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話術

不同於其他地區異調局獨立存在,只對帝國政府負責的·情況。

恩瑟市的異調局與機械協會存在着合作關係,前者在進行日常工作時市場會用到後者研發的各種機械造物,機械協會也樂得配合這個不僅願意免費試用他們的產品,還能時不時的變成採購方的官方機構。

“我對他們手裡的武器裝備很感興趣......能讓調查員使用的裝備,應該不會差吧?”

聽完帕梅拉的介紹,唐納德直截了當的表現出了對這些人,確切的說是他們持有的裝備的興趣,

“你去幫我問問,他們有沒有時間向我介紹下這些東西的用處和效果。”

“先生,他們正在工作中,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讓機械協會立刻爲您準備一份這方面的清單。”

帕梅拉認爲唐納德的這種行爲無非是一時的見獵心喜,她也沒有阻止的意思,純粹只是想要讓唐納德能有更多的選擇而已。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帕梅拉已然確認這位由雷納斯遠道而來的“塔羅斯先生”已經被不久前的刺殺弄得有些敏感,任何能夠增強他戰鬥能力的東西,不論有沒有用都想看上一眼。

“你想學槍的時候是去找整天與槍爲伴,進行過實戰的人還是去找那些制槍者?”

一句話堵住帕梅拉的嘴,唐納德的視線停留在那支正往這邊檢查過來的隊伍,

“我手裡有很多奇物,但那些東西大部分都是被動的防禦物品,我受夠了在護盾裡邊毫無還手之力的看別人進攻!”

瑟維特·塔羅斯的空間戒指唐納德老早就檢查過,正如他所說的,裡邊大部分都是無需精神力操控,只要受到攻擊就會自主激活的防禦奇物,真正有殺傷力的奇物只有一兩件,而且還被隨意的丟棄在角落。

倒不是瑟維特·塔羅斯如何自負,事實上絕大多數的殺傷性奇物都需要在使用者是異徒的前提下才能啓動,他一個普通人,就算勉強啓動了,也做不到瞄準或是操控,只是暴殄天物而已。

更何況正常情況下赫胥黎這位覺醒級的異徒管家與幾名權能級的異徒幾乎是寸步不離,事實證明,如果連他們都擋不住敵人,那麼瑟維特·塔羅斯除了逃跑之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此時唐納德刻意想結識這些人,自然不是真的看上他們的裝備,這些玩意兒的威力連他隨手釋放的4級法術都比不上,拿來也就是個擺設,他真正在乎的是面前這支異調局的小隊。

如此順理成章地偶遇,他可不會錯過這種機會!

帕梅拉並沒有堅持自己的想法,畢竟只是上去跟這些異徒聊幾句而已,做爲塔羅斯家族的侍從官,這種事情對她而言除了會有些尷尬外沒有任何難度。

不出唐納德的意料,雙方的溝通相當順利,他的身份無疑能夠在許多事情上提供便利,就算是恩瑟市異調局的成員,也不能隨意的無視他的訴求,況且這本身也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要求而已。

於是等帕梅拉再走回來時,身邊已經跟了個身材欣長的青年。

“特朗·布萊恩,很榮幸能見到您。”

特朗下意識的打量眼前這位跟他年紀相仿的大人物,塔羅斯家族他自然是知道的,只不過通過報紙,他只知道此次來恩瑟的有一位梅薇思·塔羅斯。

“我想知道你手裡的這些東西能不能給正常人用?”

“當然,這些裝備雖然是機械協會特製的產品,但沒有天賦要求。”

“我想知道它們各自的使用方式和效果,有時間聊聊嗎?”

不錯的開始,唐納德直入主題。

“額......沒問題,不過我不能離開博覽會場館,待會兒還有工作。”

布萊恩也沒想到對方讓侍從官過來問詢居然真的只是想了解自己身上的裝備,忙不迭的點頭的同時也留了個心眼,只要不出博覽會場館,去哪兒聊都行。

“沒問題。”

唐納德本就不打算離開場館,乾脆重新回到二樓,找了個空着的房間。

接下去的事情就簡單了,起初唐納德確實是在問異調局使用的這些裝備,等布萊恩將自己身上的裝備介紹了個遍,又“順理成章”的認爲這些制式的武器太普通,詢問異調局沒有威力更強的,能讓普通人使用的武器。

不出所料,布萊恩當即表示完全可以由機械協會定製,只要給錢,他們完全可以量身定製適合唐納德使用的武器或是別的輔助性的裝備。

唐納德等的就是他開口說這句話!

“可是光有這些裝備應該沒什麼用,還需要進行專門的訓練不是嗎?”

抿了口果酒,唐納德空着的手裡拿捏着一枚乾果,半眯着眼睛,微笑問道。

“當然,不論是如何完美的槍械,槍手的個人素質都是重中之重,打不中人的槍和子彈,與廢鐵無異。”

這話是布萊恩當初練槍的時候異調局內的教導員告訴他的,現在順口說了出來。

“這麼說,我需要一個槍械方面的教師,不知道你們異調局裡槍法最厲害的人是誰?”

一切都是如此的流暢,以致於唐納德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不論是帕梅拉還是布萊恩,都有些果然如此的感覺。

“少爺,這......如果您想要練槍,我想家族的隨行護衛裡就有幾個好手......”

一直在旁邊站着的帕梅拉終於沒忍住,上前低聲說道。

“我認同這位女士的說法,您完全可以讓......”

布萊恩下意識的附和帕梅拉的話,他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誰成想剛張開嘴,就被對面的人打斷了。

“我有讓你開口說話麼,你是侍從官,不是我的顧問!”

唐納德咀嚼着乾果,回頭瞥了眼帕梅拉,表情忽而變得冷硬,語氣裡隱約透着惱怒,

“恩瑟市機械協會的槍械,那些人懂個屁,我要的是專業的教師,怎麼,你們覺得我只配讓那些護衛教?”

突如其來的“變臉”,讓帕梅拉和布萊恩都是一愣。

旋即猛然意識到這位跟他們和顏悅色的聊到現在的年輕人可是名副其實的塔羅斯子爵。

他的手底下不僅掌控着一整座中等城市,而且說一不二的絕對掌控!

這樣的一位實權貴族想要尋找實力強大的異徒學些槍械技巧。

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隊應聘。

讓一個隨行護衛教他?

這簡直就是對他的侮辱!

“我給你半天的時間,回去跟異調局的高層彙報,讓他們給我準備一位槍械方面的導師,週薪一百金鎊,待遇比皇室的槍械教習都不會差,如果你們不願意,我保證明天恩瑟市政府的通知會直接發到你們局長的手裡,過幾天或許還會有塔羅斯家族的抗議信,我的話夠不夠清楚?”

話說到這份上,唐納德的言語就再也沒了商量的意味,說完便起身往外走,根本不給帕梅拉和布萊恩說話的機會。

“侍從官小姐?”

布萊恩還沒從這突變的氛圍中緩過來,頗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同樣呆立在旁邊的帕梅拉。

“......抱歉,請你回去準備吧。”

帕梅拉心裡嘆了口氣,有些懊惱自己居然在剛纔放鬆了警惕,忽視了瑟維特·塔羅斯的惡劣性格。

如果說之前還有的商量,現在卻因爲自己的那句話而沒有任何迴旋餘地了,這件事就算扯到梅薇思小姐那兒恐怕也沒用。

無論梅薇思小姐如何討厭自己的這個胞弟,至少在明面上,她絕不可能對後者說你只配讓護衛教導這種話,因爲那同樣是對塔羅斯家族的侮辱!

門外,唐納德的臉上早已沒了在門內時的冷硬惱怒,向着腳邊的芬格招招手,將它抱進懷裡緩步逛着博覽會場館。

這異調局,他去定了!

第98章 痛苦轉移第67章 惡魔眷屬第112章 永生之果第63章 不順利的初遇第205章 命運第84章 恐怖存在(10/24)第59章 異調局總部第120章 講究的出海第84章 他們的陰謀第139章 卑鄙的我第79章 思索第58章 觀望者第208章 新的旅程(本卷終章)第32章 第一次的冥想第124章 奧斯威海蝰蛇第9章 輿論攻勢第54章 木之精靈第12章 血與雪第132章 鐘樓遺物第48章 黃雀在後第42章 鬥爭第167章 商會反應第161章 拐角處的相遇第78章 金錢與權力(8/24)第134章 拉斯托勒的質問第60章 貓與舞蹈女神第43章 演技第101章 隱秘第15章 體系之論(求訂閱!!!)第82章 私人酒會第67章 龍肉料理第23章 破碎石板第58章 觀望者第34章 酒會前的思索第81章 復活的前奏(9/24)第133章 解惑第67章 惡魔籠第11章 撤退路線第41章 迫近的邪惡第164章 誰都有朋友,不論好壞第14章 無法拒絕的援助第158章 志驕好生事第34章 暗線第155章 探監第69章 混亂將至第89章 消失的朋友第25章 喚馬哨第2章 滅門第51章 深海盔甲第185章 撤退的緣由第79章 封鎖星空第130章 我,即是狂風!第92章 機械臂第68章 未雨綢繆第86章 至高存在第72章 面具下的罪惡第77章 古怪廢墟第70章 斯特芬妮的困擾第123章 鐘樓第137章 無私與自私第65章 預言之所在第86章 姐弟第57章 森林儀式!第54章 再戰血獸第48章 閨房中的秘密第87章 知心大哥哥第103章 惡魔之力的初嘗試第38章 拍賣會前奏第153章 貝希莫·愛德華第45章 破損的雕像第134章 鏖戰第99章 邪教信徒第97章 誘捕第103章 分道第45章 破損的雕像第41章 迫近的邪惡第129章 異獸芬格第74章 失敗的審訊第51章 深海盔甲第17章 捕鼠人(求收藏!求推薦!)第28章 知識即財富第51章 偉大的技術,不偉大的人第61章 抉擇第95章 私下探訪第114章 拯救安東尼(16/27)第39章 靈體第72章 甜辛草第83章 綁架?第81章 重聚第35章 用拳頭講道理第31章 詭異的城市第120章 占卜師第146章 各方匯聚第5章 反制第14章 無法拒絕的援助第44章 格列佛馬戲團第68章 未雨綢繆第38章 遭遇戰第30章 跟蹤者第34章 拒絕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