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程建設與野生動物的“共生之約”

中國可可西里卓乃湖畔藏羚羊穿越青藏鐵路聚集於此,給寂寥的荒原帶來生命熱潮;肯尼亞兩大國家公園內,以長頸鹿爲代表的衆多野生動物經由蒙內鐵路遷徙,在廣袤的東非大草原上呈現生命奇觀。

從藏羚羊到長頸鹿,從青藏鐵路到蒙內鐵路,動物與中國建設共生共存、美美與共。

藏羚羊穿橋過 長頸鹿不低頭

每年5月至7月,是“高原精靈”藏羚羊爲產羔而遷徙的季節。感受到大自然的“呼喚”,來自青海三江源、新疆阿爾金山、西藏羌塘雌性藏羚羊,成羣結隊,浩浩蕩蕩地前往可可西里卓乃湖,奔赴一場“生命之約”。

2006年,青藏鐵路正式通車。這條直穿可可西里的“巨龍”並沒有造成自然保護區的地理分隔,藏羚羊年復一年的遷徙路線也依然照舊,這背後得益於動物遷徙通道的建設。

高架橋樑,以橋代路。青藏鐵路工程師考慮到建設時可能阻擋藏羚羊等野生動物遷徙,因而從位置、寬度和高度等多方面匹配當地野生動物的實際情況,修建了33處野生動物通道。

八年後,連接肯尼亞蒙巴薩港和首都內羅畢的交通要道――中非共建的蒙內鐵路遭遇了同樣的問題。由於蒙內鐵路穿越內羅畢國家公園和察沃國家公園,且後者爲肯尼亞最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蒙內鐵路建設對野生動物和環境影響一度引發當地環保人士的關注。

“蒙內鐵路設計過程中,我們針對環境影響採取一系列措施,借鑑荷蘭A50公路、德國B38公路,以及中國青藏鐵路的設計經驗。”時任中交鐵道總院蒙內鐵路設計總工程師張景橋說。

調研野生動物生活習性和遷移路徑的基礎上,蒙內鐵路全線共設置大型野生動物通道14個、橋樑79座。所有橋樑式動物通道淨高均在6.5米以上,長頸鹿不用低頭即可通過。此外,還在大河處適當延長跨河橋樑引橋,加高橋樑高度,方便動物通行。

可以說,蒙內鐵路保障了所有類型野生動物都能自由通行。肯尼亞野生動物保護局局長基蒂利・姆巴西說,他曾沿着蒙內鐵路調研,沒有看到任何鐵路對野生動物造成不利影響的跡象。

綠色鐵路 保駕護航

在保障野生動物遷徙之路的同時,爲野生動物打造一條綠色之路也同樣必不可少。

這條綠色之路,在於動植物並重。野生動物的生存發展與其所處環境中的植物脣齒相依,鐵路建設無法迴避植被覆蓋保護問題。

青藏鐵路採取“宜喬則喬、宜灌則灌、宜草則草”的方法,在鐵路沿線構建了一道長達700餘公里的“綠色長廊”。蒙內鐵路則注重保護蒙巴薩紅樹林溼地公園的紅樹林,儘可能減少砍伐,預埋多處過水管涵,保證紅樹林正常生長。

這條綠色之路,在於保護環境。鐵路建設和運營難免對環境造成一定影響,減少污染是關鍵。

青藏高原的原始生態環境在全球佔有特殊的地位。爲此,青藏鐵路採用了全封閉的25T新型客車車體,車體設有先進的污水污物收集系統。“列車上的廁所、洗面間的污水都是集便式裝置,不會直接排到線路上……”中國鐵路青藏集團公司西寧客運段列車長貢九曲珍說

作爲途經肯尼亞兩大國家公園的基礎設施,蒙內鐵路側重保護已有自然環境。中國路橋肯尼亞辦事處總經理李長貴表示,蒙內鐵路合理利用既有交通走廊,減少對自然保護區整體生態系統的二次分割,減少土地浪費;內羅畢國家公園內安裝聲屏障,降低列車通過的噪音

基建環保 攜手同行

對於借鑑青藏鐵路經驗的蒙內鐵路,世界自然基金會全球總幹事馬可蘭博蒂尼稱讚說:中國企業已證明,工程建設可以做到環保。

野生動物與中國基建工程“交朋友”,正是中國工程建設尊重自然、保護自然的生動體現。從青藏鐵路到蒙內鐵路,中國工程建設的生態保護意識不斷提高,環境保護經驗不斷豐富。

藏羚羊保護專家、陝西省動物研究所(西北瀕危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吳曉民表示,在多方保護下,近年來藏羚羊遷徙產仔的路徑、區域逐年擴大,藏羚羊的產仔地、棲息地以及遷徙通道的保護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

“鐵路或許對野生動物的活動產生影響,但動物通道對動物恢復正常活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肯尼亞保護野生動物公益組織“拯救大象”研究部負責人本森・奧基塔博士如此評價蒙內鐵路。媒體將“乘坐蒙內鐵路列車”列入到肯尼亞最值得做的20件事。

可愛的生靈被中國建設者溫柔對待,這份善意終將轉化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好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