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十七年

“老人家多是如此,她們經歷了太多,大半輩子都是這樣過來的,所以其實更加固執。”

高挑的李鳳堯走在侯府花園中,映得羣芳失色。一貫冰冷疏離的聲音,對姜望倒是有幾分緩和:“她們踩過的坑,不希望你再踩,她們犯過的錯,不希望你再犯。她們看到的美好,希望你擁有,她們固執地認爲,以她們的人生經歷,可以爲你搭建好一切。但世界是在變化的,且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你不用太在意。”

“啊,不會。”

在李鳳堯面前,姜望有些不知說什麼好的侷促。

於他而言,李鳳堯的形象,最初是在李龍川和許象乾描述裡建立起來。這兩位被李鳳堯治得服服帖帖,見到李鳳堯如同老鼠見了貓。姜望作爲他們的狐朋狗友,先天就矮李鳳堯一頭。

每回見了,都是恭恭敬敬,謹小慎微。

雖然李鳳堯並沒有像傳言中那樣待他如何殘暴,甚至都沒有給過他臉色看……

相較於姜爵爺,李鳳堯本人倒是落落大方,邊走邊道:“你外樓立的是哪一星域?”

這話題變得太突然,姜望愣了一下。

“怎麼?”李鳳堯停下來,用那對霜冷的美眸瞧着他:“我不配跟你這大齊第一天驕討論修行?”

“絕無此意!”姜望慌忙解釋道:“剛剛在想案子的事情……玉衡,是玉衡。”

李鳳堯眼中閃過一絲笑意,轉過頭去,繼續往前走:“青牌自有職份。案子的事情,你可不該跟我講。”

“是,我就在心裡想想,不會說出來。”姜望此刻拘謹得簡直像個剛進學堂的蒙童,完全能夠理解李龍川和許象乾的心情。

這位姐姐……氣場太強。

“但是修行的事情可以講一講。畢竟大道遠途,可以互相印證。”李鳳堯擡頭看了一眼天穹,頓見兩顆璀璨星辰,遙相呼應。

自七星谷一行之後,就再未見過李鳳堯展現實力。

姜望直到今日才發現,李鳳堯居然不聲不響,已經立起兩座星樓了!

仔細一想,倒也不該意外。

早在七星谷,他還是騰龍境的時候,李鳳堯就已經是神通內府境界,那會就聽說,她摘下的神通不便戰鬥,但是助益於修行。

七星谷秘境結束之後,她就一直在冰凰島修行,回臨淄也沒有多久。

而這位鳳堯姐姐,可是在石門李氏族譜上給自己改名的狠角色!

哪怕備受長輩寵愛,若非有過人的天資,怎麼可能在這個年紀,改李氏的規矩?

“星樓是述道之基,外樓境是述道之境。”但不管李鳳堯境界如何,聊起修行來,姜望瞬間就從容許多。

對‘姐姐’他侷促不安,對‘道友’他侃侃而談:“無非是總結過往的人生認知,哪怕淺薄了些,也要靠近真實,真實是問道的基礎。以玉衡爲例,我一直在想,怎樣的‘道’,纔可以傲立宇宙、巋然四方,我欲何往,我有何求……”

李鳳堯顯然沒想到他真的講起修行來,但也認真地聽完了。然後才道:“說到外樓境,家父掌九卒之逐風,軍中有一個叫顧幸的外樓境正將,令他老人家印象深刻。”

姜望同樣沒搞懂李鳳堯怎麼突然講起逐風軍裡的正將,但也做足了認真傾聽的姿態:“這人很強?”

李鳳堯看了他一眼:“大約是不如你現在強的。不過這個人呢,很久以前……大概是在道歷三九零二年,就解了軍職,出海闖蕩多年。現在是霸角島的島主。”

“這人在逐風軍裡很重要?”姜望問。

“如果重要,怎麼會走?逐風又怎麼會放他走?”李鳳堯淡聲說道:“只是今天想起他來……你說怪不怪?他有一個同鄉,也不知是不是好友呢,總歸是認識的。姓杜名防,是北衙裡的一個捕頭,也是外樓境修爲。這個捕頭呢,在抓捕一個騰龍層次嫌犯的過程中,居然和嫌犯同歸於盡了。”

姜望沉默了片刻,才道:“是很怪。”

他這時候才反應過來。

道歷三九零二年,就是元鳳三十八年!

李鳳堯哪裡是在討論外樓層次的修行呢?是在給他提供當年那起案件的線索!

“好了。閒逛了這麼久,我們也都能交差了。”李鳳堯難得地笑了笑。

這樣一個容貌無雙的冰山美人,只是輕輕一笑,彷彿整個霜冬都解了寒。冬月都因之而明媚了。

饒是姜望腦海已經卷進了洶涌如怒的案情,也在這個輕笑面前恍了一下神。

“回吧。”她說。

“欸,好。”姜望乖乖應聲。

“那我就不送了。”李鳳堯停下腳步:“祖母很喜歡你,多來看看她。”

“好的。”姜望輕聲道:“鳳堯姐姐。”

然後轉身,踏花徑而去,離開了這庭院深深的摧城侯府。

……

……

說起來與石門李氏的結緣,一早便是從李龍川開始。

天府秘境初見的時候,姜望對石門李氏的態度其實是謹慎的。

主要是因爲那句詩——“天下都頌石門李,還有誰知鳳仙張?”

同爲頂級名門,復國功臣之後。何以石門李氏能夠屹立不倒,鳳仙張氏卻淪落至此?

對鳳仙張氏心生遺憾的同時,也不免對石門李氏多了一分審視。

後來他代重玄勝送丘山弓於李龍川,又有許象乾的幫襯,雙方纔算正式結緣。

石門李氏是什麼樣的世家?

先祖得享復國之功,立靈祠於護國殿中,位在最前列!

這麼多年以來,名將輩出,人才未絕,始終屹立於大齊頂級名門之列。

姜望一個偏僻小國出身的鄉野匹夫,在與這等名門的接觸中,卻從未感受過半分傲慢。無論是李龍川、李老太君、李鳳堯……

從一開始到現在,他感受到的都只有尊重。

現在是如此,在他還遠未成名的時候,便是如此。

所以說石門李氏爲何能夠榮光久享?

或許這就是原因。

坐在回府的馬車上,姜望靜默地思考着。

石門李氏這等層次的世家,自是可以無視很多規矩。

但姜望作爲青牌體系的一員,在參與青牌所偵辦的要案之時,卻是得謹慎小心的。

李鳳堯不會無緣無故提及道歷三九零二年,更不必無緣無故提起顧幸。

說句不好聽的,區區一個外樓層次的人物,哪裡值得石門李氏念念不忘?

唯獨顧幸後來的去處,頗有些值得玩味。

霸角島是田家在海外控制的島嶼。

顧幸當年從逐風解職,選擇出海闖蕩,是不是與田家有關?

而李鳳堯特意提及的,那個名叫杜防的、以外樓修爲與騰龍境嫌犯同歸於盡的青牌捕頭,又在當年的那起大案中,扮演什麼角色?

李鳳堯總不至於閒着沒事,提起這人來。

每多一條線索,就靠近一分真相。

姜望預感自己距離它已經不遠。

正思考間,忽然簾風一動,一個人影閃了進來。

姜望雖驚不亂,大手一張,道元狂摧,神魂之力更是洶涌,左眼已經轉向赤紅……

這一切都在瞬間發生,又瞬間消退。

探出的五指已經按至對方面門前,懸停片刻,然後收了回來。

“我差點殺了你!”他皺眉道。

在車廂裡坐下來的林有邪,仍是青色方巾束髮,身着男裝,表情沒有什麼波動地說道:“如果連這都控制不住,那也枉稱齊國第一天驕了。除非,你真想殺我。”

能以遠不如他的修爲,欺近這個距離……只能說不愧是林況的女兒。

諸如“念塵”之類的獨門秘術,肯定不少……

“老爺?”車伕在簾外道。

“沒事。”姜望出聲迴應。

隨手將車廂裡的聲音禁錮,姜望有些頭疼地道:“如果你是要光明正大地拜訪我,大可以持名帖登門。如果你是要偷偷摸摸地拜訪我,又爲何在大街上鑽進我的馬車?”

“因爲持名帖登門,還得讓你的管家問清楚來歷,還得考慮你的心情,看你願不願意見客。”林有邪理所當然地說。

姜望:……

“而且。”林有邪道:“只要足夠從容,其實白天比晚上更隱蔽。在大街上突然鑽進你的馬車,也比大半夜敲你家後門要隱秘得多……”

迎着姜望複雜的眼神,她總結道:“一點辦案的小知識,希望能幫助到你。”

“你今天就是爲了來給我上課?”姜望幽幽問道。

林有邪沉默了一會,道:“我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姜望的表情認真起來:“雷貴妃案的兇手?”

“其實馮顧已經留下了很多線索。”林有邪道:“就在我們眼前。”

“比如說?”

“馮顧吊死在靈堂裡,死時面朝東北角。十一殿下的喪禮上,第一日的靈堂站位,站在那裡的人是誰……你還記得嗎?”

姜望略想了想,認真說道:“一開始是華英宮主,後來是……皇后殿下。”

“這是馮顧給的第一條線索,面朝皇后!”林有邪道:“這是給當時同樣在場的那些人的線索,當然也包括姜爵爺你。”

“這太牽強了。”姜望搖頭道:“喪禮足足三日,不知有多少人進了靈堂祭拜。”

“可是能夠站定在那個方位的人並不多,幾乎是沒有別人。”

“死者面朝的方向怎麼可能當做線索?”

“馮顧是自殺的。這是一場精心策劃後的自殺,每一個細節都是他深思熟慮後的結果。一般懸樑自盡,要麼朝着大門,要麼朝着他想看到的方向。馮顧顯然是後一種情況。”

作爲同樣出現在喪禮第一天的人,姜望其實心裡已經隱隱有些信了。

因爲他也一直在想,馮顧給他留了什麼線索!

但他還是說道:“這無法說服人。”

“所以還有第二條線索。”林有邪問道:“還記得十一殿下那碗藥湯嗎?”

姜望看着她。

林有邪道:“那碗藥湯裡的成分,我已經告訴過你。北衙那邊除了我之外,也另有藥師檢驗過,成分絲毫不差。但是時間我沒有說。”

“時間?”

“有一味藥是新增的。是在這碗藥湯已經冷卻至少一天到兩天的時間之後,才加進去的。除了馮顧之外,我想不到還有誰會做這個事情。這味藥,就是紅腹蛛足。”

姜望沉默。

他通常只會在重玄胖面前不懂裝懂,而對於紅腹蛛足,他的確不甚明白。

如果這味藥有什麼問題,那天鄭世也同樣聽到了藥湯的成分,爲什麼沒有反應?

“它也是抵禦寒毒的靈藥,放在這碗藥湯裡並不特別。但紅腹蛛本身很特別。”林有邪繼續道:“它有個別名,叫做‘食子蛛’。此蜘產子而食。一次孵化十蛛,食其九而留其一。”

“馮顧爲什麼特意加進去這樣一味藥?十一殿下都不在了,這碗藥不是給人喝的,而是給人看的。給誰看?也許是我,也許是你。十一殿下生母已死,這食子之蛛指的是誰……我想,已經不言而喻。”

姜望聳然動容!

如果說馮顧的確是想要暗示一些什麼,那麼這些暗示加起來,的確已經足夠了……

那麼,元鳳三十八年,雷貴妃遇刺案的兇手,竟然是當今皇后?

如果幕後之人真是皇后,那麼這件案子壓得這麼死,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如果是當今皇后投下來的陰影,身爲長生宮總管太監的馮顧,也的確只能以死來牽動案件!

但是……

姜望迅速從震驚的情緒中抽離出來,冷靜地道:“但這些也最多隻能說明馮顧的恨意,他可以認爲當今皇后是害死雷貴妃的兇手,但他的懷疑,不是證據。”

姜望要表達的意思很簡單——

僅憑這些,要掀開雷貴妃遇刺案,遠遠不夠。

說句不好聽的,馮顧不過長生宮一家犬,相對於皇后來說,他算什麼?

他咬這一口,不痛不癢。

他的懷疑微不足道。

何止是馮顧?

他姜青羊和林有邪的懷疑,又與馮顧有什麼區別?

只有板上釘釘的證據,纔有一絲搖動皇后威權的可能。

不然的話……

他們貿然開口懷疑,唯死而已!

他希望林有邪今天撞進馬車,聊起這件事,是帶着證據來的,

但林有邪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有證據?”

她的聲音苦澀至極:“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能做下那樣一件大案的人,怎麼可能把證據留到現在?”

時間從不爲任何人保留什麼。

是故這十七年,有一種厚重的絕望。

第一百六十章 勢如破竹第五十九章 青羊鎮事第兩百五十二章 渺渺乎第一百零四章 進出秘令第七十五章 魔奸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將白髮,曾見多少生死!第一百五十二章 高山雖緘默,深藏有萬鈞第六十四章 長夜第三百六十一章 樓上樓下第一百九十一章 歧途第二章 洞真墟之主第七十八章 姜述的回答(爲盟主Bili八個牙露加更!4/7)第三十二章 逢於星河第兩百九十八章 英雄之名第兩百一十五章 早生十五年第三百二十四章 乾陽第一百七十八章 畫眉第四十五章 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五章 歸去來兮第六十三章 驕烈第一百六十一章 如在追思第十六章 無名之輩第八十三章 山鬼第五十三章 人道之劍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忠告第四章 相見應一笑第兩百九十二章 齊帝問政第一百八十四章 再爭六合第一百八十三章 何擇第三百六十八章 六合之柱第八十五章 暴食第一百二十六章 自得其樂第一百五十二章 “星力”第三章 此恨難償!第一百五十六章 殺敵!第三百五十一章 只爲問劍第一百四十四章 社稷之重第兩百二十二章 浮生半日(爲盟主書圓圓滿滿加更【感謝狄D盟主贊助】)第十六章 霧女琵琶第八十五章 好消息(爲盟主苟聖門下一紙人加更!)第六十章 思無邪 (爲盟主騎牛南下加更)第一百零八章 錢貨兩訖第四百二十二章 獨自前行第一百零二章 貪婪第一百六十六章 能奈我何第十一章 有情衆生第兩百八十章 自此以後十九息第十三章 民心似水,我爲河伯第五十二章 貫通天地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二骨面第二十五章 多少事,待從頭第十四章 此乃劍中天子第一百一十八章 他鄉故見第一百二十二章 驟返第一百一十章 美麗獨具第一百三十三章 “丁未”第一百九十二章 全其名第四十八章 生來如此第七十三章 親與友第兩百一十九章 圓滿第七十九章 得樵第一百零九章 不知天命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佔第一百六十四章 且待天明第二十九章 國人不殺名士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魘第一百零二章 水紋如碎雪第四十六章 萬惡之源第一百五十一章 海疆榜第十四章 扶風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軍圍島第四百二十八章 逆旅(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秋殺(爲盟主陳澤青加更2/3)第一百九十三章 錦書來第十一章 雲霄第兩百三十四章 規矩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無渡河第四百三十章  “懂事”(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五章 潮涌潮落第三百三十六章 “送喪” (爲月票九千五加更)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身當之(爲盟主陳澤青賀3/3)第兩百一十八章 泥塑已碎第三百零五章 護國殿第四十三章 平步青雲第五十章 不請自來第一百三十七章 海主本相第一百五十五章 謬矣!第四百一十七章 單騎入陣,吞賊霸體(月票一萬七千五)第一百六十五章 瘟疫化身第二十四章 徒有傲骨第一百七十六章 矛與盾第五十一章 你笑什麼第一百零七章 失落歷史第一百三十四章 好久不見第六十四章 長夜第一百三十章 天地,君,親,師第七十三章 同行者第一百六十一章 如在追思第三十二章 神通可期第五十二章 斷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