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搓衣板

繪梨衣捂住脣瓣,眼中的欣喜難以掩飾,眼眶的那一絲酸澀,讓她忘了想說的話。

最終也只是面帶桃紅的微微低頭,輕聲呢喃,“嗯~”

少年少女的對視中,海風聲依舊,彷彿此刻要化爲永恆……

“陸兄!下午茶送來了!”

源稚生在遠處大喊道,是米蘭拉派人送來的茶點,以及諸多美食。

陸晨和繪梨衣的氛圍被無情的擊破,但兩人卻沒有惱意,陸晨回頭笑道:“來了!”

…………

與此同時,楚子航也駕車帶着夏彌回到了家中。

可剛進入院子,就發現有些不對。

首先是……劉姨不在了。

他滿心疑惑,推開門進入客廳,卻看到了令他終身難忘的一幕。

秘黨曾經的S級天驕,走過南闖過北,流過血屠過龍,在高架橋上拔刀怒斬神祇的那個男人,此時正……跪在搓衣板上。

沙發上是正在看電視的蘇小妍,彷彿是沒看見楚天驕一般,熱情的起身,“夏彌來了啊,快做,阿姨給你拿飲料。”

楚天驕一臉尷尬,其實有些事他曾經給蘇小妍暗示過的,但自己乾的的確不是人事,蘇小妍很生氣他能理解。

讓我跪搓衣板?

我楚天驕是什麼人物,堂堂秘黨前王牌S級,被選爲守望者,在外獨領風騷,我會……

哦……男子漢大丈夫,當跪得跪,反正都在家裡,也沒別……

子航!

你怎麼這時候回來了,還帶着夏彌!?

他好不容易在雨夜高架橋樹立起的高大瀟灑的父親形象,轟然崩塌了……

夏彌倒是沒有用異樣的眼神去看楚天驕,只是玩味的看着楚子航,不知在想什麼。

什麼叫家庭弟位啊!

…………

三月沐風,空山凝雲。

江南的春天是從小橋流水人家處開始的,河堤旁的垂柳吐出翠綠色的嫩芽,粉色的花開的正是燦爛,和白牆瓦黛一同倒影在平靜的河水中,安靜而美好。

蘇州又是其中之最,粉牆黛瓦的古樸村落掩映在五彩的春色裡,庭院深邃,炊煙裊裊,一種真實而恬淡的蘇式生活在這裡淺吟低唱。

陸晨與繪梨衣攜手漫步與河邊,這段日子兩人因爲剛剛確定了某些重要的事,心情都很好。

他們一同去了澳大利亞的大堡礁,新西蘭的南島,好望角的達馬卡峰,美國的大峽谷,尼亞加拉瀑布……

最終由於凱撒的婚期臨近,一路逛回了中國,昨日剛剛參加過凱撒和諾諾的婚禮。

倒是出乎陸晨意料的,凱撒沒有選那種很高調的地方,而是選在了這處風景秀麗的江南水鄉,來參加婚禮的加圖索家只有三人,除了已經滿頭白髮看起來樂呵呵的龐貝外,就是弗羅斯特和帕西了。

看得出來,弗羅斯特也是很開心的,畢竟凱撒是他的親侄子,如今又是加圖索家最強的族長,他的婚禮當然令人感到安心。

這意味着加圖索家很快就會有新的後代,而且一定是優良種子。

其他來參加婚禮的,除了陸晨他們,大多都是學生會的一些學員,來爲會長送上祝福。

凱撒準備在中國和諾諾辦一場中式婚禮,然後再飛回意大利,辦一場西式的,下一場大家就不用去了,獨屬他和諾諾兩人的浪漫。

繪梨衣在婚禮上送上祝福,但這次沒有再表現的很羨慕了,只是嘴角一直掛着淺淺的笑意。

當夏彌問詢時,才知道原來陸晨向繪梨衣求婚了,頓時就往楚子航那邊猛撇。

有道理啊,戰前不把各種事情瞭解,真等着打完仗再來?

但楚子航只是忙着和陸晨一起陪凱撒代酒,那天他們三個都喝的很多,以凱撒的血統,到最後都是晃晃悠悠被陸晨扶着入洞房的。

陸晨和繪梨衣走出街道,拐了個彎,便走到了他們今天的目的地。

蘇州的絲織名聞世界,這座溫柔的城市最富裕的寶藏就就是針織產品了。

而位於蘇州虎丘的婚紗一條街,各色的婚紗和款型,琳琅滿目,讓人應接不暇,據說在被婚紗充溢的長長走廊裡,如果沒有幾個小時是逛不完那麼多店鋪的,在如此浩蕩的婚紗陣容裡挑選婚紗,讓人眼花繚亂。

陸晨和繪梨衣當然不會有什麼選擇困難,如果繪梨衣喜歡,他就掏錢都買下,即使最終用的不是那一件。

同時他們也很有耐心,一家家逛過去,繪梨衣試衣服,他就在外靜靜的等待。

最後兩人來到巷子最深處的一家手工訂製婚禮服飾的老店,這是凱撒推薦的,諾諾的中式禮服就是在這裡定製。

傳統的手藝人用最好的蠶絲進行加工,成衣的絲綢摸起來手感確實和其他店的有明顯差別,衣衫上的每一個圖案,都是由老師傅一針一線的手工繪成,所以即使有着加工好的絲綢,成衣至少也要一個月準備才能製成。

此前陸晨讓凱撒幫自己提前定製了絲綢,但沒有定衣衫,他想讓繪梨衣親自來看。

“Godzilla,這件好看嗎?”

繪梨衣身上穿着樣板的服飾,主要是店家想給他們看看效果,以防某些客人沒有“想象力”,根本不會提要求。

在歷史感厚重的江南水鄉,看着繪梨衣穿上紅色的婚服,一時間陸晨有些恍惚,有幾分夢迴前世的感覺,“好看。”

他覺得繪梨衣穿什麼都很好看,作爲衣服架子,本就很難分辨衣衫的美了,因爲他的眼,根本難從繪梨衣嬌俏的臉龐上移開目光。

兩人在店內折騰了幾個小時,最終在陸晨和繪梨衣的互相參謀下,訂下了他們的禮服。

老師傅說加急的話一個內可以做完,那他們的婚期估計要定在四月份靠後,或五月份了。

晚間,回到酒店,陸晨和繪梨衣趴在牀上,兩人中間是一個平板。

“Godzilla ,這好難哦……”

繪梨衣有些苦惱,她也是聽諾諾說了後才知道,結婚有“黃道吉日”這一說法。

“我對這個也確實不太瞭解。”

陸晨有點尷尬,他作爲一個傳統的人,對這些卻是不太清楚。

畢竟以往在戰場上,哪有功夫想這些,難道看了黃曆說不宜出征,他就不上戰場了嗎?

原本他是想找個算命師傅,直接幫他們合計下的,但繪梨衣卻饒有興致的說要自己選。

那陸晨自無不可,於是乎兩人就在一起琢磨,一個個看日子分析。

看完了生辰八字,又看老黃曆,算來算去,陸晨這會兒頭都大了。

“不如繪梨衣拿骰子隨便骰子骰一個日子?”

陸晨想了想,提議道,畢竟繪梨衣的運氣一向很好。

“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繪梨衣有些猶豫,她覺得明明是很重要的日子,卻用骰子來定,實在太草率了。

“繪梨衣運氣很好嘛,而且這也算是你選的日子,或者說是命運所祝福的日子。”

陸晨笑道,又補充了一點,“選完後,我們就可以開始今晚的遊戲嘍。”

繪梨衣看着屏幕上亂七八糟晦澀難懂的中文,最終起身,赤果的玉足踩在地毯上一路小跑,從麻將臺上取了五個骰子過來,這是前天大家聚在一起打麻將時留下的。

她定了定神,將五顆骰子攥在手中,嬌俏的小臉神情嚴肅,就彷彿她手中拿着的不是普通的骰子,而是命運之槍。

深呼吸一口氣,胸前的山巒跟着起伏,繪梨衣輕輕鬆手,五顆骰子滾落在牀單上。

五、二、一、六、六、二,合計爲二十二。

陸晨算了下禮服的時間,又不想多等一個月,就先將目光放在四月份上。

繪梨衣也是目光緊張的看向老黃曆,生怕自己骰出個不好的日子。

庚寅年:虎

庚辰月壬寅日

宜:結婚、領證、安牀、訂婚、交易、作竈、入學

忌:搬家、裝修、開業、入宅、開工、動土、出行

再看兩人的生辰八字,也沒有衝突,完美契合。

陸晨笑了,“不愧是繪梨衣,簡直完美。”

繪梨衣有些不好意思,“這樣就可以啦嗎?”

不過她也有些竊喜,畢竟日子最終還是她選的,而且離得很近,她下個月,就要成爲新娘子了。

“當然,是個很好的日子。”

陸晨十分羨慕繪梨衣的運氣,他懷疑繪梨衣的幸運屬性,至少是自己的兩倍。

“不過……”

繪梨衣看着老黃曆上的一些字詞,有些疑惑,“領證是什麼意思呢?”

“哦,這個其實……不用在意,算是後來加的。”

陸晨和繪梨衣其實按照年齡來算,是領不了證的,而繪梨衣所在的地方,也沒有結婚證這種說法。

說到底,一個不知道,一個不在意,也就略過去了。

陸晨說的也沒錯,老黃曆最初當然沒有領證這個“詞條”,因爲在古代……沒有結婚證這種說法。

他也覺得感情並非是那一紙證件來證明的,他在意的是過程,和幸福的形式。

而且他聽楚兄說過,其實直到現在,很多地方都還認爲舉辦婚禮纔算是正式結婚了,而領證只是小小的環節。

確定好了日子,後續自然就是愉快的戰鬥,抓緊時間再玩幾天。

他們的休假時間也快結束了,學院已經開學,也不能總是在外面晃悠,時間長了不訓練,身體和技巧都會生疏。

…………

四月二十二日,卡塞爾學院。

今天的卡塞爾學院格外的鮮豔,各地都掛上了大紅色的囍字,而學院格外開明的,爲全校學生放了一天假。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陸晨和繪梨衣的婚禮既沒有選擇在他師傅所在的越南舉辦,沒有在他家鄉舉辦,沒有在東京舉辦,也沒有在各種世界聞名的景點舉辦,而是選在了卡塞爾學院。

因爲陸晨在家鄉沒有親人,越南的老師傅也不過是空間安排的身份,他又不想跑到日本(搞得像入贅一樣),思來想去,覺得卡塞爾學院就挺好。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體驗到青春的地方,也是他在這個世界的開始,同時還是他和繪梨衣見面的契機。

卡塞爾學院,對他來說意義非凡。

同時他和繪梨衣的朋友們,基本也都在學院,在這裡舉辦婚禮當然極好。

卡塞爾學院本就是萬惡的資本建造起的地方,如果硬要做對比的話,本就不輸各種景區,同時各類設施俱全。

他把這個想法告知了校長,校長欣然同意,還很大方的把這一天定爲了特殊的日子,全校都可以一同沾沾喜氣。

至於這種像另類自由一日的“活動”,校董會通常來說是會有意見的,但這次沒有一位校董反對,倒是紛紛爲陸晨送上了祝福。

上杉越一家今天自然也都到齊了,各個面帶喜色,老爺子和昂熱站在一起,敘舊時可沒少感慨自己即將兒孫滿堂。

聽的昂熱也忍不住嘴角抽搐,這老貨分明就是在嘲諷他。

曾經梅涅克.卡塞爾對他說過,如果他們這羣人中誰最應該活下去,那就是他自己,因爲他最會討女孩子歡心,容易生孩子,把屠龍的火種傳遞下去。

但沒想到自己一輩子執着於復仇,到頭來,梅涅克所說的話自己一點也沒上心,一點種子都沒留下。

反倒是他曾經認爲是個絕種老光棍的上杉越,忽然間冒出來幾個兒子閨女,再忽然間,孫子都要抱上了。

“都說你老當益壯,我看你最近雖然顯老了些,但依舊風韻猶存嘛,估計出去後仍舊會惹那些年上控的女孩兒尖叫,這時候不考慮爲避風港留下些種子?”

上杉越調侃道,他自然知道秘黨也做了後手準備,不能全把希望放在陸晨身上。

昂熱起初有些臉黑,心說“風韻猶存”是什麼鬼!?

但他的心緒又漸漸靜了下來,看着遠方即將開始迎親的隊伍,有些感慨,“留下什麼種子呢?復仇的種子嗎?到我這裡,最好就停下吧。”

秘黨的想法可並不能代表他的意志,他從來都是不死不休的復仇男神,退路什麼的,沒有他的位置,他準備一同奔向……最終的戰場。

第三百七十一章:投擲出的岡格尼爾第一百九十九章:繪梨衣:約定的時間快到了第二百八十九章:科雅婆婆的占卜第二百零八章:源稚生的XP暴露了第三百一十九章:源稚生搞出人命了!(二合一)第二百二十五章:你不是我要等的人啊第三百四十三章:貓一般的巨龍第三百七十七章:加圖索家的修道院第十三章:師兄你可……真厲害第六十六章:校長下午茶第四百四十六章:歐皇の裝備強化第一百零三章:繪梨衣想出來玩第二十五章:芬格爾:師弟,這都是爲了人設啊!(爲舵主加更)第一百三十四章:源稚生特供防曬油!第一百六十四章:不周山斷(感謝清河月盟主的打賞)第二百四十九章:校長:我想把子航裱牆上第三百零四章:海神之鎧第四十一章:主線任務,封神之路第三百零四章:海神之鎧第三百八十五章:草莽英雄生死之交龍……第一百四十四章:求婚計劃第八十三章:迪士尼樂園(求推薦票)第二百五十四章:大河,任務第一百零六章:生死之門第四百二十章:搓衣板第三百五十七章:新的隱藏任務第五十五章:戰鬥服?太醜了,不要!第三百二十三章:楚子航:別特麼叫我楚兄!第三百二十二章:繪梨衣的疑惑,楚子航甦醒第五十五章:戰鬥服?太醜了,不要!第七十二章:劍豪訪問團第三百二十三章:楚子航:別特麼叫我楚兄!第二百九十二章:這世間哪有什麼奇蹟第三百八十七章:陸晨: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第七十四章:玉藻前(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一章:梅開三度第二百零六章:這是外交部接總統?第三百八十章:芬裡厄的“溼婆業舞”第二百零五章:歌舞伎,兄弟第四百四十六章:歐皇の裝備強化第三百七十六章:戰後,恢復第一百四十七章:港灣貧民區第一百四十五章:陸晨:你管這叫低調?第一百五十六章:迷霧漸散第三章:龍族世界第五十九章:噓——第二百零四章:陸晨:什麼疼我沒經歷過?第二百七十二章:你們那表白失敗還要進監獄?第三十七章:亂戰,危局(求推薦票)第三百七十三章:真正的至尊第六十七章:白王血裔(求推薦票)第四百一十八章:死亡Flag第一百八十章:施救第三百七十五章:末路的神王(虛假的二合一)第二百一十七章:Godzilla我們回去睡覺吧第三百八十三章:EVA也來玩遊戲,凱撒歸來第二百九十五章:凡人,跪下第一百七十七章:兩個照面,四顆頭第二百三十一章:源兄,你欠我只超級大魷魚第三章:龍族世界第四百零六章:凋零之風,維德佛爾尼爾第二百一十六章:上杉越:就是你想拱我家的白菜!第四百一十五章:天銘,天驕第三百二十章:你能幫我催更下炎之龍斬者嗎?第三百一十七章:暴雨和雷霆(虛假的二合一)第二百二十四章:他不會是災難使者吧?第九十九章:高天原的二貨們第一百零四章:下潛第六十七章:白王血裔(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二章:把牀折騰壞了第六十九章:出發,三人組!第六十七章:白王血裔(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五章:我弄疼你了嗎?第三百零七章:永別了,牢籠第二百九十五章:凡人,跪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白嫖白王是什麼操作?第三百零九章:夢前塵,返校(三合一)第四百五十六章:庫拉斯王第四百五十四章:重集舊部第二百五十九章:孤獨者無所畏懼第二百三十三章:我抓到了什麼?第二百三十五章:完整的皇?不第二百章:尼伯龍根計劃就緒第二百二十四章:他不會是災難使者吧?第二百八十六章:陸晨帶隊的戰爭實踐課第二百四十八章:這S級也太弱了吧?第一百六十五章:陸晨:氪金就能變強第一百二十章:黑日第三百九十三章:那麼,代價是什麼呢?第一百三十五章:我弄疼你了嗎?第三百二十九章:子航:爸爸還活着?(感謝盟主墳墓纔是zzd家的打賞)第三百零六章:陸先生纔是戰神吧!?第三百八十一章:龍王的快樂水管第四百二十五章:全球直播第四百三十一章:全場最佳,芬格爾!第十七章:凱撒.加圖索八十九章:暗流(求推薦票)第二百零一章:傳奇返校,冰窖第二百六十章:萊茵第一百六十六章:感受神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