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性別認同神話

日前,施明德民進黨黨內總統提名初選戰局方酣之際,拋出要小英主席說明自己性傾向(sexuality)與性別身分/認同(gender identity)的大哉問,引來黨內同志和婦女、同志團體的一陣撻伐,認爲這是假尊重與包容之名行父權異性戀壓迫的意識霸凌。蔡英文主席則是在黨內初選第三場政見發表會的總結辯論時,試圖以大家都是民進黨員感性訴求,來化解和終止這個跨越公私界線的敏感問題筆者認爲,現在該是臺灣社會終結性別身分/認同,甚至政治認同的時候了。

在國內性別意識尚未成熟到足以讓蔡主席正面迴應此一舉重若輕的性別提問時,施前主席自認爲是「國王新衣」的性別提問之說,不論他的動機爲何,的確有待商榷。然而,若將施主席的提問視爲一種諷刺褻瀆的政治修辭,那麼不論蔡主席是否代表民進黨角逐二○一二年的總統大位,如實地映照出她選擇不予迴應的消極應對的困境

如此困境其實也是民進黨以臺灣認同作爲核心價值的臺獨主張所面臨的理論瓶頸和論述困境。理由在於性別認同和政治認同這兩個看似天差地別的社會問題,實則面臨一個相同的思想危機,那就是以二分排除的對立邏輯建構出來的認同神話

首先,在性別認同方面,由於醫學工程生化科技的進步,人類社會已經逐漸進入後女性主義的新人類時代,大家都是不同程度混種(hybrid)的「動物/機器/人」。因此,生理構造上的同質性在日常生活和族羣繁衍上的重要性已經大不如前,取而代之的是「不可能分裂的情境親同」(the fission impossible of situated affinity)。就像由不同化學元素組成,但是彼此親和、緊密結合的化合物纔是自然存在的常態組合一般,人類個體的性別存在狀態也從生物處境決定、社會情境形塑,逐漸演進到可以自由選擇、需要彼此協商生命意境階段──這是一個性別流動、情境體現的跨性別協商時代。

同理,在政治認同方面,由於利用環境資源的生產技術不斷提升,我們早已進入追求永續發展的全球化時代。不同地區、宗教、族裔階級文化的人們在各方面都比以往更加仰賴彼此,遑論包括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住民、新住民等不同語言、文化、血統的族羣,早已成爲臺灣不可分割的生命共同體。同樣的命題也可擴大到海峽兩岸亞太和世界全球。因此,不論就理論或現實而言,統獨爭議二選一的藍、綠政治認同命題不僅幼稚,而且荒謬。況且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當中,是藍或綠的黨員人數加起來不到一百五十萬人,作爲「全民最大黨」的全國人民,實在不必被這種身分認同的意識形態所綁架。臺語藍、綠不分的青色哲學,就是對於意識形態掛帥認同政治之最大反諷。

最後,除了誠懇地呼籲二○一二年總統大選不要再用統獨議題的認同神話來操弄族羣、爭取選票之外,也期許國、民兩黨馬英九、蔡英文兩位黨主席的領導之下,能夠擺脫性別身分與政治傾向的認同迷思。讓藍/綠、統/獨的認同政治走入歷史,讓多元的性別身分/認同和協共存,進而開啓一個能夠真正體現「和而不同」理想的大同新紀元。(作者爲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