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三角習題:季辛吉對中國的冷峻預言

▲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圖/路透社)

● 周天瑋/法學博士,美國資深律師,專精於國際事務,關切法哲學、法治並常年論述美國政經、文化和思想

整整50年前的7月份,美國總統尼克森策士,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季辛吉秘訪北京,安排尼克森在第二年破冰造訪,並發表美中聯合公報,使出了美國冷戰時期劃時代的「聯中制蘇」三角戰略。當時熟讀歷史的季辛吉向尼克森說了一席話,凡是研究外交和戰略,不可不知。

他向尼克森冷峻預言:「再20年,你的後繼人如果和你一樣有智慧,便會傾向於利用俄羅斯去對付中國,…,[美國]必須絲毫不帶情緒地去打這場均勢賽局。可眼前,我們需要拿中國去糾正俄羅斯、制約俄羅斯。」(見《華盛頓郵報》2016.12.14)

▲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算算20年,是1992,正值冷戰結束,蘇聯已告崩解,「聯中制蘇」順利達成歷史使命。而該年鄧小平南巡,呼籲堅持改革開放,美國政商金融各界於是大幅度加碼中國。嚴格地說,全球化從1992年啓動。

匆匆又30年,今天的情況大不相同了。各種跡象顯示,情勢正在反轉,「聯俄製中」還不是事實,但卻已經正在形成觀感和導致顧慮,而觀感和顧慮恰恰便是此刻美國所需。均勢大師季辛吉的現實主義預言,可能會應驗,但是關鍵還要看美國如何貫徹、中國如何破解。

打國際均勢賽局 不帶情緒

季辛吉而且在他的其他著作裡,記載瞭如此具體的實戰觀察,他說,「在我秘訪北京之前,莫斯科拖了一年多,一直不肯安排布里茲涅夫與尼克森會面。… 我從北京回來才僅僅一個月,克林姆林宮馬上改變主意,邀請尼克森去莫斯科。」

這豈不是一語道破了三角戰略手段的作用!歷史如今或許正在推出「新三角」改編劇本,有趣的是,季辛吉自己近年常說,他見過俄羅斯總統普丁17次。他自從2016年,已經在下川普的功夫,提醒善用俄羅斯應對中國。這麼一來,「新三角」的幕後,又有着《星球大戰》系列人物尤達(Yoda)大師的影子。

果然如此,那麼這不利處境,或許便是半個世紀以來中共最大、最大的失策。我相信,北京目前應該正在苦思對策,想方設法。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近年常說,他見過俄羅斯總統普丁17次。(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不可忽視的破解選項之一,是不是儘快展開武力統一臺灣地緣政治地位,對於中國大陸面向西太平洋的發展態勢,極爲重要;對於中美爭霸,更是關鍵。因此,中國不會不將武力統一臺灣列爲必要的選項。那麼,萬不得已,會不會提前發動

凡是「存乎一心」的事情,誰也無法逆料。但是關於這個問題,值得參考歷史,以史爲鑑,去幫助理解三角習題

美方如果正在佈局「新三角」,意味着利用俄國在中國大陸後方接壤的廣大國土邊界線以及國際戰略關係(例如能源供應),牽制住中國。臺海戰爭,如果美臺兩方居於劣勢,便需要仰賴俄羅斯。但美國拉攏俄羅斯,不會只是爲了臺海,更重要而全面的是涉及到本世紀美中兩國的爭霸戰略需要。

半個世紀 中共最大失策

歷史告訴我們,1945年美、英、蘇三國訂定雅爾達密約,就是爲了爭取蘇聯對日本宣戰,包括從日本關東軍手中奪取滿洲國,而允許蘇聯侵犯中國權益。雅爾達決定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的世界新秩序和大國利益分配,形成「雅爾達體系」,對戰後世界局勢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蘇聯出力最少,卻成爲最大的地緣政治獲益者

6月16日美俄日內瓦高峰會議之後,普丁似乎剎那間站上了毛澤東的位子。 1972年,當時尼克森向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要了一幅墨寶,毛寫了12個字。

一開頭,寫着「老叟坐凳」,是自謙,並說明這場會面,自己坐在北京城,待客來訪,隱含中美抗蘇,要美國發動。

接着寫下「嫦娥奔月」四個字,一方面是說尼克森移駕訪華,是爲冷戰創舉,驚天動地,也意味着美中抗蘇的大戰略轉移,意義重大,影響深遠,要有學做「嫦娥奔月」的壯志

最後一句「走馬觀花」,是指在這個大時代背景下的歷史格局內,猶如兩人觀花,就放鬆心情,走一遭。 「走馬觀花」說明了毛對前景既期待,又灑脫。

這三句話,不存在正解,因爲毛沒有親口說過。外面有各種解讀,也有非常離譜的美方語譯

▲普丁與拜登會面。(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50年風水輪流轉,現在換了俄羅斯總統普丁「老叟坐凳」,和美國拜登總統會面。普丁目前左右逢源,會不會與拜登一起「嫦娥奔月」?還要看情勢發展,但是「走馬觀花」,必然。俄羅斯經濟實力比不上蘇聯當年,可普丁待價而沽,而且他的特質使命感不缺。

普丁走馬觀花 待價而沽

對於當前潛在的三角形勢,中國大陸應該說是看得很清晰。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最近評價《美俄總統戰略穩定聯合聲明》,認爲美俄關係穩定,意味着俄國對中國的戰略支持從此只能維持在目前水平,難以大幅度提升,因此美國與中國對抗的顧慮會減少,而今後三邊關係的主要變化是中美戰略關係變化。

他認爲,目前,中美戰略關係改善的可能性小,而惡化的可能性大,俄羅斯將在三者中間處於最爲有利的地位。

那不正是過去半個世紀中國大陸所佔的位置嗎?

熱門點閱》

林祖嘉/解封后下一步 發振興券或發現金 哪個好?

李沃牆/極端氣候殘酷突襲 鄭州千年洪災的警示

► 陳清河/媒體應用5G技術的產業價值與轉型

李禮仲/小股東不應是經營權之爭的「韭菜」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