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滿隴桂雨中

新冠肺炎疫情,幾次想去滿隴桂雨賞桂卻始終都未能成行。去年夏末臨回美國前,朋友們都說,你來得正是時候。我們帶你去桂花。被朋友們渲染得香氣四溢的桂花曾經不止一次出現在我的夢中。

眼看又到了秋風送爽的時節,我幾經輾轉,終於到達杭州西湖湖畔的滿隴桂雨

在一個豔陽初照的早晨,我們驅車沿西湖而行,直奔滿隴桂雨而去。一路上,西湖名勝一個接一個地從眼前閃過。朋友們說,時間充裕,完全可以先下去看一看。我說,建築景觀隨時都可以來看。花木就不同了。花開一季,草木一秋,時不我待呀。說話之間,隱於薄霧中的南山漸漸清晰起來,一陣陣飄忽不定的暗香在不知不覺中潛襲而來。還沒有見到桂花,已經聞到四處瀰漫的香氣了。我沒有見過桂花,完全想象不出桂花的樣子。即便憑藉那些已經背得爛熟於心的歌詠桂花的詩句,也全然描繪不出桂花的容貌

漸漸地,青翠如黛的南山煙霞嶺就橫亙在眼前。車到南山腳下停穩,我第一個下了車。沿山坡小路拾級迤邐而上,一棵棵桂樹呈現在眼前。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從花間釋放出來的花香已經令我有了幾分的醉意。亮綠色橢圓形葉子呈對狀生長,簇生的花序葉腋之中鑽出,米粒般大小的桂花由5個管狀花瓣聯合組成。就是這些精靈般的小小花朵竟然釋放出讓人如醉如癡的芬芳,真是令人不可思議,又妙不可言。這時,我突然想起了宋代洪适的詩句:葉底深藏粟蕊黃。當我倒退幾步再看眼前的桂花,不禁在心裡讚歎洪适對桂花的描繪竟是如此精準。站在桂樹下,我凝神定意,細心捕捉着瀰漫在空氣中的濃郁花香。桂花在開放時,它的芳香清則襲人,濃則遠逸。無論是在近處還是在遠處,都能被它獨有的香馨、被它那帶着絲絲甜蜜的幽香所籠罩,美妙之處使任何語言的形容都變得蒼白無力。聞到那逸雅的幽香時,無人不感到神清氣爽,乃至不能自持。

桂花有迷人花色嗎?顯然沒有;甚至它的樣子也並沒有任何引人之處。它沒有牡丹國色天香雍容華貴,也沒有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潔,更沒有梅花歷經霜雪而不凋謝的傲骨,也不會有水仙凌波超然物外的清逸。那麼,究竟什麼是桂花的迷人之處呢?當然是它揮灑在空氣中經久不散的優雅香氣。桂花的花朵是那麼渺小。可是有誰能小覷它呢?花有花魂。桂花的花魂就是它的花香。當它的花期一到,隱藏在枝葉萬花如繡的小小花朵吐露出迷人芳香,甚至在十里之外都能在它的香氣覆蓋之下。誠如唐代宋之問靈隱寺》一詩所寫: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真個是獨佔三秋壓衆芳啊。忽然之間,一陣輕風吹來,桂樹上撲簌簌地落下一陣桂雨,樹下的土地一瞬間就染上了一層茸茸的金黃色。我因眼前的芳華迷失了路途。這等的好去處又哪裡能尋到呢?於是,我仰臥在這桂花樹下,一任如雨的桂花撒落在我的身上,我在不知不覺中入睡了……

等我醒來時,重新找到上山的小路,悠然回頭,卻見遠遠的山坡上一片片的丹桂花開得正豔,猶如一抹朝霞東邊天際染出一片紅彤彤的顏色

於是,我繼續前行,把自己淹沒在桂花的海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