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親姐

手持着一封以廉價信封做爲包裝,卻用塔羅斯家族獨有的印泥封口的信件,身材高挑,面容冷峻的女人快步走在富麗堂皇的廊道間。

“瑪格麗特侍衛長,日安。”

“日安。”

沿途碰見的女僕躬身問候,也僅僅只是得到她漫不經心的迴應。

直到來到一扇金絲勾邊的大門前停步,整理着裝,曲起手指輕敲兩下:“梅薇思小姐,有一封給您的信件。”

“進來。”

隨着門內的聲音,瑪格麗特當即推門進去。

視線越過華美的金銀器物和精緻的絨毯,最終停留於窗臺前的長椅上的身影。

在她身前的紅木桌上正擺放着十數份的文件,大多都被打開過並且做了相當多的註記,爲了便於分析。

“誰的信?”

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梅薇絲的目光仍舊停留在手中的文件上,手指輕點一旁的金屬盒子,原本在其中播放的音樂在一陣輕微的機括轉動聲中停歇。

“來自您的胞弟,瑟維特少爺。”

瑪格麗特看了眼手中信件上的署名,有些遲疑的往前一步將信件放到桌面上。

“瑟維特......那傢伙也會給我寫信,真是件奇事,我還以爲他從來都沒把我放在眼裡過,自從他離開學院前往雷納斯開始,這傢伙就沒往家族寄出哪怕一封信件......瑪格麗特,雷納斯最近出什麼事了嗎?”

對於自己的這個弟弟,梅薇思的印象仍舊停留在五年前乃至更久遠前的時候,一直關係不好的姐弟幾乎沒有正經坐下來說過話。

當然,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小時候做了些過分的事情,但在她看來,瑟維特乾的事情可比他們要更令人感到不齒。

因此這份突然送到眼前的信件還是引起了她的注意,詢問的同時拆封,開始閱讀其中的內容。

“前段時間在雷納斯發生了針對瑟維特少爺的刺殺行動,雖然結果是失敗的,但瑟維特少爺似乎在其中受了不小的傷。”

像是這種家族嫡系成員的近況,每隔一段事件都會上報,特別是一些特殊的事件,更是會以最快的速度被家族內部知曉,以便能在第一時間做出應對。

像是家族嫡系成員被刺殺這種事,肯定隱瞞不了,因此唐納德當初也沒想着把消息壓下去,而是修改了其中的一部分。

“刺殺,我怎麼不知道,這封信......瑟維特要來恩瑟......家族沒有派人去查刺殺事件嗎?”

看着信上的內容,梅薇思的眉頭下意識的蹙起。

瑟維特在信中提及近期雷納斯不怎麼安全,所以準備去外邊旅行,正好恩瑟市有機械博覽會要召開,所以就來到了這裡,希望能跟她見面。

“據我所知派遣過去的隊伍沒有查到更多的線索,最終還是將其定性爲雷納斯市內的暴動。”

“市內暴動,呵......跟我想的一樣,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管理城市的才能,在母親過世的時候父親爲了安撫他,用那麼多利益交換來的雷納斯,居然被他弄成這副模樣,怪不得要跑出來避難。”

一座人口在30萬左右的中型城市,按照帝國法律是怎麼都輪不到瑟維特·塔羅斯這個家族的二子來管理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變成他的私人領地的。

偏偏這是他們母親的遺願!

在母親生命彌留的那段時間,梅薇思親眼看着自己的父親幾乎是不惜一切代價促成這件事情,甚至因爲一些利益交換而產生的後遺症在如今都仍舊存在。

在外人看來是瑟維特·塔羅斯按照規矩,擊敗了所有的競爭者得到這個位置。

實際上背後是整個塔羅斯家族的鼎力支持。

如果他確實將雷納斯發展起來也就罷了,家族付出的東西自然能慢慢的收回來,偏偏這座城市最終卻成了瑟維特的“私人遊樂場”,被他隨意的糟踐,以致於出現這種情況。

由於唐納德故意隱瞞了自己在雷納斯市內的改革,再加上雷納斯距離帝國首都確實有着相當遠的距離,所以梅薇思現在並不知道雷納斯市內究竟發生了什麼,只當它還是以前的狀況。

“一團扶不上牆的爛泥,現在卻要湊到我的面前來,真是令人噁心!”

毫不掩飾自己對瑟維特·塔羅斯的厭惡,正如前者從不把她當家人一樣,梅薇思同樣從未認同過這個只會給家族帶來各種各樣麻煩的傢伙。

“但小姐還是得見他。”

瑪格麗特輕聲說道。

“是的......儘管我討厭他,但我還是得見他,而且是越快越好,現在家族的情況本就不好,父親操勞這麼多年,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盯着我們家的惡犬太多,好不容易爭取到這次機會,要是再被他惹出麻煩,只會雪上加霜。”

沒有否認侍衛長的話,在梅薇思眼中,唐納德也就是瑟維特·塔羅斯就是一顆不折不扣的定時炸彈,與其讓他流落在外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給自己一個“驚喜”,還不如掌控在手裡,就算有什麼變故也好第一時間處理。

“或許您可以安排他去參與一些無意義的會議,譬如明後天的機械研討會,這些會議對計劃毫無益處,只是讓您的行程變的緊張,又因爲是塔羅斯家族的代表而不得不參加,現在瑟維特少爺的到來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新的選擇不是嗎?”

恩瑟市的機械博覽會要舉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而梅薇思做爲塔羅斯家族的代表,自然要出席各種場合,這本身也是家族給予她的一次考驗。

但也正因爲她是唯一的代表,很多隻是名頭聽上去很重要,其實沒什麼實質性意義的會議充塞着她的行程,這無疑阻礙了她的一些計劃,同時也會分散她的大量精力。

“不錯,這麼說那傢伙還是有點作用的,不過以他的‘本事’,我擔心他不會滿足於充當一個雕塑。”

沒意義歸沒意義,但好歹也是一些有名人出席的場合,她可不想因爲瑟維特·塔羅斯的某些舉動而給家族樹立更多的敵人。

“這就需要您對瑟維特少爺說明情況......然後找人看住他,帕梅拉怎麼樣,她的實力足夠強,本身性格稍顯古板,十分注重禮節,以護衛的名義跟在瑟維特少爺的身邊應該能解決不少問題。”

做爲侍衛長和從小一起的玩伴,瑪格麗特很多時候也是梅薇思的重要參謀。

“那就這樣吧,按照信上的時間,瑟維特今天黃昏就會抵達恩瑟,你帶着帕梅拉去車站接他,務必第一時間送到我面前來。”

隨手將信件扔進一旁的垃圾桶,梅薇思的臉色並不好看,

“我要讓他知道,這裡不是帝都,更不是他的‘私人遊樂場’,沒人慣着他!”

第52章 埋伏第91章 利益的火藥桶第189章 1+1+1=無限大!第207章 承諾第94章 特殊的名字第54章 計劃開端第3章 約定第63章 巨龍凌空第84章 強肺!第48章 閨房中的秘密第86章 姐弟第68章 餘燼第169章 萬衆矚目的開始第49章 暴雨中的拜訪第45章 毀滅的蹤跡第41章 開口第88章 溝通與交易第85章 吾非凡人第204章 各有心機第33章 搖擺的邀請第19章 異徒(2/2)第86章 姐弟第29章 會議第31章 過往種種第22章 周旋第73章 碾壓的戰鬥第166章 這個時代,屬於人類!第63章 不順利的初遇第177章 那些無法挽回的東西第131章 寒冬前的最後一個暖夜第6章 《驅逐邪惡》第126章 壓制第71章 新盟友的消息第121章 靈光乍現第40章怨恨的種子第192章 恍若深淵第149章 光明,誕生於最深沉的黑暗第61章 財主唐納德第28章 韭菜第1章 生命之水第70章 計劃趕不上變化第1章 儀式第107章 遇伏第101章 特殊存在第76章 是真是假?第96章 野獸出籠第61章 抉擇第30章 暴風高尼茲第85章 莉蘿·格蘭特第13章 開戰第37章 沉船中的戰鬥第40章 脫離第20章 改革的前夜第37章 沉船中的戰鬥第173章 荊棘女士第186章 棘刃木人第129章 縮短的期限第79章 思索第165章 羅伊·傑克遜第43章 籌謀第43章 蘭芬多農場失蹤案第20章 改革的前夜第102章 火中的指示第37章 強盜的蹤跡第84章 他們的陰謀第19章 惡犬臨門第60章 期盼的未來第45章 交鋒第120章 占卜師第65章 預言之所在第14章 中間人第197章 對決(上)第92章 天賦與階級第44章 復仇的前菜(3/24)第54章 再戰血獸第103章 惡魔之力的初嘗試第142章 安全的身份第159章 戰覺醒級第31章 安東尼的邀請第38章 工業化下的思考第126章 壓制第35章 用拳頭講道理第73章 夢詢第16章 追查第3章 自來熟第34章 拒絕合作第154章 被怨恨的人第29章 騎士的請求第96章 感官的欺騙第101章 女士們的情報第110章 人體農場第41章 迫近的邪惡第23章 誰是怪物?第75章 誰是邪惡之人?第31章 安東尼的邀請第93章 神秘機械師第115章 送上門的石子第17章 捕鼠人(求收藏!求推薦!)第25章 喚馬哨第121章 大船,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