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八十四章 隴右蠻夷亦思歸

苟林嬉皮笑臉地說道:“老弟,這麼嚴肅做什麼?神教神教,你是神教的人嗎?”

朱超石的眉頭一皺:“我乃神教的青龍分壇壇主,四鎮將軍之一,統領五千兵馬,怎麼就不是神教的人了?”

苟林笑着擺了擺手:“兩個月前,你也還是晉國的南康司馬,橫野將軍呢,大家心知肚明的底細,說破了多傷感情哪。”

朱超石脹紅了眼,怒道:“那你呢?你這個秦國的後將軍,就真的是秦國的大將了?不也就是個涼州部落的大人,加個將軍名號,領着上百個部落的族人當僱傭軍的嘛。我好歹現在是神教正式的將軍,而你在神教,在後秦,甚至在桓謙那裡都掛不上名,所以你就想着搶一把就跑,對不對?!”

苟林冷笑道:“沒錯,那又如何。你以爲我傻嗎?你們盧教主讓我到處搶錢搶糧搶女人,讓我的兄弟們吃香喝辣睡娘們,這麼好的事情,豈會沒有回報?這回報,不就是跟你一樣,拖在後面送死嗎?”

朱超石的眉頭一皺:“這怎麼叫送死?我們合起來兩萬五千步騎,都快要超過江陵的全城晉軍數量了,怎麼就是送死了?”

苟林咬了咬牙:“我的兵馬是客軍,甚至名義上都不歸他姓盧的指揮,而你的部下,嘿嘿,不過是最近新投降天師道的那些原晉軍降卒,俘虜,你的親軍中軍,也不過是以前的那些死剩下來的南康民兵,盧循連自己的道士都沒留一個給你,不就是擺明了把你們這些死不足惜的傢伙扔後面拖住晉軍追殺的?你還真以爲是重用你哪。”

wωw★ ttk an★ ¢O

朱超石心中感慨,看來這個蠻子也不是頭腦簡單,只知嗜血好色之無能之輩,能在隴右羣蠻中當到頭人,還是有點過人之處的,也就幾天時間,便把天師道內部的事情打聽得一清二楚,自己還真的有點對他要刮目相看呢。

想到這裡,朱超石冷笑道:“作爲新入神教的,自然得衝鋒在前,斷後爭先,不然如何得到老道友們的信任呢,再說這些天來,晉軍可並沒有來進攻,說明他們畏懼我軍的兵威,那何無忌的首級讓他們嚇得不敢出城野戰了,我們纔可以在這裡不戰而得功勞,林子,我勸你眼光放長遠點,這中原花花世界,這才哪跟哪兒啊。”

苟林的眼睛眨了眨:“你的意思,是別的地方,比這荊州之還要富裕,有更多的女人和糧草?”

朱超石哈哈一笑:“這荊州這幾年可是打了無數的仗,早就把人都打沒了,堂堂一個大州,戶口也就十萬出頭,還沒我以前呆着的江州人多呢,江州的百姓,哪怕是比較窮困的南康那一帶的居民,都可以家家收很多的木料在院裡存着,人人的糧倉都堆了個滿,所有的女人都是又白又嫩,你看你這一個多月來,搶了這麼多地方,才找到兩三千女人,還多是又黑又瘦的,人家有點條件的好姑娘,早就逃到別處啦。要不然神教爲何放着荊州不打,要去別處呢?”

苟林張大了嘴:“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朱超石冷笑道:“你覺得盧教主有這麼傻嗎,放着好地方給你,自己去啃硬骨頭?看你是北邊來的不太懂行情,這些天咱們合作也算愉快,我不妨告訴你,只有建康那裡,纔有大晉積累了上百年的財富,高門世家的那些全身上下,從頭到腳都香噴噴的女人,滿大街都是,你看一眼保管就走不動路了呢。”

苟林的嘴角邊又開始泛起了口水,大黃牙也隨着大嘴的一開一合,不停地映入朱超石的眼簾:“乖乖,聽你這麼一說,敢情他盧教主是故意讓我們呆在這鄉下,自己要進大城市了呀。”

朱超石哈哈一笑:“我說,林子,你這回來的時候,進過什麼大城?長安去過嗎,洛陽去過嗎?”

苟林搖了搖頭:“後秦境內,城池不讓俺們進,前一陣去過的巴陵,算是最大的城池了,但那裡也只有糧倉,沒什麼百姓,更沒啥女人啊。”

朱超石冷笑道:“那是盧教主把年輕漂亮的女人都收爲女弟子,帶着東征去了,你不肯跟着大軍出力,自然沒這些好處。算了,跟你說這麼多也沒用,人各有志,你想帶着現在搶來的東西回老家,那就請便吧,我得帶着我的部下抓緊趕上盧教主了,別的地方還有的是糧草,軍械和女人在等着我呢。”

說到這裡,朱超石撥轉馬頭,作欲走狀。

苟林連忙說道:“石頭兄弟,且慢,且慢啊。”

朱超石心中竊喜,暗道這回有戲了,把這幫禍害帶離荊州,劉道規也能鬆不少氣,不然這些騎兵四處劫掠,想消滅並不是容易的事,跟到盧循那裡,以他們的紀律性,沒準會直接和妖賊們起了內訌,而徐道覆也很可能起了兼併這支部隊之心,到時候沒準又是妖賊兩大頭目之間分裂的一個誘因呢,不管怎麼說,只要能哄得苟林早點上路,對荊州百姓,對於困守江陵的劉道規,都是大功一件。

但他仍然沒有回頭,裝作餘怒未消的樣子:“怎麼,苟將軍還有什麼要說的話嗎,咱們好聚好散,桓謙就在當陽長阪那裡,你可跟他會合,商議回後秦之事。我得提醒你一句,來的時候魯宗之沒攔你,放你過境,這回去可不一定了,畢竟帶了搶來的錢帛和女子,在這亂世之中,可會引來眼饞的。”

苟林笑着湊了過來:“這個嘛,石頭兄弟,我剛纔不過是開開玩笑罷了,我不是一直跟你說嘛,咱們老家比較窮,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吼,看家基本靠狗,發財基基本靠賞,吃飯基本靠想,女人基本靠搶,而且四周還是各路強盜,蠻子,戎虜,什麼南涼北涼西秦胡夏,哪家都不好惹啊,要不然,怎麼會不遠萬里來這裡掙這賣命錢呢?這回好不容易過來,弟兄們可都不想走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寄奴守誓不欺天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黑袍陣前訓淵明第五百二十章 野心小輩急匆忙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 天道邪靈終現世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一展胸臆訴平生第五百零七章 匹夫無不報之仇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臨終訓誡諸子和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硬闖中書謀矯詔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帥府覆盤荊州局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扶立太子皇叔幫第二千一百二十八章 深藏黑手現迷蹤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牛川大會各部集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希樂趁機奪人心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王謐身故相位空第二千七百三十章 悍女自斃香魂散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兩燕分家各南北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賀蘭姐妹小屋對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白虎欲賣王國寶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智激大帥任選兵第二千九百二十六章 賀蘭首鼠兩端謀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燕主增兵攻洛陽第二百七十八章 地坑乍現葬匈奴第二千七百八十章 敗報傳來敏敏憂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奪妻之恨亦可解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 暴秦失信亡天下第二千八百零三章 回城之前諫君王第二千二百三十九章 黑袍奸謀漸顯蹤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天神旨意聖女傳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王謝欲除黑手黨第九百七十六章 桓溫猶豫非英傑第八百二十七章 真相呼之終欲出第二千七百七十二章 女子惟愛不可讓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無忌暗疑王謝家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神僧望氣言大難第八百八十八章 黑手局中有乾坤第六百二十六章 煽風點火是小人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 木甲殺陣戰場現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朱雀暗影現二姝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機甲神兵定心丸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兩燕相爭終有時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天價門票奸商笑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小奇野心欲自立第三千零九十四章 大開城門任去留第二千八百九十六章 誅滅邪盟需長遠第三千零五十二章 英雄氣短蘇武長第二千八百二十一章 衣錦還鄉親族歸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膽小鼠輩賣親友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王弟獨白心中事第二千九百五十四章 人間紛亂入空門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義正辭嚴衛儲君第二千零四十二章 黑手再議時下局第二千零九十九章 飛槊飈擊楚陣摧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 木甲出擊步甲隨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慕容集兵欲反擊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無忌暗疑王謝家第二千零二章 軍議倒向桓靈寶第二千八百零六章 魔頭控場高一籌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鬍子縱論西征局第八百零六章 寄奴義正拒慕容第二千五百九十章 喜事連連如夢幻第二百四十二章 道爺從軍爲報仇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隔絕消息亂敵心第七百五十三章 刀光劍影秦宮亂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百年大計何所繼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醉酒吹牛平生舉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 修仙問道淵明願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 穆之敞懷吐心聲(二)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謝家姐弟激辯爭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分散鮮卑習農事第二千五百八十三章 獵郎聞味知方位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兵圍高臺辯忠奸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劉裕百密有一疏第四百章 飛石漫天血肉飛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殺母留子效漢武第一百六十一章 十萬火急軍情到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 仲文夜進上古樂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荊州人事皆博弈第三千零四十三章 豆包現形竟是她第三千零八十六章 妻女被擄心如焚第二千一百零三章 小館夜話戰場殺第二千零七十四章 師徒持兵論忠義第七百九十二章 長安糧盡寄奴瘦第八百二十一章 假作真時情亦真第二千一百九十章 桓玄妙音江邊對第二千六百三十五章 飛奪穆陵鎮惡憂第一章 不畏豪強勇少年第五百四十二章 一刀兩斷猛如斯第二千六百七十五章 八牛屠戮血肉飛第九百七十六章 桓溫猶豫非英傑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誘敵計劃和盤託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五千甲騎拱手讓第二百零六章 百鍊鋼與繞指柔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 捐錢換爵買土地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機甲怪獸名金剛第二千九百六十二章 收留反賊何所益第三百七十章 鮮卑拓跋源流考第一百五十五章 西河大俠重現身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心狠手辣是希樂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血性復甦戰意強第二千三百六十一章 陰毒世家縱火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