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蒙古之戰(5)

草原深處,怡親王率領他的部隊拼命地向西北跑。

讓科爾沁部當替罪羊,這是怡親王早就做好的打算,其實從一開始怡親王就沒想過僅憑他和科爾沁的聯軍能夠對抗明軍和鄂爾泰的聯軍力量。

從這點來講,怡親王的頭腦是非常清醒的,早在遼東決定入蒙古和科爾沁合兵的時候,怡親王就已經做好了讓科爾沁成爲自己手中的棋子的打算。

而事實也恰如朝着怡親王所想的方向發展,果然不出所料,當怡親王和科爾沁合兵後,明軍開始進攻蒙古,還有西邊的鄂爾泰聯合蒙古各部組成聯軍的消息就傳了過來。

藉此局勢變化,怡親王貌似爲科爾沁着想提出了西遷的計劃。所謂的西遷自然不是怡親王和諾捫額爾赫圖說的那麼簡單,其真正的用意實際上是怡親王藉此從遼東和蒙古脫身,從而讓自己有機會逃往西北迴歸清廷。

雖然其中出了點狀況,也就是科爾沁左翼前旗的變化,但這件事對於怡親王的計劃非但沒有阻礙,反而因爲這個變化導致原本遲疑不決的諾捫額爾赫圖最終同意了怡親王的建議,從而確定了西遷的計劃。

這讓怡親王大喜過望,只要把科爾沁綁上自己的戰車,讓科爾沁替自己打開通道,怡親王是再樂意不過的了。

如果科爾沁真的能強大到直接衝破鄂爾泰的聯軍,打開通往西部的道路,那麼怡親王也願意帶着科爾沁一起西行,不管怎麼說科爾沁在蒙古各部中同清廷的關係是最爲密切,其部的力量也不弱,能夠到了西北能爲清廷所用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不行的話,那麼怡親王就會直接拋棄掉科爾沁,讓諾捫額爾赫圖當他的替罪羊,從而利用科爾沁完成他的戰略大迂迴。

所以在確定科爾沁無法正面攻破鄂爾泰的蒙古聯軍,而在東方明軍的攻勢已經展開,怡親王這時候判斷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故此怡親王部在戰爭激烈的時候直接拋棄了他們的盟友,毫不遲疑地把科爾沁丟在了戰場,並且利用科爾沁和鄂爾泰蒙古聯軍交戰無法脫身的機會果斷撤離,從而踏上的西行的道路。

不得不承認怡親王這人夠狠夠毒,他這麼一手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等反應過來後,怡親王部已經進入了草原深處蹤跡全無了。

要穿越整個草原抵達西部不是那麼容易的,就算早就做好準備的怡親王部現在都擁有戰馬,而且也拋棄了輜重前進,按照路程起碼得走上半個月左右。

而在這半個月中,補給是極爲困難的,士兵們攜帶的僅僅只是提前準備好的乾糧和飲水而已,這些東西用上四五天是沒問題,如果節約些的話多挺兩天也行,但要依靠它們熬到抵達目的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不過怡親王並不擔心這些,草原雖然不同中原,補給不是很容易,但由於鄂爾泰聯合蒙古各部精銳和科爾沁大戰,眼下蒙古內部各部並沒有多少駐兵,再加上怡親王對於蒙古各部的情況很是瞭解,出發前早就設計好了路線,對於補給問題他做好了安排,那就是直接掠奪草原上的蒙古小部落,用這些部落的牛羊來滿足自己的需求。

這種取敵供己的作戰方式其實是遊牧民族常用的,滿清曾今也是遊牧民族自然也懂得這一套。所以在進入草原深處後的第三天,怡親王部就搜索到了一個百多人的小部落,對付這種部落根本就不在話下,僅僅用了很短的時間整個部落的人幾乎被怡親王的部隊全部殺光,而他們的牛羊也成了怡親王的補給。

當天晚上,怡親王在享用了兩個年輕的掐出水來,同時又帶着無比驚恐目光的草原女孩之後,安穩地在蒙古人的蒙古包中好好睡了一覺。

等第二天天亮,怡親王部帶着勝利品繼續向西前進,當他們的部隊漸漸遠去後,遺留下來的是毫無生氣的部落殘骸,還有那一具具直接丟棄的屍體,其中還包括那兩個女孩在內,她們瞪着老大的眼睛中已經沒有了驚恐,取而代之的是失去生命的色彩,像牛奶一樣白嫩的肌膚上泛起了灰白和紫青,赤裸的身軀以一種奇怪的姿勢靜靜躺在這片草原之上。

日出,日落。

傍晚時分,當太陽即將落下,晚霞的餘光快要消失的時候,這片死寂的營地不遠處一陣陣馬蹄聲響起。

很快,數十騎蒙古人到了部落營地,當他們看見面前的慘狀時,一個個臉色鐵青,緊握雙拳。

“快!去回稟大人!”領頭的百戶騎馬在營地外仔細看了眼,隨後果斷對下屬道:“這個部落就是給他們滅的,遺留的痕跡證明了一切,他們大概走了一天時間,離我們不是太遠。”

下屬連忙撥轉馬頭快馬離去,過了半個時辰後,一大片塵土飛揚中,主力部隊到了。

“大人!”等待的百戶見將軍前來,急忙上前行禮。

“你肯定是他們乾的?不會認錯?”那將軍直接問道。

“回大人的話,我肯定,而且我搜索了下營地發現了這個。”百戶回答道,同時把握在手裡的一件東西遞了過去。

那將軍接過細看,這是一個小小的骨笛,這種骨笛一看就知道只有遼東的滿人才有,屬於以前女真部落的用品。這玩意是百戶在搜索營地時在一個帳篷內發現的,或許是怡親王他們離開的急走的時候無意中落下的。

“死了多少人?有活口麼?”將軍握着骨笛問。

百戶神色黯然搖頭道:“這個部落的人全死光了,清點後一共有一百二十五人,沒有一個活口,而且都死的極慘。”

嘆了口氣,百戶又道:“部落的牛羊全給殺了,除了丟棄了部分外,其餘的全部給帶走了,卑職認爲這是他們用來當軍糧的,至於馬兒也沒留下一匹。”

“禽獸!”將軍眼中冒出怒火,當詢問了怡親王部離去的方向後,他果斷命令部隊留下十幾人在此留守,清理死者屍體並且等待後續的部隊趕到和引路,至於主力不作停留,沿着怡親王撤離的方向直接就繼續追了過去。

第一百八十五章 故人第七百九十八章 意外的一仗第四百零六章 幻想第一千八十六章 東西兩北第一千六十章 軍機處的矛盾第九百五十四章 巡撫山西第五百七十章 天意第八百八十五章 暴怒第六百二十二章 喀爾喀蒙古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上海分行第九百六十九章 惶恐萬分第四十一章 杭州大戰7第一千九十七章 外交和人口第五百九十八章 授職第四百一十九章 吾養之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擊奉化第四百四十七章 愁容盡去第一千九十二章 新舊交替第一百四十七章 誓言第八百九十五章 毛將焉附第九百七十八章 物是人非第四百一十章 流言第三百八十八章 北海圈地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塵歸塵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棋子第一千一百章 帶有目的的吹捧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聲嘆息第九十章 兵分兩路第六百四十三章 相見第一千九十章 望海歡迎你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蒙古之戰(5)第一千一十一章 豪氣萬丈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土包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新明新政4第二百七十章 驅逐第六百五十二章 憤怒第三百五十一章 入湖北第四百四十九章 拒絕第一百零五章 仁君第四百四十六章 遷都?第七百一十七章 四方勢力第五百七十八章 會師第九百一十七章 祖宗之術第八百四十八章 亂成一團第三百一十二章 派系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蒙古之戰(完)第八百四十八章 亂成一團第三百零三章 南陽朝會第九百二十一章 換了對手?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設宴第九百七十六章 過早出馬的正主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蒙古之戰(2)第一百二十五章 勢如破竹第二百八十章 三策(求票)第八章 老君門下第九百八十七章 欺人太甚第三百五十五章 亭閣召見(求票!)第一千二十二章 發火第五百三十八章 巴拉第七百八十四章 一言不發第三百三十一章 千無古人第四百八十五章 小校白曉鳴第六百五十七章 老陳的智慧第九百六十五章 何顯祖進言第八百四十七章 朝鮮有事第七十四章 進王第一百四十章 狡猾如狐第七十一章 入寧波第四百一十四章 穆忠明第四百二十一章 爲反對而反對第九百三十八章 宋王之後第九百一十一章 決意第五百三十五章 察哈爾第五百七十九章 斷尾第一百九十三章 南征第六百五十五章 知府之死第一百九十九章 遲幕第五十六章 功虧一簣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小鬼拍門第八百七十五章 嚇死侄兒了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拒絕第五百四十三章 嚴斥第九百二十六章 舉薦第七百六十一章 後院失火第二百一十八章 難啃(國慶求票!)第九百二十九章 兒女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求親第二百零四章 猛衝第一百七十四章 求仁第六十二章 結束後的開始第一千七十五章 黔國公第一百三十七章 殺頭的買賣第三百三十九章 尊明(新的一月求票!)第一千八十五章 老狐狸出馬第五十一章 笑容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個問題第六百九十六章 掘墓人第二十四章 各懷心思第一千三十章 幸運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