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空間站建造母港文昌航天發射場:航天圓夢正當時

“5、4、3、2、1!點火!”

2022年10月31日,文昌航天發射場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託舉夢天實驗艙一飛沖天。3天后,夢天實驗艙順利轉位,中國空間站“T”字基本構型在軌組裝完成。中華民族流傳千年的“天宮夢想,從神話一步步變成現實

建造空間站、建成國家太空實驗室,是實現我國載人航天工程“三步走”戰略的重要目標,是建設科技強國、航天強國的重要引領性工程。從天和核心艙飛向蒼穹那一刻起,不到2年時間,文昌發射場順利將空間站3個艙段與4艘天舟飛船送入太空,爲中國空間站的建造作出重要貢獻。文昌航天發射場,因此被稱爲“中國空間站建造母港”。

神舟十五號載人飛行任務實施在即,值此之際,讓我們跟隨記者的腳步,一同探尋文昌航天人建造“太空家園”的幕後故事。

“一定要讓中國空間站早日建成”

海水拍打着礁石,捲起浪花朵朵。

海南島東部,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坐落於此。2021年4月,廖國瑞同事們迎來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空間站天和核心艙將從這裡發射升空

發射前,身爲01指揮員的廖國瑞異常忙碌。這次發射任務,他需要統籌調動20多個分系統共計200多個崗位精準發出近千條指令,容不得半點疏忽失誤。

作爲空間站首個發射艙段,天和核心艙將作爲空間站的管理和控制中心,成爲航天員在“太空家園”工作和生活頻率最高的地方。這次任務,是廖國瑞作爲01指揮員的“首秀”,也是中國載人航天“三步走”戰略第三步的“首秀”。

1992年9月21日,黨中央確立中國載人航天“三步走”發展戰略。

――第一步,發射載人飛船,建成初步配套的試驗性載人飛船工程,開展空間應用實驗;

――第二步,突破航天員出艙活動技術、空間飛行器交會對接技術,發射空間實驗室,解決有一定規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間應用問題;

――第三步,建造空間站,解決有較大規模的、長期有人照料的空間應用問題。

爲了完成這個遠大目標,一代代中華兒女仰望星空,將個人夢想融進祖國航天事業。如今,這“三步走”發展戰略的關鍵一環,牽繫於廖國瑞和同事們手中。

此次任務是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的第二次發射,發射的又是空間站核心艙。任務特殊,意義重大。文昌航天人感到巨大的壓力。

夜色中,一間間辦公室和機房被通明的燈火點亮。那段時間,發射場的工作人員連續奮戰、堅守崗位。“沒有人叫苦叫累,大家都懷着一個共同信念:一定要讓中國空間站早日建成!”廖國瑞說。

歷史將銘記這一天。

2021年4月29日,椰林掩映中,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靜靜矗立於發射塔架,等待着那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來。

在廖國瑞清晰的口令聲中,火箭託載着空間站天和核心艙飛向太空,中國空間站在軌組裝建造從此正式拉開大幕。

2021年5月29日,天舟二號貨運飛船在文昌發射場點火升空。不久,中國航天員進入天和核心艙,首次進駐中國人自己的“太空家園”。

在這片美麗的海濱,在文昌航天人的合力託舉下,中國人的“天宮”夢想一步步變成現實――

2022年7月24日,問天實驗艙一飛沖天,中國空間站建設邁出重要一步;10月31日,夢天實驗艙成功發射;11月3日,夢天實驗艙在軌完成與天和核心艙、問天實驗艙組合體的組裝,形成“T”字基本構型。

在一代代航天人的接續奮鬥、砥礪前行中,建成國家太空實驗室、全面實現“三步走”戰略的歷史時刻,如今已近在眼前。

質量就是生命,質量就是勝算

在文昌發射場,從總裝測試廠房到發射塔架,有一段直線距離約3公里的轉運軌道。軌道一側,“嚴肅認真、周到細緻、穩妥可靠、萬無一失”16個紅色大字格外鮮豔。火箭垂直轉運時,每當行進到“穩”字旁邊,發射場的工作人員都會爲其拍下一張“合影”,寓意着“發射任務穩了!”

短短16個字,見證了一枚枚火箭飛向太空、築夢“天宮”的腳步,也蘊含着文昌航天人圓滿完成空間站建造任務的制勝密碼。

2022年,是控制系統指揮員尹景波印象深刻的一年。

8月盛夏,驕陽似火。文昌發射場的航天人剛剛完成問天實驗艙任務,就馬不停蹄地投入到夢天實驗艙任務準備中。

“問天實驗艙任務完成得十分出色,實現了‘零窗口’發射,爲我們積累了經驗、打下了基礎。因此,夢天實驗艙發射任務也提出‘零窗口’發射目標――火箭發射時間和預定點火時間偏差不超過1秒。”尹景波回憶。

爲了確保“零窗口”點火,從火箭到場第一天起,尹景波帶領團隊反覆細化射前流程,將相關程序精確到分鐘,發射前10分鐘工作甚至精確到秒。“我們要確保發射前每一項操作都精細,每一個節點都精準。”尹景波說。

10月31日15時37分,尹景波分秒不差準時按下點火按鈕。在震徹大地的轟鳴中,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託舉夢天實驗艙順利升空。

整個空間站建造過程,文昌發射場一直貫徹着嚴格的質量標準。

2021年5月19日深夜,原定幾個小時後發射的天舟二號貨運飛船,因長征七號火箭某系統參數異常,不得不延遲發射。

爲了趕上第二天的發射窗口,文昌航天人一邊排查故障,一邊進行加註。經過一個日夜的連續奮戰,他們終於鎖定火箭的故障位置。然而,那時已經來不及處理故障,發射再度推遲。

兩度推遲發射,意味着已經加註的低溫推進劑必須兩次泄回。爲此,文昌航天人不眠不休,堅守崗位70多個小時,最終成功完成低溫推進劑泄回。5月29日,他們奪得了天舟二號發射任務的勝利

“航天事業技術複雜、系統龐大,每一次任務都不是以往任務的簡單重複。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失誤,任何一項工作出現紕漏,任何一個零部件出現故障,都可能導致整個任務的失敗。”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副主任毛萬標感慨:“因此,每次任務準備階段,我們都會採取最嚴的標準,堅決做到不帶隱患發射、不帶問題上天。”

質量就是生命,質量就是勝算。對於文昌發射場所有人來說,“精心準備、精心組織、精心實施”的口號不僅懸掛在發射場的顯著位置,更深深烙進每個人心中。

2004年,文昌航天發射場所在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率先引進ISO9001標準,全面推行質量管理體系認證;2009年,中心在質量管理體系基礎上,構建質量、環境和職業健康安全一體化管理體系;2021年,中心大力推進新時代裝備質量管理體系試點工作……

通過這一系列舉措,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實現了建設進度提速、建設過程規範、裝備質量受控和無重大質量事故成果,也爲空間站階段一次次發射任務勝利,提供了強勁支撐。

“不能只滿足於成功,要實現又快又好的高質量成功”

“各號注意,30分鐘準備!”

2022年7月24日,隨着01指揮員廖國瑞一聲令下,發射場氮氣氣源庫操作手黃騰達迅速把設備切換爲遠程控制模式。他撤離工作崗位後,餘下的工作即刻交由數公里外的工作人員接手。

這是問天實驗艙任務中的尋常一幕,也是文昌發射場近年來科技創新的縮影。

在這座高度信息化、自動化的年輕發射場裡,科技創新成果不僅使燃料加註更加安全,也讓“天宮”建造之路愈發行穩致遠。

2021年9月20日,在歡呼聲中,長征七號遙四運載火箭搭載天舟三號貨運飛船發射升空。

天舟三號任務圓滿成功,驗證了文昌發射場測試發射模式的穩定可靠。然而,面臨越來越高的航天發射密度,現有的測試發射模式還能經受住考驗嗎?

“我們達成共識:不能只滿足於成功,要實現又快又好的高質量成功。”天舟貨運飛船發射任務01指揮員王宇亮說。

面對未知的挑戰,創新突破,迫在眉睫。天舟三號升空不久,文昌航天人馬上投入到新一輪研究中。

“我們一次次開展專項討論,分析了20多項耦合性因素,識別了30多個風險,進行了20多次桌面推演和綜合演練。”王宇亮介紹。憑着這股拼勁,他們將長征七號遙五運載火箭的測試發射週期縮短了四分之一,射前加註流程減少了四分之一。天舟四號任務中,測試發射週期較天舟三號大大縮減,僅耗時27天。

在浩瀚太空完成交會對接就像“穿針引線”,但凡時間有一絲誤差,都可能讓對接的兩個航天器失之交臂,不得不耗費很大代價調整軌道。這要求運載火箭做到“零窗口”發射。

“空間站建造歷次發射任務,我們都瞄準‘窄窗口’,力爭‘零窗口’。雖然已經圓滿完成多次重大發射任務,但對我們而言,這仍是一項艱鉅的考驗。”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總工程師鍾文安說。

爲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們不斷增強科技創新水平,提升航天測試發射能力。發射場測試發射流程持續迭代優化,形成了新一代運載火箭扁平化組織指揮體系架構,測試發射的信息化、集約化不斷提高,設備設施的穩定性、適應性不斷增強。

2022年,在問天實驗艙、夢天實驗艙、天舟五號3次航天發射任務中,文昌發射場接連實現“零窗口”發射。

“上午下單發貨,中午就簽收。”11月12日,天舟五號貨運飛船出征。從發射到成功對接空間站組合體,天舟五號僅用2小時,創造了人類航天器最快交會對接紀錄。

發射場建成以來,一項項科研成果見證着文昌航天人追尋科技創新的腳步:

攻克低溫推進劑大流量加註、煤油液氮降溫等關鍵技術;解決中大型液體火箭並行測試發射、設施設備適應“高溫高溼高鹽霧”環境等現實難題……

近年來,文昌發射場一年發射火箭從3到4枚提升至6到8枚,發射火箭型號從2型拓展到6型,縮短了火箭測試發射週期。目前,發射場形成了新一代大推力運載火箭高密度發射能力,實現了我國近地軌道運載能力從10噸到25噸、地球同步軌道運載能力從5.5噸到14噸的巨大飛躍,大幅提升了我國進入太空的能力。

讓個人夢想與祖國的事業緊密相連

時間撥回2020年5月5日。

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在文昌航天發射場點火升空,順利完成首飛。

船箭分離那一瞬間,測試發射指揮大廳內,作爲01指揮員的胡旭東心中激動不已。

2003年,胡旭東從東南大學畢業,主動申請到航天發射一線工作。昔日在西昌發射場,他憑藉“排故能手”的稱號聲名遠揚。

來到文昌發射場,胡旭東先後擔任長征五號遙一、長征五號遙二、長征五號B遙一運載火箭及嫦娥五號等多項“國字號”任務的01指揮員。多年輾轉於重大航天發射任務一線,他一步步成長爲發射場上一顆耀眼的“明星”。

與胡旭東相似,廖國瑞和王宇亮的航天生涯也與“01”這個身份緊密相連。

空間站任務階段,廖國瑞負責築建“天宮”。他先後擔任天和核心艙、問天實驗艙、夢天實驗艙發射任務的01指揮員,爲中國空間站“T”字基本構型的組裝搭建作出重要貢獻。

王宇亮則負責爲“天宮”送貨,擔任天舟貨運飛船發射任務的“專用”01指揮員。他帶領團隊確保了從天舟二號到天舟五號歷次發射任務成功,按時、精準地將物資投送到太空。

“能在短時間內成長進步,離不開組織的培養,更離不開建造空間站這一時代賦予的舞臺。”廖國瑞感慨。

文昌發射場承擔了探月工程、行星探測、空間站建設等“國字號”航天工程的重大任務,也爲許許多多獻身於航天事業的青年航天人提供了施展才幹、實現夢想的寬廣舞臺。

在矢志航天的追夢之旅中,這裡涌現出一批又一批正當青春的年輕面孔――

作爲發射場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女性分系統指揮員,95后土家族女孩周承鈺被媒體稱讚“大姐不大,本事不小”,衆多網友親切地稱她爲“火箭少女”;

耗時7年,歷經數十個崗位歷練,控制系統指揮員劉巾傑成爲發射場第一個女性“金手指”,在問天實驗艙發射任務中驚豔亮相……

這是一個年輕有爲的團隊。翻開資料,一個個令人驚歎的數字躍然紙上:平均年齡33.1歲,其中博士學歷佔比3.4%,碩士學歷佔比32.6%。

“我們能圓滿完成空間站建造的歷史重任,一個重要法寶就是相信青年科技人才、重用青年科技人才,在重大航天發射任務一線培養鍛鍊青年人才,爲他們的成長搭臺鋪路。”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人力資源部主任趙新介紹。

近年來,在人才強國戰略指引下,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建成航天發射場可靠性技術重點實驗室,建立了博士後科研工作站,與知名高校開展科研協同創新攻關。他們組建了以“車著明創新團隊”爲代表的11支科技創新團隊和15個技能革新攻關班組,與22家國內一流大學、科研院所簽訂了聯合人才培養協議。

發射場一線崗位上,出現了越來越多名牌大學畢業生的身影: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伴隨着一枚枚長征火箭點火升空,許許多多青年科技人才毅然投身於這片航天事業的沃土,讓個人夢想與祖國的事業緊密相連,讓青春在浩瀚太空綻放出絢麗之花。

文昌的海天之間,一羣年輕的航天人在這座同樣年輕的發射場上,燃燒自己的青春歲月,在一項項重大航天發射任務中茁壯成長。

接過前人的火炬,在建設航天強國的偉大征程上,一代代中國航天人接力前行,奔向更遙遠的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