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銀“清盤季”權益人才缺失 旗下多隻基金走向清盤

(原標題中銀基金牛市失速: 權益能力薄弱固收規模縮水 旗下多隻基金走向清盤

作爲一家銀行系大型公募基金公司,中銀基金的表現在這兩年卻出現了倒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據Wind數據梳理髮現,今年以來前八個月,中銀基金旗下有5只基金觸發合同終止條款而清盤,是所有基金公司中由此原因導致清盤的基金數量最多的一家。

事實上,中銀基金的規模在這兩年的權益大年中並沒有借勢增長反而表現縮水。

中銀基金2020年年末的總管理規模爲3571.39億,其中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爲2879.23億,相較2019年年末的數據分別減少247.08億、83.92億。

截至今年上半年,中銀基金總管理規模爲3733.88億,非貨幣管理規模2651.5億。中銀基金的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進一步縮水。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基金業協會最新數據,截至今年7月底,公募基金的總管理規模達到23.54萬億元。公募基金迎來發展大年,而這家老牌的銀行系大型公募基金公司,中銀基金緣何在牛市中失速?

中銀“清盤季”

當23萬億資金越來越多地涌向明星基金經理管理的績優基金之時,迷你基金也越來越多。

難以爲繼不得不走向清盤,是中銀基金旗下多隻產品命運

數據顯示,今年中銀基金清盤的5只基金中有3只均是主動權益產品,其餘兩隻則是債券型基金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這5只清盤的基金中不乏“老將嚴菲管理的產品中銀新藍籌

嚴菲自2015年加入中銀基金,此前在融通基金擔任基金經理,其擔任基金經理的總時長超過13年。

中銀新藍籌自2017年5月成立,成立以來回報爲60.1%。該基金今年二季度末的規模僅剩0.17億元。今年以來,該基金收益爲-7.67%。

事實上,中銀新藍籌自成立以來基金份額就逐步縮水,至2018年九月末,該基金規模就已經縮水至5046.54萬元,逼近清盤線。雖然2019年該基金規模又有所增加,但2020年、2021年,這隻基金的規模則進一步縮減。

中銀基金清盤的產品中還有不少次新基金。譬如中銀惠興多利,該基金2020年2月7日成立,至2021年4月29日到期,成立時間僅一年兩個多月就宣告清盤。

雖然中銀惠興多利是一隻債券產品,而中銀基金一直以來的強項就在固收領域。但這隻基金還是遭遇了和中銀新藍籌同樣的命運。

數據顯示,中銀惠興多利自成立以來規模就逐季縮水,從最初的3.45億,直至最終的2185萬。

更短命的還有中銀消費活力。這隻基金於2019年6月成立,2020年2月清盤,成立時間尚不足一年。這隻基金成立以來回報爲10.85%,由錢亞風雲管理。

清盤的同時則是逐步下行的規模。

有意思的是,上個月中銀基金剛剛發行了消費主題新基金中銀鑫新消費成長。這隻基金由基金經理黃珺擔綱,9月1日結束募集,目前尚未成立。

老基金不被認可轉而新發基金,中銀基金此次表現如何尚有待市場檢驗

資料顯示,黃珺自2019年3月起在中銀基金擔任基金經理,目前其管理兩隻基金中銀主題策略和中銀收益。截至今年上半年,總管理規模爲21.48億元。

權益人才缺失

在這個明星基金經理頻出的時代,中銀基金卻沒有一位有號召力的權益基金明星基金經理。

相比同爲銀行系的工銀瑞信基金、農銀匯理基金等公司涌現出的袁芳趙詣等明星基金經理,中銀基金十分落寞。

2020年,任職中銀基金16年的權益老將陳軍離職。陳軍於2004年4月至2020年2月就職於中銀基金,歷任基金經理、權益投資部總經理助理執行總裁、副執行總裁等職。在陳軍管理中銀收益混合基金的13年又139天中,任職回報達到554.64%。

目前,中銀基金基金經理年限最長的權益基金經理即是嚴菲,另一位基金經理年限超過14年的基金經理李建管理的產品則偏向收類

此外,中銀基金還有3位基金經理年限超過10年的基金經理,其中奚鵬洲白潔均爲債券基金經理,吳印爲權益基金經理。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目前中銀基金管理規模最大的權益基金經理是王帥,其最新管理規模合計35.87億元。尚不足一些明星基金經理的零頭

從業績上看,王帥管理的5只基金今年以來收益均告負。

“銀行系基金的權益產品發展不好有幾個原因,一個是能力圈問題,很多領導都是銀行過來的,做固收出身,在固收領域更具優勢;另一個還是激勵的問題,銀行系公司都是根據銀行總體意願來進行考覈薪資市場化程度不高,激勵並不是很好,所以業務發展只能說是比較平穩。”一家公募基金研究機構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對比行業內激勵比較足的中歐基金等公司,有激勵纔有發展的特徵十分明顯。”該人士表示。

“公司的人才隊伍建設是長線工作,需要有效的制度。”某券商基金分析師同樣指出。

對於中銀基金近兩年的發展問題,一位曾在中銀基金任職的基金經理在回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表示,“沒有更多要說的。”而一位現任基金經理則稱,“公司發展沒有什麼問題。”

優勢領域顯露頹勢

“中銀基金作爲銀行系的基金公司,優勢領域就是固收,權益類產品一直都表現一般,這其實還是資源稟賦的問題。”華南一家基金銷售公司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中銀基金的固收產品其實還是非常受行業認可的,我們有一個基金公司構建的基金投資組合,其中除了該基金公司自己的產品之外,入選的債券基金就是中銀基金的產品。”該人士表示。

但即使是以往強勢的固收領域,中銀基金也表現弱勢

數據顯示,在2020年一季度末達到頂峰後,中銀基金旗下債券型基金的規模開始下滑,至2021年上半年末,中銀基金債券型基金規模爲2063.55億元,相比2020年一季度末縮減了近600億。而自2020年以來中銀基金清盤的債券基金也有3只。

事實上,中銀基金也曾有過巔峰時刻

2018年末,中銀基金的管理規模達到歷史最高的4518.44億元,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達到1880.86億元,排名行業第四位,同時是所有銀行系公募基金的第一位。

但今年二季度末,中銀基金的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已經下滑至行業第17位。

一方面是權益產品發力不足,另一方面則是固收優勢項目表現弱勢,中銀基金處境尷尬。

同爲銀行系的工銀瑞信公司,今年二季度末的非貨幣基金規模已經超過4000億。而相比中銀基金的債券基金規模佔據絕對大頭,工銀瑞信基金的股票型基金規模比例接近非貨幣基金規模的四分之一。

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末中銀基金的股票型基金規模爲62.1億元,債券型基金規模則爲2063.43億元、混合型基金規模518億元。債券型基金規模的佔比達到78%。

“受資管新規影響,清理機構定製的固收產品,這也是中銀基金債券型基金規模縮減的重要原因。”前述分析師表示。

而從這兩年的新基金佈局來看,中銀基金目前仍以固收類產品爲重點佈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近一年來中銀基金髮行的15只新基金中,僅有3只爲主動權益基金,其餘則是5只偏債混合基金以及6只債券基金還有1只F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