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新時代電力安全工作 權威專家這麼說

電力是重要基礎產業,電力安全生產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關係國計民生和經濟發展全局。2021年底,國家能源局印發《電力安全生產“十四五”行動計劃》,爲“十四五”時期不斷提升全國電力安全生產水平,保障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和電力可靠供應作出相關部署。其中指出,要嚴格安全生產准入,構建電力安全治理長效機制;運用現代科技手段,推動電力安全治理數字化轉型升級;強化電力安全生產主體責任

“新時期電力安全風險防控的對象更廣、場景更多、要求更高,電力安全成爲國家安全的重要部分,重要性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國家能源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餘兵在電力安全管理文化論壇上表示,電力行業要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堅持防範化解重大安全風險;堅持系統觀念,實現安全降碳;堅持法治思維,強化依法治安。

當前電力安全形勢如何?

近年來,我國電力安全治理取得顯著成效,人民網財經瞭解到,目前我國特高壓輸電、先進核電、大型水電等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大型電力裝備已達到國際領先水平,智慧電廠、無人機巡查等安全生產先進成果得到廣泛應用,人身安全防護、設備誤操作方面安全技術不斷創新,DCS控制系統(分散控制系統)等自主可控關鍵領域取得重要突破。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電力安全治理理念愈發成熟,安全技術蓬勃發展,安全管理水平穩步提升,安全文化繁榮發展,安全責任層層壓實,應急能力顯著提高。電力安全生產形勢持續穩定,爲經濟社會質量發展提供了安全可靠的電力保障。”餘兵說。

隨着國際、國內形勢的深刻變化和能源革命的走深走實,電力安全形勢呈現許多新的特點,需要引起高度重視。

相關數據顯示,2000-2020年,電能終端能源消費比重從14.5%增長到27%,電力佔能源終端消費比重持續提升。餘兵認爲,隨着能源轉型發展,交通、建築等終端消費環節的電能替代深入推進,電力安全對社會經濟影響持續增大。人民羣衆對電力可靠供應的要求更高,對電力中斷容忍度更低。

電力系統集發、輸、供、配、用等環節於一體,機械、電磁和網絡過程相互影響,電力安全風險複雜多樣。

“目前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最複雜的電力系統,電力系統已實現高度自動化,隨着系統規模發展和數字化應用擴大,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充滿挑戰。”餘兵介紹,當前電力系統網架結構、運行方式、設備設施等發生改變,特高壓交直流電網大範圍、大規模調配電力資源,電網結構日趨複雜,維持大電網安全運行難度大幅提升,系統運行控制難度加大。此外,網絡安全形勢也更爲複雜,水電站大壩安全、新業態涌現帶來的新型安全問題也不容忽視。

如何確保新型電力系統安全?

近年來,我國新能源產業穩步發展,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達23.8億千瓦,比上年末增長7.9%。其中風電、光伏發電的裝機容量分別達到3.28億、3.06億千瓦,穩居世界第一。風電和太陽能年發電量達到9785億千瓦時,佔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首次突破10%,達到11.7%。

在餘兵看來,新能源逐步成爲新增電力裝機主體,煤電逐漸演變爲調節性和保障性電源,隨着新能源發電快速發展,可控電源佔比逐步下降,新能源“大裝機、小電量”特性更加突出,波動性、間歇性特徵對電力電量平衡影響巨大,電力可靠供應保障難度加大。

可靠性管理是電力安全生產管理的基礎性工作,需要從電力風險的事前預警預測、事中過程管控和事後的總結評價入手,提高電力企業全鏈條的風險管理水平,增加電網企業應對電力供應以及安全風險、儲能建設、國家級區域電力系統的統籌規劃等方面可靠性管理的措施,明確各級能源主管部門在備用容量和啓動電源管理等方面的工作職責,保障電力系統可靠性。”國家能源局可靠性和質監中心主任陳平說。

目前,新型電力系統面臨三大結構性安全問題,國家電力調度控制中心原副主任辛耀中表示,新型電力系統面臨電源結構安全問題,調節能力和平衡能力嚴重不足,隨機間歇電源多,快速可調節電源少;骨幹網未形成主網全網互濟能力差,電網結構安全問題突出;此外,電力需求側基本不響應,高耗能問題突出,用電結構安全問題嚴峻。

在辛耀中看來,破解三大結構安全問題,急需市場機制或電價政策,實行雙邊峰谷電價,即總體電價水平不變,高峰時段上調,低谷時段下調,促進供需平衡,可先由政府統籌制定,逐步過度到現貨市場;此外,要加大力度建設骨幹電網,使其快速成網,提高全網互濟能力。

如何做好新時代電力安全工作?

近年來,我國電力安全工作取得顯著成效。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十三五”以來,全國沒有發生大面積停電事件,沒有發生水電站大壩垮壩以及對社會造成重大影響事件,電力安全生產形勢保持總體穩定。與2016年相比,2020年人身傷亡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分別下降38%和75%。

“電力行業要做好‘六個統籌’,即統籌好發展與安全,統籌好規劃與運行,統籌好電源與電網,統籌好現實與虛擬,統籌好常態與應急,統籌好疫情防控與安全生產。”餘兵建議各單位提前準備、周密謀劃,保障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和電力可靠供應,做好電力供需預測和平衡,有效發揮大電網作用,嚴格審覈並執行有序用電方案,確保黨的二十大保電工作順利進行。

相關數據顯示,電力行業的六氟化硫排放量佔總量的80%。“高耗能企業要着重提高節能和儲能能力,鼓勵進行儲能調峰,並動員全社會力量的家用光伏、光熱及智能家用電器協同儲能。”辛耀中還提到,半導體器件是高耗能器件,數字化、自動化、智能化轉型均需滿足實用化要求,謹防過度數字化、自動化、智能化造成無謂高耗能。

“新時代對全行業安全文化高質量建設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做好行業安全文化,緊緊圍繞服務國家安全戰略、服務政府安全監管、服務行業安全管理、服務職工安全素養的目標。”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秘書長郝英傑說。

目前,我國成功研發製造全球最大單機容量100萬千瓦水電機組,具備最大單機容量達10兆瓦的全系列風電機組製造能力。

“抽水蓄能電站是新型電力系統的重要支持措施,是滿足電力需求、環節調峰矛盾,協同與促進新能源發展,保障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的重要手段。”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院長李�N建議做好發展規劃的調整,並規範工程建設管理程序,進一步健全安全管理技術體系,提升勘察設計質量和效率,持續抓牢施工安全質量管理,開展抽水蓄能技術標準體系更新和完善工作,同時做好抽水蓄能新業態風險預控,加強政府安全監管和行業自律。(實習生李皓對本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