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誠意”

說起來餘北斗久負盛名,號稱“卦演半世”,是天底下毋庸置疑的頂級相士。

哪怕姜望並不關心,也早有耳聞。

知道齊國朝議大夫謝淮安,曾斥其爲“裝神弄鬼”。

知道他一句“奪盡同輩風華”,令重玄遵名滿臨淄。

但真正說起餘北斗這個人來,姜望其實是並不瞭解的。不知道他有什麼故事,不知道他的來歷,不知道他經歷過什麼。

他與算命人魔是師叔師侄的關係,也是到了斷魂峽之後才知。

此時此刻聽到這陣大笑,不知爲什麼,有一種悲涼感落在心中。

作爲命佔之術的當世第一人,神鬼算盡,登臨洞真,也有那麼多無能爲力的時刻嗎?

姜望很是同情地看了餘北斗一眼,然後轉頭看向卦師:“你說的條件很好,那你怎麼給我呢?”

餘北斗的大笑僵住了,說好的共情呢?

老夫在這裡悽悽慘慘,你在那裡心生惻隱。然後英雄惜英雄,就此同心協力纔是。這纔是精彩的戲本嘛!

結果這小子一扭頭,氣氛全沒了!

卦師也有點沒有反應過來,立時道:“事成之後……”

“事成之後我哪敢在你面前晃悠?”姜望打斷了他:“閣下該叫人見到誠意纔是。”

“你說的誠意是指?”卦師問。

“先給錢,後辦事。辦完事我就直接走人。”姜望道。

卦師靜靜看了他一陣,啞然失笑:“怎麼,殺我之前還要在我這裡刮點油水走?現在的年輕人,心都這麼黑的嗎?”

姜望惱道:“沒有誠意就直說,怎可污人清白?”

“你還是太年輕了!”卦師似乎已經篤定了姜望會幫餘北斗,搖了搖頭:“你知道他爲什麼讓你動手嗎?”

姜望隨口道:“因爲他鎮壓血魔,騰不出手來。”

“想不到齊國費心去保的絕世天驕,竟然是這麼個老實呆愚的冤大頭,嘿嘿嘿。”卦師笑了數聲,忽地笑容一收,狠聲道:“因爲他算到我手上還有殺手鐗,知道殺我者必死!”

“你好像在威脅我。”姜望說。

“你可以選擇不相信。”卦師說。

姜望一手拄着拐,一手抽出了長劍。

“你有沒有想過?”卦師又道:“這祭血鎖命陣明明是我佈下,現在卻爲餘北斗所掌。他可以做到這麼多,卻真的抽不出手來殺死我?”

姜望等了一下,餘北斗並沒有說話。

於是他轉過頭去,問餘北斗道:“我應該相信嗎?”

滿面血污的餘北斗長嘆一聲:“你上當了!他只是利用你來試探我,看我有沒有算到他的殺手鐗。而此時此刻,只要你開了口,我就不可能不給你一個答案。當然這也不能怪你,你我之間本就沒能建立起足夠的信任,有所懷疑,纔是人之常情。”

說到這裡,他轉對卦師道:“我既然算得到,你要以鄭肥李瘦替死,當然也能算到你所謂的殺手鐗。這是你要的答案嗎?好師侄,你就放心地去吧,我早有應對之法。”

“你能算到這麼多,卻算不到姜望要在先天離亂陣裡九死一生?”卦師舊事重提。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餘北斗只道:“那麼就讓姜望自己做決定吧。姜望,遵從你的內心。”

姜望此刻的狀態並不是很好,他的心臟仍是強行拼湊的狀態,還有斷肢殘耳,都急需治療。他一直說他急着回去治傷,並非虛言。

但虛弱的他,此刻立在陣中,儼然成了天平上最後一塊砝碼。

竟然決定着一洞真、一神臨,兩位卦算高手的生死。

他沉默握着他的劍。

餘北斗確實很瞭解他。

從一開始,他就不會有別的選擇。

當然是要殺人魔,屠血魔。

那番討價還價,與其說是爲了在卦師死前搜刮油水,倒不如說是對餘北斗不滿的一種表達。

所以餘北斗很誠懇地認了錯。

他也做出了選擇。

卦師正是明白了這一點,才放棄拉攏收買,轉以現實層面的生死威脅。

這一對師叔與師侄的爭鬥,未有片刻停歇。

關於祭血鎖命陣主導權的爭奪、卦算上的碰撞,言語上的交鋒,對姜望的爭搶……

姜望有些看得清楚,有些則未能察覺。

他只知道,現在問題變得很嚴肅——

在明確卦師還有一記殺手鐗的情況下,他是否要再信餘北斗一次,揮出他的劍?

餘北斗會不會用他替死,就像卦師打算用鄭肥李瘦替死那樣?

卦師主動說出自己還有殺手鐗的事情,正是一舉兩得,一是爲了試探餘北斗的答案,二是爲了此刻——讓姜望的選擇變得格外艱難。

這兩個目的,都已經達到了。

誠如餘北斗所言,其實他和姜望之間,並未建立起足夠的信任。而現在這個選擇,卻關係到生死。

誰能將生死輕付?

在這種情況下,餘北斗說什麼都不合適。所以也只能等待,和卦師一起,等待姜望的選擇。

而姜望沉默一陣之後,笑了:“此情此景,讓我想到了鄭肥,想到了惡報神通。”

他看着卦師:“你知道鄭肥是怎麼死的嗎?”

卦師臉上帶笑:“你打算在這個時候分享?”

“你說你的殺手鐗與你性命相關,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觸發的,總之我現在打算先把你削成人棍。”

姜望說道:“如果你的殺手鐗是被動觸發,我會保留你的性命,把最後一擊留給餘真人。如果你的殺手鐗是主動觸發,那麼我怎麼對你,恐怕都不會影響你的決定。”

“你覺得這個想法如何?”他問。

“天才的想法!”餘北斗讚道。

“原來鄭老三是這麼死的……”卦師面帶恍然之色,緊接着用讚歎的語氣道:“那你還在等什麼呢?”

他竟然催促姜望動手!

是虛張聲勢,還是胸有成竹?

這絕對是姜望迄今爲止,陷入的最迷茫的一個局。無論餘北斗還是卦師,甚至血魔,都很有一些莫名其妙。

不太正常。

頂級占卜術的交鋒,讓他這個卦算一道的門外漢懵懵懂懂……

但他也不需要懂。

前方有千萬歧路,他的抉擇,自由本心!

眸中閃過不朽之赤金,姜望頓拐提步擰身,乾脆利落地一劍,貫入了懸於半空的餘北斗腹部!

第四十一章 每個人都有他的軟弱第五十一章 天涯第八十三章 山鬼第一百二十六章 昨日因第三百七十章 殺人有罪,伐樹有理第一百八十一章 肝膽相照第六十章 你可聽見,鶴鳴?第四百三十六章 劍仙人 (爲盟主人間湊數的加更!3/3)第四十六章 懷島第兩百五十七章 且放此心 (爲盟主陳澤青加更3/6)第二十一章 漸起殺機第三十七章 殺威棒第兩百零七章 水隨天去秋無際第一百一十二章 忍見她苦第七十四章 邊荒第兩百六十七章 汀蘭第一百零五章 山間亭第八十七章 一尺之內,風雨不能進第三百八十四章 驚聞第五十二章 貫通天地第一百四十六章 幻第七十一章 網破魚未死(爲盟主Bili八個牙露加更!)第兩百七十五章 無華 (爲盟主錦者四十九加更!)第三百五十五章 刀槍如林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佔第二十四章 滿座譁然第兩百二十四章 欺我年少第一百零五章 一個母親第七十一章 後生可畏第一百八十三章 渡河而死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所見的風景第一百一十三章 源水第二十二章 緊急徵調第十五章 名器之養第十二章 禮深情意重第一百七十四章 赤焰之尾第四十四章 橫刀奪愛第三百章 誰有此心第三百六十九章 身在風雲中(爲盟主賴皮不壞加更!)第十八章 南遙事第兩百九十三章 自南而北第一門(爲盟主莽莽莽先生加更!)第兩百一十六章 四月二十二第一百四十九章 雲暮樽第三百八十章 朽木參天第一百零七章 心無靈犀,身無羽翼第八十九章 再見玉衡第一百五十七章 錦繡第九十一章 五仙者第十七章 還有誰知……鳳仙張!第五十三章 冥燭第三百五十二章 以後不敢稱無敵(爲盟主阿甚的小迷狄D加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攔我屠刀第七十一章 孫橫鎮豎筆峰於此第一百一十五章 榮耀歸於你第兩百三十九章 故人歸 (爲盟主20181004211950939加更)第一百五十六章 殺敵!第一百五十五章 姜少年倒拔天地門第一百六十二章 求同存異第兩百四十七章 斬命斬敵豈難過斬妄第八十五章 好消息(爲盟主苟聖門下一紙人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獄卒第五十二章 貫通天地第一百二十八章 行人至此欲斷魂第一百八十章 面死而行第一百八十三章 王長吉VS張臨川第五十四章 我不第八十二章 萬里避真人(爲盟主Bili八個牙露加更!5/7)第九十三章 信者,人言也第四十二章 名器動四方第三百五十五章 刀槍如林第三十八章 往事如書卷泛黃第八十六章 你像誰(爲盟主烏列123加第一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秘庫第一百三十章 血流三百年第五十六章 高歌猛進第四百二十四章 殺身成焚,早登極樂第二十三章 百鬼晝行第一百一十七章 星河微瀾第十三章 晨接紫氣,暮引丹霞第一百四十一章 青史第一第十五章 天地第一府第一百三十九章 殺生第四百零七章 披衣而起第一百零七章 心無靈犀,身無羽翼第一百五十六章 待機而動(爲盟主慢西慢看書加更!)第八十章 遲雲山第十五章 一整個春天第五十九章 我有桃花一枝第一百九十四章 東街口第六十五章 自負生平第一章 君臣第四百二十二章 獨自前行第一百一十三章 對不起第五十七章 放肆第二十三章 世面第三百一十四章 姜氏有女名無憂,世間男兒恐羞見第兩百一十九章 圓滿第一百七十五章 試着殺死我第五十一章 此生終不成佛第六十四章 彷如喧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