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義博物館

重新定義博物館

博物館屬公益性文化機構。在當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徵程的背景下,其公共文化服務的屬性需重新認識,盤活所有可利用的有形和無形資源,將社會服務功能向學術科研、國民教育、經濟建設、百姓生活和文化交流等領域深度拓展。

實踐證明,文化交流對一座城市的影響,往往比經濟或其它方面的影響力更持久、更廣泛、更深刻。

促進文化融合與文明互鑑

博物館間的展覽交流是國內地區之間和中外國際間人文交流的重要形式,對於國內地域傳統文化不斷融合和中外文化互鑑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國地域遼闊,不同地區還存在某些文化差異,中華文化在部分地區和民族中還存在若干文化分支。通過博物館間的展覽交流、文物合作,可以使更多的民衆享受到異地文化,更好地滿足所在地區民衆精神文化的多元化需求,有助於國民對於我大中華文化多樣性的瞭解,對於促進文化融合、民族團結及鞏固國家統一都有着積極的意義。

在我國的對外文化交流活動中,文物和文化藝術展的輸入與輸出發揮着更爲突出的作用。通過這樣的對外文化交流,展示國家文化形象,提高文化軟實力,架起我國與世界各國溝通了解、相互學習、交流合作的橋樑。同時,還能服務於國家的和平外交政策,增進與世界各國的相互理解和友誼,能夠爲我國經濟建設和發展營造和諧的氛圍。實踐證明,文化交流對一座城市的影響,往往比經濟或其它方面的影響力更持久、更廣泛、更深刻。

博物館在提供基本陳列、專題陳列等基本文化服務的同時,在博物館的公共區域提供餐飲和高雅的休閒環境,讓博物館成爲市民享受高雅文化生活的公共空間。

作爲公共空間豐富公衆文娛生活

我國的城市化程度越來越高,生活在城市的人們需要的不僅僅是城市化的生活功能,也還需要城市化的文化功能,而博物館就是城市的主要文化設施和城市文化的主要載體。隨着人民日益增長的生活需要,博物館在百姓文化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已經越來越不可替代。

博物館在提供基本陳列、專題陳列等基本文化服務的同時,通過引進、交換展覽,不斷把具有異地風情的優秀文化帶給市民,同時在博物館的公共區域提供餐飲和高雅的休閒環境,讓博物館成爲市民享受高雅文化生活的公共空間。有條件的博物館還可爲有文娛愛好的市民提供場地,鼓勵進行有傳統特色的音樂歌舞、武術雜技、詩歌朗誦等自娛自樂的文化活動,爲傳統文化提供不斷豐富、發展、傳承的空間,使博物館的文化活動更爲豐富和活躍。

博物館的建築常被視作一個地區、一個城市文化標誌和文明形象的存在,往往也是當地重要的人文景觀。

嘗試將館舍平臺服務工商企業

博物館的建築常被視作一個地區、一個城市文化標誌和文明形象的存在,往往也是當地重要的人文景觀。隨着現在文化旅遊之風的興起,博物館在文創、新媒體運用等方面的商機日益凸顯,社會形象、館舍空間和網絡平臺的經濟價值亦可適度開發。

自2008年國有博物館陸續免費開放後,博物館的參觀人流逐年增多, 許多博物館的參觀人數呈幾倍甚至十幾倍的增長,不少博物館因其獨具特色的建築、高規格的藏品和高水平展覽引起公衆的關注。有了一定社會影響力的博物館,可利用其場館或新媒體平臺爲工商企業的營銷宣傳提供服務,擴大企業及產品的知名度,爲其品牌注入文化元素,讓博物館在社會經濟中扮演爲高品質企業和產品代言的角色未嘗不可。

傳統的“亮寶式”展覽和“說教式”講解已不適應信息時代大衆的需求。

應適應國民終身教育需求

隨着新科技的不斷注入和觀衆需求與品位的不斷提升,博物館越來越展現出斑斕的人文光彩。在公衆教育的方式上,傳統的“亮寶式”展覽和“說教式”講解已不適應信息時代大衆的需求。我們需要探索更親民、更現代、更趣味的文藝化方式讓歷史文化走近公衆,配合好大中小學對學生的課外教育,滿足國民探求知識、啓迪智慧和陶冶情操的自我素質提升需求。

博物館怎樣作出改變?

陳列展覽“通俗化”

博物館,特別是歷史類博物館,其責任就是將我們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明和祖先的智慧呈現給公衆,讓博物館成爲大衆汲取知識和智慧的殿堂,回望歷史的窗口。在科技進步迅猛發展的今天,智能化、信息化、數字化、可視化技術正在越來越多地被運用於博物館的展覽,仿真、虛擬、無展板技術帶來的動態、交互、沉浸、體驗式等活化表現方式能帶給觀衆更爲新鮮的感受,爲博物館展陳中把無形的歷史與文物古蹟結合,生動表現歷史、活化展示文物提供了新的手段。

博物館能否把展覽主題和文物(藝術品、標本)展品的內涵以觀衆最易接受的方式生動表達,是衡量公衆教育工作質量的重要指標。所謂“讓文物說話”,就是要讓博物館展出的展品面對觀衆說“白話”,說“普通話”,讓普通觀衆能輕鬆看懂聽懂展陳中的文物語言。文物語言的表達方式是多樣的,牌板說明、陳設形式、色彩襯托、音樂氛圍、形體復原、圖表闡釋、數字媒體、講解服務等,都是解讀展覽主題和文物展品的語言形式。

博物館怎樣作出改變?

講解服務“訂製化”

隨着科技的發展,除了講解員人工講解外,自動語音講解系統已逐漸普及,APP導覽講解系統也在陸續推廣。博物館的講解隊伍應是一支穩定、高素質、善於學習的文化服務團隊,應通過培訓和鼓勵自修使之專業素質不斷提升,並培養出一定數量的專家化講解員,從而使之能夠根據講解對象的特點選擇通俗講解、深度講解和趣味化講解等模式;智能講解系統也應設計多種講解風格,觀衆可根據喜好選擇音質優美的播音主持風,也可選擇風趣幽默、博聞強識的講解大咖風。“訂製化”講解的實現,可最大限度地滿足觀衆探求知識、享受文化的需求。

博物館怎樣作出改變?

校外課堂“體驗化”

博物館作爲公衆教育的重要機構,是學校教育的延伸,博物館教育與學校教育多層面結合、深度化切入是近年來文博界和教育界正在思考和探索的課題。2016年9月3日,教育部發布的“中國學生髮展核心素養”包括:人文底蘊、科學精神、學會學習、健康生活、責任擔當、實踐創新。對於學生這些方面素質的培養,博物館教育可起到有益的補充作用。博物館可根據自身資源和青少年特點,結合教育部頒佈的義務教育教學大綱和學生素質培養要求,研發設計互動性、參與性、體驗性的文化活動或寓教於樂的特色課程。

博物館怎樣作出改變?

終身教育“循序化”

201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頒佈的教育規劃綱要提出,把“基本形成學習型社會”作爲2020年教育發展的戰略目標之一,進而推動全民終身學習從理念、政策層面向實踐領域轉變。博物館作爲公益性文化服務機構,有義務參與承擔起國民教育“終身化”的責任。

面對越來越多熱愛學習的公衆,博物館應積極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歷史、文物、藝術及智力資源,經常性推出新的主題展覽、文化活動和學術講座等,藉助微信、微博、抖音、門戶網站、網絡雜誌、網絡電視、虛擬社區等媒體傳播知識信息,將博物館進社區、進鄉村的活動常態化。

(作者爲西安博物院副院長 研究館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