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3萬多快件不同程度受損,醫院昂貴設備被泡

(原標題:鄭州暴雨企業自救12小時:通信樞紐臉盆排水,半小時搶千件包裹)

澎湃新聞記者 陳宇曦 邵冰燕 周玲 王啓帆 李瀟瀟

7月20日,鄭州暴雨,積水不斷上升中。

美光圓通速遞鄭州北環網點負責人,中午一過,水積了起來,漫過了倉庫外的停車場,開始向內涌。任美光擔心,剩下的千件貨品,會不會被大水淹沒。

王寶君是鄭州聯通網絡部主任,他已接到通報部分光纜中斷受損,要緊急搶修。但雨實在是太大了,聯通第一樞紐大樓都瀕臨被淹,這關乎到當地整個通信的順暢運轉。

韓星敏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核醫學科主任雨水已經淹沒了他所在科室昂貴的醫療設備,更爲揪心的是,醫院的停水停電,讓危重病人處於危險之中。

熊宇俊化名)在鄭州巴奴毛肚火鍋上班,位於大樓一層的火鍋店,完全被雨水泡住,寸步難行。一同被困的,還有店內的顧客和附近的行人

這是他們的自救故事。

快遞網點:半小時轉移千件包裹

1萬件貨物,凌晨6點到達,8點卸完,9點開始配送,這是圓通速遞鄭州北環網點的日常。

7月20日這天,常規被打斷了。上午的雨已下挺大,但尚未完全影響配送,緊急貨件基本全部配送完畢。但過了中午,情況急轉直下,水從門口低窪的停車場積起。

下午2時,圓通速遞鄭州北環網點負責人任美光見狀,趕緊聯合倉庫同事,在倉庫門口疊沙袋,希望阻擋洪水的捲入。但水仍不斷地向倉庫內蔓延。

作爲負責人的任美光,當下做出判斷:把貨往高處擺。員工們於是把凳子疊起來,踩在凳子上,將1000多件快遞搬上了兩米高的傳送帶

“當時搶救了半小時,沒有一個包裹被淹,等到最後一個放到傳送帶上,那時候積水已經高得過膝蓋了。幸虧昨天兩輛車沒有卸貨,不然問題就大了。”任美光回憶。

水位最高時,倉庫內的水已淹沒膝蓋,而大門外地勢更低一點的停車場,積水可漫過臀部。

搶救完快遞後,大約是下午三四點,任美光催促倉庫員工趕緊回家,剩下6個員工直接睡在公司旁租用的員工間裡。

這是個不眠之夜。由於沒有電可以燒水,任美光從小區樓下的超市裡購置了200多元的乾糧和礦泉水,給陪夜的員工充飢。此外,由於住的地方在8樓且沒有電梯,爲了清潔不能沖水的廁所,他們只能拿着兩個垃圾桶,從樓下裝滿雨水和積水後再提上來使用。

“那種情況下,大家都沒有條件洗澡換衣服,就這樣6個人直接擠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但心裡裝着事,迷迷糊糊幾乎一夜沒睡。”任美光說。

7月21日的倉庫

任美光已經在盤點站點的受損情況:40多輛電動三輪車、4米2的電動箱貨車、充電樁幾乎都被泡水淹過。目前由於地區停電,無法確認多少電機被燒壞,但已有業務員表示部分電動車已不能使用。

任美光希望,如果明後天鄭州地區可以成功通電,先將配送的電動車進行搶修,再計劃加派4到5人進入滯留件的緊急配送工作中。

7月21日,據國家郵政局通報,截至21日9時,河南省快遞行業無人員傷亡事故發生;9人經消防人員協助轉移至安全位置;13處快件處理場所進水至無法作業;91輛快件運送車輛受損;約33920快件不同程度受損。

聯通:最危險時第一樞紐大樓地面離水面只有3公分

和任美光的採訪,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連續撥打了十多次才接通,因信號不好而多次中斷——通信設施在暴雨和洪水中也受到損害。

據工信部消息,7月19日起,河南省鄭州市持續遭遇極端強降雨,造成市內通信基站大面積退服,多條通信光纜受損,數萬用戶通信服務受到影響,其中鞏義市米河鎮發生通信阻斷。

鄭州聯通網絡部主任王寶君參與了一線搶險工作。

7月21日晚,他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隨着雨越下越大,20日16時20分左右,鄭州聯通啓動一級防汛預案,17時左右,雨晴達到高峰險情也出現高峰。

“當時雨已經下的很大,完全是瓢潑大雨,有網絡設備開始告警,有的地方停電,逐漸有地方開始停電,我們的搶險救援人員都是第一時間到達了險情現場,有的險情能搶修,有的險情暫時也沒有辦法處理,我們在想其他辦法。”

不只是外部的險情,聯通在鄭州第一樞紐大樓,也出現了驚險一刻。

王寶君介紹,20日16時30分左右,聯通在鄭州的第一樞紐大樓路面上的水已經積得非常高了,使得樓內的高壓配電室面臨極大風險:如果發生雨水倒灌,那麼整個通信都會中斷。

“這裡是固網的樞紐,也是手機核心網,情況非常危急,我們四五十名員工用臉盆排水,壘沙袋,後來又找來水泵抽水才解決問題,最危險時大樓地面離水面只有3公分,太危險,所幸最終有驚無險。”

王寶君表示,目前鄭州城區網絡基本上恢復正常,個別地區信號還有點弱,整體情況都在好轉。

醫院:重症患者轉院,昂貴設備被泡

“醫院損失慘重。”

問及暴雨的影響,7月21日下午,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簡稱鄭大一院)的一位腫瘤科教授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回復了這六個字。按照微博上另一位認證爲鄭大一附院醫生的說法,醫生們正在忙於洪澇中自救。

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牀位過萬,日門診量更是高達4萬人,被外界稱爲“宇宙最大醫院”。一場強降雨,讓這個龐大機構陷入困境。根據此前媒體報道,鄭大一附院一度斷水斷電,門診、手術都受到影響。

對此,醫院在7月21日當天組織起了轉院工作。

據環球時報,在當天下午,鄭大一院門口停滿了負責轉運病人的大巴車和救護車,正在緊鑼密鼓進行全員轉院工作,其中600多名重症病人優先轉院,目前已完成200多人。記者在現場看到,許多醫患和家屬打着手電在樓梯間有序排隊撤離,醫護人員堅守崗位巡護、查房,安撫病人情緒,爲重症病患提供人工供氧。

7月21日晚間,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核醫學科主任韓星敏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該院的河醫院區停水停電,危重症患者今天已經轉院,其所負責的核醫學科河醫院區負一樓進水,部分設備被淹,鄭東院區則沒受影響。

醫院的影像醫療設備在洪澇中受損嚴重,很大的一個原因是,CT、X光機等存在輻射問題,加上體積大、重量大,不容易搬運,往往被設置在醫院的負一層或一層,或者是單獨的一棟一層建築,當洪水來襲,更容易中招。

PET-CT設備的價格,通常在幾千萬級別。有媒體稱,此次洪水對醫院設備造成的損失,甚至可以用億來估算。

記者從西門子醫療方面獲悉,強降雨造成了鄭州當地多家醫院的X光機、CT、MR設備不同程度受損,西門子醫療客戶服務團隊第一時間主動聯繫各家醫院,積極配合醫院進行設備搶險維修,其中有河北石家莊的工程師開車到鄭州的醫院支援搶修。

記者想要了解更多一線搶修的進展情況,但因爲目前“特別忙,且電力通信網絡受損,通信信號時好時壞”,暫時無法瞭解到更多消息。

火鍋店員工:徹夜未歸,開放門店安置羣衆

熊宇俊(化名)是土生土長的鄭州人,在他口中,鄭州是一個四季缺水的城市,“從來沒見過每一條道路都淹了,淹到那麼深,確實害怕了。”

他所供職的巴奴毛肚火鍋總部位於鄭州,辦公地一樓有一家門店。7月20日,從下午16時開始,部分沒有提前下班的員工被困在樓內,室外的積水已高到“舉步維艱”。在嘗試走到地鐵站失敗後,部分員工還是選擇退回樓內,這時位於一樓的巴奴火鍋門店也遭遇水淹,室內雨水足有半人高。

到了傍晚時分,本來期待雨停、水落的員工發現正常回家已不可能,大樓背後的停車場已完全泡在水裡,“所有的車都被泡了,都亮着燈,不停地發出報警音”。

近50名員工決定留在辦公樓內,還陸續安置了30餘名滯留在一樓門店的顧客和附近被困的行人。一些受影響稍小的門店,則決定開放給附近受災的羣衆休息。巴奴的工作羣從20日下午一直忙碌到21日,不斷更新門店的情況和需要安置的人數。

受困的熊宇俊和同事只能通過僅剩的手機電量和斷斷續續的網絡,不斷了解外界的情況,看到有的門店貼出了告示,爲被困的羣衆提供茶水和小吃,也可免費充電和使用Wi-Fi。有網友在社交平臺留言,“早上從正宏城步行三小時到燕莊,問巴奴小哥哥能不能充電,然後就被邀請到樓上,還熬上了粥。”

一直到7月21日下午17時,在雨勢稍弱,積水情況有所緩解後,熊宇俊纔開車回家,其太太同樣也在公司被困一晚,所幸孩子有家中老人照看。

在結束通話後,熊宇俊又收到了鄭州氣象臺19時27分發布的暴雨紅色預警信號,預計未來3小時內,鄭州市區、鞏義、滎陽、新密、新鄭降水持續,累積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請注意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