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王朝都邑現“網格化”佈局

近日,國家文物局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公佈多項重要新發現。其中,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發現更多道路及兩側牆垣”等表述,看上去平平無奇,實則意義重大――這些新發現進一步印證,中國最早的王朝都邑已經用上了“網格化”的理念規劃管理

“發現更多道路及兩側牆垣”,說明二里頭都邑中可能不止“九宮格

網格化”管理,是近年來的一個常見詞。比如,社區裡有“網格”,每個“網格”還設有網格員、網格長等。

在二里頭遺址,考古人員也發現了類似的“網格化”佈局和理念,在二里頭遺址中心區發現了中國最早的“井”字形主幹道路系統。這種道路網絡,不僅連接交通,而且分割出不同的功能區,形成“九宮格”的宏大格局

在“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上,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二里頭工作隊領隊趙海濤用“發現更多道路及兩側牆垣”描述此次的新發現。這些表述,其實與二里頭遺址的“網格”息息相關。

趙海濤介紹,自2021年以來,他們陸續發掘了多處城市道路和道路兩側夯土牆,並發現宮城西側道路夯土牆向北延伸200餘米,據此推測已知作坊區、宮殿區、祭祀區以西至少各存在一個分區。

“這意味着二里頭遺址中可能不止‘九宮格’,而是由更多的‘網格’組成。”趙海濤說,二里頭都邑以道路和牆垣規劃爲多個方正、規整的功能區,形成“多網格式”宏大格局,確立了都邑規劃佈局的基礎框架:祭祀區、宮殿區和官營作坊區這三個最重要的區域恰好在中路,宮殿區位居中心,重要遺存拱衛在宮殿區的周圍。這完全符合“擇天下之中而立國,擇國之中而立宮,擇宮之中而立廟”的都城規劃特點。這種嚴謹、規整的規劃佈局,顯示二里頭文化社會結構分明、等級明顯,統治格局井然有序,是進入王朝國家的最重要標誌。

其實,在中國古代都城建設史上,“網格化”的規劃設計屢見不鮮,比如北魏洛陽城,其都城中軸線兩側整齊分佈着320個裡坊;而在隋唐長安城內,中軸線兩側對稱分佈着東市西市和110個裡坊,同時期的隋唐洛陽城,也是基本一致的佈局。

目前,不少專家認爲,中國古代都城中的裡坊與二里頭都邑的“網格”,有着一脈相承的規劃設計理念。二里頭都邑的“網格化”佈局,開後世裡坊制度的先河。

發現豐富手工業遺存,填補二里頭都邑佈局和手工業考古空白

“確定手工業產品生產地點不僅可以復原手工業生產流程與工藝,而且也有助於對產業佈局、生產組織等問題展開研究。”趙海濤說,目前,二里頭遺址已發現鑄銅作坊、制骨作坊、綠松石加工作坊及部分陶窯等。近年,工作人員又在二里頭遺址西北部發現了大量可能與漆器加工有關的遺存,該區域或是探索制漆作坊的重要區域。

同時,在二里頭遺址新發現的近百平方米的骨、角器加工作坊中,出土的陶片多屬於二里頭文化四期晚段,即二里頭文化的最晚階段。這些遺存不僅爲二里頭遺址手工業考古研究提供了寶貴實物資料,還有助於對二里頭文化最晚階段的政權興替等重要問題進行探討。

“手工業是社會運轉的重要基礎。”趙海濤說,二里頭都邑存續200多年,有着強大的經濟基礎,除農業生產外,手工業同樣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研究表明,二里頭時期部分手工業產品品類或已實現專業化規模化生產。比如,二里頭遺址中的鑄銅作坊和綠松石器加工作坊設施齊全,工序繁多,技術水平高超,都經過長期反覆使用,表明這一時期的青銅冶鑄和綠松石器製作已經實現了專業化、規模化。其中,二里頭文化時期的綠松石製品更是達到中國歷史上最爲興盛發達的階段。

趙海濤說,二里頭文化二期以後,鑄銅活動開始集中於圍垣作坊區中專門的鑄銅作坊,作爲高端複雜的手工業技術,鑄銅作坊坐落於毗鄰宮城區的地方,顯然是爲了方便王室貴族進行控制與監管,體現出明顯的官營性質。此外,研究結果表明,二里頭遺址各個時期存在多個具有獨立礦料來源的製陶作坊,這些則可能是以家庭或家族爲基本單元的小作坊式生產。這表明,二里頭時期或已分化出獨立式和依附式兩種形式的手工業生產組織方式。

同時,二里頭時期或已誕生了一定形式的手工業產品貿易鄭州大學歷史學院副院長、教授郜向平說,手工業產品的交易,很早就已經出現,但目前難以確定二里頭時期手工業貿易的規模和形式。一些重要的生產門類,如青銅器、玉器、白陶器等,應是由貴族甚至王室控制,部分可能以貢納、賞賜的模式進行分配;而陶器、石器之類的產品,或許存在民間生產和交易。有學者認爲,商代已有發達的貿易,包括青銅器在內的貴重器物都有作爲商品的可能。據此推斷,二里頭時期也未嘗沒有青銅及其原料的貿易。

“居葬合一”,體現二里頭文化的引領作用

會上,趙海濤還公佈了另一項重要發現――“居葬合一”的二里頭文化貴族聚居區

趙海濤介紹,他們在二里頭遺址“井”字形道路劃分的祭祀區以西的網格中,發現二里頭文化貴族住房及房院中的高規格墓葬,形成“居葬合一”的格局。其中,多座墓葬的墓主存在截肢、砍頭跡象。此外,還有一座多人亂葬的合葬墓葬,這些墓葬在以往的考古工作中均較少發現。

“‘居葬合一’的這種佈局結構,在中原龍山文化中少見,此時得到強化和提升。在偃師商城、鄭州商城,特別是安陽殷墟包括周原殷人聚落都有類似發現,表明這種制度被商王朝繼承,體現了二里頭對中華文明總進程的引領作用。”趙海濤說,這些發現,爲了解該區域的遺存分佈情況、認定該區域爲貴族居住和墓葬區提供了重要的支持,也爲認識該區域的佈局及歷時性變化情況、當時的社會關係等問題提供了重要依據,是綜合研究夏朝的規劃思想、社會結構和關係、禮儀制度、統治制度的重要資料。

(記者 王勝昔 通訊員 劉嘉儀 樑笑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