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儀式

最適合施行降魔儀式的時機是月亮初升的夜晚,或者說太陽剛落下時的黃昏,當最後一絲陽光消失的瞬間,邪惡生物們變得自由,併爲此歡呼雀躍。

他們的心情影響降魔儀式的成功率。

進行儀式的地點,由於施法的關係是不適合在家裡進行的,最好是選在人煙稀少的森林或空地、廢棄的工廠等地方。

在施法的前十三天禁止用水洗身(不能洗澡),這是爲了接近惡魔這種污穢的東西,本身也必須保持骯髒以便能臭味相投,在儀式中用到的腐爛動物屍體便是爲了這一點。

這麼做對於人類的感官來說很惡臭,可是對於惡魔來說是很芬芳的。

施法前七天,禁食大蒜,雖然大蒜的味道誰都會不喜歡,可是惡魔會更加討厭大蒜。

前期準備完成,接下去便要施法。

施法的當天夜晚,必須在施法的地方布魔法陣,法陣的類型是多樣的,具體的佈置取決於召喚者想要召喚的那位存在。

......

筆記所在的位置是這片區域少有的乾淨地方,旁邊盡是成堆的垃圾,腐爛的食物殘渣與破碎的生活用具,嘔吐物以下的氣味怎麼都遮掩不住。

這裡是城市的下水道,整座城市中最爲骯髒的地方......或許沒有之一。

攤開的筆記紙頁上面的字跡略顯凌亂,左側內容還有一部分,右側紙張上畫着儀式法陣的大概圖像,這是用鉛筆畫出來的,可以明顯看出有過多次塗抹修正。

在筆記的左側,是一個擺滿腐爛的蜥蜴,老鼠屍體的法陣,形象樣式自然是與筆記上的圖畫一模一樣的。

有人在這骯髒的地方進行降魔儀式,這是稍微有些分辨能力都能看出來的事實。

他成功了嗎?

這得問儀式陣旁邊呆坐着的年輕人。

徐祁雲的視線沒有焦點,如果有人能夠看到他此刻的精神狀態或者說靈魂狀態,大致上就像是一盒破碎的顏料在水中參雜到一起,以一種不可逆的形式在混亂中進行融合,進而變成一種新的顏色統合體。

這個過程並沒有多少痛苦。

徐祁雲寧可痛苦,因爲那能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然而實際上的狀態卻是連做幾小時的長途大巴,下車後繞着一棵小樹跑一千米,最後又在單槓上做幾百個大回環,再去垃圾場看複雜的CAD。

眩暈與噁心的感覺令他恨不得把胃裡所有的東西都吐出來。

只不過從附近的那一灘還帶着些微熱氣的嘔吐物來看,他應該是沒東西好吐了。

在腦海中的暈眩感逐漸減弱時,一些零散的記憶開始浮現。

唐納德·格蘭特,23歲,帝國曆1796年出生於萊恩帝國北哈克郡普斯頓市,戈多大學宗教系應屆畢業生。

父親是普斯頓市一家小型雜貨鋪的擁有者,死於帝國曆1815年的雜貨鋪火災......

母親是一家小型作坊的工人,與父親一樣死於帝國曆1815年的雜貨鋪火災......

記憶到此爲止!

徐祁雲懵了,爲什麼只有這麼一點記憶,這具身體原來的靈魂有健忘症?

不可能,他是大學生,腦子要是有問題,怎麼可能去學那些知識,怎麼可能從大學中畢業......

那些在大學中學到的知識,此刻全部都在腦海中消失了,一絲一毫有關於宗教學的知識都沒剩下。

這就像是人生的記憶被某個存在強行截斷抽走,剩下的只有那些印象極度深刻的記憶,例如父母,例如從小學習的語言,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還沒等徐祁雲懊惱,眩暈感消失的同時,他的腦海中開始出現新的記憶,這一次伴隨着針刺般的痛感以及炙熱的燒灼感,就像有人打開了他的天靈蓋,往裡面傾倒滾水,沸騰的感覺幾乎是在全身泛起。

這不是唐納德的記憶!

徐祁雲確認這一點,因爲在上一段記憶的融合過程中從來都不會有這種感覺,而且這一次沒有回想起任何東西。

眼前的景象突然開始模糊,他的視線驀然聚焦到了身前,忽視掉周圍的垃圾,注視用不明生物血液刻畫出來的法陣,中央堆滿了腐爛動物屍體的六芒星,外層則是一個刻着各種特殊符號的血圓環。

下一刻眼前的景象開始清晰,如同配眼鏡時的鏡片嘗試,度數調整,眼前的事物清晰度也在跟着調整,最終能完全看清。

再然後,他看懂了上面的符號......

“犧牲......獻祭......降臨......靈魂......等等!這是什麼語言!”

捂住自己的嘴巴,唐納德有些驚愕的看着法陣,那上面的符號與印記,並不屬於他腦海中的母語,在喪失所有宗教學記憶的前提下,這不該是他能夠辨認出來的內容。

“獻祭......獻祭!”

嘗試着重複其中的一個符號含義,唐納德邊說邊聽着自己的口音,以人類的喉舌去說出這個音節很艱難,聲帶與舌頭似乎是在強行的去充作發聲的工具,這感覺就像用一字螺絲刀去擰十字螺絲帽,可以用,但不怎麼好用,怪異且生疏。

這種語言和發聲不屬於他原有的靈魂,也不屬於唐納德,而是另一種更加晦澀的,難以分辨的學識。

冷靜!

要冷靜!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吃葡萄......”

爲了讓自己的腦子冷靜下來,唐納德開始嘗試着以繞口令的方式來先放空大腦,三種語言,輪流說。

這是前世作爲一個辯論隊的辯手留下來的習慣,效果......還是有一點的。

我,穿越了,在這......應該是下水道,面前是一個我能夠看懂的法陣,從筆記上看是一個降魔法陣,召喚惡魔用的。

原身是個邪教成員?咱是無神論者啊。

難道是唐納德的召喚將我的靈魂召喚到了這裡?

暫時不考慮這件事,沒有意義,關鍵在於接下去該怎麼做......

生存或是死亡,這是一個問題?

前世的自己應當是被山洪淹死了的,這次重生,或許是神給的機會?浪費了是不是不太好。

唐納德想要收攏自己的思想,如此簡單的事在這種時候卻難以做到。

“不管了,人這一輩子最有意義的事情就是好好活,穿越就穿越,總比英年早逝要好。”

現在這時候也只能以精神勝利法來苦中作樂,能活着總是好的。

先離開這鬼地方,總不能在下水道里待一晚上。

彎腰去撿地上的筆記和法陣周圍用於照明的蠟燭,這是自己的東西,目光移向旁邊的降魔儀式法陣,他前世生活的地方,這種東西是一輩子都不會看到的,因此下意識的多瞥了兩眼。

熟悉,喜愛。

當這兩種情緒出現在腦海中的時候,唐納德猛的打了個冷顫,自己爲什麼會對腐爛的屍體產生好感......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到底是個什麼傢伙。

這是作爲人類該有的感覺嗎?

但是很快他發現自己的情緒產生的對象並不是這些腐爛屍體,而是在其中的一顆暗紅色的珠子。

在唐納德思考爲什麼會產生這種情緒以及這顆珠子是什麼東西的過程中,食指和拇指已經將這顆珠子捏着拿回來,直接塞進腰間的口袋。

發生的怪異事件太多,自己的手不聽使喚......那就不聽吧,只要不反過來抽自己一巴掌就行。

舉着蠟燭,避開地上那些骯髒的東西,走了幾米,唐納德停下腳步,返回。

“不管你之前是什麼人,至少現在,我,就是我,儘管用了你的名字,但我對邪教什麼的實在沒什麼好感,所以,你這降魔儀式的法陣可留不得。”

之前的唐納德·格蘭特將進行儀式的地方選擇在這裡,除了有環境方面的考慮,顯然也是爲了避免被其他人發現,這就意味着這種行爲在這個世界同樣是不被接受的。

現在的唐納德·格蘭特想要好好活着,對於邪教這種存在,自然是敬而遠之。

唐納德不知道該怎麼上去,只能盲目的往前走,周圍的腐臭與不時傳來的老鼠叫聲令他的情緒越發低落。

選擇將注意力放回自己的身上,觀察自己的服飾,試圖從中找到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線索。

腳上是一雙棕色的皮鞋,暗褐色的長筒褲子,衣服內襯是一件白襯衫,外罩着棕色馬甲,最外面則是一件灰色斗篷。

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在左邊褲子口袋中摸出一小串鑰匙,一個銅懷錶,上面的時間顯示現在是晚上六點半。

右邊的褲子口袋裡則是一把零散的錢幣,1先令,5便士,在腦海裡稍稍用兩個記憶的概念換算了一下,大約是150塊錢左右。

前方出現了一個向上的鐵製垂梯,唐納德將手上的東西全部放回口袋,這具身體的氣力只能說一般,不過爬個垂梯還是沒問題的,往上踏了幾層,右手便觸摸到井蓋,往上一推,再往旁邊移。

陰暗巷道內,兩張陌生的臉孔正居高臨下看着他。

唐納德的目光先在他們的衣服上停留幾秒,緊接着便看到了他們手中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短刀。

“不好意思,打擾了......”

伸手去扯旁邊的井蓋。

“偉大的陰影之王,您的眷顧令我們無比感激。”

兩個兇徒看着送上門來的羔羊,向着盜賊之神表示自己的崇敬。

第23章 審判者第76章 短暫休憩第45章 破損的雕像第38章 遭遇戰第128章 得手第40章怨恨的種子第41章 霜之哀傷第110章 開始的計劃第168章 藏着人的鏡子第36章 競爭第7章 老巫師第54章 再戰血獸第90章 天才第152章 忠誠與背信第10章 蠟燭人第36章 獵魔人第64章 對抗的結局第124章 偷樑換柱第208章 新的旅程(本卷終章)第124章 奧斯威海蝰蛇第52章 暴露第40章 脫離第15章 終焉的會面第70章 計劃趕不上變化第94章 希瑞絲的困擾第82章 私人酒會第96章 感官的欺騙第28章 肉觸手第85章 吾非凡人第47章 盡在掌握第44章 初步詢問第144章 奇物,3選1(18/27)第35章 種馬第30章 槍是怪物第169章 萬衆矚目的開始第89章 評審會第51章 屍體上的線索第23章 誰是怪物?第40章怨恨的種子第126章 雪中消失的人羣第195章 惡獸呲牙第4章 詭異的錄音帶第91章 身份第74章 歌劇院第77章 澄清身份第113章 貓第40章 收服行動第124章 奧斯威海蝰蛇第69章 混亂將至第90章 苦牛排與假廚師第22章 準備學習第147 教堂混戰第141章 惡魔之力第25章 喚馬哨第104章 第二份禮物第94章 特殊的名字第24章 娃娃第64章 對抗的結局第73章 碾壓的戰鬥第2章 非人存在第48章 釣怨靈第44章 格列佛馬戲團第136章 初雪下的刺殺第73章 調虎離山第135章 唐納德·格蘭特,你想要嗎?第47章 盡在掌握第149章 光明,誕生於最深沉的黑暗第55章 意外的闖入者第103章 美感第9章 案件與陌生的熟人第94章 希瑞絲的困擾第173章 荊棘女士第84章 侍從官第18章 深藍蟾蜍第78章 第二次的合作第24章 記憶消除第93章 神秘機械師第7章 別墅內的殺戮第67章 新的潮流第66章 冥想法突破第21章 各自的期望第35章 海灘對峙第56章 援手第32章 第一次的冥想第73章 碾壓的戰鬥第1章 德明翰第63章 聖臨第33章 騎士長的提醒第202章 未完之事第13章 文字翻譯第102章 機械傀儡第101章 隱秘第34章 破碎的約定第11章 惡魔活化第200章 賭第58章 政府區(5/24)第209章 魔術師第119章 信仰自由區第12章 血與雪第59章 異調局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