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私募大幅降倉了!平均倉位不足60%

中國基金報記者 房佩燕

3月份A股輪番大跌,到底私募是怎麼操作的?最新數據出來了:大幅降倉了。

私募降倉超10%

平均倉位不足60%

華潤信託統計,截至3月末,陽光私募股票多頭指數(CREFI)成份基金平均股票倉位爲58.93%,較上月末下降10.18%。

而數據顯示,上一次私募的倉位在6成以下時,是2020年疫情剛爆發之前。

具體而言,股票持倉超過五成的成分基金比例爲67.52%,比2月末下降11.58%。而倉位0-40%的佔比達到26.5%。

而據記者瞭解,的確,不少私募在一季度降低了倉位。最受市場關注的無疑是東方港灣,在陷入空倉傳聞後,公司董事長但斌透露,東方港灣倉位比較低,大概在10%左右。他表示,經過08年與白酒危機之後,在賣出原則裡面加了一條“遇到系統性風險”也會考慮賣出暫避,今年以來烏克蘭危機及之後的衍生風險是聚焦點。當然也包括其它一些思考。但斌所在公司東方港灣投資管理公司方面表示,在俄烏衝突伊始預判市場風險後總體是都做了比較嚴格的風控措施,以風控爲先,謹慎應對市場的大幅波動

承澤資產則在近幾個月的月報中表示對市場持謹慎的態度,組合管理以規避風險爲主,目前依舊如此。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和上市公司年報、一季報的披露,其表示已經積累和篩選了一批下一個階段一旦市場企穩後備選的標的,“枕戈待旦, 伺機而動”是他們目前的策略

當然,也不少私募在一季度保持高倉運行。

和泉資本在剛剛結束的二季度策略會中表示,整體組合保持中高倉位,因爲他們認爲如果在市場偏底部位置過多把倉位降低的操作是不對的;但由於突發性衝擊性強的事件的發生,他們對組合進行了相應的微調。不過其也坦言,在一季度組合框架裡,對一些短期衝擊事件沒有進行足夠的考慮,這是值得反思的。

材料、生物製藥、半導體加倉最大

軟件資本貨物、技術硬件減倉最多

行業配置來看,2022年3月末,私募前三大重倉行業板塊分別爲“材料II”、“食品、飲料與菸草”和“資本貨物”,持有倉位分別達到12.54%、12.01%和10.39%。

從持倉增幅來看,3月末,增幅最大的三個行業爲“材料II”、“製藥、生物科技與生命科學”和“半導體與半導體生產設備”,分別增持0.56%、0.47%和0.42%至12.54%、7.75%和5.93%,減幅最大的三個行業爲“軟件與服務”、“資本貨物”和“技術硬件與設備”,分別減持2.33%、2.32%、1.55%至2.28%、10.39%和5.95%。

私募看後市:當前市場是處於歷史底部區域

展望二季度,清和泉資本投資總監吳俊峰認爲,從ERP的角度來看,當前市場是處於歷史底部區域,這個時候說市場存在巨大的風險我是不認可的。市場未來怎麼走的核心問題在於市場關注的主要矛盾(疫情和穩增長抓手)是否得到逆轉。

首先,在疫情不斷擾動生產、消費、社會生活沒有回到正常狀態情況下,市場沒有中長期邏輯基本面主線,市場的表現是凌亂的,但是隻要疫情影響邊際上發生變化,市場就會有很正面的反應。我們也在觀察和等待,希望得到比較明確的疫情處理方向

其次,穩增長的抓手到底在什麼地方?從剛剛發佈的3月社融數據來看已經好轉,甚至是超預期的,存在的結構問題主要是企業端表現好和居民端表現不好。企業端的中長期的信貸數據是好於預期的;居民端主要是房地產表現,這也可以歸到第一個矛盾上面去,因爲人員不流動、沒有消費場景和消費意願的情況下是無法實現穩增長的。從穩增長的抓手來說,我們需要等待月底的政治局會議做基本的判斷和定調,那個時候哪個方向穩、往哪個方向投可能會看得更清楚;防疫政策也需要密切跟蹤,包括一些代表性城市怎樣恢復供應鏈等問題。

“總體來說,一季度確實有很多負面衝擊是超預期的,在我們過去的策略框架裡沒有過多考慮這種負面衝擊帶來的影響,後面我們也會在投資中考慮得更全面,我們的應對也會更加從容;就市場而言,通過嚴格的測算可以看出當前是處於底部區域,當疫情政策和穩增長抓手兩個核心矛盾有明顯趨勢的話,市場主線也會更加清晰,有望走出低迷的狀態,屆時我們的投資也會更加從容。”他表示。

樂晟在3月份的月報中則認爲,“穩增長”還在繼續發力的過程之中,目前雖然貨幣、財政政策力度還不夠強,地產行業仍在較大幅度的調整之中,但政府工作報告把2022年經濟增長目標定在了5.5%左右,最近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重申了這個目標並強調壓實責任、落細措施。相信政府有能力、有意願實現“穩增長”的目標。其測算,如果想要實現5.5%的增長目標,需要這幾方面的支持:地產投資維持小個位數的增長,即新開工不能出現大幅負增長;出口增長需要維持不錯的景氣度,且中國的全球市場份額不會有明顯下滑。現在看來,政府最終還是選取了需要努力一下才能達成的目標,這說明後續可能會從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多個維度發力來支持經濟的增長。此外,在不發生極端系統性風險的情況下,經歷了幾輪調整後的市場下行空間有限,目前很多成長股的估值性價比優勢已經顯露出來。

眼前的疫情確實給“穩增長”又增加了一重不確定性,但源樂晟認爲,迷霧即將散去。拉長時間來看,相信市場還是跟隨企業的基本面走,快速增長的公司才能不斷創造價值,主要由一些外生變量來影響市場的情況不可長期持續。他們會繼續在波動中積極尋找機會,佈局那些估值風險充分釋放、性價比足夠的優質成長股。

悟空投資則認爲,雖然仍有約束存在,但目前“政策底”已探,“市場底”可期。具體而言,悟空金三角的底層選擇邏輯是景氣爲錨、平衡爲基。景氣度是他們一直錨定的根基,他們不僅關注短期的景氣度,他們同樣重視中長期的景氣度,雖然景氣的評估也有博弈的成分在內,但是業績的支撐和中期成長空間纔是他們決策的關注點;同時,他們在組合構建上也會適當平衡,避免行業的過度集中,增加靈活性。當前階段,他們依舊看好景氣成長行業的投資機會,同時也重視穩增長週期中相關機會的表現,組合結構適當均衡。

穩增長從去年Q4開始就在政策面持續得到確認,但受制於內外部環境,穩增長的兌現度承壓。從他們的歷史覆盤分析來看,穩增長相關行業在穩增長加碼階段會有階段性表現,兌現度的約束帶來的更多是波動,他們持續尋找該方向下存在中長期景氣邏輯的結構,同時也適當加大對短期邊際變化幅度、估值水平等維度的權重。

承澤資產CEO曹雄飛也認爲 A 股的政策底已經出現,情緒底基本確認,基本面的底部尚需等待。目前, 從中長期看,不少優質公司已經進入價值區間甚至明顯低估,難度在於如何控制短期市場波動產生的組合回撤。 他還特別提醒,需要關注逆全球化的影響。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未曾經歷,也不知如何影響今後的經濟和生活。逆全球化,必然會嚴重影響我們的投資研究範式。關於這一點,他認爲絕大部分市場參與者並未認真思考,也並未反映股價和估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