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世紀婚禮,洞房

時間到了,卡塞爾學院內頓時響起鞭炮的聲音。

除此之外,震天如雷鳴般的聲音響起,宛若是上百門巨炮在開火。

不,並不是像,而是裝備部真的準備了上百門巨炮,對空開火。

特製的禮彈被打向空中,即使是白日,五色的光芒依舊璀璨耀眼,估計史上從未有過如此華麗的婚禮禮花,如此的排場。

這是馬突爾研究員的傑作,這個炸彈專家,今天終於把自己的才能用到了正途上,雖然他原本是想做威力更大的禮花,比如萬一在婚禮過程中遇到突發狀況,還可以用於防空,但被陸晨嚴肅的警告了。

即使是馬突爾研究員已經很收斂,但這些禮花如果實際打到生物,也還是致命的,同時雖然他精密的計算過火焰墜落時降溫的速度,可仍舊不能完全保證不會失火。

畢竟卡塞爾是在山林中,所以還預備了消防隊伍。

耀眼的“污染性”禮花齊鳴過後,隨後沖天而起的是一個個極大的圓球,這些球體到了高點後,轟然爆開,漫天的綵帶落下,如同紛飛的大雪。

校園內每隔一段距離都有着禮臺,上面放着喜糖和各種點心,本以爲會是鋪張浪費,畢竟卡塞爾學院的精英們,如今就算是路明非也不會恬着臉埋頭去吃糖和點心。

可實際上基本上每處禮臺都被取用一空,即使是不吃糖的學員,也會拿一些,想沾沾獅心會長的喜氣。

畢竟這可是傳奇屠龍者的婚禮,學院中的兩位至強者結婚,受中國風俗的影響,卡塞爾學院的學生都還是很信某些事的,這種吉利的事,當然要沾一下。

新娘千呼萬喚始出來,登上了迎親隊伍的花轎。

而擡轎的“人”也有些特殊,可以說是卡塞爾學院如今最大的壯丁了。

大到新娘想上花轎,都要走一段“路”。

芬裡厄乖巧的趴在地上,背上扛着一個對他來說十分迷你的花轎,祂脖子間掛着長長的紅布,昭示着祂是迎親隊伍光榮的一員。

祂不太清楚今天的儀式的內在含義,但大家好像都很開心,祂也就很開心,臉上掛着人都能讀懂的憨笑。

當起轎聲起,芬裡厄歡快的站起身,在學院的大路上邁開小巧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操控力量,避免破壞公共場地。

學院中的大多數學員還是第一次正面好好端詳這位大地與山之王,一些人此前心中最後對龍王的忌憚也不存在了。

畢竟誰會討厭一個看起來乖巧,蠢萌的大個子呢?

何況這個大個子很友好,還是和他們同一陣營的。

陸晨今天穿上了大紅色的禮服,胸前掛着喜慶的紅花,走在前方。

一路上無論是何等家世的學員,都恭敬的向他行禮,送上最誠摯的祝福。

沿路兩側,有些學員們拿着自裝備部不限量供應的禮花筒打着小型禮花,只是由卡塞爾學院學員的專業性,面無表情神情嚴肅拿着禮花筒的樣子,簡直像是準備發射火箭筒。

走過湖畔,穿過奧丁廣場,經過英靈殿,最終陸晨在卡塞爾學院的教堂前停下。

可此時原本的教堂已經被臨時翻修的看不出原本的樣子,上面更是張燈結綵。

這就算是到了婚禮執行的地方,芬裡厄將花轎放下,蒙着蓋頭的新娘被夏彌牽着手,帶到陸晨身邊,邁入禮堂。

其實原本傳統的婚禮流程是要更加繁瑣的,但陸晨和繪梨衣商議了下,有些地方還是從簡比較好,畢竟在學院辦的話,要招待的人太多。

即使自認爲酒神的陸晨,也不敢說能把學院的所有混血種都喝到位,他需要時間來周旋,所以白天的繁瑣流程還是縮減些好。

禮堂內,今天是由昂熱充當司儀。

楚子航、芬格爾、路明非是陸晨的“御”,也就是今天所說的伴郎。

凱撒和源稚生因爲已經結婚了,所以就無緣這個身份,只能在外圍以目光送上祝福。

而路明非今天格外的神采飛揚,他沒想到有一天還能當上陸師兄的伴郎,這是何等榮光。

當然,實際上他也知道自己是“撿漏”了,如果凱撒師兄沒有結婚,這種好事是輪不到自己的。

夏彌、零、米蘭拉,是繪梨衣那邊的“全美人”,意喻着十全十美,其實也就是現在說的伴娘。

米蘭拉今天臉上帶着笑,好像一直都沒停過,搞得好像新娘子不是繪梨衣,而是她自己一般。

她看向蒙着蓋頭的繪梨衣,又看向那個穿着禮服的少年,頓時有種完滿了的感覺,無憾了。

而零即使是在這樣的日子,也就是冷若冰山,和伴郎組的楚子航合併起來,簡直像是兩尊冷麪門神。

婚禮照常進行,上杉越樂呵呵的坐在高位上,他還沒享受過今天這種待遇,畢竟那個臭小子雖然對自己恭敬,可內在裡骨頭硬着呢。

昂熱作爲一個英國人,卻對婚禮流程出奇的熟悉,若不是他的容貌,會讓人誤以爲是自古代穿越過來經驗豐富的司儀。

校長臉上帶着笑,聆聽者校園內此起彼伏的禮花和鞭炮聲,對陸晨調侃的開口:“看來我們的新郎等不及了,那就準備拜堂吧。”

施耐德在一旁看着也有些感慨,沒想到自己這個學生入學還不到兩年,不僅把四大君主都擺平了,如今更是要邁入婚姻的殿堂。

原本他作爲陸晨的導師,勉強也算是“師傅”,按照古禮,陸晨父母不在,他是可以坐在高位的,但他拒絕了昂熱的建議。

主要是覺得自己不配……所以也就沒跟陸晨提過。

陸晨臉上這會兒臉上的笑意有些僵硬,是硬擠出來的,畢竟是第一次,不知爲何,還有些緊張。

他和繪梨衣之間有着紅色的絲綢繫帶,走上前去,等待着昂熱的發話。

吉時已到,外面炮聲再次轟鳴而起,同時禮堂內卡塞爾學院最精英的樂隊開始奏樂。

“一拜天地——”

由於提前預習過,繪梨衣和陸晨表現的很熟練。

他其實並不太信天地,但這是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婚禮,希望已經去世的父母在天之靈,能夠看到,他們的兒子沒有死在戰爭中,要結婚了。

“二拜高堂——”

上杉老爺子終於享受到了當世混血種第一強者的拜服,儘管是作爲岳父,這種體驗仍舊很特殊。

“夫妻對拜——”

由於緊張,陸晨在轉身時,差點轉錯了方向,還好他的反應力和對身體的掌控力非常人,立馬改了過來,應該沒有人能看出異樣。

他看着對面蓋着紅蓋頭的可人兒,心緒激盪,感慨萬千,即使隔着紅色的絲綢,他似乎也能感受到女孩兒和自己的對視。

這一拜,便是……夫妻了。

昂熱眼中藏着笑意,“送入洞房——”

陸晨拉起繪梨衣的手,就準備跑,前往學院緊急幫他蓋的新院子,但被凱撒攔下了。

“陸兄,還不到你跑的時候吧?”

凱撒臉上帶着不還好意的笑,他那天可是被衆人灌到半死,陸晨和楚子航說是幫他擋酒的,可後來等他迷糊後,又跟他喝了不少,導致他後來都沒狀態了……

今天就是“復仇”的好機會,怎麼能讓陸晨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跑路?

夏彌在一旁臉上憋着笑,拉起繪梨衣的手,“那我先送新娘子入洞房嘍~”

陸晨臉色苦了下來,目光掃視禮堂內的學員們,獅心會成員們各個眼神狂熱,而外面還有幾千名學員,想想就可怕。

“陸師弟,你不會是,慫了吧?”

芬格爾在一旁賤笑道。

“呵,不就是喝酒嗎,來。”

陸晨睥睨四周,他還就不信了,你們能灌倒我?

他拎起一罈學院專門找地方精製的老酒,拍開泥封,轉身環視禮堂內的衆人,“陸某先敬大家。”

說完,他便拎起來,噸噸噸噸噸——

這下給剛拿着小酒杯上前的楚子航和凱撒看楞了,這可不是古代的那種酒,酒廠特製,五十度的啊!

陸晨一番豪飲後,擦了擦嘴角的酒液,“我這樣一次算百人,可以吧?”

凱撒嘴角抽搐,“行,陸兄你真行。”

他忽然意識到,這傢伙貌似是無底洞來着,他反正沒見陸晨喝醉過。

一罈老酒下肚,陸晨也感覺身體有些發熱,心中豪氣頓生,又拎起一罈,“這一罈敬我的岳父,感謝祂傳下繪梨衣這麼好的女孩兒。”

因爲上杉越的情況怪異,陸晨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了。

上杉越今天開心,見陸晨豪爽,也將手中的酒杯扔到一邊,拎起一罈酒,拍開泥封就是對着幹。

禮堂內的學員們一臉震驚和感慨,心說要不人家咋是超級混血種呢,這喝酒就非人類啊。

“這一罈我敬源兄,感謝你對繪梨衣的照顧。”

陸晨的確感謝源稚生,某種意義上來說,以往在蛇岐八家,也就只有源稚生照顧繪梨衣了。

源稚生在老爸和弟弟的注視下,有些犯難,但覺得今天在卡塞爾學院,他不管是作爲陸晨的大舅子,還是這些學員眼中的師兄,都不能慫了。

於是乎也提起一罈近兩升的酒,咬咬牙,“陸兄,幹。”

仰頭噸噸噸之後,源稚生臉上浮上紅意,櫻在旁邊扶了一下他,低聲道:“要回去休息嗎?”

源稚生搖搖頭,含糊道:“我還能繼續呢。”

之後陸晨又依次按照同樣的方法敬了凱撒、楚子航,考慮到芬格爾和路明非的承受能力,他放過了對方。

禮堂內搞定,陸晨一幅豪氣灑然的樣子大步走向外面,像是要去搞定卡塞爾全校的學生。

但實際上在他邁出大門的那一刻,就以他的極速消失了,十幾秒後纔在禮堂拐角若無其事的走出去……中途他去上了個廁所。

一連六個小時,直到天色昏暗,陸晨才發現自己的承受能力也是有極限的,走路都有些微飄了。

好在他終於把所有人都喝到位了,不,豈止是到位,到第二輪他再見到源稚生是,對方簡直要起飛了。

拉着櫻非說要生個雙胞胎,即使以櫻的定力,也忍不住面帶桃紅,拉着源稚生的袖子,要把他帶走。

一切搞定,陸晨終於可以擺脫“煩人”的大家,前往自己溫馨的小屋,入洞房了。

夜幕降臨,燭光點點。

推開門前,陸晨的心跳忍不住加快,甚至停頓了好幾秒,都沒動作。

他深吸一口氣,神之秘血和龍血分解着體內的酒精,思緒清明瞭許多,推門而入。

女孩兒靜靜的坐在牀前,足抵紅蓮,紅衣素手,看似平靜,但她微微攥緊的小手暴露了她的緊張。

陸晨關好門,緩步走向繪梨衣,心跳聲簡直要蓋過腳步聲。

拿起桌上的玉如意,輕挑開紅紗,在燭光下打量着女孩兒,一如他在那場遊戲中看到的那樣,莞爾嬌羞,美豔不可方物。

一襲紅色嫁衣映着她桃花般的容顏,目光流盼之間閃爍着絢麗的的光彩,紅脣皓齒,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動人的少女初長成的嬌媚。

白皙的皮膚如月光般皎潔,纖腰猶如緊束的絹帶,十指好似鮮嫩的蔥尖。

頭戴的鳳冠和身上點綴的明珠在燭光下熠熠生輝,好像十五是滿街的花燈,紅脣皓齒,寐含春水臉如凝脂,帶着幾分粉膩酥融嬌欲滴的味道。

“G……”

繪梨衣朱脣輕啓,卻又閉合,最終面帶櫻紅,改口道:“夫君~”

那濡穤美好的聲線帶着兩分怯,五分欣喜,三分嬌羞,聲音婉轉令人骨酥。

陸晨感覺自己可能是在外面喝太多酒了,口內十分乾澀,“我……我們先喝交杯酒吧。”

在桌子上,早已經準備好一個切開的瓠瓜,裡面盛滿苦酒。

陸晨和繪梨衣相對而坐,各自端起一巹,四目相對,含情脈脈,手臂交錯而挽。

然後在一片溫情中小酌一口,合巹而笑,性訴衷腸。

繪梨衣面帶櫻色的紅暈,想起米蘭拉師姐告訴自己的事,怯生生開口道:“夫君,夜深了~”

她將手放入衣衫,讓陸晨不禁嚥了口吐沫,但也總有些不祥的預感,不會和我那次看到的一樣吧?

然而下一刻,他腦海中什麼想法都沒有了。

紅扣落下,解放束縛,衣衫輕褪。

他不知道是誰給繪梨衣做了婚前教育,但他真想好好感謝一下對方。

他站起身來,挽住繪梨衣的纖腰,抱起她走向……

他的身形一頓,忽然又掃到桌面上還放着一本冊子,上面寫着“安全手冊”,而手冊上,還放着一個紅盒子,貌似是上杉越友情贈送的新婚禮物。

陸晨頓時酒意完全清醒了,又側手拿起岳父的禮物。

之後攜手。。。。。

第一百八十六章:純血龍族還有這種蠢貨?第二百三十一章:源兄,你欠我只超級大魷魚第三百五十章:好吃不過餃子第一百零六章:生死之門第三百八十章:芬裡厄的“溼婆業舞”第二十七章:師兄的故事(求推薦票)第十章:入學培訓第二百四十五章:終於知道陸師兄能有多快了(感謝盟主蜜糖冬瓜的打賞)第一百零三章:繪梨衣想出來玩第四百五十章:我爹是雙重龍騎士?第一百九十九章:繪梨衣:約定的時間快到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陸晨:你們兄弟挺會享受的啊!?(二合一)第二百五十五章:下潛,青銅門第一百七十五章:夜談楚子航(感謝清河月打賞的盟主!)第二百三十五章:完整的皇?不第一百三十八章:返校,新的傳奇第二百二十四章:他不會是災難使者吧?第二百四十五章:終於知道陸師兄能有多快了(感謝盟主蜜糖冬瓜的打賞)第四百二十七章:力量的極境,迴歸第一章:囚者(新書求推薦)第四百四十一章:迴歸,獎勵結算第一百三十八章:返校,新的傳奇第一百零五章:金倫加回廊第一百一十七章:源稚生:我也想做正義的夥伴第四百零八章(真):打穿冥府的尼德霍格第二百七十二章:你們那表白失敗還要進監獄?第二百八十一章:夏彌入學(感謝盟主很菜還很騷的打賞)第一百二十八章:上杉越:應該不會吧?第八十四章:凱撒:是女人的味道第二百九十三章:古老的活祭第三百六十二章:史詩級裝備,岡格尼爾!第二百零五章:歌舞伎,兄弟第四百二十三章:復甦,滅世第二百零一章:傳奇返校,冰窖第九章:楚子航第三百九十一章:詭異的臍帶,吞噬第七十四章:玉藻前(求推薦票)第三百四十三章:貓一般的巨龍第一百一十二章:什麼,白絲!?第二百四十一章:楚兄,楞啥呢第二百五十七章:所謂初代皇第二百八十四章:今日的勝負……第三百八十一章:龍王的快樂水管第二百八十二章:自由一日,繪梨衣想贏第三百七十九章:我想養只龍王,校長您看行嗎?第三百五十三章:黑天鵝港,小鎮第三百三十章:奧丁面具的秘密第一百三十章:如果正義的奧特曼……第三百六十一章:水銀池中的男孩兒第一百八十二章:崩潰的酒德麻衣第二百九十章:繪梨衣:薛定諤好殘忍第四百四十二章:補償強化,繪梨衣來了第三百三十九章:出不去的話,我們可以當師兄們的女婿第八十七章:天空樹(求推薦票)第七十九章:晨間偶遇(求推薦票)第三百零九章:夢前塵,返校(三合一)第二十六章:我這兩天吃的是……軟飯?第二十九章:戰爭實踐課第一百三十九章:楚子航:愛情真是能改變一個人第三百零七章:永別了,牢籠第一百五十二章:米婭:我要報警了第三百四十四章:學院中的會議,貝奧武夫第一百零三章:繪梨衣想出來玩第一百五十四章:混血君主,就這?(第四更)第二百七十章:言靈.不動明王第一百一十八章:源稚生:我妹妹更厲害第三百零七章:永別了,牢籠第二百三十八章:預科班第四百一十九章:咱們結婚吧第二百二十五章:你不是我要等的人啊第二百二十章:斷線,暴雨第三百三十一章:夏彌的抉擇第四百二十六章:生死第一百二十一章:黑玄噬血第三百九十七章:生日,上杉越的特別禮物第二百九十二章:這世間哪有什麼奇蹟第三百三十七章:吉爾伽美什,匯合第二百八十四章:今日的勝負……第四十一章:主線任務,封神之路第六十八章:去日本走一趟吧第三百二十一章:阿瓦隆,奧丁本體第二百四十二章:繪梨衣:被叫師姐好開心第四百一十章:路明非的身份(感謝盟主護套的打賞)第四百二十九章:空間真黑啊!第四百五十三章:賣藝的軍團長第三百八十八章:婚禮,突變第二百七十五章:瘋起來的路明非第四百零三章:凱撒:我老婆被抓走了!?第四百零九章:路鳴澤出血量超大第二百五十二章: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奧特曼嗎?第四百二十四章:至強的皇帝第五十章:繪梨衣のPSN(第三更)第二百六十九章:強化,新的屬性第一百零二章:富士山勘探第六十六章:校長下午茶第六十五章:師弟,注孤生啊!第二百六十五章:自由一日計劃,動物園第三百一十四章:陸晨:你們兄弟挺會享受的啊!?(二合一)第三百八十六章:夢,“盛大”的葬禮第一百五十六章:迷霧漸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