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不要有非分之想

殷村中,通往村外的土路周圍一片光禿禿的幹黃,月亮斜斜掛着,一陣夾着灰塵的風撲過來,涼意透骨。

深秋時節,村口的那株老柳也是光禿禿的,樹底下是一個巨大的磨盤。南宮霓裳坐在磨盤上,呆呆的望着村外。

土路上三三兩兩走來的一羣婦人,身上都是粗布的單衣,從山路上走下來,看到她手中握着的長鞭,都下意識的繞着磨盤走。

噠噠噠……

一陣急如驟雨的馬蹄聲,從土路的另一道卷地而來,讓南宮霓裳一下子挺直的背脊,握緊了手中的鞭子,朝遠處看去。

策馬馳來的是一個侍衛,不過已經換上了便裝,快到磨盤時,他勒住奔馬,翻身下來,臉色十分難看的說:“少主……”

“我不是少主,以後叫小姐吧。”南宮霓裳說完,目光沉沉的問:“南宮軒派人抓你們的家小了嗎?”

“不確定是不是大少爺的人,但,確實有人去我們家中,還向鄰居打聽我們以及家人的去向,還留下話,說有消息,就去帥府找嚴管事報信,能領賞錢。”

“嚴管事是夫人孃家帶來的,你還說不確定是不是大少爺的人?”

“也說不準是不是二房的詭計。”

“算了,反正知道有人想抓你們家小就行了,以後你們帶着家爲躲遠一點,別真出了事,到時候又連累我了。”

“小姐,屬於不走……”

“別,你要是不走,就是一個活靶子,等南宮軒和南宮明算計你,然後栽髒陷害我。你留在我身邊,只會連累我。”

“那……”

“走吧,別磨嘰了,再拖延,你想走也走不了。”南宮霓裳兇巴巴的說,只是眼圈卻紅了,等到侍衛飛騎而去時,她眼角滾下了一滴淚水。

“嘶,吃個糯米糰吧。”

突然,小龍龍的聲音響了起來,還把手裡端的一個小碗,朝南宮霓裳遞了過來。

南宮霓裳聞到一股奶香味,本來心情不好的,這時,也食慾大開,直接伸手抓了一個糯米糰子,一咬,發現內有玄機。

牛奶添了瓊脂打成的奶油,加上黃桃,外皮再用了糯米粉裡裹一圈,好吃得讓她直接咬了舌頭,“哇噻!這也太好吃了。”

“東子叔特意給你做的甜點。”

小龍龍看着便宜長姐,眼睛像月牙兒一樣彎了起來,心底一片柔軟,嘴裡卻刻薄的說:“但你不要有非分之想,我東子叔不可能看上你的。”

他真是一番好意,怕便宜長姐看上了殷東,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最終受傷的還是南宮霓裳。

可是南宮霓裳不理解這一份“好意”,揪着小龍龍的耳朵,兇巴巴的吼道:“小破孩子,你姐就算不是帥府大小姐了,也不是他一個抄家流放的病殃子能肖想的,懂?”

小龍龍給了她一個白眼,拍掉她的魔爪,沒好氣的說:“你高興就好。”

十米之外,殷東有些無奈。

他一時好心,做了個甜點,安慰一下南宮霓裳,也就是覺得這妹子可憐,而且她還是小龍龍的便宜長姐,卻不料,小龍龍會因此警告南宮霓裳,真是讓他哭笑不得。

“小龍龍,再胡說八道,小心我揍你啊!”

殷東笑罵,又對南宮霓裳說:“你給了食宿費,而且給得不少,所以,我給你提供一道甜點,並沒有別的意思,別聽這小子瞎扯。”

這話沒毛病,可是南宮霓裳又忍不住磨牙:“怎麼?覺得我這個落難的南宮大小姐,配不上你這位殷家少主了?”

聽出她找茬的語氣,殷東可不慣她,說:“想撒氣,去砸你家的大門,別亂找出氣筒,別人不欠你的。”

南宮霓裳氣結。

她看到殷東那張蒼白病態的臉,就忍不住吐槽:“馬不知臉長,你自己什麼人,心裡沒點數啊!一個流放的犯人,還敢嫌棄本小姐。”

“南宮霓裳,你可以走了!”

說話的,不是殷東,而是小龍龍。

對於這個披着小孩子外衣的老怪物,殷東的重要性,遠遠不是南宮霓裳可比的。

殷東不僅是小龍龍要抱的金大腿,還因爲他一直被殷東當侄子養的,而他,也漸漸認可了王海生兒子的身份。

相比這個平行時空的便宜姐姐,殷東在他心目中才是真正的親人。

在南宮霓裳和殷東之間,小龍龍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殷東,他小臉看向便宜長姐的眼神,已經沒有了一點溫度,讓她不寒而慄。

南宮霓裳的雙眸猛地睜大,顫聲道:“小龍龍?”

“嗯?”小龍龍仰着看她,不由得微微挑眉,“你帶來的東西,都可以帶走。”

“你……你也不要……”南宮霓裳磕磕巴巴的說不出完整的話來,似乎腦袋有點卡殼,又像是嗓子眼被堵了。

小龍龍冷漠的看着她,本來就沒有多少的親情,被她剛纔惡意攻擊東子叔時,就徹底消耗殆盡,並不爲所動。

“你留在這裡是一個麻煩,我現在不想爲一點食宿費收留你了。”小龍龍刻意要把關係撇清,話說得很無情。

這個便宜長姐看上去不怎麼聰明的樣子,性格還不好,小龍龍覺得爲她招惹麻煩,很有些不值得。

南宮霓裳回過神來,緊盯着小龍龍,有些惱羞成怒的喝問:“小龍龍,你現在離開了帥府,就覺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不敬長姐了嗎?你可別忘了,沒有我送來的東西,殷家這個病殃子可不會白養你。”

小龍龍咧了咧嘴:“咋樣啊?我東子叔就樂意白養我。”都養了好些年了,他纔不擔心東子叔不養他呢!

看到這樣的小弟,南宮霓裳心中惱火的很,這個小弟算是她一手帶大的,現在算是養出了一條小白眼狼。

“行,長姐走了,你可別後悔!”南宮霓裳也是一個硬脾氣的,轉身就走。

留在殷村,本來是想就近照顧一下小龍龍,再就是覺得殷東這個病殃子有些古怪,她有些好奇。

不料,她竟然被嫌棄了,這能忍?

“喂——”

殷東叫了一聲,想說點什麼,就見南宮霓裳轉過身來,一臉傲嬌的說:“不用想打着勸說我們姐弟的名義,求本小姐留下了。本小姐就算不再是南宮少主,也不是你這種罪犯可以肖想的。”

第二百二十八章 紫金石礦脈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要跟他並肩作戰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清除毒瘤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失落的魔界第十二章 顧文來村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復甦中止第三百五十一章 飛機被撞毀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斬聖還是要搞快一點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 海怪代表團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共伐七棠關第五十六章 二叔來要錢第二千七百一十二章 懸空的火焰河流第六十一章 避禍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 一滴河水的公道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救援第九百零七章 無心插柳第五百八十九章 進化的妖狼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 生死不論第六百三十章 陰謀的氣息第五百五十八章 保證不拖你後腿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大魔王回來了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再聚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來了,還想撤?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它到了窮途末路第七百七十八章 孝心第六百三十六章 想不想揍你爸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修煉聖光淬體術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前往蛇神山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掌門真不要臉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會合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 老道士的信物第七百九十七章 秋瑩失蹤了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清除血煞之氣第一百一十一章 飛蛾撲火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各打五十大板第九十一章 快艇第二千五百一十一章 古怪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咫尺天涯第四百七十三章 真是逆天了第八百零七章 進入魔鬼海灣第二千四百八十九章 提升第二千二百五十章 再見小燕鷗第五百七十章 收服巨猿第九百八十八章 龍威震懾第二千七百六十七章 有了你的孩子第九百三十八章 都帶去京城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分化蛇神族第二千五百九十章 黑巫師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態度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天族狐祖地亂起第七百零三章 是一個漁夫第二千一百六十章 調令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海上遇龍閣弟子第六十二章 承包海域第五百六十二章 你這也太假公濟私了吧第四百九十六章 海蛇王要換貨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去陽光島曬太陽第二千零二十五章 不要道德綁架第八百六十二章 死得值得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 鬼尊降臨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 獎勵第八十八章 請客第七百七十二章 祖孫的衝突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新的陣靈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乖寶還能活嗎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都去魔域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良性循環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血遁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來自虛無的黑氣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索要龍使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鎮海關完了第二千九百零七章 你有妹妹嗎第二千五百四十四章 有龍使之主嗎第二百七十六章 溫馨的一幕第六百八十二章 挑撥第二百一十六章 逞什麼能第二百三十一章 陰險的海怪第七百九十章 甬道中的怪獸第四百零二章 這個漁民好強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 水底的機緣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 慫第五百五十五章 我兒子不用培養第三十一章 海龍王女婿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家養的虛空風暴第二百一十四章 拳頭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孩子們的騷操作第八百零八章 可以回家了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 毒獸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那是個壞爺爺第八百九十八章 再至雪域第三百三十七章 詭異怪樹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抵達太行山脈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把龍境入口轉移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 夜宿荒野第二千八百九十四章 石磨盤是高等妖魔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搶佔傳送陣第二百八十七章 送貨上門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做個明白鬼第七百三十五章 那幾點疏星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消失的月神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