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

萬妖國主小腰一挺,從軟塌上坐起身,胸脯上的那幾斤風情因爲這個動作,一陣顫巍巍。

李妙真、阿蘇羅等超凡強者,也紛紛從案邊起身。

銀髮妖姬大踏步往外走,李妙真等人趕上,趙守原本想秀一秀儒家修士的操作,但他傷的實在太重,便放棄了秀操作的打算。

老老實實跟在九尾天狐身後。

夜空如洗,圓月掛在天穹,繁星灑滿夜幕。

萬妖城在夜色中陷入沉睡,妖族是非常講究作息規律的族羣,沒有人類那麼多花花腸子,能玩樂到三更半夜,歡飲達旦。

衆人很快抵達封印之塔,塔門敞開,明亮的燭光映射出來。。

許七安和神殊在塔內對坐交談,見衆人聯袂而來,兩人同時望來,一個面帶微笑的招手,一個臉色古板的頷首。

趙守等人踏入封印之塔,鄭重其事的向半步武神作揖行禮。

只有九尾狐還是一副沒大沒小的模樣,像個煙視媚行,沒規沒矩的野丫頭。

待衆人入座後,神殊緩緩道: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事想問我,我會把關於我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你們。”

衆人精神一振。

神殊沒有立刻訴說,回憶了片刻往事,這纔在緩慢的語調裡,講起自己的事。

“五百多年前,佛陀掙脫了部分封印,獲得了向外滲透些許力量的自由。爲了儘快打破儒聖的禁錮,苦思冥想,終於讓祂想出了一個辦法。

“那就是撕裂自己的部分魂魄,並把自己的情感注入到了這部分魂魄裡面。而後將它融入到修羅王的體內,當時修羅王已經近乎魂飛魄散,體內只剩一縷殘魂未滅。佛陀的這部分魂魄和修羅王的殘魂融合,成爲了一個全新的靈魂。

“這就是我。我擁有佛陀的部分靈魂和記憶,也擁有修羅王的記憶和魂魄,常常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修羅王還是佛陀。”

塔內的衆超凡表情各異。

原來如此,這和我的推測差不多吻合,神殊果然是佛陀的“另一面”,並不存在外來的超品奪舍佛陀的事,嗯,佛陀身爲超品,哪裡是說奪舍就能奪舍的..........許七安心裡恍然。

他接着看向阿蘇羅和九尾天狐,發現“兄妹倆”表情是同款的複雜。

別說你自己分不清,你的兒子和女兒也分不清自己的爹到底是修羅王還是佛陀了..........許七安在心裡默默吐槽了一句。

“佛陀與我約定,只要我幫忙度化萬妖國,讓南妖皈依佛門,助祂凝聚氣運,掙脫封印,祂便徹底切斷與我的聯繫,還我一個自由身。

“祂將情感注入到我的靈魂裡,加深我對自己是佛陀的認識,就是因爲害怕我反悔。我答應了他,修爲大成後,我便離開阿蘭陀,前往南疆。”

神殊娓娓道來,訴說着一段塵封在歷史中的往事。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八月,南疆最炎熱的盛夏。萬妖山往西三百里,有一座雙子湖,湖水清澈,湖邊長着一種叫做“雙子”的靈花,據說食之可誕下雙子。

“我從西域一路南下,路過雙子湖,在湖邊飲水休息時,水面忽然浪花噴涌,她從水裡赤條條的鑽出來,陽光燦爛,白皙的身子掛滿水珠,折射着七彩的光暈,身後是九條美麗招搖的狐尾。

“她看見我,一點都不害羞,反而笑嘻嘻的問我:偷看本國主洗澡多久了?”

這個時候,你應該偷走她放在岸邊的衣服,然後要求她嫁給你,或許她會覺得你是個忠厚老實的人,選擇嫁給你..........許七安想到這裡,本能的環顧四周,發現袁護法不在,這才鬆口氣。

狐狸精果然熱情開放..........許七安旋即看向九尾天狐。

“看什麼看!”

銀髮妖姬和李妙真,同時柳眉倒豎。

許七安收回目光,神殊繼續道:

“她問我是不是從西域來的,我說是,她便一改笑嘻嘻的模樣,對我施以辣手。當時西域佛門和萬妖國常有摩擦,佛門喜歡首收服強大的妖族當坐騎。

“她說我長的俊俏英武,要收我做男寵。”

答應她,大師,你要把握未來啊.........許七安心裡調侃了一句,衝散那滄海桑田的悵然感。

俊俏英武?趙守等人用質疑的目光審視着神殊的五官,懷疑神殊是在吹牛。

就連同爲修羅族的阿蘇羅,也覺得神殊自吹自擂的有些過頭了。

銀髮妖姬淡淡道:

“我們九尾天狐一族,只喜歡強大勇猛的男子,不像人族女子,只心儀油頭粉面的小白臉。”

強大勇猛的男子.........李妙真看一眼許七安,再看銀髮妖姬時,眼神裡多了一抹警惕。

“後來呢!”許七安問道。

“後來我把她捶了一頓,她老實了,說願意只收我一個男寵,絕不三心二意。”神殊笑了笑,“我當時正好在煩惱如何打入萬妖國內部。妖族對佛門僧人極爲牴觸,即使我修爲強大,能以力服人,也很難以理服人。”

“再後來,我就以萬妖國主男寵的身份留在萬妖國,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數十載時光。”

神殊說到這裡,看向九尾天狐,語氣溫和:

“第三十年,你就出生了。”

不是,你是去度化他們的,不是被他們同化的啊,大師你佛法不堅定啊,但是狐狸精誰不愛呢,人美,錢多,還騷,換我我也把持不住.........許七安心裡一動,道:

“正因爲這樣,所以你和佛陀才決裂?”

神殊搖了搖頭,沉聲道:

“我的任務其實早就完成了,她猶豫了數十年,直到孩子出世,她終於同意皈依佛門,讓萬妖國成爲佛門附庸,只要佛門答應讓萬妖國自治便成。

“我欣然返回佛門,將此事告之佛陀與衆菩薩,佛陀也同意了,隨後就派遣阿蘭陀的菩薩、羅漢,以及金剛入主萬妖國。”

說到這裡,他表情忽然變的陰鬱:

“她敞開大門迎接佛門,可等來的是佛門的屠戮,佛陀背棄了承受,祂從未想過要還我自由身,從未想過要放過萬妖國,我只是祂負責探路的卒子。

“祂要以最小的代價滅了萬妖國,將十萬大山的氣運納入佛門。”

九尾天狐抿了抿嘴脣,臉色陰沉。

趙守回憶着史書的記載,恍然道:

“難怪,史書上說,佛門在萬妖山殺死了萬妖女王,妖族倉惶敗退,旋即在十萬大山中與佛門遊擊抗戰,經歷了整整一甲子,才徹底平息戰亂。

“史稱甲子蕩妖。”

如果讓妖族有所防備,凝聚舉國之力,佛門想滅萬妖國,恐怕沒那麼容易。當初是以偷襲的方式,解決了萬妖國的頂尖力量。大部分妖族散落在十萬大山各處,當時是沒反應過來的。

所以纔有了後續的一甲子戰爭。

失去了頂尖力量的妖族,仍然抗爭了一甲子,可想而知,當年九州最大的妖族羣體有多強盛。

許七安皺眉道:

“我聽娘娘說,當初大日如來法相是從你體內升起的,佛陀仍能控制你?”

神殊頷首:

“這是祂的殺手鐗,當初分離我的時候便留下的暗手。當時我只察覺到一股難以控制的力量,並不知道它的本質,佛陀告訴我,這是我和祂同出一體難以割捨的聯繫,我想要自由身,便只有清除掉這股力量。

“而代價是幫祂度化萬妖國,助祂脫困。”

原來如此........許七安和九尾天狐恍然點頭。

後者問道:

“時至今日,你們仍能融合?佛陀的狀態是怎麼回事,祂顯得很不正常。”

她把李妙真之前的疑惑,問了出來。

衆超凡精神一振,耐心聆聽。

神殊皺着眉頭:

“在我的印象裡,佛陀是人族,這點應該不會出錯,雖然我的記憶只停留在祂成爲超品之後,但祂就是我,我就是祂,我自己是什麼東西,我自己知道。”

許七安追問:

“那祂爲何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神殊微微搖頭:

“我不知道這五百年來,在祂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這樣的祂更可怕了。有件事,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

他看向許七安,“佛陀已經不能稱之爲‘生靈’,祂的神智是不正常的。”

就像一個可怕的怪物,沒有感情的怪物..........許七安點點頭,沉吟道:

“這會不會是因爲牠把大部分情感都轉嫁到了你身上?”

當初佛陀把大部分情感轉嫁到神殊身上,加深他對自己是佛陀的認識,爲的是不讓修羅王的部分記憶成爲主導,導致這具‘分身’失去掌控。

但這件事真的沒有代價嗎?

或許,祂如今的狀態,正是代價。

所以祂纔想藉着這次機會,容納神殊,補完自身?

這時,九尾天狐看向許七安,道:

“熊王呢?”

許七安伸出手掌,掌心金光凝聚,化作一座玲瓏袖珍的金色小塔。

“它受了些傷,在塔內沉睡,我已經用藥師法相治好了它的傷..........”

說着說着,許七安臉色一變,瞳孔略有收縮。

“怎麼了?”衆人問道。

“我似乎明白佛陀爲什麼要吃法濟菩薩了。”許七安深吸一口氣,掃視一圈,沉聲道:

“有個細節你們也注意到了,祂似乎無法施展大日如來法相外的八大法相。祂吃法濟菩薩,真正想要的是大智慧法相的力量,祂需要大智慧法相來保持清醒,不讓自己徹底變成沒有理智的怪物.........”

這個猜測讓人細思極恐,卻又合情合理,附和他們之前的推測。

“可惜法濟菩薩只剩一縷殘魂,記不起太多事情。”許七安看向金蓮道長:

“這事還得勞煩道長,替法濟菩薩補完魂魄。”

金蓮道長點頭應承下來。

“神殊大師的頭顱已經奪回,那麼佛陀就沒有繼續沉睡的理由,祂很可能會報復南疆,乃至大奉,不得不防。”趙守沉聲道。

“這件事,我需要回去找魏公商量.........”許七安捏了捏眉心。

衆人聊到深刻,因爲神殊需要休養,恢復實力,於是相繼離開。

趙守等人受傷不輕,本想在萬妖國暫且住下,修養一夜,但許七安站在封印之塔外的廣場上,眺望了一下夜色,道:

“先回大奉,我有件事要去驗證。”

說罷,祭出浮屠寶塔,示意他們進塔修養。

見他沒有解釋的意思,李妙真等人便沒多問,縱身躍入塔中。

砰!

塔門關閉,許七安在刺耳的音爆聲裡,利箭般竄向夜空,準瞬間消失在天際。

從十萬大山到京城,相隔十幾萬裡,許七安只用了一個時辰便返回京城。

雄偉的城池坐落在蒼茫大地上,燈火星星點點,越靠近皇宮,燈光越密集。

黃昏時,懷慶在天地會內傳書告知他們,已經打退了大巫師的進攻,寇陽州以二品武夫之力,將度厄羅漢打的不敢進京城,逃回西域,隨後直奔主戰場,支援洛玉衡等人。

遺憾的是,大巫師太過雞賊,一見粗鄙的二品武夫殺來,立刻帶着兩名靈慧師撤退。

此戰,是寇陽州老前輩拿了mvp........許七安聽聞消息時,着實驚訝。

心說寇老前輩終於崛起了。

啪嗒.......許七安降落在八卦臺,祭出浮屠寶塔,釋放李妙真阿蘇羅等超凡。

然後帶着衆人一路往下,朝着觀星樓地底走去。

觀星樓地底總共三層,第一層關押的是普通犯人,曾一度變成鍾璃的專屬套房。

最底層則是關押超凡強者的。

孫玄機在許七安的示意下,開啓一道道禁制,來到了最底層。

孫師兄擡腳一踏,清光圓陣顯化,陣中多了一隻沒穿衣服的猴子。

渾身雪白長毛的袁護法有些羞澀,他已經習慣穿人族的衣服,帶毛的玉體暴露在大庭觀衆之下時,難免害羞。

接着,他很快進入工作狀態,審視着孫玄機片刻,讀心道:

“你要見度情羅漢?”

度情羅漢是當初在雍州時,抓捕許七安的主力,被洛玉衡擊敗,再後來,以拔除封魔釘爲代價,換來一條活路。

監正答應度情羅漢,將他鎮在觀星樓三年,三年之期一過,便還他自由。

許七安點頭,嗯了一聲。

孫玄機帶着一衆超凡,穿過幽暗沉悶的廊道,抵達盡頭的一間鐵門外。

他先是取出一面八角銅鏡,嵌入鐵門的八角凹槽裡,銅鏡宛如3D投影儀,投射出一面複雜的陣法。

孫師兄面不改色的撥弄、書寫陣紋,十幾息後,鐵門內的鎖舌‘咔擦’作響,相繼彈開。

略顯沉重的‘扎扎’聲裡,他推開了厚重的鐵門。

鐵門內漆黑一片,孫玄機以傳送術召來一盞油燈,微弱得燭光驅散黑暗,帶來昏黃。

枯草堆上,盤坐着一位白眉垂掛在臉頰兩側的老僧。

枯瘦的老僧睜開眼,溫和平靜的看向這羣突然造訪的強者,目光在阿蘇羅和許七安身上微微一凝。

“你們倆能站在一起,看來貧僧在地底的這大半年裡,外面發生了很多事。”

度情羅漢淡淡道。

許七安點點頭,道:

“確實發生了很多事,度情羅漢想知道嗎。”

老僧沒有回答,一副隨緣的模樣。

許七安繼續道:

“不過在此之前,本銀鑼有件事想問你。”

度情羅漢道:

“何事!”

許七安凝視着他:

“雍州城外,地宮裡,那具古屍,是不是你殺的!”

..........

PS:錯字先更後改。今天去了一趟醫院做體檢,更新晚了。

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章 生母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四章 不願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