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女人何苦爲難女人

“五郎要學的是制衡。”

李治和武媚在說着東宮目前的局面。

“張文瓘頗有才幹,在朕這裡不敢喧賓奪主,可面對五郎時難免會有些輕視,於是和戴至德等人聯手,讓五郎頗爲無奈。”

武媚說道:“此等事若是換了陛下這裡,只是冷眼觀之,尋個機會敲打一番,若是再不知趣,徑直弄到地方去爲官,如此他自然明白何爲君臣之道。”

王忠良打個寒顫,覺得戴至德等人的運氣不錯,若是皇后去處置東宮事務,怕是會出人命。

“陛下。”

去打探消息的內侍來了。

“如何?”

李治問道。

武媚說道:“五郎若是寬慰戴至德太過,便是低頭太過。太子對臣屬低頭,威權何在?”

內侍說道:“先是蕭德昭斥責了戴至德等人,隨後爭執。太子突然說了一番話……當以律法爲重。”

帝后齊齊皺眉。

對於他們而言,律法只是工具。太子是未來的帝王,若是不能明白這一點,所謂的仁慈反而成了弱點。

“太子說律法之外尚有雷霆,蕭德昭說雷霆必然來自於上位者……太子點頭。”

帝后相對一視。

“五郎竟然學會了制衡?”李治不敢相信,“叫了來!”

太子來的很快,看着很是平靜。

李治笑道:“聽聞你一番話讓戴至德等人低頭了?”

李弘訝然,“阿耶,不是低頭,而是知曉瞭如何尊重我這個太子。”

這小子!

李治牙癢癢,“你是如何把蕭德昭拉了過去?”

呃!

李弘顯然有些不大情願說這個,甚至是有些羞恥感。

“說!”

皇后斷喝一聲,李弘哆嗦了一下,“昨日賜食,我令人給了蕭德昭一截竹子。竹孤直,有節……孤直有氣節……”

帝后都在微笑。

這個兒子啊!

“蕭德昭明白了,私下求見我,說了一番話,表示以後定然要做個直臣。”

李治問道:“你覺着蕭德昭能成爲直臣嗎?”

皇后微微搖頭。

李弘說道:“直臣與否在於上位者的制衡和統御。上位者需要直臣,那麼自然有人會把直臣奉爲自己的座右銘,當年的魏徵便是如此。”

李治哈哈大笑。

武媚笑道:“能做到蕭德昭這等地位的臣子,所謂孤直和忠心只是他的招牌,他們就靠着這個招牌爲官……魏徵也是如此。你要記住……”

李弘說道:“能做到重臣的官員就沒有傻子,不可能愚忠,更不可能孤直。”

武媚:“……”

五郎學會搶話了啊!

但我爲何想笑呢?

李治欣慰的道:“你竟然能明白這個道理,朕還有什麼擔心的呢?記住了,帝王越出色,臣子就越忠心。帝王平庸軟弱,臣子就會生出別的心思。”

李弘低頭。

這話和舅舅說的異曲同工,都是從人心這個角度出發,去剖析臣子的心態。

“舅舅說……”

李弘吞吞吐吐的。

李治冷着臉,“他又說了什麼?”

他發誓若是賈平安再給太子灌輸那些激進的想法,回頭就親手吊打。

李弘說道:“舅舅說君臣之間就是在互相利用,臣子想一展抱負,想名利雙收;帝王想的是國家昌盛。如此二者一拍即合。不過這是合作,合作不會有什麼忠心,有的只是帝王對臣子的利用,和臣子對帝王的忌憚和信服。”

他擡眸,“阿耶,這話……可對?”

帝后沉默。

李弘有些忐忑,“阿孃……”

武媚擡頭,“嗯?”

李弘說道:“你下次別再打舅舅了,好大的人了,打着好可憐。”

李治擺擺手。

等太子走後,李治罵道:“他連這等話都敢對五郎說,膽大妄爲。”

“說了是關切,是真心實意。不說纔是虛情假意。”武媚冷眼看着皇帝,“你看平安在外朝可曾給那些官員說過這等貼心貼肺的話?他是擔心五郎吃虧,這才把自己的領悟教授給他。”

李治當然知曉在這個道理,只是從未有臣子給太子剖析過這些關係,而且剖析的血淋淋的,把所謂的君臣顏面一一剝開,露出了內裡的現實和猙獰。

從未有什麼君臣相得,有的只是互相試探後的互相妥協。

能明白這個道理的,基本上不會平庸。

“煬帝就是不知曉妥協,最終身死國滅。五郎……他能教導五郎這些,朕很是欣慰。”

李治是真的欣慰,“當年舅舅在時,說的最多的是讓朕孝順,讓朕仁慈……可這些道理卻從不肯給朕分說。他不知曉?定然知曉,只是他忌憚朕,骨子裡想糊弄朕罷了。”

武媚看着他,“平安這般真情實意,陛下可不能虛情假意。上次西域那邊進貢了些好玉石,要不就賞賜些給平安吧。”

李治無奈,“只有兩塊。”

武媚覺得皇帝真的摳門,“那多大的一塊,徑直解成數塊就是了。”

那麼大的好玉石解成幾塊……

王忠良見過那兩塊玉石,頗爲震撼。想到玉石會被解開,他不禁覺得是在暴殄天物。

但皇后說的……咱一定支持。

“那兩塊朕這裡要留一塊,剩下一塊原先準備給你……”

李治看着皇后,心中轉動着二桃殺三士的念頭。

想讓我毒打平安一頓?武媚說道:“臣妻這邊倒是用不上這個,要不就解了吧。”

陛下沒退路了。

王忠良見過帝后之間的多次交鋒,大多以皇后的勝利而告終。

這次從九成宮歸來後,皇后好像又厲害了些。

李治乾咳一聲,“解就不必了,不過臣子用這等大塊的玉石卻不妥當,要不……那邊順帶送來了十餘西域少女,都賞賜給他吧。”

這……

王忠良覺得趙國公的腰子危險了。

但皇后卻柳眉倒豎,“陛下這是想讓平安家宅不寧嗎?”

李治怒了,“朕賞賜臣子美女,臣子無不感激零涕,就你阿弟夫綱不振,後院無能,以至於連女人都不能降伏……你爲何不出手?”

你衝着朕這般兇悍,卻對你阿弟這般溫柔,那爲何不出手?

武媚說道:“都是女人,女人何苦爲難女人。”

李治:“……”

王忠良覺得皇帝遲早會吐血而亡。

……

“你不怕被帝王忌憚?”

李勣如今已經不大管事了,近乎於榮養。

賈平安說道:“做事憑着本心而爲,錯了坦蕩,對了坦蕩,若是帝王忌憚,我便徹底丟開兵部那一攤子事,從此逍遙快活。”

李勣笑道:“逍遙山水之間固然好,不過你纔多大?正是有作爲之時。對了最近陛下才考量是讓張文瓘進朝堂還是竇德玄……”

李勣不動聲色的就給了賈平安一個重要信息。

賈平安和竇德玄關係不錯,若是他進了朝堂,支持新學的就多了一人。

但賈平安覺得竇德玄的機會更大一些。

“老夫老了。”

李勣坐在案几後面,鬚髮斑白,臉上的皺紋漸漸深刻。

“老夫想去終南山轉轉,不過卻尋不到好馬車。”

李勣七十多歲了,如今在朝中也就是做個吉祥物,沒大事不發言。

現在他也沒了忌諱,言行越發的隨性了。

李敬業聽聞祖父想去終南山轉悠,需要一輛好馬車,就去了東西市詢問那些匠人。

“只管弄了最好的出來,錢不是問題。”

李敬業測試了不少馬車,都不滿意。

怎麼弄?

李勣很享受孫子的孝心,只說隨便就是。

他依舊能騎馬,但長途騎馬會覺得折騰,晚上骨頭疼,睡不着。

皇帝也聽聞了此事。

“英國公老了。”

李治想到了從前,“朕剛登基時,滿目皆是關隴的人,唯有李勣如中流砥柱般的擋在了朝堂之上。說是勞苦功高不爲過。他想去終南山轉轉也好,若是馬車不好,宮中弄一輛給他。”

宮中出了一輛馬車,說是皇帝賞賜給英國公的。

但馬車沒能進英國公府的大門。

李堯說道:“阿郎說不敢受。”

李勣雖說言行少了顧忌,但依舊知禮。

皇帝據聞龍顏大悅,當即賞賜了金銀。

“手太散!”

賈平安在家中說道:“倭國那邊的金銀源源不斷的送來,陛下這是覺着有錢了。”

“兄長!”

李敬業來了。

他看着毛焦火辣的,“宮中的馬車真是好,我試了試,震動小了許多,可阿翁就是膽小不敢要。”

李勣膽小?

這是賈平安到大唐以來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英國公只是謹慎罷了。再說了,爲了一些言語錢財上的便宜得罪皇帝你覺着合適嗎?”

英國公府沒錢?

不差錢!

那何必去討皇帝的忌憚和記恨。

所以臣子最不聰明的一種就是膨脹。

“你看看李義府,越發的膨脹了,你且等着,此人沒好下場。”

按照歷史走向來說,李義府應該沒了吧,如今依舊活蹦亂跳的。

賈蝴蝶有些欣慰。

李義府曾經心慕士族,爲此想和士族聯姻,可卻被冷冰冰的拒絕了。此人睚眥必報,由此就把士族當做是死對頭,但凡能打擊士族的事兒他都敢做。

這樣的隊友真心給力。若非此人太過貪婪,說不得皇帝能容他一世富貴。

李敬業坐下,“隨便吧。若是陛下想弄死他,一拳的事。”

他揮舞着拳頭砸了一下案几。

呯!

案几垮塌了。

李敬業舉起拳頭乾笑道:“兄長,你家的案几怕是……怕是採買的不好。”

賈平安指指他,“杜賀!”

杜賀來了,看到現場不禁愕然,“這是……這是誰砸斷的?”

賈平安問道:“誰採買的?”

這個案几纔將換了沒多久,很新。

杜賀說道:“小娘子前陣子去了市場,見到一個可憐人賣案几,就想着把郎君這裡的案几換了……還是用的私房錢,小娘子果真是孝順吶!”

賈平安頷首,“換一個和這個一模一樣的案几來,這個丟廚房,今日全數燒光。”

杜賀讚道:“郎君英明。”

連李敬業都讚道:“這個處置妥當,這般太大不好拿……”

李敬業三下五除二把案几拆散架了,杜賀目瞪口呆的叫來徐小魚幫忙,把殘骸弄到廚房去。

李敬業愁眉苦臉的去尋馬車。

有人說城北楊家是馬車世家,很牛筆的。

李敬業去尋了,可楊家的馬車訂單已經排到了明年。

“我家的馬車不缺生意。”

李敬業不過是表現的急躁些,馬上就被懟了。

李敬業什麼脾氣?

歷來都是他懟人,誰能懟他?

怒了啊!

呯!

他一拳砸在馬車車轅上,“走了!”

楊家沒當回事,晚些裝配馬車時,只是微微用力,一側車轅竟然斷了。

臥槽!

誰幹的?

一家子回想了一下,就想到了李敬業那一拳。

“太缺德了!”

楊家怒了,對外放話:“我家的馬車不賣給李敬業!”

楊家的馬車客戶名冊中星光閃耀,從重臣到老帥,到權貴到世家門閥,無所不包。

誰家不想給自家老人弄一輛舒坦減震的馬車?

所以李敬業再氣也不能對楊家下手。

炸裂了!

李敬業又去尋了賈平安。

賈平安正被閨女纏着去山裡抓小熊貓來陪阿福。

“阿福不喜歡同類。”

大熊貓這個物種是活生生把自己給折騰瀕危的……難以發情,你就算是把那些老師請來也無濟於事。好不容易發情了,也就是幾天的事兒,大夥兒還得爲了母熊打一架,打贏了母熊突然不願意,或是公熊突然失去了性致。

“爲什麼?”

兜兜很不解。

賈平安說道:“食鐵獸原先是吃肉的,後來慢慢的改吃素了。你想想自己,若是吃素菜你能多吃不少,若是吃肉食飯量就小了許多,可是?”

兜兜點頭,“可還是沒阿孃吃的多。”

“賈兜兜!”

母吃女笑!

隔壁的蘇荷怒了。

賈平安繼續說道:“你看看阿福每日要吃多少竹子和食物?若是它們羣居得需要多大的竹林才能維持它們的生活?”

賈平安一直懷疑大熊貓發情時間短也是爲了食物。若是整日發情,一年生一窩,最多幾百年,種羣怕是都尋不到食物了。

“是哦!”兜兜明白了,可新的疑問再度產生,“可狼和羊都是一起的呢!”

“傻閨女。”賈平安笑道:“阿福何等的兇狠,就算是獨自在山林中誰敢尋它的麻煩?既然天不怕地不怕,那爲何還要羣居?”

羣居需要的食物更多,可哪有那麼大的竹林給它們吃?

“這便是物競天擇,它們順應天時做出了選擇。”

兜兜很納悶,“阿福很兇嗎?可我怎麼捏它的臉它都不生氣。”

賈平安不禁莞爾。

“你是沒看到,若是阿福真動怒了,虎狼都得退避三舍。”

國寶不是不兇,只是因爲它們吃素,無需捕獵,這纔看似無害。但能在山林中獨居的國寶,你覺着它會是個軟戳戳的萌物?

“哪天我試試。”

兜兜信心十足的去了。

李敬業就站在門外,一臉沮喪,“兄長。”

“怎麼了?”

賈平安覺得沮喪不是李敬業的情緒。

李敬業坐下就發牢騷,“楊家得意,說什麼先付錢,等明年這個時候再去要,阿翁都七十多了,孃的,等明年,耶耶等他個鳥!”

這事兒李敬業很上心。

賈平安皺眉,“果然這般倨傲?”

你可以不賣,可以說你家的規矩,但你別嘚瑟啊!

客戶是上帝這這個概念賈平安覺得不靠譜,但好歹你要把客戶當做是衣食父母吧?

“可不是。”李敬業真的沒法忍。

但這娃雖然看似兇狠,可實際上最是無害的一個。他這般說,定然是楊家說了些不好聽的話。

“杜賀!”

杜賀進來,賈平安問道:“做馬車的楊家你可知曉?”

杜賀點頭,“長安城中第一,不過倨傲,就算是皇室定做馬車也得排隊。若是誰說話不客氣,楊家更不客氣。”

這便是恃才放曠。

杜賀問了事後,苦笑道:“李郎君此事卻麻煩了。那楊家就是長安城中最好的一家,舍此之外再無第二家。英國公戎馬一生,身體多處傷病,自然該用好馬車。”

這個道理誰都知曉,可讓李敬業再去低頭……

李敬業一咬牙,“罷了,明年就明年,我再去一次。”

賈平安說道:“楊家都說了不賣馬車給你,你去作甚?”

李敬業苦笑,“阿翁最近喜歡喝酒,還是烈酒,我問了服侍他的人,說阿翁晚上睡不着,多半是那些老傷。”

賈平安叫住了他,“可能吃苦?”

李敬業點頭。

賈平安說道:“如此我便爲你想個法子。”

“什麼法子?”

李敬業瞪着眼,“兄長你難道還會造車?你莫要哄我。”

杜賀也覺得這事兒有些不靠譜。

楊家在長安馬車界堪稱是一騎絕塵啊!

“郎君,說是楊家手段高超,這才能讓馬車平緩。”

賈平安淡淡的道:“你覺着我弄不出來這些來?”

杜賀束手而立。

李敬業說道:“兄長,你說的可是馬車?”

賈平安起身,“牛車!”

李敬業:“……”

出了賈家,一路往工部去。

閻立本正在琢磨圖紙。

“閻尚書,趙國公來了。”

外面一聲喊,閻立本霍然起身,飛速收拾了案几上一幅半成品畫,隨後收進了箱子裡。

“閻公!”

賈平安在外面打招呼。

閻立本飛快坐下,捋捋鬍鬚,“何事啊?”

第677章 負心人第89章 無中生有,憑空捏造第114章 做個真的漢子第644章 聽聞你等想伏擊武陽侯第819章 耀武第825章 是唐軍第395章 吝嗇的帝王,靠才華吃飯的賈師傅第316章 社會毒打第42章 失而復得,渣男第31章 薅老許的羊毛第1013章 誠哉斯言第886章 這一路將通往……榮耀第430章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第360章 寇可往,吾亦可往第91章 傷自尊第398章 搶奪了關隴子弟的氣運第856章 拭目以待第108章 阿福的大寶劍第70章 給某洗腳第469章 帝王第605章 賈導第21章 沒臉了第212章 真當老夫的刀不利乎第342章 做好事的感覺真不錯第509章 兩枚銅錢第963章  小事罷了第127章 自掛東南枝,喜氣洋洋第390章 阿姐變邪惡了第490章 要以德服人,以德報怨第203章 是騾子是馬第205章 老天有眼吶第557章 陛下,何不撲殺此繚第988章  機會就在眼前第884章 以身爲餌第1022章 霹靂第260章 得意,低頭求饒(爲盟主“東東包”加更)第990章  濃煙滾滾第427章 武陽伯之才,老夫不如第32章 長安第966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第208章 殺之無罪第850章 老夫抽不死你第465章 你莫要挑戰我的耐心第198章 處罰第811章 出征第512章 打折腿第461章 去,站在宮門外一個時辰關於情節的幾個問題第484章 唐人來了第766章 這不對第943章 看看,就像是一朵綻放的花第58章 走在時代前沿的高陽第368章 風暴第726章 理智拿來作甚第878章 天黑了第830章 這真是一場無趣的伏擊第854章 這個小棉襖……第1053章 阿福,衝第383章 狗男女第703章 太子倒下了第866章 我的命好苦第320章 難道阿弟還有這等嗜好?第908章 大王又暈了第457章 你想要什麼獎勵第329章 帝王的目光第108章 阿福的大寶劍第1041章  監國第19章 少年,一起幹吧第250章 五福臨門第280章 年輕人,要穩第835章 大廈將傾,牛鬼蛇神第426章 張賽,你這個僞君子第179章 不對勁第216章 聲東擊西第23章 刀神附體第204章 百騎跨不掉第276章 會稽愚婦輕買臣第152章 對皇帝有大好處第735章 好肥的雞第951章 這纔是大唐第754章 今夜……對影成三人第957章  你竟然還敢劫持人質?第1068章 造反的勾當第500章 你果然夠朋友第1017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第483章 有搞頭第638章 社會毒打第854章 這個小棉襖……第1025章  意外的收穫(感謝“aka77"成爲本書新盟主)第6章 著名奸臣,一朵奇葩第151章 武陽男第645章 風繼續吹第34章 碾壓第644章 聽聞你等想伏擊武陽侯第174章 如魚得水的賈參軍第255章 朋友圈又擴張了第989章 世界安靜了下來第656章 白髮飄飄第369章 蕭淑妃搶戲上架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