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戰爭臨近

按照書籍內的提示信息,夏芮絲與巴洛在恩瑟市內兜兜轉轉,總歸還是找到了森金街23號。

尋常的複式小樓。

門前的兩盞花型壁燈亮着着米黃色的暖光。

二樓房間的燈亮着,即便拉着窗簾,依舊能隱約看到其中的人影。

巴洛從車頭下來,打開車廂門。

夏芮絲提着裙襬走到門前,並沒有急着敲門,而是擡手摁在門板上,頓了幾秒又收回手掌,往後退出兩步靜立,轉身看向後邊的巴洛頷首,後者躬身致意後立刻駕着馬車離開。

這裡的會面,他沒資格參與,甚至連在外等候都是失禮的。

不多時門後便有腳步聲響起。

黃銅門把旋轉。

暗金色的雙眸在門後的陰影中驟然亮起,魁梧的身形幾乎要與整扇門相平的男人站在那兒,垂眼打量着外邊雙眼不知何時已然轉換成玫紅色的夏芮絲。

“跟我來。”

低沉的嗓音,就像是雄獅休憩時的悶吼,聲調不高卻不怒自威。

說完也不管夏芮絲的反應,回身踏上離玄關不遠的樓梯,興許是年代久遠的緣故,他的腳步每一次落下都能讓樓梯嘎吱作響,跟在後邊的夏芮絲看了眼樓梯底部的加固鐵架,才勉強跟上對方的腳步。

登上二樓,在走廊內走了幾米,前方便是客廳。

客廳外圍的落地窗外是露天的陽臺,邊角擺放着幾盆綠植,身材欣長的男人正側身倚靠着陽臺圍欄,回頭看着夏芮絲,手裡還拿着個銀色的小水壺,壺口在客廳內燈光照耀下閃爍的水光意味着他似乎剛給陽臺上的綠植澆過水。

客廳左側的壁爐邊,戴着花格貝雷帽的少女跪在沙發上,雙臂撐着沙發背,饒有興致的打量夏芮絲,在她身後的矮桌上擺着棋盤,上邊的棋子並不是常見的黑白雙色,而是紅黑雙色。

棋盤的另一側,端坐在單人沙發上,氣質端莊的女士剛放下一枚瞳孔部分爲星形的紅色馬頭棋子,那代表着騎士。

“歡迎您的到來,我們期待已久。”

說話的是那位女士,掀開放在雙腿上的絨毯,起身走向夏芮絲,彷彿對她的出現早有預料,緊接着又說道,

“您可以稱呼我爲紅,當然,因爲外貌的緣故,在外人面前,紅夫人也是個不錯的稱謂。”

在這個客廳內的人年齡或許高低不一,但他們所代表的存在之間卻沒有任何年歲的區分,所以中年女士在介紹時對夏芮絲用的一直都是尊稱。

這位紅夫人顯然也是客廳內這個團體的領導者或者說臨時領導者,她開口表示歡迎的同時,客廳內的氛圍頓時明朗許多。

“您好,我叫銀,跟紅夫人學的。”

小女孩彎着笑眼,銀色的長髮在壁爐的火光中熠熠生輝。

“桂倫,很榮幸見到您,美麗的女士。”

陽臺上的青年將手在身側擺了擺,行了個紳士禮。

“火鬃!”

身旁的壯漢說完便走到壁爐邊,徑直坐在小女孩的身邊。

“很高興能見到諸位,在當下的時局中能與諸位匯合,實在是夏芮絲的榮幸。”

提起裙襬,雙腳交錯微微下蹲,夏芮絲也算是做了個自我介紹。

陽臺上的青年放下水壺,緩步走進客廳,同樣在沙發上落座,他的位置在女孩的另一邊,紅夫人向着壁爐一側尚且空着的單人沙發做了個“請”的手勢,夏芮絲點頭後快步過去。

五個人圍繞着壁爐落座,木柴燃燒的嗶啵聲清晰可聞。

“夏芮絲,我記得在你在來之前曾說過還有一位同行者?”

儘管雙方之前從未見過面,但是在來恩瑟前,他們這些處境相差不大的人都通過特殊的方法進行過交流,否則夏芮絲也不可能這麼快找到這裡。

“是的,我有一個朋友原本在磐石城堡等着我,然而在我前往磐石城堡時,發生了意外。”

回想當時的情況,夏芮絲面色凝重,頓了頓才接着說道,

“在我趕到磐石城堡時,惡魔已經殺了她,並且奪取她的力量,試圖將我也一同坑殺!”

“惡魔殺死了你的朋友?”

聽完夏芮絲的發言,其餘四人臉上不約而同的出現厭惡神情,紅夫人蹙着眉頭,詢問道。

“確切的說是惡魔契約者,事實上我之所以如此晚到,就是因爲在東德郡,我也遭到了惡魔契約者的追殺......我有一個同行者,覺醒級的異徒,他是我在東德郡時招攬到的信徒,靠着他我才能反殺對方,避開磐石城堡的陷阱並且探知到一些有關於惡魔的秘密。”

夏芮絲對唐納德身份的敘述是兩人早就商量過的事情。

唐納德的身份很特殊,他不是神選者,半神繼承者這個身份夏芮絲或許能接受,但這不意味着眼前這些人能夠接受,偏偏這個身份是無法遮掩的,因爲他做爲無信仰者,不可能得到來自任何一位神明的迴應。

與其強行去進行僞裝,倒不如一開始就拋棄神選者以及半身繼承者這兩個身份,以另一個更容易被接受的身份參與進來。

信徒無疑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剛纔所說的那位朋友的‘死亡’和力量奪取......”

桂倫仍舊沉浸在夏芮絲說出的第一個消息,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問道。

“沒錯,神性剝奪!”

雙手在身前結成法印,旋即往前伸出,一顆拳頭大小,被神秘咒文環繞的純白光球在夏芮絲掌心浮現。

“據我所知,惡魔契約者應該不可能......因爲封印嗎?”

意識到夏芮絲手中的東西是什麼,桂倫下意識的想要說些什麼,說到一半,又轉而提及其他事情。

他想說的其實是在以往的情況下,神選者死亡後,神性會直接消散,回到本源,也就是神明的手中,就像是惡魔契約者死後,他們擁有的惡魔之力也會返回深淵而不是停留在原地。

也就是統御魔典這種特殊的奇物才能夠強行將其截留。

至於所謂的“封印”,指的自然是帝國政府封鎖星空一事。

由於封印的存在,神明們爲了解開封印,被迫選擇虔誠的信徒,將他們當成是代行者踏入凡塵,然而也恰恰因爲封印的存在,一旦神選者死亡,神性想要立刻回到神明本源正在變的困難,依靠一些特殊手段就能將其留存下來。

單是如此也就罷了。

真正的關鍵在於一部分處於弱勢地位的神明,譬如吟唱之神,她的教派根本就不受官方承認,信徒自然少的可憐。

不像是正義教派,數百萬的信徒,還有專門的審判者部門,信仰吟唱之神的異徒不過兩位數。

而神選者可不是說培養就能培養的。

首先必須得是極度虔誠的信徒,這個首要條件就得剔除近9成的人。

其次她得是個異徒,否則一個普通人哪怕信仰在堅定,也不可能承受住神明的力量賜予,畢竟神明選擇信徒成爲代行者是想要讓她去調查封印一事,賜予她的力量絕對不能少,否則稍有不慎就可能隕落。

吟唱之神的神選者就是最好的例子。

要知道弱勢的神明能夠培養的神選者本就極少。

一旦死亡,無疑意味着在短時間內如果無法找到合適的代行者,那麼神明將成爲看客。

順勢置身事外?

不!

在這場鬥爭中,毫無作爲,等同於任人宰割!

“眼下不僅僅是我們,據我所知,深淵同樣注意到了星空中的封印,他們所做的事情跟我們一樣,選擇內心邪惡的人類簽訂契約,試圖在混亂來臨之際,實現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惡魔,也有着自己的教派......”

話說到這份上,客廳內的其餘幾人自然能想到夏芮絲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

神明們的力量一旦被惡魔所攫取,而深淵又通往人間雖說極爲困難,卻也沒有如同星空中那般的封印,總歸要比神明容易。

到那時,主導這世界的存在是誰可就不好說了!

更遑論封印的製造者,萊恩帝國,他們既然敢於封鎖星空,又豈會預料不到如今的情況。

他們又在謀劃着什麼?

“號角已被吹響。”

紅夫人忽而沉聲說道,

“我能預感到戰爭臨近!”

第34章 酒會前的思索第85章 以一敵五第6章 扮豬吃老虎第57章 森林儀式!第60章 貓與舞蹈女神第68章 餘燼第4章 改頭換面第65章 離別一場酒第60章 期盼的未來第148 普斯頓,不再見!第139章 世界重建第60章 期盼的未來第1章 儀式第52章 危險的直覺第114章 拯救安東尼(16/27)第11章 天台上的鼠羣(1/2)第4章 特殊服務第54章 計劃開端第103章 美感第46章 無理由殺戮第48章 釣怨靈第102章 鏡子奇物第34章 酒會前的思索第77章 古怪廢墟第184章 新的關係第7章 老巫師第125章 灰色石山第134章 差點掛斷的電話第162章 不平凡的同學聚會第13章 文字翻譯第86章 姐弟第73章 疫病廢墟第109章 抖S與抖M第31章 誤會第9章 狠人第30章 暴風高尼茲第70章 斯特芬妮的困擾第99章 滅口第35章 用拳頭講道理第25章 天堂地獄一夜間第54章 再戰血獸第39章 惡魔交易(修改版)第40章 收服行動第69章 混亂將至第113章 最後的7小時第168章 藏着人的鏡子第91章 評審團第92章 機械臂第80章 藥劑的曾經第85章 莉蘿·格蘭特第118章 機械匠師第73章 夢詢第5章 惡魔意念第65章 替身草人與月光墨水第44章 格列佛馬戲團第116章 那些人的議論第127章 秘境中的大戰第37章 黑爪鼴鼠第199章 決戰(下)第206章 正義神殿第2章 非人存在第95章 私下探訪第84章 他們的陰謀第21章 私廚第95章 消失的身影第61章 少數派第172章 爆炸中的飛空艇(求訂閱啊啊啊啊啊~)第136章 初雪下的刺殺第11章 馬車裡的烤肉第37章 強盜的蹤跡第95章 消失的身影第56章 援手第18章 誤導(1/2)第84章 侍從官第84章 強肺!第104章 被遺忘之物第43章 籌謀第161章 拐角處的相遇第131章 寒冬前的最後一個暖夜第158章 志驕好生事第89章 消失的朋友第133章 解惑第79章 蟄伏中的它們第99章 邪教信徒第173章 荊棘女士第60章 基礎法術第127章 秘境中的大戰第148 普斯頓,不再見!第2章 非人存在第51章 二次審訊第25章 喚馬哨第95章 私下探訪第100章 讀書會第169章 萬衆矚目的開始第10章 羅南的情報第35章 全滅第72章 巨龍契約第122章 冰冷的心第103章 分道第133章 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