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車加緊構建“軟”實力

智能化、電動化正在重新定義汽車,當汽車從功能產品轉向智能移動終端,芯片和操作系統,“一硬一軟”成爲產業競爭的兩大制高點。

數據顯示,我國乘用車新車市場智能化需求快速增長,今年上半年,具備L2級智能駕駛功能的車型已經佔新車銷售的30%以上。在智能化快速普及階段,我國汽車操作系統供應鏈可能是比芯片更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

“軟”實力尚薄弱

在近日舉辦的2022年全球新能源與智能汽車供應鏈創新大會上,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苗圩說:“車企這幾年已深刻地認識到芯片短缺對產業發展的制約,但大多數企業還沒有認識到,操作系統的缺失同樣是致命問題。在從功能汽車向智能汽車轉換過程中,如果沒有操作系統,芯片再強、汽車做得再好,都是在‘沙灘上起高樓’。‘缺芯少魂’問題不解決,我國汽車產業走不快、也走不遠。”

軟件重要性在於,本質上來看,隨着智能汽車的發展,汽車芯片需求量越來越多,以實現自動駕駛、交互智能、服務智能等功能。這麼多芯片,靠什麼將它們驅動起來?那就是操作系統的力量。”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斑馬智行聯席CEO張春暉近日對記者表示。

作爲連接硬件、軟件和用戶的核心樞紐,汽車操作系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據介紹,在操作系統方面,車用操作系統分爲車控操作系統和車載操作系統。其中,車控操作系統分爲安全車控操作系統和智能駕駛操作系統,安全車控操作系統面向車輛控制領域,比如,動力系統、底盤系統、車身系統等;智能駕駛操作系統面向智能駕駛領域,應用於智能駕駛域控制器等。車載操作系統面向信息娛樂和智能座艙,主要應用於車機中的控制系統。

底層基礎操作系統研發是一個系統工程,開發難度大、週期較長,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財力,目前基礎操作系統主要被國外壟斷。QNX、安卓Android和Linux系統是當前市面上車型底層操作系統的主流選擇,三種系統各有優勢和不足。

苗圩說,目前,安卓在智能汽車發展方面,已通過車機系統進入車企,下一步會向座艙系統、底盤系統進一步滲透。值得思考的是,一旦未來形成全世界的智能汽車都採用一個開源、開放、全免費的操作系統,那麼又將上演手機操作系統贏者通吃的局面

投入仍需增加

“硬件是汽車的四肢、軀幹和能源心臟,決定了產品體驗的下限;軟件則是汽車的靈魂,是產品差異化的核心,決定了產品體驗的上限。”長安汽車首席專家李偉如是說。

國際上,一些整車和零部件巨頭已經開始意識到軟件的“決定性”價值並投入佈局。

比如,安波福年初43億美元收購風河軟件,正是看重風河提供汽車底層軟件的能力

梅賽德斯-奔馳今年4月斥資2億歐元辛德芬根開設新的軟件中心,期望實現2024年前將自研操作系統MB.OS推向市場的目標。

奧迪2020年底對外宣佈將在未來五年內對以軟件爲主的領域投入150億歐元,2021年末這一數字增加至170億歐元。

一位汽車科技公司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這些汽車巨頭爲操作系統投入人力財力,不只是因爲汽車軟件的價值正在快速提升,更是因爲他們要掌握自有車輛架構用戶界面的控制權,擁有可持續進化的能力。

國內汽車操作系統產業已起步並初具雛形。阿里巴巴旗下斑馬智行正在研發三代操作系統,包括車載操作系統、座艙操作系統、整車智能操作系統。目前,AliOS已搭載10餘個汽車品牌50多款車型的近300萬輛智能汽車。

華爲也推出了鴻蒙座艙操作系統HOS、智能駕駛操作系統AOS和智能車控操作系統VOS三大汽車操作系統。此外,蔚來、理想、小鵬也紛紛在自研操作系統領域發力

但是,與國外同行相比,國內汽車產業對軟件特別是操作系統的重視程度和投入還遠遠不夠。不過,全球智能汽車產業發展格局還未確定,留給了國內產業幾年的機會窗口期

張春暉說:“目前,還沒有能夠滿足面向未來的智能汽車操作系統,尤其是不能滿足中國智能汽車的發展。”

張春暉說,中國智能汽車發展有自己的特色,“單車智能、網聯賦能”要求支持車路雲一體化融合的統一OS架構,“車路雲協同,一體化架構”要求具備中國特色的信息安全車雲協同;還包括有效支持開放生態與差異化創新、滿足智能汽車監管要求與特色發展要求。汽車既是個人設備,也具有社會屬性,要與城市結合起來,因此安全、符合法規非常關鍵。

打破高端供應鏈困境

如何建立適應我國智能汽車發展的軟件底座?業內人士表示,智能電動汽車的版圖纔剛剛打開,參與者越來越多,軟硬結合成爲未來趨勢。在新一代供應體系中,芯片、軟件、生態圈一體化發展的趨勢愈發明顯,“軟硬”兼施方能打破國內高端供應鏈空洞化困境。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部長王金照說,車用操作系統市場空間有限,且投入週期長、盈利模式待探索。從國外汽車操作系統產業來看,很多操作系統本身不盈利,而是依靠操作系統周邊的芯片、工具鏈企業來獲得收益,對國內車用操作系統的“追趕者”來說,這會帶來很多新問題。

針對操作系統存在的短板,王金照建議,在車用操作系統底層技術研發上進行重大科技攻關,通過重大科技攻關組建產業聯盟,組建聯合攻關平臺,將智能網聯汽車上下游產業組織起來。

同時,鼓勵開放競爭合作,通過共同發揮好製造企業和系統開發企業的優勢,形成規模經濟,將大市場的優勢發揮出來,避免各搞一攤,導致操作系統的水平和規模上不去的局面。

此外,完善操作系統的開源社區建設,在國外建立海外社區,通過社區建設將上下游企業的創新優勢和知識匯聚起來,打造我國車用操作系統的根基。

電子科技大學教授羅蕾建議,汽車行業應以開源爲重要途徑,以研製自主的智能汽車操作系統爲基礎,通過政、產、學、研共同發力,構建智能汽車操作系統技術和產業生態,打通產業應用全鏈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