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觀雙運─在疫病中生起智慧

散文

止觀是佛教中修行的基本法門。止能夠讓心靜下來,進而得定;觀是觀照心眼打開,進而得慧,一般稱是止觀雙運、定慧雙修。因爲我們的念頭東流西竄時刻不斷,就像是孫悟空一樣,一個跟斗十萬八千里,一下跑到美國去,一下跑到工作上去,一下回想昨天,一下遙想明天,沒有一刻安住,心被攪動得像是一杯混濁的水一樣,如果不停下來,根本無法沉澱,永遠也見不到清水。止是讓心先安定下來,心安定以後纔有可能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修止觀的方法有很多,一般修止的方法是繫心一緣,把散亂的心綁在一個所緣境上南傳以及漢傳修止最常用的方法是觀呼吸,也就是觀照呼吸的進出。漢傳主要是以天台的六妙門爲基礎,以數息隨息入門,也就是數自己的呼吸,一個呼吸數一,從一數到十,再從頭來一遍從一數到十,熟練之後就不用再數數,只是靜靜的將意念觀照着呼吸的進出,就是隨息。六妙門的次第是「數、隨、止、觀、還、淨」,進入定境之後才起觀,最後達到清淨的境界

南傳的觀呼吸是根據《大念處經》的「安那般那念」的方法,從覺知長短息入手。這是佛陀教導他的兒子羅睺羅的方法,羅睺羅以這個方法七天即證阿羅漢果。也可以配合「四念處」起修,第一階段「身觀念處」:覺知自己呼吸的長短,出入息長時知出入息長、出入息短時知出入息短,了了分明,並藉此體驗整個身息寧靜。第二階段「受觀念處」:覺知喜樂的感受,並藉着出入息繫念善學,接着覺知心支配身體狀況。第三階段「心觀念處」:藉着呼吸觀察心的現狀,藉着練習控制心到運用自如的狀態,可以使它升起極喜,可以讓它進入定靜狀態,並學習心解脫。第四階段「法觀念處」:於出入息間觀無常,即無常觀,觀得越深道果越明顯;接着練習離欲觀,在每一呼吸間練習脫離貪慾;接着練習滅盡觀,在每一呼吸間觀照煩惱滅盡;最後是修習捨棄觀,在每一呼吸間觀照捨棄的情境,觀見煩惱痛苦已經完全捨棄。這是南傳的出入息觀,也就是觀呼吸的法門。

在佛陀晚年有一次雨季來臨,佛陀和阿難安居於竹林村,此期間佛陀罹患重病,有如瀕臨死亡一般的痛苦,他就是以不間斷的正念來轉化痛苦,他內心思惟:「我不可以不告知弟子、不訓誡比丘衆就此入滅了。努力精進以承受病痛,並留住壽命吧。」以此思惟,佛陀的重病竟然就痊癒了。之後他告訴阿難:「你們要以自己爲明燈,以自己爲依憑,不依賴他人而安住;要以法爲明燈,以法爲依憑。」佛陀並解釋所謂的法就是四念處。佛陀說:「比丘應隨時觀察身、受、心、法,不斷卻除世間的貪愛與煩惱,專精秉持正念正知安住於四念處,纔是自燈明法燈明。」所以佛陀自己有病苦時也是依四念處而住,不僅可以治療病苦,同時可以斬斷世間的煩惱。

藏傳佛教的止觀法門有很多,止的方法也是要使得心能夠安住,除了觀呼吸的法門之外,還有明點觀佛相的方法。觀明點就是觀想心間有一個小小明亮的光球或是白色明點,將心專注在此光點上,合爲一體。觀佛相就是觀想釋迦牟尼佛或是專修法門的本尊安坐在我們的心間,非常清晰、明亮,一直維持平靜的狀態。而觀的目的則是了悟心的本質,當我們的心平靜的時候,我們審視它住於何處,心在哪裡?我們會發覺心無所住。緊接着我們觀照念頭的升起,它是從哪裡來的?住於何處?是什麼樣子?到哪裡去?我們發覺念頭不起於任何地方、不住於任何地方、不到哪裡去,它們不獨立而存在,只是緣起緣滅。念頭的力量很大,它可以讓一個失戀的人不吃不喝、讓一個瞋怒的人失去理智而殺人。但是經過止觀禪修的人已經能掌握它的本質,知道它不過是無明的戲論,不再受它的操弄和左右,代之以清淨的覺念。

生病的人如果能運用止觀的方法來觀照身心的起伏,它不只可以轉化病苦,還可以了悟了心的本質,解除人生其他的苦惱,苦惱減少以後,身體的狀況自然跟着改善,這是「放下」的功德。緬甸的溫瑪拉尊者曾經來臺指導禪修,他在開示中說道:「病也是個空性,即使是患了絕症,一樣不理它,仍一心觀照呼吸,不要有恐懼心,就隨因緣業力去轉吧!只要一息尚存,不要忘記觀呼吸。」

疫情中被隔離的人,尤其應該好好利用這十四天練習止觀法門,一則讓過去從來沒有得到休養生息的身心喘一口氣,二來可以藉此機會觀照自己的生命本質,重新體會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很多人建議在這十四天好好看幾本書, 但那對重新審視生命的意義沒有任何作用,這十四天應該讀的是自己的心。有禪修經驗的人可以運用止觀的方法精進,當作自己在打禪七;沒有禪修經驗的人,可以藉着十四天的隔離開始學習止觀法門,從觀呼吸入手,看清楚自己忙亂無章的念頭,看清楚自己每天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本文摘自《在疫病中生智慧》一書,時報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