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臺電沉淪愧對孫運璿

社論

上週日臺電文山萬隆變電所爆炸,造成雙北大停電,影響用戶超過30萬戶。這次停電若不是發生在週末,受影響家戶衆多,可能不會引起太多矚目,因爲近年類似的無預警停電事件越來越多,民衆似乎習以爲常。臺電解釋這次事故是「意外事故」,但深入觀察卻是臺電的結構性問題,如果不能修正臺灣供電穩定危矣!

錯誤能源政策遮羞

這次爆炸引發的大停電,涵蓋新北中和永和新店臺北文山、木柵地區,影響層面較諸過去幾次「全臺大停電」算是「小兒科」,但逾30萬戶家庭、商號、工廠陷入黑暗,畢竟不是小事;而臺電口中「純屬意外」的變電所爆炸是否真的「純屬意外」,更該認真推敲。

根據媒體報導,臺電內部員工透露,臺電爲因應缺電壓力,變電所多次降壓供電,對系統設備產生累積性傷害,這次爆炸的五號變壓器,在上月就曾故障。因此,真要探究,所謂的「意外事故」未必是真意外,而是人爲疏失、甚至蓄意造成的傷害,這種傷害不會馬上反應,但會在一個時間點爆發。

類似情況,其實早已發生並持續累積。在蔡政府上任之初,因反核而故意讓部分已完成維修的核電機組發電用電高峰期的備轉容量率時常降到5%以下,甚至到2%的危險數字,當時就已傳出臺電爲了不進入分區限電,許多時候刻意降壓供電。之後,各地頻繁傳出臺電設備意外故障甚至爆炸事件,大大小小的無預警停電更多。

正常情況下,臺電供電的電壓是110伏特,依照清大學者葉宗洸的估計,「理論上,臺電只要將全國的供電電壓降到107伏特,就可以增加將近3%的供電量,讓更多的用戶有電可用,當然供電的品質也會因此受到影響。」

臺電降壓供電的原因容易理解,非常簡單,就是缺電。爲了避免走上限電、分區供電,被社會咒罵,更要被長官們痛K、甚至可能丟官的結果,在備轉容量率降到危險邊緣時,藉着降壓「偷」到3、4個百分點的供電,是合理的決定。

只是這種降壓供電雖然短期能過關,卻會損耗設備,嚴重時甚至連民衆家中的電器都會受損。臺電雖然承認「有時候會降壓供電」,卻強調與缺電無關,「降壓運轉是維持電力供需平衡與穩定供電的必要手段,不會影響用戶設備」,這番話其實無異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此外,爲了替會造成電價上漲的錯誤能源政策遮羞,在經濟部壓力下,臺電的電價一直不敢調漲,虧損則以穩定基金「作帳」掩飾;爲了節省成本,也出現減少設備零件汰換的傾向,長期下來當然增加「意外故障」的風險機率

追本溯源,是錯誤的能源政策讓缺電風險更高;臺電本應以專業與擔當,根據事實迴應,遺憾的是,民進黨執政後,政治對專業的干預更深,甚至到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程度,之前的臺電董事長黃重球受訪時,流露對非核政策稍有疑慮的態度,即馬上「被辭職」;這種下場,臺電員工看在眼裡,就再難有人願意以專業抗辯錯誤政策了。

蔡政府偷電纔是元兇

在專業淪喪下,外界看到的就是臺電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低級錯誤」──如只要1、2人的失誤,即引發全臺大停電,甚至只是員工「清潔、移椅子」就引發核二跳機停機。而日前「重啓核四」公投辯論更是臺電「去專業化」的高潮:會中扮演反方的臺電核能發電處處長許永輝公開表示「核四不安全」、「核四廠從設計、採購、施工,到事故處理上有很多先天不良的問題」,但當年許多涉及核四安全與工程的事項都是在他手上審覈簽過的。

不論是爲了保官位,不惜把核四說得不安全、更不堪,或是當年臺電推動核四工程就是有問題、不安全,都顯示臺電沉淪的專業能力,更甭提淪喪殆盡的「專業人品」了。

戰後日本人撤退時說,3個月後臺灣會陷入一片黑暗;當時奉派負責恢復電力的孫運璿,率領一隊人馬踏遍全臺,5個月內恢復全臺8成的電力,之後他擔任臺電總經理,也就此建立臺電工程師性格導向的專業能力與傳統。在蔡政府上臺前,根據世界銀行的評比,臺灣在電力取得表現多年居全球前3名,領先歐美等先進國家,但之後名次即退步。

蔡政府錯誤的能源政策是造成今日局面的主因,但臺電日益淪喪的專業能力與人品則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未來供電的困境其實已可預見,但臺電顯然已無能亦無力挽回。想想從孫運璿以降、超過一甲子建立起的專業,今日的臺電,對得起孫運璿等先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