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有情 「斐儷」創辦人陳李春美傳愛五十年

:「斐儷」傳情五十年,品牌創辦人陳李春美與現任總經理長子陳昱羲接受本報專訪。(陳俊吉攝)

:「斐儷」傳情五十年,品牌創辦人陳李春美與現任總經理的長子陳昱羲接受本報專訪。(陳俊吉攝)

1977年「斐儷」正式正名並進駐百貨公司,是品牌轉型的轉戾點,這件鑲嵌77克拉藍寶星石的胸針成爲斐儷的鎮店之寶。(FERRI提供)

斐儷以珊瑚起家,她在二兒子陳昱龍代理PANDORA銀飾後,以PANDORA銀珠結合珊瑚串成項鍊,有母子同心相連的意義。(FERRI提供)

這件胸針傳承了三代情緣,陳李春美將外婆留給她的珍珠紅寶雕刻葉片,以及母親傳給她的翡翠,再加上自己的鑽石設計成胸針,佩戴它時彷彿外婆和母親就在她的身旁。(FERRI提供)

陳李春美在法國買的晚宴包,黑色帆布包上裝飾玉石,顛覆了傳統珠寶設計,讓陳李春美爲之驚豔。(FERRI提供)

這件在法國購得的翠玉懷錶胸針開啓陳李春美設計的靈感,透過品味和設計,讓傳統玉石變得高貴典雅。(FERRI提供)

陳李春美退休後將事業交給兒子陳昱羲掌理,因此有了珠寶作品《萌芽》的創作靈感,萬年青剪枝後冒出茂盛嫩綠的新葉,象徵了傳承,並贏得國際設計大獎的肯定。(FERRI提供)

提到臺灣珠寶圈,人稱「斐儷珠寶陳太太」的陳李春美絕對佔有一席之地。50年前,在臺灣尚未經濟起飛的年代,「斐儷」只是一家賣珊瑚紀念品小店舖,如今的「斐儷」在二代接棒經營之下,已是擁有斐儷珠寶、Diamond Bank、珠寶交換中心、代理進口珠寶的大型珠寶集團,一路見證了臺灣經濟奇蹟。

「我從政政治系畢業後,原本的志向傳播業,還曾在幼獅電臺主持過西洋熱門歌曲節目呢!」陳李春美笑說。後來因爲母親開了珊瑚店,她到店裡幫忙,順手將老氣過時的珊瑚玉石重新設計,因款式時尚、設計新穎廣受歡迎,讓她對珠寶設計產生了興趣。

陳李春美決定經營珠寶事業,還有另一個原因。一次她陪同丈夫出席外商公司的正式晚宴,戴了一隻3克拉的假鑽戒指,也許是心虛,一到會場她把假鑽轉到手心藏着,深怕讓人看見,「那時我感觸很深,原來珠寶是有力量的,真的假不得啊!」從此讓她

寶石更加着迷。

不過早期的臺灣人愛買黃金、不愛寶石,因爲怕買到假貨,因此陳李春美在1977年時決定進駐永琦百貨,並正式更名爲「斐儷」,售價公開透明,且以美感設計和精緻工藝贏得消費者的信賴,是當時第一個在百貨公司設櫃的珠寶品牌。

1977年對「斐儷」來說,是品牌成功轉型的轉戾點,在陳李春美衆多的珠寶收藏當中,有隻77克拉藍寶星石胸針最具象徵意義,同時也是「斐儷」的鎮店之寶。

陳李春美笑說,這件珠寶要價不菲,但她對它難以忘懷,鎮日心心念念,後來二度珠寶商議價,一聽到「不在了」,心裡涼了一

半,幸好歷經一番波折後,終於買到手。

「人與珠寶之間,有着難解的緣份,明明是人在尋寶,但其實是寶在尋人。」陳李春美笑說,有次這件胸針差點被新來的店小姐賣掉,若不是買家在付款前先轉到別處逛逛,若不是她正好巡櫃眼尖發現胸針正準備包裝,這隻鎮店寶恐怕早已被賤價買走,「冥冥中,彷彿它也在召喚我,因爲我和它的緣分未了吧!」

正因爲珠寶有情,陳李春美不論是對待員工或是顧客,無不以真情相待,在斐儷,多的是相識一輩子的老顧客,店上也有三位年資四十幾年的資深員工,打從創業初期就跟到現在,「別的珠寶店只要老闆不在,只能關門歇業,擔心被員工洗劫一空,但我有值得信賴的員工,出門旅遊可放心把店交給他們。」

16年前,陳李春美將「斐儷」交給長子陳昱羲接手,在母親打下良好深厚的基礎之下,陳昱羲決定二度轉型,打造Diamond Bank、珠寶交換中心,迎接數位化時代的來臨,二兒子陳昱龍則代理世界三大珠寶品牌之一的PANDORA,都做得有聲有色。

★陳太太的珠寶珍藏

五十年來,陳李春美經手無數珠寶,但僅只極少數的珠寶成爲她的珍藏。一條紅珊瑚項鍊,是以珊瑚與二兒子代理的PANDORA銀珠串在一起,猶如串連了母子同心。另一隻花朵胸針,則是以外婆傳下來的珍珠和紅寶葉片,以及媽媽傳給她的翡翠,再加上她自己的鑽石組合而成,象徵三代的母女親情

而一件名爲《萌芽》的胸針,則是陳李春美將事業交給兒子陳昱羲掌理後,以萬年青剪枝後冒出茂盛嫩綠新葉爲設計理念,象徵了基業永績、世代傳承,該作品還贏得國際鑽飾設計大獎(Diamonds

International Award)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