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徐宗懋》民選獨裁路線圖的終站

英文總統獲得800萬高票連任。(圖/黃耀徵攝)

罷韓案成功時,國民黨內極度不安,不少人說高雄民衆果然「強烈不滿」韓國瑜去選總統,「九二共識」受到選民反對等等,於是政策進一步萎縮。過去自發性的罷免活動都沒有成功的例子,爲什麼?組織、動員集會宣傳等都需要花錢,一般人要上班養家過段時間就沒精神了,場面迅速冷淡,最後無疾而終。

罷韓活動卻非如此,長達一年多的時間,維持固定編制,印傳單、做旗幟、做看板、召開集會,越做越大,要什麼就有什麼,主事團隊不需要幹活餬口?這麼龐大的經費從何而來?不少高雄市民對韓市長不高興是事實,但要把「不高興」升高到「仇恨」,則需要密集強大的仇恨宣傳,包括無止盡的網路抹黑和耳語傳播,這些都要動用資源人力。所以,罷韓並非一般自發性的罷免,而是執政集團動用無限人力和資源的政治毀滅行動,最後甚至由中選會主委出面打包票,事成後蔡政府美其名爲「民主的深化」。韓市長是被以民主爲名的獨裁手段做掉的。

民主有堅定不移的政治道德運作準則,選民投票的結果不必然就代表「民主」。最具體的例子就是希特勒,這位狂人就是以人民直接投票的方式走向絕對權力的高峰,並宣傳他所做的一切代表人民的選擇和意志。當納粹先鋒隊砸破猶太人商店當衆強迫猶太人掛上自我羞辱的狗牌時,德國人投票給他們;當希特勒逮捕所有反對黨,並通過法律明定反對黨都屬非法時,德國人仍投票支持他。德國並非低教育、低生產力的國家,人民卻一再把票投給目無法紀的政黨和領袖。可見在面對外部威脅屈辱,內部混亂凋蔽時,只要希特勒能強勢對抗外在壓迫,重建德國人的尊嚴,讓大多數人可以正常生活,德國人就選擇忽視他的胡作非爲,甚至視爲強人魅力,最後爲人類帶來空前的浩劫。

所以,近代史上早已存在一套「民選獨裁路線圖」,就是在外在壓力下,採取強硬的對外政策,對內鎮壓反對者,提供百姓穩定的社會秩序,即使不擇手段,如踐踏法律、壓制和收買媒體、揮霍國庫、煽動仇恨等等,人民依舊會投票支持,獨裁者施暴不僅可以得到獎賞,還可以套上「民主」的外衣。到今天,這套路線圖依然適用。

這正是前年中香港「反送中」帶給臺灣人民空前的危機和恐懼感之後,蔡政府所走上的一條路,當她越喊一句民主時,就表示又幹了一件獨裁的事,而且還很有自信地從民衆下次的投票中獲得獎賞。隨着北京加緊對香港的控制,蔡政府仍然藉此繼續在路線圖上持續前進,無人可擋。儘管如此,這條路也不是無限的,仍然存在着基本的臨界點。亦即,在臺灣有兩個致命的弱點,最後會拖垮根本的權力架構

其一,對抗或主動挑釁外力,必須是有真實的力量。蔡政府目前只是在美國背後裝模作樣,一旦逼近攤牌邊緣,會顯露實力真相,幻覺將瞬間破滅,政府會立刻喪失民衆信賴

其二,所有獨裁集團多少都有一些內部的清規戒律,蔡政府並非如此,不僅「升官發財」者衆,「不升官也發財」者更無處不在,藉用壟斷大筆政府標案大肆蒐括。這些醜聞將一個個爆發,加上民衆生活水準走下坡,最後勢將造成民心全面反彈。就跟所有事情一樣,民選獨裁路線圖也有終站,而且往往在沒注意的情況下,就已經到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