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風流先生天堂見 第五章 重見天日(5)

顧哲夕道:“是的,是這麼個情況!到現在我都感覺很奇怪,紕漏出在那裡,那支香菸怎麼突然就不見了。”

羅菲道:“你哥哥顧泰霖當時也有出現在案發現場嗎?”

顧哲夕道:“有的,但我哥哥不可能拿走那支香菸的,他剛剛從外面回來,警察就來了,他一直在接待警察,不會看到牀頭櫃上那支不起眼的香菸。再說一支女式香菸,對他有什麼用呢!他又不抽菸。”

顧雲菲道:“你父親的房間佈置不像是有女人居住的,難道你父親和你母親平時都分居而住嗎?”

羅菲附和道:“這也是我想問的。”

顧哲夕道:“——我媽媽一直有自己的房間。”

羅菲道:“那就是他們平時都是分開住的。”

顧哲夕坐到牀角上,細着聲音說道:“他們平時關係雖然沒有那麼緊張,但好像也不親熱,一直分開住,我也可以理解。”

羅菲道:“你說你遭遇追殺那天,你正在你母親的房裡睡覺,是嗎?”

顧哲夕肯定地答道:“是的。”

羅菲道:“誰會知道你那時睡在你母親的房間裡?”

顧哲夕道:“那天從我爸爸的墓地回來,我覺得累得要虛脫了,猛然又很想念突然不見的媽媽,於是就去她的房間倒頭就睡了。我進房間時,沒有誰看見我。”

顧雲菲道:“那爲什麼追殺你的人知道你在你母親的房間裡?”

顧哲夕道:“這也是我冷靜下來,事後想到的問題,誰會知道我在我媽媽房間裡。”

羅菲道:“哲夕,你確定當時你們家的人,沒有誰看見你進了你母親的房間?”

顧哲夕堅定道:“沒有,當時二樓沒有人的,有人也在一樓。”

羅菲道:“當時別墅都有什麼人?”

顧哲夕道:“用人毛嬸、管家馬躍、律師馬易濤、林木子和我的哥哥。毛嬸和馬躍當時在廚房忙着。其他三人在客廳說話。”

羅菲道:“林木子是誰?”

顧哲夕道:“聽毛嬸說,林木子是我爸爸的情人,好像跟我哥哥的關係也不一般。”

“——真是越來越複雜了!”羅菲道,“律師和林木子當時在你們家做什麼?”

顧哲夕道:“律師說我爸爸生前有寫過遺囑,他把遺囑給我們看。”

羅菲握緊拳頭,難以想象道:“天那!越來越亂了,怎麼又摻和一個遺囑進來。有錢人家只要涉及到遺囑,那事情就會亂的像團麻。我得抽空好好整理一下這團亂麻,我現在腦子亂的像漿糊……”

顧哲夕看羅菲眉頭緊皺,好像破這案子很難,不免有點失落。

羅菲看出了顧哲夕的心思,說道:“我並不是說這案子難破,我的意思是你父親的去世不禁涉及到感情,可能跟他一輩子掙得豐厚財產也有關,我得多費些腦細胞來琢磨跟你父親有關的人和事。”

顧雲菲道:“一個男人這輩子要遭殃的話,一般都是因爲金錢和女人。”

羅菲道:“這是你的至理名言。”

顧雲菲看他們倆這樣說,好像讓顧哲夕聽了不妥,於是轉變話題道:“哲夕,你爸爸的醫囑寫什麼?”

顧哲夕道:“大致內容是我爸爸生前所握公司46%的股份都轉給養子顧泰霖,名下別墅留給林木子,銀行現金存款留給我和媽媽。”

羅菲驚訝道:“你爸爸很看重你的哥哥呀!竟然只給你們母子留了現金。”

顧哲夕道:“哥哥很小就跟爸爸做事,看重他很正常。”

羅菲道:“那個林子跟你爸爸的關係也非同一般!”

顧哲夕道:“看來外界傳聞是真的,林木子是我爸爸的情人。”

羅菲道:“遺囑你有嗎?希望你給我看一下。”

顧哲夕道:“暫時我這裡沒有,到時我會找律師或者我的哥哥要。”

“好,遺囑的事,先暫時談到這裡。”羅菲道,“還是先說說哲夕遭遇追殺的事,追殺哲夕的人要麼是跟別墅的某一個人有過溝通,通知了顧哲夕的行蹤,哲夕一再說沒有人見過你進你母親的房間,但可能這個人在暗處窺視到了哲夕你的行蹤。要麼就是追殺哲夕的人,是要去哲夕母親的房間找什麼東西,碰巧看到哲夕了,或者那人根本不知道哲夕的母親失蹤,是要翻窗去謀殺她的,不想顧哲夕在裡面。可是,從那人對顧哲夕窮追不捨來看,那人的計劃就是來謀殺顧哲夕的,所以後兩者可以否定。”

顧哲夕一直端坐在牀角上,雙手放在膝蓋上摩挲着,神情緊張,他不知道誰這麼險惡,要把他顧家的每個人都逼迫上絕路。

顧哲夕有些激動地說:“既然後兩者可以否定的話,那就是別墅裡有人,跟追殺我的人勾結起來要致我於死地。可我想象不出別墅裡有誰會跟追殺我的人裡應外合地打算殺掉我!”

顧雲菲看顧哲夕似一隻無助的羔羊,面對眼下的困境,對誰來說都是不小的打擊,便挨他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一切都會過去的!所有的都會好起來的!”

顧哲夕沉重地點了點頭……其實,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能從這傷痛和恐懼中走出來!也許只能等到揪出兇手時,他纔會從這噩夢中走出來。不然,永遠都會感覺自己被困在不能見天日的黑屋裡,好像要窒息了。

羅菲問道:“哲夕,你父親除了遺囑上的財產外,還有別的財產嗎?我覺得你父親不應該只有遺囑上那點財產。我的意思是,你父親還有別人不知道的財產,但他不忌諱告訴你這個親兒子。”

顧哲夕道:“我爸爸認爲我大學畢業前,應該以學業爲重,生意上和家中的事從來不跟我提起,他究竟有多少財產,有些什麼財產。現在我大學畢業從美國回來,是他的主意,讓我跟着他學着管理公司,不想我連最後一面也沒有見上他……”

“如果你父親不出事的話,他會把一切都告訴你這個親兒子,並把做生意的本領教給你。很遺憾,他沒能來得及讓兒子知道他一生真正的輝煌,就意外地去了!”羅菲突然轉變口吻問道,“哲夕,你再想想你父親遇害那天還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

145消失的女人們:第三章:再次消失25167,四季謀殺:第一章: 春(3)917,我愛你,你隨意,第七章(4)117,消失的女人們:第二章:追蹤(5)252,曖昧的風情畫:第七章(1)818,夢的焦點,第二章(7)397,雪鴞:第十一章(1)678:花.葬:第一章(5)467,毒蜘蛛的秘密:第十四章(2)214,四季謀殺:第五章: 局(17)752.動感謀殺案,第三章(3)711,粉色嫌疑人:第二章(3)538:影子小姐得男人:第九章(6)518,影子小姐的男人:第六章(2)708:粉色嫌疑人:第一章(5)630:愛意:第四章(4)649:愛意:第七章(6)835,夢的焦點,第五章(1)471,毒蜘蛛的秘密:第十四章(6)885,我愛你,你隨意,第二章(3)139消失的女人們:第三章:再次消失19544:影子小姐得男人:第十章(6)459,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一章(3)988,纏綿悱惻的愛戀,第十章(3)664:愛意:第十章(2)786,動感謀殺案,第十章(4)432,毒蜘蛛的秘密:第四章(4)367,雪鴞:第四章(5)682:花.葬:第五章(4)143消失的女人們:第三章:再次消失23781,動感謀殺案,第九章(7)465,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三章(7)785.動感謀殺案,第九章(1)630:愛意:第四章(4)153,消失的女人們:第四章:告白(2)682:花.葬:第五章(4)808,夢的焦點,第一章(1)698:花.葬:第七章(7)116,消失的女人們:第二章:追蹤(4)771.動感謀殺案,第六章(6)679:花.葬:第一章(6)593:怪異的情死:第八章(2)295,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三章 美男(2)446,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2)863,夢的焦點,第九章(8)259,曖昧的風情畫:第八章(3)506,影子小姐的男人:第四章(2)537:影子小姐得男人:第九章(5)978,纏綿悱惻的愛戀,第八章(4)365,雪鴞:第四章(3)536:影子小姐得男人:第九章(4)820,夢的焦點,第二章(9)835,夢的焦點,第五章(2)602:怪異的情死:第九章(3)422,毒蜘蛛的秘密:第二章(4)413,雪鴞:第十三章(8)594:怪異的情死:第八章(3)479,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五章(7)297,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四章 躁動(2)690:花.葬:第三章(4)90,清潭公寓疑案:第十七章:同性戀人3276,曖昧的風情畫:第十章(6)162消失的女人們:第四章:告白(11)237,曖昧的風情畫:第四章(1)124,消失的女人們:第三章:再次消失4821,夢的焦點,第二章(10)849,夢的焦點,第八章(2)521,影子小姐的男人:第七章(1)440,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4)757.動感謀殺案,第四章(2)271,曖昧的風情畫:第十章(1)372,雪鴞:第六章(1)432,毒蜘蛛的秘密:第四章(4)878,我愛你,你隨意,第一章(2)690:花.葬:第三章(4)856,夢的焦點,第九章(1)499,影子小姐的男人:第二章(4)646:愛意:第七章(3)866,夢的焦點,第十章(1)59,清潭公寓疑案:第十二章:多情男人5413,雪鴞:第十三章(8)501,影子小姐的男人:第三章(1)839,夢的焦點,第六章(1)438,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2)163消失的女人們:第四章:告白(12)397,雪鴞:第十一章(1)502,影子小姐的男人:第三章(2)585:怪異的情死:第六章(4)255,曖昧的風情畫:第七章(4)472,毒蜘蛛的秘密:第十四章(7)462,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一章(6)887,我愛你,你隨意,第二章(5)510,影子小姐的男人:第五章(1)977,纏綿悱惻的愛戀,第八章(3)661:愛意:第九章(7)993,纏綿悱惻的愛戀,第十一章(3)963,纏綿悱惻的愛戀,第七章(2)HI,風流先生天堂見 第五章 重見天日(1)821,夢的焦點,第二章(10)428,毒蜘蛛的秘密:第三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