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明:讓每次“突破”都在“情理之中”

掃碼觀看視頻

我是東京奧運會男子三級跳遠亞軍朱亞明,在東京奧運會上,我跳出17米57,取得了一枚對我、對中國田徑都很寶貴銀牌,因爲它不僅刷新了我的個人最好成績,也創造了中國三級跳遠動員在奧運會賽場上的歷史最佳戰績

實際上,6年前,我還只是一個三級跳遠的入門級選手,因此,我拿到這枚銀牌,一開始多少有些意外之喜,但回溯過去每個日夜,我很清楚,這次突破應該在情理之中。

我在高中才接觸體育,當時還不知道三級跳遠是什麼,只是日常訓練中,有立定三級跳遠。一次我和隊友較量,我跳不過他,便趁其不備加了兩步助跑,結果輕鬆贏了他,這個小動作正好被體育老師馬仁良看到,我本以爲會被他教訓,結果他認真地建議我:“朱亞明你專項就選三級跳吧,回去你先上網查一查視頻跟着練。”

就這樣,我走上了三級跳遠專項訓練的道路,高考體育考試,我的專項不負衆望,以14米35的成績成功拿到滿分,順利地考入瀋陽體育學院。那時,我幻想大學畢業後成爲一名體育老師,每天帶孩子們在操場上跑跑跳跳,這樣安穩的生活應該很快樂。

但一次校運會,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作爲新生,我被動員參賽,結果出人意料,我拿了冠軍並打破了傳說中瀋陽體育學院塵封了20多年的校紀錄,15米35的成績還達到了國家一級運動員的水平。

此後,不斷有人說我天賦異稟,可以走專業運動員的道路。可當時我想,我都虛歲22了,怎麼還能當專業運動員,人家運動員都是從小開始勤學苦練的,我現在纔開始,練不了多久就到退役的年齡了。

但肯定的聲音越來越多,我心底最原始的願望浮出水面,試問有哪個體育生不曾幻想自己能站上國際賽場,爲國爭光呢?以前的我只是不敢正視這種念想。

我進入到瀋陽體育學院競技體校,註冊成爲田徑運動員,果然,在專業的訓練體系下,經過半年多的訓練,我的成績來到了15米97,眼見馬上就突破16米了,2014年的冬天我練得格外努力,幻想着一年後的室內賽季,可以取得質的飛躍。

可現實殘酷。2015年的比賽中,我表現糟糕,成績從15米97不漲反跌,只能跳出15米20、15米30,當時,全國可以跳這個成績的選手一抓一大把。室內賽的連續失利,令我收到了競技體校的最後通碟教練覺得我不適合競技體育,讓我回去好好讀書,爭取順利畢業,找個安穩的工作。

教練傳達通知時,我哭了,淚水裡包含着訓練時的苦與累,更包含着不甘。我覺得我可以,我還有很大的潛力沒有被挖掘,我想去省隊接受更好的訓練。

這是孤注一擲的決定,因爲這意味着我要放棄學業。父親建議我讀完大學再去,畢竟已經大三了,現在放棄很可惜,但在我看來,競技體育足夠殘酷,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此時,我無法從老師和同學那兒得到更好的意見,因爲這是有關我人生的大事,誰都不敢冒風險,我很清楚,自己的人生只能自己負責,我謹慎地分析着利弊,但心底的聲音告訴我,追夢至此,如果放棄,我將會留下一輩子的遺憾。

理智夢想的博弈中,夢想勝利了。但去哪個省訓練比較好?田徑場上的前輩告訴我,挨個兒去試,哪兒願意留你,你就在哪兒開始追夢吧。就這樣,我進入了遼寧隊,開始接觸更加專業的訓練,在這裡,我見到了設施更加全面的體能館,很多器械我都沒見過,我把自己當成一塊海綿,瘋狂地吸取各方面的知識,我很清楚,自己從事專業體育時間較短,底子薄、體能差,所以每次訓練結束後我都去加練,結果,每一步積累都起到了作用,經過10個月的訓練,我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個全國田徑錦標賽冠軍,成績爲16米97。

拿到成績後,身邊的朋友告誡我:“不要飄了,要繼續努力。”我踏踏實實地按照他們所期望的去做,訓練依然刻苦,訓練結束後仍舊去體能館加練。

2017年天津全運會,接受專業訓練不到兩年,我直接跳出了17米23,雖然最終未能奪冠,但國內賽場,我已經逐漸有了自己的位置,遺憾的是,當時成績還不夠穩定,很多專業的國際賽事不會邀請我,我也沒有和國際高手競技的舞臺。不過,2019年開始,中國田協專門爲我爭取了參賽機會,我在與國際選手的較量中琢磨自己的優勢和差距、修改自己的技術動作,直到在國際田聯世界挑戰賽芬蘭站上,我跳出17米36的成績奪得冠軍,纔得到國際田聯的認可,他們開始主動邀請我去參加高級別賽事。

此後,我不斷成長,直至站到東京奧運會的舞臺上並創造歷史。說實話,這個結果讓我也覺得突然,感覺自己能進前三時,我心裡還想了一下,隊裡不會沒帶國旗吧。但事後總結,我能從一名奧運會“新兵”躍進中國田徑的歷史,一定是我平時的努力和堅持起了作用,我還得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我還值得更多閃耀的賽場,我期待在這個領域,去世界上與高手對抗,去展現中國田徑的力量,讓以歐美選手爲主流的田徑賽場上有更多中國選手,證明我們不比別人差什麼。東京奧運會,只是我的新起點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21年11月30日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