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銅鏡的面紗

對這祖巫部落,徐天涯本還有着頗強的好奇心,可此時,徐天涯也沒了興致,在地玄的引領之下,在這祖巫部登記,領了巫令之後,便匆匆出了祖巫城。

地玄顯然也明白徐天涯的心緒,他當年,第一次見到這一幕時,也是失魂落魄了許久許久。

也是那一次,他才徹底明白,每隔百年那所謂的上供,到底意味着什麼。

他當初曾立下誓言,窮及一生,也要改變這種殘酷的處境。

距離立下誓言,已經過去了數萬年,當初的熱血,已經化爲隱忍,雖然已經晉升了真仙之境,但距離那立下的誓言,還是無比的遙遠且漫長……

甚至,他都完全看不到希望所在……

一路無言,兩人埋頭趕路,同時感悟着法則。

百載春秋過去,兩人終於立在了不周山下。

十二祖巫誕生於不周山,自然,從巫族橫行開始,不周山就已經化爲了洪荒的禁地。

只不過後來巫妖大戰過後,見妖族種族無數,妖多勢衆,巫族便改變單打獨鬥的策略,開始拉攏其他種族,慢慢的,也就開放了不周山。

至如今,也就演變成了巫族一方的機緣福地,每時每刻,都有不知道多少各族強者踏入不周山,閉關悟道。

只不過,縱使開放,巫族也在其中定下了諸多規矩,不準動武,只是最最基本的一條。

巫族定下的規矩,自然沒有人膽敢違背,不過規矩歸規矩,總是有空子可鑽,再加之族羣無數,相處一地,自然也不太可能完全一團融洽。

雖不能動武,但也少不得摩擦,畢竟,在不周山這種閉關悟道的地方,要害人,可不是非要動武。

人族勢弱,在繳納了費用之後,兩人進入不周山,就儘量遠離其他種族之人,避免發生糾紛。

地玄明顯不是第一次來不周山,輕車熟路之下,便領着徐天涯來到了不周山下的一處山洞之中。

“不周山盤古氣息威壓濃郁,道友可自行嘗試,雖說越往上,盤古氣息就越濃郁,法則也越清晰,但道友切莫逞能,什麼時候,都記得留幾分力。”

“不然的話,若有其他種族不懷好意,隨意使點手段,盤古氣息鎮壓再加之法則反噬,那可就萬劫不復了……”

徐天涯點了點頭,步子邁開,離開了這處山洞。

在這盤古氣息威壓之下,領悟法則,本就是禍福並存,而且,兩人修行方法則不同,若是處在一處,容易引發法則波動,後果也是不堪設想。

初至不周山,徐天涯有着太多的好奇。

他自然知道,不周山乃是盤古脊樑所化,是真真正正的頂天立地,也是名副其實的天柱!

在天地初開,清濁不穩之時,正是因爲這不周山的存在,才讓這方洪荒世界,扛過了混沌的侵蝕,避免了清濁合一,迴歸混沌的結局。

也正因爲如此,這不周山之地位,在這洪荒之中,也被稱爲洪荒祖脈,萬山之祖!

不周山之大,至少徐天涯這真仙之境的修爲,難以探查清楚,不僅僅是近乎無邊的浩瀚,而且,徐天涯發現,這不周山似乎是介於虛實之間。

僅僅心神覆蓋範圍之內,他就感知到了數個洞天福地的入口!

要知道,洪荒世界隨隨便便一方洞天福地,都是不亞於中千大世界的存在,甚至有些洞天福地,都相當於大千世界!

可見,不周山撐起的,不僅僅是洪荒天地,甚至可以說是撐起了諸天萬界!

至於其他的,徐天涯也感知不到,他只知,這不周山的偉岸,絕對超出了他的想象!

立在原地感知片刻,徐天涯才緩緩邁開步子,一步一步的沿着山脈而上。

倒也不是他不想御劍騰空,只是在這盤古威壓之下,真仙之境,根本無法騰空,在山下時尚且還好,威壓雖也濃郁,但至少行走還是沒有太大問題。

但一入不周山,便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真仙之境,也是如同世俗凡人負重而行一般,步履維艱!

徐天涯能夠清晰感知到,這種威壓,不是針對身軀法力的任何一種,而是直接針對法則!

無論何種法則,皆是有相應的法則威壓存在,世間生靈,沒有誰可以避免。

但在這法則威壓之下,毫無疑問,平日裡晦澀難悟的法則,也是變得頗爲清晰,甚至,越往山上走,就越清晰……

思緒流轉,徐天涯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那些分身,若是將分身全部匯聚在此參悟,再借助世界之心的悟道之效……

環視四周,盡皆是一棵棵貨真價實的參天古樹,就連花草灌木,都是道韻流轉,任何一樣,放在其他世界,都可以稱得上稀世珍寶。

目光流轉,最終定格在了一處峭壁之下,一步一步的走進,喚出長空劍,平日裡可輕易撕裂空間的存在,在這不周山,甚至連破開巖壁都有些費力,當然,這也是法則威壓的原因,不周山本身的質地,自然不可能如此之堅硬。

一劍接一劍的揮下,數天時間,才徹底開闢出一個頗爲寬敞的石洞,最終,徐天涯便將所有分身,盡皆喚出,於這山洞之中修行着。

而徐天涯自己,在將這山洞隱蔽好後,便再次出了山洞,一步一步的朝不周山上而去。

他如今的修爲,已經可以說是步入了真仙后期,就算是距離金仙之境,也算不上遙遠。

如此修爲,在這威壓之下,他感覺自己,還可以上再往山上不少。

一路前行,雖也有不少其他種族之人同行,倒也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畢竟,在這不周山上,但凡洪荒生靈,不自覺的就會保持幾分敬畏之意。

數月過後,徐天涯才終於停下腳步,身旁有不少巫妖二族的強者,還在不停的向上攀登着,衆生靈皆保持着足夠的距離,不曾言語,也不曾接觸。

最終,徐天涯盤坐在了遠離上山道路的一處山坳之中,心神散發,冥冥之中的道韻流轉,身軀之中烙印的劍道法則,亦是隨之而動,一柄不可視的長劍虛影,亦是懸浮在了徐天涯身後。

只不過,這長劍虛影,明顯殘缺了一部分。

這,正是徐天涯自身劍道法則的一個投影!

此時,徐天涯心思空明,已然置身無數的法則海洋之中。

往日晦澀難見的大道法則,此時已是隱隱約約,雖然還是極難參悟,但較之在其他世界,無疑上了不止一層樓。

閉關修煉!

如此,歲月稍然流逝。

如此數百年過去,徐天涯卻是突然睜開了雙眼,眼眸之中,也露出了一絲驚疑之色。

片刻之後,他一揮手,劍化天地,雖然在盤古威壓之下,覆蓋範圍大大減小,但構鑄一個可靠且不被窺視的空間,還是綽綽有餘的。

很快,徐天涯便出現在了識海之中。

那神秘的銅鏡,亦是映入了視野之中。

此刻,他清晰的察覺到,銅鏡,竟然在緩緩的吞噬着盤古氣息!

而且,隨着吞噬的持續,銅鏡之上那一條時空長河,竟有愈發璀璨的跡象!

無盡時空,諸天萬界,此刻,竟演變成了一幕幕畫卷,過去,未來,現在,每一副畫卷,又有無數個分支變幻,化作未入仙境之生靈在此,恐怕第一瞬間便會被這變幻衝擊成白癡!

突然,徐天涯神色驀然一變!

似乎是因盤古氣息影響的緣故,他第一次發覺了這時空長河的不對之處。

其中有許多世界,似乎有些虛幻!

尤其是涉及到過去與未來的時空分支,更是如此!

此刻,徐天涯心中震盪!

世界如芥子,新生又破滅,世界如泡沫,虛幻與真實……

所以,那一條時空長河,過去與未來,幻想與真實,其實絕大部分皆是虛幻!

自己曾經去過的不少世界,也皆是虛幻與真實並存!

銅鏡的法則,從來就不是什麼時間空間,而是虛幻!

不!

應該是虛幻與真實並存!

震撼之間,徐天涯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輕撫空間戒指,當初自凡人世界獲得的幻天鏡出現手中。

幻天鏡,幻化天地,幻化生靈,無物不可幻化!

但這幻天鏡,終究只是虛幻!或者說,只是泡沫,一觸即碎!

而這銅鏡,虛幻,真實,皆可演變!

它,似乎和自己走的道路,並沒有什麼區別!

以劍道爲根基,融入三千劍道!

它,也是以幻化爲根基,幻化世界一切!

空間,時間,生靈,物質……

“咕隆!”

徐天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驚駭!

看着那真實與虛幻並存的時空長河,徐天涯突然明白,這銅鏡,定是曾經在這條道路上走出了頗爲遙遠的距離……

而後,也定是遭遇了某種劫難!

從而再附身至自己身上……

那麼,這樣說來……

自己腦海中那些劇情的記憶,也是虛假?

還是銅鏡幻化演變的未來?

徐天涯抿了抿嘴脣,心神緩緩朝銅鏡那時空長河覆蓋而去,這一次,不同以往,他竟輕而易舉的融入了時空長河之中。

心念一動,時空長河,竟隨之而動。

外界不周山中,徐天涯睜開雙眼,那一面銅鏡,已是懸浮手中!

“呵……還是對我有所保留嘛……”

徐天涯輕笑一聲,他依舊感受不到銅鏡的太多信息,甚至連品級爲何,都感知不到,但他卻可以操縱銅鏡的威能!

而這威能,也遠遠超出瞭如今自己真仙之境的修爲!

“罷了,你都隱藏了那麼久,就繼續藏着吧,待有朝一日,需要你了,你在出來……”

感悟許久,徐天涯才微喃出聲,那銅鏡,便再次懸浮識海,亙古不變。

他沒再關注銅鏡,顯然,有些東西,他還觸及不到,也難以窺得。

一切皆是虛幻,唯有自身實力,纔是最真實的存在。

思緒流轉,最終緩緩平息,驚駭不存,徐天涯亦是再次陷入空明之中。

法則流轉,自身法則的感悟,亦是緩緩的提升着。

這一次閉關時間,也遠遠超出了以往的任何一次閉關。

每隔萬載,徐天涯便會起身一次,朝着不周山上前進數千裡,一連十來萬年,也不過剛到山腰位置。

但哪怕僅僅只是山腰,也足以徹底俯瞰整個洪荒大地。

只不過此時,徐天涯自然沒心思去看什麼風景,他此時,已經完全沉浸在了法則之中,每每修爲有所增長,他都會全力而行,至更高之地。

有着銅鏡的護身,也免去了許多本需要擔憂的後患,畢竟,銅鏡在這不周山中,可沒有受太大影響!

以銅鏡的威能,許多危險,也不再是危險,若是遇到連銅鏡都解決不了的存在,他真仙之境,全力以赴都沒用,這一點,徐天涯倒是看得很開。

如此,又悟道了近十萬年,真仙之境幾近巔峰,徐天涯從閉關悟道狀態之中清醒過來。

立在不周山山腰之上,俯瞰洪荒,縱使數十萬丈的高峰,在不周山面前,也是渺小如螻蟻,那本應恢宏恐怖的巫族,妖族真身,此刻映入眼簾,卻也沒了絲毫恐怖之感。

環視一眼,徐天涯的目光,最終定格在了一個方向,源自血脈的悸動,清楚的告訴他,在那裡,便是人族的誕生之地……

也就是,人族祖地!

只不過,人族祖地,處在了巫族的老巢之中,被巫族完全包裹……

目光定格許久,徐天涯才緩緩收回目光,步子邁開,一步一步的朝山下而去。

不周山一切如舊,二十萬載春秋,對不周山而言,只不過是那誕生無數載中,極其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徐天涯也沒有心思去尋什麼寶物,至如今他這個境界,自然知道,寶物有靈,皆是會自主擇主。

若沒有達到要求,除非修爲遠遠超出了寶物的等階,強行煉化,如若不然,也只能幹看着而已,就如同自己識海中的銅鏡一般,若非它主動放開限制,自己,恐怕至金仙之境,都難以揭開它最表面的面紗。

至於強行煉化,真到了那個境界,又豈會在意遠比修爲低的寶物……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即將落幕的時代第兩百八十九章 八千大章求月票訂閱第兩百四十六章 精氣神三劍(三合一大章)第兩百一十三章 地脈復甦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婚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6000)第兩百零八章 福兮禍兮第一百四十一章 江湖絕頂!第一百六十七章 師叔祖第六十一章 言明來意第四十章 指點第一百二十一章 酒醉第一百八十六章 天下江湖第兩百二十九章 布武天下第兩百七十三章 加更 6000 求保底月票!第兩百七十章 有劍縱橫 禍福吉凶 (6000)第五十六章 奇思異想第一百三十三章 消息第五十四章 蒙古第十六章 山中生活第一百七十四章 準備與安排第兩百四十七章 以一敵三及迴歸 (三合一大章)第二章 十兩白銀第五十六章 奇思異想第兩百七十二章 天南後續及亂星海 (6000)第三百五十章 人族編年史第兩百三十九章 前輩救我第兩百一十章 終南山之變化第四百四十六章 人族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認第二十章 丘處機第五十二章 馬賊第六章 基礎第一百六十八章 應對第一百三十八章 七公現! 《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六章 仙秦,將亡! (8000)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追殺第兩百零八章 福兮禍兮第三百零一章 世界升格及仙藤異變第兩百七十七章 八千大章求月票,訂閱!第九章 暴殄天物第一百五十四章 入微之徑第五十七章 路第三百四十章 註定的命運裡,最好的結果……第三章 長青兄弟第一百七十五章 隱居第三百一十章 宿命! (6000)第三百三十四章 世界之主第一百八十章 神鵰孤墳第兩百九十章 劍客短短的一生 (7000大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憧憬第九十章 化境入微第兩百一十六章 新世界第兩百四十五章 銅鏡再異動! (6000大章)第七十四 山中山賊第兩百三十二章 顛倒五行陣 《五更求月票,訂閱!》第三百五十章 人族編年史第七章 根基功夫第四十二章 甕中捉鱉第一百二十八章 江湖第五十五章 江南七俠第二百六十六章 再入凡人 《三合一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 仙秦,將亡! (8000)求月票!第兩百七十二章 天南後續及亂星海 (6000)第三章 長青兄弟第兩百七十章 有劍縱橫 禍福吉凶 (6000)第七十八章 小姑娘第一百六十二章 緣由第一百五十七章 必須死!第八十一章 造反專業戶第四十一章 自投羅網第八十二章 消息第十八章 長空第三十六章 破廟第兩百八十三章 三合一章節第八十一章 造反專業戶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的劍,我看到了!第兩百二十三章 奇門遁甲 《一更求月票,訂閱!》第二十五章 吐納煉氣之路第兩百三十九章 前輩救我第二十五章 吐納煉氣之路第七十八章 小姑娘第三百四十七章 巫,妖。第十九章 槍打出頭鳥第兩百一十二章 獸潮!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下風雲動第四十六章 變化第六章 基礎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罡三十六變及先天靈寶(8000)第七十二章 無題第二十九章 下山第一百二十七章 交談第兩百零一章 以身殉國第一百九十四章 鐵掌幫……沒了……第兩百五十七章 萬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的劍第五十一章 路途第兩百八十八章 劍心大成及出手之約第五十章 朝陽劍歌第三百一十九章 自強不息的人,歷劫萬難的仙 (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