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機撼動德式信念

德國之翼墜機事件德國人民震驚與哀慟,同時亦撼動德國對精準信念,這個講究秩序、保護隱私的社會系統是否已出現問題

■In a society that prizes process, did the system lack the ability to spot warning signs that could have stopped Mr. Lubitz before he flew a jetliner into a mountainside, killing himself and 149 others?

即便在發生如惡夢般的德國之翼墜機事件後,曾擔任過機師漢莎航空(Lufthansa)執行長史波(Carsten Spohr)仍深信,現年27歲的副機師魯比茲(Andreas Lubitz)「百分之百」適合飛行。

魯比茲接受過備受尊崇的漢莎訓練系統,史波形容此爲全球最頂尖的訓練系統之一,並且符合駕駛商業飛機的所有條件。

然而,當調查小組讀取黑盒子內容後發現驚人的真相:魯比茲蓄意摧毀飛機,將機長鎖在駕駛艙外,讓飛機加速撞山,已撼動德國人引以爲傲的精準態度。

1990年東西德統一後,這個國家近幾年來成爲歐洲的經濟強權。德國人以追求卓越自豪,國內無數整潔的城鎮,都反映德國人守秩序、有規範及技術頂尖的形象。

如今,在美麗小鎮出生長大的魯比茲,卻做出舉世震驚的自殺墜機行爲,葬送機上150條人命,顛覆德國井然有序的世界。

心理測驗 測不出心病

法蘭克福廣訊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報導指出,「沒有人會想到敵人就坐在駕駛艙內。漢莎航空曾強調,平均每四個人只有一個人能通過該公司招考的心理測驗,大家也相信應該沒問題。」

儘管史波形容副駕駛的恐怖行徑特例,可能也是無法阻止的災難。但隨着魯比茲的精神狀況與病史逐一攤在陽光下,也令外界質疑,對於以追求秩序的德國社會來說,此悲劇是否意味精準的系統已出現問題,以至於無法在釀成大禍之前發出警告、阻止150人喪生的災難?此外,德國人對保護隱私權的強烈堅持,是否反而容許人類糟糕行爲的發生?

德國「時代週報」(Die Zeit)記者在魯比茲家鄉蒙塔鮑爾(Montabaur)發文指出,當地居民對於打探消息的人抱持敵意,不過他亦認爲,這個小鎮如何能瞭解造成149人死亡的人?對於已住過杜塞朵夫等其他地方的人,他的朋友、鄰居、俱樂部成員又能真正瞭解什麼?

德國人 不易分享情緒

德國人重視隱私權的程度高過大多數歐洲國家。這裡的人沒有美國人或安格魯薩克遜人常見的特質直覺地衝向麥克風大聲地分享悲傷或喜悅。

德國人強烈捍衛隱私其來有自,歸因於納粹共產統治時期政府對人民的監視,令德國人日後對隱私議題格外敏感,這也是爲何2013年美國國安局承包商僱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揭露德國等歐洲國家數百萬人遭美國情報單位監視時,引起德國人強烈反彈的原因。

從此次墜機事件即可看出德國人對保護隱私的堅持,就連死者病歷資料亦不透露。當媒體詢問史波,魯比茲爲何曾有數月中斷訓練,當時史波表示,就算此人已過世,但醫療紀錄仍爲保密,甚至他身爲漢莎航空主管,也無法取得。

在杜塞朵夫以北的哈爾滕(Haltern am See)小鎮,近期成爲媒體追逐焦點,因當地高中在這次空難失去16名學生和2名教師,但學生們卻鮮少對記者透露消息。學生甚至在臉書(Facebook)呼籲大家不要透露太多。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