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日相野田 自比不起眼泥鰍

近五年日本首相在位表

日本準首相野田爲人誠信、謙恭,他廿九日在競選演說時把自己比喻成沒有亮麗外表泥鰍。他說,泥鰍有泥鰍的特色無法變成金魚,因此他上臺支持率不會馬上提升,因此也不會解散國會。不過,他將全心全意地讓日本向前進,貫徹泥鰍政治

五十四歲的野田(見圖,路透畢業早稻田大學政經學部政治系,是「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創辦的「松下政經塾」的第一期生,一九八八年以廿九歲之齡當選千葉縣議員,其後當選過五屆衆議員,曾任黨國會對策委員長財務大臣,在民主黨內是年輕議員的領袖

野田說,他出身自貧困家庭父母都是農家子弟父親是自衛官,可能因爲這樣,雖然他的選區市區,但外表看起來就不像是個「city boy」。

他從小是個害羞的文學少年,喜歡看司馬太郎等人的時代小說,他認爲政治需要夢想壯志人情,現在可能因缺乏這些,大家纔會對政治感到不安。

原在選舉中居劣勢的野田獲勝的關鍵除了人脈之外,應是驚人的演說煽動力。野田廿九日的競選演說打動了許多議員的心。他說,剛從政時既沒地盤也沒招牌,全靠每天上街頭向每位選民拜票演說。

一九九三年首度當選衆議員的野田說,落選是他從政的原點,他過去在沒有黨派支援下,一天十三小時拿着擴音器站在街頭演說,痛苦的落選經驗讓他了解每一票的重要性。處於低潮時在讀書會上聽到「牽牛花爲何在早晨綻放,因爲它需要夜晚的黑暗和冷峻,有了黑暗才能感受到光芒,冷過纔會感到溫暖。」這句話讓他受用無窮。

野田去年六月被菅直人內閣延攬入閣,他認同菅直人的財政稅制改革,也主張調漲消費稅等。這次雖因提出增稅而對選情造成打擊,但最後仍堅持自己的主張,不爲外界批判所動,與海江田的搖擺不定形成對比。

外交方面,野田與前原一樣被視爲強硬派,他曾公開表示,被合祀在靖國神社裡的甲級戰犯並非戰犯。他表態參選後,被問及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時曾說,那該由當上首相的人去判斷,接下來對中關係和靖國神社問題可能會成爲他的頭痛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