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穿城

謝氏的臉,流着謝氏的血,如同謝氏的人一樣——

謝燕來垂在身側的手攥起。

蕭羽往楚昭身邊靠了靠,這個人是他舅舅?母親口中的舅舅無比的疼愛他,爲什麼這一瞬間,他只感受到殺意。

有溫暖的手攬着他。

“你看。”楚昭輕輕笑,“你們長的很像呢。”

謝燕來垂下視線,向後退了一步。

就在此時,箭樓方向又有一隊人馬疾馳而來,其中有人大喊“我是陛下身邊的齊宣,快開城門。”

那是一個老太監,打扮的極其古怪,謝燕來身後的禁衛都被嚇了一跳。

謝燕來看都沒看這老太監一眼,道:“開城門。”

......

......

“陛下還好吧?”

雖然那守門的小將,應該是小將吧,齊公公也不認得這些禁衛,也看不到熟悉的將官——那些熟悉的將官可能已經變成了屍體。

總之城門這邊的其他人很明顯以他爲首,齊公公就直接問他了。

那小將瞥過來一眼,說:“不知道。”

不知道?齊公公愣了下,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守城門的禁衛,就是守城門,守住不讓外邊的賊子闖進來,至於裡面的情況,我們不清楚,無召我們也不會前去。”謝燕來說。

齊公公明白了,這小將的意思也可以這麼理解,裡面已經戒嚴了,不許外界窺探。

這樣的話,裡面要麼很危險,要麼很安全。

齊公公猶豫。

其實他原本不贊同來皇城,三皇子發難突然,但背後準備肯定不是一天兩天,其母貴妃一直在深宮獨寵,就算陛下再小心,也難免——

說不定陛下已經不在了。

他們應該離開京城,等候四方兵馬來援平亂,最好是楚將軍領兵歸來。

但楚小姐非要來皇城,而鍾副將這些人又都聽她的,適才已經廝殺過,耗費了氣力,再廝殺出去,必然要艱難些。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楚昭在一旁說。

齊公公轉頭看她,在楚家見到這女孩兒,從她說出自己是楚岺之女後,他對她說的每句話都深信不疑,讓走就走讓停就停,但此時此刻,他忍不住表示疑問:“是不是太危險了?”

楚昭能理解他的顧慮,輕聲說:”齊公公,安全還是危險,總要冒險一試。”

冒險——

齊公公看着楚昭身前的孩童,在讓那小將辨識過後,他就又轉過身,將臉藏起來,此時齊公公和楚昭的說話,別人聽不清,都一一落在他的頭頂,但孩童沒有絲毫的反應,就像聽不到。

小殿下已經嚇懵了吧。

這一晚上的變故,大人都神魂裂,更何況一個孩子。

“楚小姐。”他說,“小殿下經不起冒險了。”

走到楚家已經冒很大的險,而且差點沒有好結果,如果不是楚小姐殺出來——

楚昭看着齊公公:“在楚家的冒險我能讓你們死裡逃生,皇城裡的冒險,我也能。”

火把照耀下女孩兒的眼神沉靜,似乎這天下沒有她畏懼的事。

年輕人無知無畏嗎?齊公公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現在還能說什麼?他也沒辦法說什麼,龍威軍都聽楚昭的,而那個不知道是什麼軍的女孩兒還不耐煩地催促“走不走啊,還磨蹭什麼啊。”

齊公公垂首:“老奴聽小姐您。”

楚昭安撫他:“你放心,陛下一定還在。”

那一世陛下活到了處死貴妃,貶三皇子爲庶人圈禁皇陵,給蕭珣封太子,甚至中山王病疾突發死去了,皇帝還又在龍牀上纏綿了半個月才過世。

這一世太子沒有改變死的命運,那皇帝一定也不會改變活着的命運。

“內宮的禁衛可不少。”

說了聲開城門後就沉默的謝燕來忽的說了句。

楚昭看向他:“我不怕,如果不讓我進,我就打進去。”

她帶着龍威軍來就是攻城的。

三皇子的人馬她要打,皇帝的,她也敢打。

今天,這個皇宮,皇帝的面,她見定了!

謝燕來看着女孩兒幽火燃燒的眼,心裡哼了聲,看到沒,這就是這女孩兒的真面目,開個楚園文會,挑釁三皇子算什麼,刀山火海她也要來闖一闖。

與他無關,愛怎樣怎樣。

謝燕來再次向後退了一步,讓開路。

但楚昭沒有縱馬疾馳過去,而是低頭輕聲喚懷裡的孩童:“小殿下。”

齊公公眼裡嚇懵的孩子立刻擡起頭。

他仰頭看着楚昭。

楚昭對他輕聲說:“小殿下,這是你舅舅,他叫謝燕來。”

孩童轉過頭,再次看向謝燕來。

“你別怕。”楚昭微微低頭說,與孩童一齊看向謝燕來,“你舅舅他會爲我們擋住賊人殺進來,如果前方有賊人,他也會來與我們一起殺賊,在這個皇城,你舅舅會用生命守護你。”

騎在馬上的女孩兒一雙眼晶晶亮的看着他,嘴邊含着淺笑,清純可愛溫柔,但謝燕來一瞬間汗毛都倒豎起來。

楚昭!你好毒!

整個謝家,能被小殿下喚一聲舅舅,認作舅舅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謝燕芳。

其他人或許也可以見小殿下一面,但稱爲舅舅入眼是不可能的。

他謝燕來更是絕無可能。

現在,楚昭把他推到小殿下面前,危難之際,生死關口!

她本不需要說這句話!

這是利誘!

楚昭話音落,一直從未說話的孩童開口了。

“舅舅。”他聲音有些顫顫,看着眼前這個小將,用力地盯着他的臉,似乎要把他刻在心上,“謝謝你。”

謝燕來垂手攥緊刀,收回視線,他說:“走!”

這一聲走,楚昭沒有再停留,將孩童一手攬住,催馬疾馳而過,如同利箭飛向內城。

緊隨她的人馬化作一片箭雨。

謝燕來站在城門前,感受着厲風血腥氣滑過。

“燕來。”其他的禁衛此時也走到謝燕來身邊。

先前他們隨着謝燕來出來,一開始是故意落後幾步,讓小情人兩個說話,但後來他們就過不來了,那楚小姐身邊的人擋住了他們。

這些人不穿兵袍,但氣勢駭人。

現在終於離開了。

“這楚小姐——”一個禁衛眼中驚懼還未散去,“竟然有這麼多人馬——”

謝燕來看了他們一眼,想不到吧。

“還想什麼未婚妻,她來找我是關心我,依戀我嗎?”他說,冷笑。

這女孩兒是可以用慣常眼光看待的嗎?男女之情,呵——

前方又有馬蹄急響一隊人馬奔來,跟先前過的一樣,不穿兵袍。

“小姐——”一人高呼,聲音渾厚響徹城門。

楚昭的聲音從內城遙遙傳來:“鍾叔,你守好城門。”

鍾長榮聞言要勒馬,視線落在城門前矗立的小將身上,一怔,旋即臉上刀疤一跳。

“你!”他喊,眼神森森,“你怎麼在這裡!”

謝燕來挑眉,視線毫不迴避:“我怎麼不能在這裡?”又冷笑,“倒是我該問你。”

這小子,什麼態度,鍾長榮將鞭子一甩,沒有落在謝燕來身上,而是在空中打個響。

以後再收拾你!

“既然你在這裡。”他沒好氣地說,指了指外邊,“箭樓和這裡交給你了,我去裡面了。”

他說着對身後的人馬做個分兵的手勢,人馬瞬時分成兩部,一部跟着鍾長榮馬蹄不停的疾馳穿過城門,另一部分肅立在謝燕來前方。

這一切發生在一瞬間,鍾長榮甚至都沒有放慢速度,人就衝過去了。

謝燕來火冒三丈,只來得及喊一聲:“把我當什麼人呢!”

但沒用了,鍾長榮已經穿過城門看不到了。

“燕來,你跟楚小姐的叔叔這麼熟啊。”身邊的禁衛驚訝,“你們——”

“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謝燕來豎眉呵斥,“我跟他也不熟!”

禁衛們哦了聲,你不想說就不說,畢竟是你們的私事。

謝燕來惱火要說什麼,禁衛們先岔開話題,指了指肅立的人馬,低聲問:“我們怎麼做?”

謝燕來看着面前的人馬,將心裡的悶氣揮刀甩出來。

“跟我去箭樓!”他喝道,“守城!”

第二十八章 夜來第七章 春景第三十二章 在意第一百零二章 客訪第三十四章 行程第九十七章 夜濃第一百零二章 客訪第九十五章 有備第六十九章 路窄第二十五章 入夜第六章 有差第八十六章 簡單第四十九章 望見第四十一章 傳開第四十三章 苗長第八章 公子第五十五章 惡人第一百零九章 夜色第十章 清晨第八十三章 對坐第五十一章 解決第一百一十六章 高聲第五十六章 晨光第十七章 厄運第一百章 斷生第七十七章 旁觀第九章 人間第五十六章 晨光第九十五章 有備第七十八章 近來第一百一十一章 怪異第三十五章 途中第一百二十章 叩見第三十三章 城門第六十六章 請帖第一百一十四章 聚來第五十四章 索賠第三十章 無力第七十八章 近來第一百一十一章 怪異第四十八章 過渡第七章 春景第二十五章 入夜第四十二章 他人第十五章 各自第三十三章 城門第二十章 話別第六十三章 山間第二十五章 入夜第八十八章 待定第一百零五章 兩語第三章 穿行第七章 春景第二十九章 燕郎第三十六章 暗思第九十一章 小巷第一百零二章 客訪第十三章 盜取第二十章 安內第六十七章 謝事第七十七章 旁觀第一百一十九章 請進第二十七章 遠方第十二章 溪邊第二十四章 亂入第四十一章 傳開第九章 人間第八十章 感覺第六章 有差第二十七章 兩勝第一百一十一章 怪異第六十一章 所喜第二章 一夜第九十六章 無患第五十九章 報恩第一百零八章 命運第十七章 小事第七十一章 辯論第三十三章 燕芳第八十一章 吵鬧第五十五章 惡人第六十章 恭送第五十三章 人心第八十八章 待定第四章 一別第三十五章 宣稱第一百章 斷生第六十二章 珍愛第十四章 深宮第七十四章 對飲第六十二章 珍愛第七十章 不解第七十三章 坦誠第一百零九章 夜色第八十七章 提點第二十四章 亂入第七十八章 近來第三十五章 途中第一百一十六章 高聲第十六章 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