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人才培養的三個關鍵詞

如今,很多老百姓都認可中醫,主動選擇中醫就診的人也越來越多,但人們還是經常感慨:好中醫越來越少。其中人的因素是首要的。日前,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聯合印發了《關於加強新時代中醫藥人才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是國家中醫藥局首次牽頭制定的系統部署中醫藥人才工作的政策性文件。文件有何看點?意在解決哪些問題?

中醫藥青年人才如何善繼岐黃

優秀中醫人才培養難,難就難在中醫原創思維不易形成、歷代經典難以活化、基本技能不易掌握、方藥性效難以體悟……中醫思維被弱化,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我國中醫人才傳承的困境。在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長王啓明看來,中醫藥人才培養,最核心的就是提升中學生的中醫思維能力

讀經典是培養中醫思維的重要環節,這離不開優秀的教材。對此,王啓明表示,將大力推進中醫藥經典教學改革,提高中醫類專業經典課程比重,加快建立以中醫經典課程爲根基的課程體系,儘快推出一批符合中醫藥教育規律的優秀教材。

爲加深學生對經典的理解和重視,近年來,教育部會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推行了全國中醫藥經典能力等級考試。“我們想在覆蓋全部24所獨立設置的中醫藥院校基礎上,進一步擴大它的範圍,拓展到所有舉辦中醫藥教育的高校,並逐步將等級考試的結果納入學生學業考評體系。”王啓明說。

中醫講究傳承,《意見》也提出了早跟師、早臨牀的學習制度。

“我們支持符合條件的師承繼承人,以同等學力申請中醫專業學位。”據王啓明介紹,在師資建設方面,教育部計劃打造10個左右國家中醫藥教師發展示範中心,實施卓越中醫藥師資培訓計劃,培養造就一批教學名師和優秀教學團隊。“我們鼓勵引導名老中醫、中醫藥專家上臺,指導中醫藥院校的教師。經典的學習在院校學習之外,經過臨牀實踐,週期性螺旋式的提升,才能加深理解。”

爲此,教育部將建設30個左右國家中醫臨牀教學培訓示範中心,引領帶動臨牀實踐教學水平整體提升。王啓明介紹:“我們將強化附屬醫院中醫臨牀教學主體職能,把師承教育貫穿臨牀實踐教學全過程,強化實踐教學‘看病抄方’。”

中醫藥是傳統醫學,但“傳統”二字並非意味着因循守舊,而應該是守正創新。王啓明表示,教育部還將推動中醫藥與文、理、工的學科交叉,培養一批高層次複合型中醫藥人才。“我們還將試點探索九年制中西醫結合教育,培養一批少而精、高層次、高水平的中西醫結合人才。全面提升中醫藥服務羣衆健康的能力水平。”

中醫藥人才評價如何突出中醫藥特色

從滿足老百姓對中醫藥防病治病的需求來說,中醫藥人才的層次應是多種多樣的。但目前,中醫藥人才評價多以考、評、聘爲主,考試仍是中醫藥人才評價的主要手段。

“本次印發實施的《意見》,就是通過健全職稱評價體系,完善職稱評價標準等舉措,來完善中醫藥職稱評價制度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專業技術人員管理司副司長劉冬梅介紹,“我們調整了衛生職稱系列的專業設置,增設了中醫技師。在完善評價標準方面,分類建立了中醫臨牀人才、基礎人才、科研人才的評價標準。”

具體來說,對臨牀人才,重點評價臨牀療效,把診斷的準確率、治療方案、病歷分析、合理用藥、診療質量、病人滿意度以及師帶徒情況等作爲評價的主要要素;對於基礎人才,重點評價其中醫藥基礎理論研究和原創能力,把重大理論創新、重要學術專著、古典醫籍挖掘成果等作爲重要要素;對於科研人才,重點評價其探索疾病規律,解決臨牀問題,用現代科學來解讀中醫藥學原理的能力,把主持重大科研項目、創新型代表作、科研成果的產出及轉化等作爲評價的主要要素。

《意見》明確,在醫師晉升工作量的要求中,要側重臨牀醫生執業能力的評價。“我們和衛健委、國家中醫藥局一起,通過對中醫住院、病案的數據,以及公立中醫醫院績效考覈數據的認真梳理和研究,設置了像中藥飲片處方比、中醫治療疑難危重病患者數量、中醫非藥物療法使用率等特色評價指標,這樣能更加準確科學地評價中醫藥人才。”劉冬梅說。

如何把好中醫留在基層

中醫藥的優勢在基層,中醫藥的聲音在基層。但目前,基層醫療人員招不來,下不去,留不住,這種現象很普遍。

據國家衛生健康委科技教育司副司長陳昕煜介紹,國家衛健委和國家中醫藥局等部門協同從2010年開始牽頭組織實施了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培養項目,這個項目實施以來共計爲中西部地區鄉鎮衛生院招收培養了7萬多名本科醫學生。“在這個項目當中我們也一直持續擴大中醫專業定向醫學生的招生規模。”

國家中醫藥局人事教育司司長盧國慧介紹,國家中醫藥局將繼續會同教育部、國家衛健委一起做好農村訂單定向免費醫學生的培養。一方面從國家層面擴大本科層級免費醫學生的培養規模。另一方面也支持、鼓勵地方開展專科層面免費醫學生的培養。

“我們也會在全科醫生特設崗位裡面擴大中醫醫師的招生規模,推廣‘縣管鄉用’‘鄉管村用’等管理模式,鼓勵縣域裡面的醫共體、醫聯體人才上下流動。”盧國慧說。

招來了,如何留住?

《意見》明確,中醫醫師晉升副高級職稱時,應當有累計一年的在縣級以下或者是對口支援的醫療機構提供服務的經歷。“我們將增加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醫藥中高級專業技術崗位的比例,對基層一線中醫藥專業技術人才實行‘定向評價、定向使用’。”劉冬梅說。

“我們還將面向所有基層醫療機構的醫師開展全員中醫藥知識培訓,包括鄉村醫生,真正在基層培養一支‘能中會西’的隊伍。”盧國慧介紹,到2025年,社區衛生服務站至少配備一名中醫類別的醫師,或者能夠提供中醫藥服務的臨牀類別醫師,80%以上的村衛生室至少配備一名能夠提供中醫藥服務的醫務人員。

老百姓對名老中醫的需求很大,但相較於龐大的就醫需求,名老中醫顯然數量不足。在不少地方,基層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廣受歡迎。

“這種工作室在‘十四五’期間將加大規模,爭取到2025年爲每個縣級機構建立1~2個工作室。”盧國慧指出,工作室有特殊要求,就是老專家要把基層醫生帶起來。“我們也鼓勵退休的中醫醫師和中醫的專長醫師到基層去執業。”

(本報記者 田雅婷 崔興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