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心下移 力量下沉 服務下傾

山東省東營市是全國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城市,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藉助試點契機,積極推動將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與網格化治理有機結合,調動各種力量來到百姓身邊,讓矛盾化解於羣衆家門口。2021年1至8月,全市法院收案量同比下降11.39%,案件總量、訴訟數量、執行數量均下降,實體案件、程序性案件雙下降。

部門聯動,變“單打獨鬥”爲“握指成拳”

東營市兩級法院聚焦訴源治理,積極推進“訴調對接一體化”工作模式,力爭把矛盾糾紛化解在訴前、化解在基層,深度融入社會治理大局。

“要不是網格中心協調,這事不知道還得等多久才能解決。”利津縣陳莊鎮前進一村村民張仕忠說。兩家因宅基地產生糾紛,爭執不下。瞭解情況後,陳莊鎮網格中心不推不靠,由鎮綜治辦、直轄管區、法院工作人員以及村委會網格員等參與,對網格內疑難糾紛進行現場排查,妥善化解了疑難糾紛。

東營市充分發揮市級層面的統籌協調優勢,把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作爲市域社會治理的重要內容,構建起“黨委領導、政法委牽頭、法院和其他部門參與”的領導機制,形成了“市級統一領導、縣區統籌推進、鎮街具體實施”的工作格局。按照“做實鄉村社區、做強鄉鎮街道、做精做專市縣”的思路,建立起市、縣、鄉、社區四級相貫通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將原來分散在多部門單位的矛盾糾紛調解、公共法律服務、在線司法確認等功能,統一賦能到矛盾調處中心,法院委派法官入駐矛調中心集中辦公,打造起“一站式接待、一攬子調處、全鏈條服務”的實體化平臺

全市共建成各級矛盾調處中心423個,其中社區級中心371個。組建由專職網格員、村“兩委”成員、駐點法官、村(居)法律顧問等組成的調解團隊,由社區中心統一調派,爲羣衆就近提供糾紛化解服務,真正讓老百姓“只進一扇門、問題有說法”。

社會調解優先、法院訴訟在後,訴訟與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各司其職、相得益彰,全市法院訴訟案件連續多年增長的態勢得到緩解,由2019年度增長15.1%降至2020年度的4.7%,再到現在同比下降11.39%,東營法院正穩步用行動詮釋新時代“楓橋經驗”的創新之路。

領域推進,找準癥結“照方抓藥”

2021年6月初,山東永昊物業服務公司通過網絡立案系統向東營市東營區人民法院連續提交物業服務合同糾紛40餘件,被告均爲龍居社區業主。東營區法院根據物業服務合同易成批量性起訴的特點,主動聯繫物業公司瞭解案件情況。通過溝通得知,龍居社區一共有220名業主未按時交納物業服務費,物業公司打算準備好相關訴訟材料後,分批次向法院提起訴訟。

東營區法院根據掌握的情況,立即啓動預警機制,將審覈通過的40餘起案件轉交區矛調中心,並委派訴前調解員進行調解。區矛調中心按照“吹哨”制度,組織住建、司法、龍居鎮、龍居社區等區、鎮、社區各級調解組織共同參與。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促成糾紛一攬子和解,涉案40餘件物業服務合同糾紛案件均在訴前調解階段和解撤訴。通過涉案糾紛的解決,也帶動了龍居社區其他業主欠繳物業費問題的解決。

物業合同糾紛、金融借款糾紛、勞動爭議糾紛、民間借貸糾紛四類案件佔到東營法院收案量的一半以上。有些案子雖是不起眼的“小案”,但處理不好,容易引發更大的矛盾,需要及時化解在萌芽狀態。

東營法院針對這四類案件進行了調研摸底,針對不同案件類型開出不同“藥方”,從根子上減少這類案件的產生。針對物業糾紛量大面廣的特點,他們向市委進行專題報告,推進物業糾紛全面納入市域社會治理,成立由市域治理運行管理中心牽頭,街道辦事處或社區、住建局物業管理部門、人民調解員等參加的工作專班

金融糾紛產生後,金融部門往往不接受調解,打了一審打二審,而且還要申請強制執行,因此具有衍生案件多的特點。東營法院積極推進金融審判創新,開展“銀行行長進法院”活動,與金融監管部門簽署文件,36家銀行和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全面接受訴前調解、訴訟調解。目前,全市訴前委派調解金融保險糾紛1440件,調解成功率達62%。

另外,針對勞動爭議仲裁後起訴率高的特點,東營法院積極推進勞動人事爭議訴訟與仲裁銜接機制,主動與市人社局、市總工會研發開通裁審協同辦公平臺,打通裁審溝通渠道,統一裁審標準。仲裁和訴訟流程被打通,裁審銜接機制運行更加順暢,爲勞動人事爭議化解��出了一條新路子,更好地維護了勞動者權益和企業用工穩定。

針對商事主體對行業認同度高的特點,法院指導成立東營市商會商事調解中心,採用調解+司法確認模式。該中心成立7個月以來,已通過線下、線上兩種方式調處民間借貸等各類糾紛223件,標的額20億元。該中心還受邀參加全國工商聯商會調解工作推進會,並作了典型發言。

目前,東營中院金融借款案件收案量同比下降63%,全市法院物業糾紛、勞動爭議、民間借貸收案量同比分別下降64%、23%、10%,逐步達到訴調對接機制在各行業領域、各糾紛類型全覆蓋。

多方位延伸,服務羣衆“四位一體”

東營中院受理了一起企業間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被告公司因經營困難,無力償還原告公司1.09億的欠款。考慮到雙方當事人都希望儘快解決糾紛的意願,而且有進一步合作的可能,東營中院積極與市人民調解中心溝通,配合商事糾紛調解專家對企業進行了調解。經過兩個小時的共同努力,雙方當事人成功達成調解協議。

把法院和法庭的力量下沉、重心下移、服務下傾,把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力量的重心下沉到城市社區和農村片區,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快捷化解糾紛,東營法院建立起巡回法庭、法官工作室、訴調對接服務站、法官聯絡點“四位一體”的解紛模式,形成了覆蓋市、縣、鄉、社區四級的解紛服務網絡,以法爲據、以理服人,讓矛盾化解在基層、消除於萌芽,更好地滿足了人民羣衆對美好生活的期待。

除了“法官走出去”,“調解員引進來”也是拓寬解紛渠道的好辦法。目前,東營中院與婦聯、司法、民政部門以及31個特邀調解組織有機銜接,促進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到糾紛化解當中來。今年以來,全市法院訴前分流化解案件12757件,調解成功5920件,切實發揮了訴源治理作用。(閆繼勇 張江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