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養老服務中的青年人

翟浩霖護理員進行老年人良肢位擺放技能培訓胡才玉攝/光明圖片

李燕工作中。楊宇攝/光明圖片

【到新時代新天地中去·青年就業之養老護理員

全國第一代獨生子女的父母已陸續進入中高齡,這是我國養老服務面臨的一個現實

然而,談及養老護理員這一職業,許多人依然難以消除刻板印象:“照顧老人日常起居的事兒,誰家孩子專門去學這個”“又苦又累,年輕人幹這個有啥前途”……

事實上,這些印象早已過時——如今,養老服務不再侷限於日常看護、生活照料,而是對老年人“身、心、靈、社”的全面關懷。年輕的、具有專業知識背景的社會工作者,無疑是實現養老服務新內涵的重要支撐隊伍。

養老服務,缺不缺年輕人?缺!

據不完全統計,現今高校社工專業的學生,未來在本領域就業、實現“專業對口”的僅爲15%左右,其中從事老年社工崗位的學生比例更低。

年輕人從事養老服務,有沒有前途?有!

隨着人口老齡化逐漸加劇,養老護理行業和爲老服務市場呈現出巨大的需求和發展潛力。當前,即便外界不理解有之、不看好有之,不少志存高遠的年輕人依然選擇投身養老社會工作,從事養老護理員職業。他們用親身嘗試消弭誤解,在創新中磨礪,在堅守中成長,等待在養老這片藍海中揚帆。首屆全國養老護理職業技能大賽上,參賽者平均年齡29歲,大多是90後甚至是95後,半數具有本科及以上學歷。

這些養老服務中的年輕人用腳踏實地的探索告訴大家——少有人走的路,恰是一條“景觀大道”。

憑藉良好的專業素養,年輕人正“冒尖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作爲養老服務人才隊伍的重要力量,老年社會工作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是緊缺人才。

12年前從護理專業畢業時,和李麗珠一樣選擇進入養老行業的同學並不多,而她入職了廈門一家養老院,如今是一名高級技師。曾有家屬問她:“你這麼年輕,做這工作家人同意嗎?”李麗珠笑而不語,卻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工作幹好,用行動打消身邊人的疑慮。

做這一行,細心負責很重要,而年輕的李麗珠善於在此基礎上,嘗試改進方法、總結經驗

防止臥牀老人生壓瘡是護理的重點。“曾有一位奶奶入住時,因家人不懂護理,全身有大大小小9處壓瘡。入住時,家屬只希望減輕老人的痛苦,我們卻希望做得更多。”李麗珠回憶,她和同伴每天花3個小時給老人換藥,對皮膚接觸易出汗的部位放置無菌紗布、確保清潔乾燥,飲食增加蛋奶量保證營養,勤翻身、注重良肢體位擺放。

6個月後,老人傷口竟然痊癒了!“家屬握着我的手一直感謝,誇讚我們,說把老人交給我們很放心。”李麗珠十分欣慰。

此後,李麗珠還總結了一套適合認知障礙和無意識老人口腔清潔的經驗,使老人吞嚥功能得到很大提升。也正是憑藉精益求精、大膽創新的勁頭,她獲得了“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傷口案例比賽一等獎

隨着社會發展,老年人及其家庭的養老服務需求不再侷限於看護照料,而是產生了更多、更高層面的需求,從業者的專業性顯得尤爲重要。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有200多所院校開設了養老服務與管理專業,逐步構建了從技工院校、中職學校、高職學校到本科學校立體化的專業教育體系。同時,從國家到地方,通過以賽促學、以賽促訓、以賽促評、以賽促建,激發了廣大養老護理員“學技術、練本領、比技能”熱潮。僅在2021年,就有454場區域賽、32場省級賽、1場全國賽

“其中,年輕人憑藉良好的專業素養開始‘冒尖’。”北京大學醫學網絡教育學院教學研究室原主任劉則楊多次擔任養老護理技能比賽裁判長,她說,專業的養老護理員能根據老人現狀、需求變化,定製個性化照護方案,專業院校畢業的年輕護理員,經過技能實操、應變能力、觀察能力、交流溝通等方面的專業學習,在爲老人開展生活照料、基礎護理、康復護理、心理護理、處理緊急突發事件等方面,普遍表現出較好的實踐應用能力和職業素養。

老少相攜,共處共情

閆福雲從山東大學護理專業畢業時,社會上很多人對養老護理員的認識還停留在過去,她和同學們一樣,選擇去醫院做臨牀護士。三年多的鍛鍊後,她熟悉了阿爾茨海默症、腦出血、顱腦外傷、高血壓、呼吸道感染等老年危重病的護理,掌握了各種搶救儀器的使用。

而此時,她也重新認識了老年人護理的意義和價值。“我主要在呼吸科神經外科工作,住院老人多。我看到家人或保姆在照護上有很多不合理之處,可能會導致老人病情加重。我心裡很着急,如果有專業護理,老人會康復得更快!”她諮詢過業內人士,得知養老服務人才缺口大,以她的專業技能,肯定能有一番作爲。帶着一份熱情,2012年,她來到濟南一家社會福利院

“雖有心理準備,但難免有落差。”第一天上班,閆福雲在臥牀區幫老人更換、刷洗、整理,做的都是最基礎的勞動,她的一身本領似乎“無用武之地”。但很快,這種落差被一件小事抹去。

一天值班,她給一位失智老人餵飯,每次半勺,等完全嚥下再繼續。忽然老人不停地咳嗽。閆福雲憑經驗判斷,老人不是嗆着了,是嗓子有痰。她本能地幫老人翻身叩背,很快痰咳了出來。

“等我忙完後,奶奶拉住我,給我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個蘋果。當時,奶奶目光裡的那種真、那種愛,讓我瞬間堅定了做下去的決心。”閆福雲說。

這幾年,閆福雲從養老護理工作中,對人生價值、生命意義有了更深的認識:“家家有老人、人人都會老。當我老了、疾病纏身時,是否也如爺爺奶奶一般?這種換位思考,也能產生鼓舞我的力量。”

“照護老人,要具備嫺熟的護理技術,更要有滿滿的情懷。用心觀察老人狀態,耐心傾聽老人心聲,以愛心去親近了解老人,才能做好照護工作中的每個細節,也才能切實肩負起照護好老人的職責。”西安交大第二附屬醫院護理部原主任朱雲霞說,現在的年輕人不少是“421”結構家庭里長大的,跟家裡老人感情很深。很多年輕人發自內心,能把對家裡老人的愛,傾注到日常工作中,跟老人建立起親人般的感情。

少有人走的路,同樣是景觀大道

“規範的評估有助於得出更準確的評估結果,從而爲後續干預措施的制定提供科學依據。針對課前大家提交的視頻,我們就從老年人的人文關懷入手,看如何展開評估……”今年9月,在保險職業學院的課堂上,翟浩霖爲學生講授“老年人日常活動能力評估”課程。這個長相甜美、充滿朝氣的90後女孩,是長沙市第二福利院的養老護理員、護理管家,同時也是保險職業學院智慧健康養老服務與管理專業的企業兼職講師。

翟浩霖大學主修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2019年畢業後,選擇了養老護理員職業。起初,家人的反對、現實與預期的差距,也讓她打過退堂鼓。但在帶教老師的鼓勵下她堅持了下來。

“充滿愛心、帶着韌勁”,是同事們對翟浩霖的評價。工作不到三年,翟浩霖不斷打磨專業護理技能,總結積累實踐經驗,陸續獲得養老護理職業技能市賽省賽、國賽一等獎,以及長沙市五一勞動獎章、湖南省技術能手、全國技術能手等榮譽

如今,20多歲的翟浩霖已是湖南養老護理行業小有名氣的專家。2022年8月,在民政部社會福利中心徵集養老服務人才培訓優秀課件時,翟浩霖提交了“老年人軀體平衡能力評估”的視頻課件,她還在籌劃錄製一系列專業化、精細化的短視頻,“希望能讓更多的護理員以及老人家屬,在閒暇看手機時花一兩分鐘也可以學到照護小技巧”。

“近年來,養老服務人才隊伍建設的推進,有效提升了養老護理員的職業榮譽感和社會認同度。”民政部社會福利中心調研宣傳部負責人趙潔說,這幾年,各地出臺了一系列養老護理人才優惠政策、獎補措施。從國家到地方,晉升通道暢通,科班出身的年輕人專業技能得到認可,社會榮譽讓他們在不長的從業經歷中,看到了自身價值。尤其是,當身邊同齡人還在爲前途作選擇時,他們已在行業裡脫穎而出,甚至能清晰地看到未來自己要走的路。

(本報記者 王夢敏

(本期選題支持:任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