

大家也都明白,二丫頭是爲了攢錢給孩子上大學。

初看這部電影,你會感覺很震驚,會覺得這關係可真亂,相比而言,《鄉村愛情故事》那就是小清新啊。

在這樣的農村,因爲“性資源”的匱乏,導致了大量光棍的存在。

可在電影裏,我們也不能說他們是純粹的性交易。

他們之間還有一種微妙的道義在。

比如,在電影裏,老楊去城裏被人打了,只有二丫頭來給他安慰。

而二丫頭孩子復讀了幾年,老楊一直供給他,沒有過抱怨。

連同村的光棍都替他擔心:你把倆錢都給人家了,以後怎麼過啊?

老楊說:

給完算了,能顧一件是一件吧。

人和人的感情,很多時候就是這樣,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你很難說得清,老楊和二丫頭之間,是感情更多一些,還是交易更多一些。

尤其是在一個貧窮的農村裏,道德的約束更顯得似有若無,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更多是靠着本能,性衝動是本能,情感也是本能。

在電影裏,二丫頭的兒子終於考上了,成了村裏唯一的大學生,郵政局送來錄取通知書那天,全村人都來看,老楊無比驕傲,彷彿與有榮焉。

慢慢的,在幾個光棍的勸說之下,老楊想找個老婆,正經過日子。

《光棍兒》4個光棍和一個女人的感情糾葛,也反映了當代結婚難(來源:~)

可是在婚姻市場裏,又窮又老的老楊完全沒有市場。

於是,他從人販子手裏,花了6100元,娶了一個年輕的四川姑娘。

新娘來的那天,村裏的光棍們都來看熱鬧,說老楊賺到了。

老楊心裏高興,攢了一輩子的積蓄,花了也不心疼,當天晚上就把事辦了,新娘痛不欲生,而老楊抽着煙,面帶笑意。

在沒有法律約束的情況下,弱勢者對更弱勢者的壓迫,就這樣赤裸裸地呈現。

在我看來,《光棍兒》把農村的那種原生態拍的十分的極致,同時兼具低俗、純樸和殘酷,讓人發笑又心生無奈和悲涼。

可人畢竟是活的,總有對更好的生活的嚮往。

在電影裏,村裏有個年輕人,叫俏三。

在四川姑娘嫁過來那天,就看上她了,還曾逼着自己爸爸去說親,讓老楊把四川姑娘讓給自己。

而四川姑娘也總想逃,在一次偷跑不成,被抓回來之後,四川姑娘賴在了俏三家,說要嫁給俏三,不跟老楊過了。

這事鬧到了村長那裏,老楊既說不過,也打不過俏三,同村人也不站在他這一邊,覺得他老少配不合適。

結果是,憋屈的老楊,只能收了俏三他爸給的6000塊錢,把老婆“轉讓”給了俏三......

四川姑娘和俏三在一起後,生活看起來也還算幸福。

但你要說這是多麼浪漫的追求嗎?

肯定不是,只是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不得已做出的最不壞的選擇罷了。

所以,如果要畫一個農村弱勢羣體的階梯圖的話,比老光棍還弱勢,處於最底層的,顯然是這些被販賣來的人口,他們被當成財產一樣,在不同男人之間賣來賣去。

就像在電影《盲山》裏,裏頭的村民都是本色出演,他們壓根不認爲買賣女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是罪,更不是惡,是本地風俗,是天經地義。

據李楊回憶,居然還有村民在得知是拍電影的前提下,還恬不知恥的來問:

那個女娃娃(女主角)長得不錯,乾脆就賣給我吧。

回到電影《光棍兒》裏,過了一陣,老楊也看開了,但沒想到,突然有一天四川新娘竟然又出現在面前。

原來,四川媳婦的爹死了,她想回去奔喪。

但俏三他娘擔心拐賣來的新娘走了,就不回來了,所以不肯給她盤纏。

原本,四川姑娘以爲自己終於脫離了老楊的“魔爪”,嫁給了相對滿意的對象,但“被販賣”的來歷,卻反而成了她不被信任的原罪。

被逼無奈之下,她只能和二丫頭一樣,把性作爲自己的“資本”,賺取一點回家的路費。

中國有句俗語,叫“逼良爲娼”。

在中國,二丫頭、四川姑娘這樣的人都是被人指着脊樑骨罵的,可你要知道,沒有一個人生下來就願意幹這樣的事。

是什麼原因,讓他們走上了這樣的道路,纔是真正應該被認真思考的。

電影《光棍兒》:老楊賣瓜記,全片最搞笑的片段(來源:~)

電影《光棍兒》中,四川姑娘跑去和老楊睡,這事被俏三抓到了,老楊被打得頭破血流,只好跑到同村另一個光棍家避難......

到了這裏,導演又給我們呈現了足以驚掉下巴的場景。

我們看到,有個老頭,晚上睡覺不老實,擠擠擦擦的,總想摸老楊,捅他屁股......

老楊不理解,問道:

你有錢弄個女的,我這男的能讓你使用?

第二天,一臉懵逼的老楊去問光棍樑老漢。

樑老漢意味深長的說:

老古人說了,愛走東的,不走西,愛操屁股的,不日逼!

看看,這寫實生猛的臺詞,任憑再有想象力的編劇也編不出哇。

緊接着,樑老漢還說:我這麼大歲數了,啥沒見過?你娘那會兒可憐,吃點土豆還得去我家裏吃。

老楊說:我怎麼沒聽說過。

樑老漢說:誰跟你說這些,你還是我的呢......

真是有夠亂的……

當年,因爲展現了太多農村性關係的混亂,而且不帶任何價值褒貶和道德評判,《光棍兒》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有人質疑:

我們的社會真有這種人嗎?這不是在醜化社會主義新農村嗎?

面對各種聲音,導演郝傑說,我們村的人,真的就是這麼活着的,故事的原型全都來源於郝家溝的真人真事。

而且電影裏的角色,要不就是村裏的光棍們本色出演,要不就是演村裏其他人的事。

可就算是真有其事,拍出來了,也有人要不開心。

張家口的一個領導在網上看了這電影,很生氣,威脅要把老楊抓起來,說他給張家口抹黑,嚇得老楊好長一段時間不敢回家。

有一回,郝傑帶着電影回村裏,放給父老鄉親們看。

一箇中學老師看了,憤怒地質問郝傑:你這是想表達什麼?你想教會青少年什麼?

我在想,這個領導和老師的反映,可以說是很多人心理的真實寫照。

這些年來,我們的電影越來越像“宣傳片”,只准拍好的,不準拍真實的,誰要拍了呢,就是抹黑、就是別有用心。

這也導致了我們的電影離現實越來越遠,離生活越來越遠。

事實上,電影《光棍兒》雖然以性爲切入點,但沒有一個裸露和性愛鏡頭,絲毫不讓人覺得色情。

它只是赤裸裸地展示了在我們中國很多貧窮的農村,性是怎樣被作爲了一種“流通貨幣”,成爲了人與人關係中的紐帶。

它讓我們看到了這些農村的性匱乏、性壓抑和性關係的混亂。

更通過性,讓我們看到農村更多的問題,例如:拐賣婦女頻發、教育資源匱乏、農民收入微薄、生存條件惡劣等等。

所以,我要說,這樣的電影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就像導演自己說的那樣,這些人,如果我不把他們的故事拍出來,根本沒人會去關注他們。

我真希望咱中國有志拍電影的年輕人,像郝傑一樣,拿起攝像機,把自己身邊、家鄉這些平凡人的故事拍下來。

也真心希望那些領導們,高擡貴手,不要讓這樣生動鮮活的故事被抹殺在搖籃裏。

這樣,我們中國的電影事業,纔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