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與中航鋰電因知識產權“掐架” 動力電池戰場硝煙四起

(原標題寧德時代與中航鋰電知識產權“掐架”,動力電池戰場硝煙四起)

長城奇瑞電動車召回問題背鍋”後,寧德時代因知識產權糾紛再次陷入輿論的焦點。7月21日,寧德時代正式起訴中航鋰電專利侵權。寧德時代相關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該公司已就中航鋰電專利侵權案遞交起訴書,案件已受理;涉案專利涉及發明與實用新型專利,此次涉嫌侵權電池已搭載在數萬輛車上。不過,中航鋰電並不買賬,公開表示自己堅持自主研發,提供給客戶的產品都經過專業知識產權團隊全面風險調查,公司確信其產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

“判斷侵權需要充分的證據,寧德時代很難找夠證據,官司不容易打贏。此外,中航鋰電不一定就侵權了。中航鋰電搶走了寧德時代很多訂單,把寧德時代惹急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電池領域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長期以來,寧德時代在國內動力電池企業裝機量排名中位居第一,寧德時代是多家車企的電池供應商。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統計的數據顯示,在今年上半年動力電池裝機量前十名排行榜中,中航鋰電裝機量爲3.63 GWh,排在第四名。值得注意的是,中航鋰電近兩年裝機量增速較快,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長達377.6%,市佔率爲6.9%,排名在寧德時代、比亞迪和LG化學之後,而2019年時,中航鋰電排在第六名,去年上升至第四位。

公開資料顯示,中航鋰電成立於2007年,產品涵蓋三元和磷酸鐵鋰兩大體系,公司已設立常州、洛陽、廈門、成都、武漢五大產業基地,公司擁有專業研發機構,致力於動力電池關鍵技術的研發與應用。目前,中航鋰電已是廣汽埃安長安新能源核心供應商,滲透率穩步提升至90%以上,並在廣汽埃安的部分暢銷車型實現了獨供。按照最新計劃,中航鋰電2025年產能由此前規劃的200GWh提升至300+GWh。

除了中航鋰電外,去年寧德時代還曾對塔菲爾新能源提起訴訟,稱對方侵犯了其電池防爆技術等方面的專利。此前,LG化學曾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發起了4次訴訟,指責SK侵犯其專利,隨後又指責SK竊取其商業機密。隨後兩年中,雙方進行了多次交鋒。不過最終達成和解,SKInnovation最終向LG化學支付了2萬億韓元賠償金,其中包括一次性付款和運營特許權使用費。業內認爲,動力電池領域之所以存在紛爭,是因爲這一領域存在巨大的市場利益。

儘管寧德時代當前在國內市場份額仍佔據半壁江山,但國內其它動力電池企業也在不斷擴產。“從每月的裝機數據來看,訂單還是不斷在向頭部企業集中。現在有能力擴產的企業,基本上是裝機量前10的企業。而由於車企新能源車型的不斷增多,且多數車企實行供應商多元化策略,未來二三線電池品牌會有更多機會進入不同車企供應鏈,向第一或第二梯隊邁進;目前的新能源汽車保有量還不高,隨着保有量的提升,動力電池行業競爭格局也會出現變化。”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秘書長、電池百人理事長清教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另一方面,作爲電動車的核心零部件,電池的安全性十分重要。日前,長城、奇瑞召回部分電動汽車,有消息稱電池供應商是寧德時代,寧德時代當即否認,隨後孚能科技發公告稱,長城汽車旗下歐拉上週五召回的1.6萬輛IQ電動車是由其提供的電池模組,召回的原因主要系召回車輛搭載的BMS軟件控制策略與動力電池存在匹配差異,BMS非本公司產品及供應。對於動力電池安全性問題,近年來,車企與供應商“扯皮”事件經常發生。此前,威馬汽車也因新能源汽車發生爆炸而將矛頭指向供應商中興高能。不過在威馬汽車發生的四件起火事件中,中興高能只承認其中兩起與自己有關。

“安全問題現在確實扯不清,也找不到好的辦法來釐清責任,所以現在整車廠希望電池廠提供有安全保障的半固態電池芯,這樣,再出問題就是整車廠自己的事。但是電池廠普遍不願意,因爲短期內會增加設備改造成本,同時,生產效率也可能受影響。”前述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