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兵情”活動:讓更多戰友打開“心牆”

第76集團軍廣泛開展“知兵情”活動。圖爲某旅官兵利用訓練間隙開展表演活動,增進官兵感情徐健

給全連官兵家裡打一遍電話拜個年,需要多長時間?

第76集團軍某旅裝步二連指導員王兆鵬的答案是:8個小時。

成爲一名基層帶兵人之前,王兆鵬一天內打電話最多不超過10個。今年大年初一,王兆鵬決定連線全連官兵的家人,爲他們送去祝福,同時瞭解官兵家庭有無實際困難。

“網絡時代,人與人的距離不斷縮短,但心與心的距離似乎並沒有更近。”在王兆鵬看來,掌握官兵關係的正確“打開方式”,帶兵人才能做到知兵、懂兵、愛兵

線上,王兆鵬通過文字、語音、視頻的方式,積極與官兵及其家人交流;線下,王兆鵬住進班排、走上訓練場,與官兵們面對面談心。

“無論溝通方式如何變化,談心交心都是抵近戰友內心的必要方式之一。”王兆鵬說,在打開官兵“心牆”的同時,他也打開了自己。

“知兵情”知什麼

走近他們,才能真正瞭解他們

加榴炮七連的晚點名戛然而止。

王興燁!”藉助微弱的燈光,剛上任的指導員樊敏對着花名冊念道。這個名字對樊敏來說,並不熟悉。

“王興燁!”樊敏把音量提高一倍又喊了一遍。這次,隊列中傳來一聲“到”,同時伴隨着一陣輕微的笑聲。原來,樊敏把列兵王興樺名字的第三個字“樺”錯念成了“燁”。

樊敏隨即向王興樺表達了歉意。樊敏本以爲,這不過是件小事。可自從那天起,王興樺幹什麼事都無精打采,遇見指導員更是躲着走。

王興樺的異樣表現引起了樊敏的注意。一次訓練間隙,樊敏叫住王興樺,關切地問:“最近家裡還好吧?生活上有沒有困難?有什麼事儘管和我說。”

對於樊敏的關心,王興樺卻不以爲然:“您和誰聊天都是這老三套。如果真的關心我,怎麼會叫錯名字?”

王興樺的“吐槽”如一盆冷水,差點澆滅樊敏初到連隊的熱情。樊敏愣在原地,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那時,旅人力資源科科長李風貴,正在加榴炮七連蹲點。隔天,體能訓練時,李風貴拉住樊敏,指着正在跑道上衝刺的王興樺問道:“在他的軍旅生涯中,你算得上不可或缺的角色嗎?”

問題很簡單,卻讓樊敏徹夜難眠。他的腦海中不時浮現出王興樺倔強的臉龐

樊敏不禁反思:除了指導員的職責之外,自己到底和戰友們有多少心貼心的交流、實打實的感情呢?

“知不知道名字只是表象,關鍵要走進士兵們的內心。”樊敏明白,只有走近他們、讀懂他們,才能真正瞭解他們。

於是,樊敏開始關注這個外表文靜的大男孩。他發現,王興樺內務櫃裡存放着音樂等級證書,休息時會唱歌和彈吉他。

藉着連隊組建小樂隊的契機,樊敏邀請王興樺擔任主唱。最終,王興樺和戰友們創作出歌曲《衝鋒向前》,首場演出收穫全營官兵好評。

演出結束那晚,王興樺向指導員敞開心扉:“雖然舞臺很小,但能用音樂爲戰友帶來溫暖,對我意義很大。”

除了“知興趣愛好”外,“知兵情”活動還明確了“知身心健康、知家庭婚戀、知成才需求、知性格習慣”等內容。

裝步二連指導員王兆鵬認爲,與家長的溝通有助於走近士兵、瞭解士兵。

前不久,王兆鵬照例聯繫休假官兵家人,瞭解探親情況。打通下士小王家電話後,王兆鵬發現,小王母親一直遮遮掩掩。

阿姨,您是不是有什麼委屈啊?”王兆鵬對着電話問。簡單的一句話,彷彿觸發了“開關”,電話那頭,小王母親哭了起來。

細聊之下,王兆鵬才得知,原來平時看似懂事的小王,很少給家裡打電話;就連休假了,他也經常不着家,很少陪伴父母

“小王的父親不善言談,母親對他又比較溺愛。”王兆鵬分析,這種成長環境導致小王容易忽視身邊親人,無意中對他們造成傷害。

不久後,小王休假歸隊。王兆鵬沒有給他講什麼大道理,而是將上次的電話錄音放給他聽。“你有什麼感受,可以寫下來。再仔細回憶一下,父母爲你做過的點點滴滴,也一一寫下來。”多次談心引導之後,小王與家裡的溝通頻率開始增加。

“熱心”換“心熱”。最近,王兆鵬又接到小王母親打來的電話。這次,阿姨不再訴苦,而是邀請指導員休假來家裡坐一坐,一起吃個麻辣燙。

“知兵情”難在哪

只要開始,你就成功了一半

支援保障連指導員程偉,平時話不多。對他而言,瞭解官兵家庭情況是一項巨大的挑戰。“電話撥通了,總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程偉一度很苦惱。

與官兵家人的交流,似乎層層受阻――有的戰友父母不善言辭,有的不會講普通話,有的明顯對電話那頭的“陌生人”不信任……

“這些大都是基層帶兵人面臨的普遍問題。”合成一營教導員李金磊說,“知兵情”從來就不是一蹴而就,問題要一步一步解決,信任要慢慢獲取。

裝步二連指導員王兆鵬對此深有感觸――遇到不善交流的家長,他就主動講講連隊的生活、士兵的故事;與那些說方言、口音重的家長交流,他就拉上當地戰友來當“翻譯”;需要聯絡的人太多,他就發動羣衆力量,讓連隊骨幹一起參與……

每逢節日,王兆鵬都會給每名官兵父母發去祝福消息。一名士兵的父親有眼疾,王兆鵬專門打去電話,爲他唱了一首《軍中綠花》,還特意把歌詞中的“媽媽”換成了“爸爸”。

“從來沒有人給我打電話超過1小時,謝謝你,指導員。”電話裡,這名父親的回答讓王兆鵬明白真誠所蘊含的力量。

“事雖難,只要開始,你就成功了一半。”通話結束,王兆鵬在筆記本上寫下這樣一句體會。

在長期與官兵父母的交流中,王兆鵬發現,帶兵人和士兵的關係,有點像學校裡的師生關係。對大多數家庭的父母來說,他們非常樂於接到部隊的電話。“就像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坐教室第一排,官兵的父母也希望孩子在部隊有好的表現。”王兆鵬分析。

在合成三營教導員陳少勳看來,“知兵”工作難開展,多數情況是因爲帶兵人的溝通方式不恰當。

剛擔任坦克三連指導員時,張石水經常利用休息時間把戰友叫到房間談心。誰知,大家總是很拘謹,問一句答一句,氣氛很尷尬。

“談心效果沒出來不說,我們還都累得夠嗆。”聽了張石水的遭遇,陳少勳笑着說:“見縫插針找士兵談心,值得表揚。但你往辦公桌前一坐,氣氛就變了。士兵不知不覺會把談心交流當成彙報工作。給你支個招兒,下次談心你坐馬紮!”

坐馬紮就能解決問題?張石水將信將疑,但還是搬個馬紮坐到班排宿舍、士兵中間。剛開始,還是有些冷場。但很快,大家就聊開了――有人抱怨訓練苦,他及時疏導;有人愁眉苦臉,他猜測可能是遇到煩心事,就選擇“私聊”……

“其實,坐不坐馬紮是次要的。談心想要有效果,關鍵在於要接地氣。”張石水說,當帶兵人和士兵處於平等位置時,官兵關係就會更加融洽,戰友們就會把你當“自己人”。

“知兵情”帶來了什麼

不是一廂情願,而是雙向奔赴

在加榴炮二連的連部帳篷外,下士周政徘徊了好一陣。最終,他深吸一口氣,喊了聲“報告”,走進去。

“唉,這次月考,自己成績排名倒數。指導員這次找我,肯定少不了一通批……”周政嘀咕着。

沒想到,指導員張祥亞反而對周政提出了表揚――前一陣,連隊構築工事時,一名戰友因高原反應突然暈倒。周政挺身而出,熟練採取急救措施,幫助昏迷的戰友恢復意識。

同時,張祥亞還對周政表達了曾戴着“有色眼鏡”看待他的歉意。指導員的坦率和真誠,讓周政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

“我也想立功,想當尖刀,但我性子急,心裡有啥,嘴上就說啥,反而讓大家以爲我不服從管理。”周政將心中的委屈說了出來。

看着面前這張朝夕相處的年輕臉龐,張祥亞感到既熟悉又陌生。他明白,在周政看似“叛逆”的表象之下,掩藏的是一顆渴望被認可的心。

隨後,周政吐露了自己入伍前學過護理並取得護士資格證的經歷。同時,他還表達了想參加衛生救護比武的意願。

於是,張祥亞開始把周政往連隊衛生員的方向培養。一個月後,周政不負衆望,在上級組織的衛生救護比武中取得第一名。

“當初,家裡人並不支持我當兵。是我自己非要堅持來部隊。我本想證明自己,誰知卻屢屢受挫……”奪冠當晚,周政主動來找指導員,袒露更多心聲。“您瞭解我、信任我,我一定會把工作幹好!”周政望着指導員,擲地有聲地說。

“士兵個個可愛,就看我們怎麼帶。”該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進鋒說,士兵們滿懷抱負來到軍營,渴望通過努力奮鬥得到肯定。要尊重、欣賞他們,在他們出現失誤時及時引導、做出成績時及時鼓勵,才能真正帶出好兵、育出人才。

4年多的任職經歷,讓坦克一連指導員李盼特別認可一句話:士兵無小事。

前段時間,李盼休假。離隊前,他特意向連長魯偉勇囑託了直招軍士小王的事――小王的父親遭遇車禍去世,負主要責任的司機卻不願賠償。

得知此事後,李盼聯繫保衛科發了函,並派出單位的定點律師給予法律援助。每週,他還會給當地的退役軍人事務局和法院打電話諮詢進展情況。

李盼和魯偉勇接力努力半年後,小王家人終於獲得賠償。小王放下包袱,在連隊各項工作中衝在前、幹在前。

“解決了一個人的問題,會感染身邊很多人。”李盼說,得到小王的信任後,其他有困難的戰友就會主動靠過來――有人因情感問題來找他求助,還有的官兵家屬也聯繫他……

想官兵之所想,急官兵之所急,幫官兵之所難。在解決問題中,帶兵人和官兵增強了相互間的思想認同感、情感親近感和心理相容感。李盼說,“知兵情”不是一廂情願,而是雙向奔赴。

“知兵情”後續怎麼做

這項活動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一到休息時間,警衛勤務連指導員馬剛總會發現中士小謝的身影。

小謝是連隊的一名老兵。最近不知什麼原因,他總和身邊戰友起衝突。“思想問題或多或少都會在行爲上有所體現。”很快,馬剛瞭解到,原來是小謝母親近期身體不適,他無法回家盡孝,導致情緒不穩定。

馬剛立即爲小謝辦理了休假手續。自此,他以爲問題算是解決了。可一段時間後,他發現小謝又有了新情況――經常一個人躲起來玩手機,很少參與團體活動。

這次,是因爲感情問題――小謝最近和女朋友鬧矛盾了。馬剛又當起了小謝的專屬“情感導師”,以一場情感引導教育化解危機。

在馬剛看來,與小謝的談心交心是一個持續、反覆的過程。“並不是解決了一個問題,就不會再有新問題。”馬剛認爲,“知兵情”這項活動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馬剛的搭檔、連長王康上任第一天,住進了營院大門口的警衛排,與戰友們一起站崗值勤。他計劃以後每個季度都到警衛排來住兩週。“住一次,可能只是走個過場。只有形成常態,戰友們才能感受到誠意,‘知兵情’纔能有效果。”他說。

在該集團軍所屬各部隊,隨着“知兵情”活動如火如荼展開,具有時代鮮明特徵的活動形式相繼出現。

點開上等兵胡銳浩微信朋友圈,坦克三連指導員張石水認真琢磨起來。

最近,班長蘇本營反映:胡銳浩訓練成績不錯,卻一直不太合羣。他對胡銳浩“又愛又恨”,卻又沒什麼辦法。

張石水發現,胡銳浩的微信頭像、表情包、朋友圈動態經常出現二次元動漫。於是,在一次戰術訓練過程中,張石水看着滿身塵土的胡銳浩,豎起大拇指:“誰說污泥滿身的不算英雄!”

胡銳浩瞬間提起精神,練得更起勁兒了。此後,每當胡銳浩有些苦惱或迷茫,張石水就會用胡銳浩喜歡的動漫情節或臺詞來引導他。漸漸地,兩人開始無話不說。

互加微信、互解難題、互談心聲,這是某合成旅開展的“新三互”活動。現在的士兵大多爲95後、00後,習慣指尖上的生活,享受一網通的便捷,青睞虛擬化的表達,喜歡平等式的交流。“如果我們不能把知兵愛兵、談心交心的工作做到網上,就很難真正進入他們的內心,撬動他們的心靈。”該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沈雁冰說。

“知兵情”活動中,該集團軍宣傳處幹事馬振平負責檢查指導。“以前檢查注重痕跡,看計劃是否合理、筆記是否齊全;現在檢查注重效果,看官兵關係是否融洽、士氣是否高漲、困難是否解決。”他說。

檢查指導過程中,馬振平有不少新發現――在某陸航旅,人還沒走到連隊,就聽到震天的呼聲已響徹高原;在某炮兵旅,連隊製作了官兵專屬日曆,每月組織戰友過一次集體生日;在某特戰旅,連隊食堂牆上貼着中國地圖,標記着戰友們家鄉的特色小吃,炊事班會在他們生日那天加個菜……

今年年初,馬振平制訂了全年度“知兵情”工作清單,上面列出的大部分是常態化開展的內容。他相信,“知兵情”這項活動會一直持續下去。官兵們在這座“連心橋”上,一定能心往一塊想、勁往一處使、擰成一股繩,不斷提升部隊的凝聚力和戰鬥力。(馬振 王鈺凱 孫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