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痛苦轉移

這場戰鬥尚未真正的開始便進入了僵持的局面。

持着白骨爲柄,滿是棘刺刃片的九尾鞭的女人當着異調局小隊的面在滿地的玻璃碎渣間舞動着,彷彿腳下踩的是天鵝絨毯,動作極大不說,時不時的還要旋轉跳躍。

所幸她沒閉上眼。

染血的玻璃碎渣混着血珠四濺,饒是異調局衆人一時間也有些難以抉擇該不該繼續發動進攻。

倒不是因爲害怕,而是他們同各類異徒打交道的經驗讓他們意識到像是這種看上去極爲瘋狂的傢伙很有可能有着相當特殊的天賦,貿然上前說不得就會踏入陷阱。

想要打破這種局面,就得有人站出來,身先士卒,而這種活要是在軍隊裡肯定是炮灰去做,但這是異調局的隊伍,自然又有所不同。

砰!

皮靴蹬在地上發出悶響,查德雙手持着戰錘,一躍而起,雙臂有灼熱白霧蒸騰而起,做爲行動長官,這種時候自然由他破局。

視線鎖定目標,不過三米左右的距離,眨眼間便至那女人的頭頂,右手轉動中段的機械圓環,鏤空的錘身當間立時有電光閃耀。

管你有什麼陷阱,這一錘要是擋不住,那就去死!

前一秒還在那冒充舞娘的妖冶女人面對着來勢洶洶的錘擊,終於停止動作,只是她的選擇不是後退,而是揮舞着九尾鞭迎着查德,雙方即將接觸的瞬間猛地矮身,避開戰錘。

看到身前這一幕的查德臉上閃過驚喜,雙持戰錘的缺陷在哪他自然一清二楚,攻擊範圍看似不小,真正的攻擊面卻只有錘頭,若是碰見身法足夠好的刺客拉近距離,少不得就要吃虧。

但那是之前。

時代早就變了!

“哈!找死!”

搭在戰錘握柄尾部的左手拇指下壓,摁住末端的按鈕,戰錘中段立時收縮,原本已經被女人成功躲閃過去的戰錘隨即回縮,再度來到對方的頭頂,裹着呼嘯風聲落下。

“你能殺死我嗎?”

仰着頭,女人面對頭頂的戰錘,嘴角仍掛着詭異的笑,只是簡單的擡起左臂,右手揮動手中的九尾鞭,甩向查德,完全就是一副打算以一條手臂的粉碎爲代價與查德搏命的架勢。

查德好歹也是個身高近兩米的魁梧硬漢,往日裡的戰鬥風格更是酷烈無比,以傷換命可是他過去的慣用手段,強橫的體質以及異調局的資源支撐讓他在這方面從未吃過虧,如今卻被一個女郎以這種方式反逼,那是不論如何都不能忍受的。

深呼吸,天賦啓動,本就壯碩的身軀此刻竟有膨脹幾分,下墜的戰錘陡然加速,徑直砸在那條纖細的手臂不說,甚至還要更進一步,徹底碾碎這妖冶女人的頭顱!

與此同時,女人的九尾鞭亦是命中查德,儘管威力不小,一擊便破開查德胸前的護甲,但到底是異調局隊長級的人物,身上所穿的護甲也不是尋常貨色,被擊破的同時也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滿是棘刺和刃片的長鞭真正落在皮膚上時還得受到查德堅韌肉體的阻礙,終究不過是劃出幾道看上去跟貓抓似的單薄傷口罷了。

比起女人左臂的粉碎性骨折以及即將遭遇同等命運的頭顱而言,這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小傷,站在後方,隨時準備上前協助的異調局其他成員看到這一幕皆是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

隊長就是隊長,這場戰鬥,拿下......

咻~嘭!!!

龐大的黑影從他們身旁穿過,緊接着又是一陣煙塵騰起。

包括拉塞爾在內的異調局衆人呆愣在原地,看了眼前方站在原地,耷拉着左臂的女人,回過頭,看着牆壁凹陷處癱倒的查德。

他的傷口分明只有胸口那幾道隨時可能癒合的傷勢,可口中不斷噴吐而出的鮮血與碎肉塊還有那煞白的臉色卻像是被人在胸膛上狠狠的擂了一錘般慘烈!

“他好像殺不了我啊......”

女人甩動着自己已經徹底報廢的手臂,當着所有人的面,這條已經跟橡皮泥也似的手臂竟是不斷髮出“嘎吱~”聲,開始恢復原狀,而她對這狀態卻像是極爲不滿意,雙腳交錯着在玻璃渣上來回碾着,發出一連串讓人皺眉的血肉破碎聲響,視線又從查德身上轉到異調局的其他人身上,

“那麼你們呢,能殺了我嗎?”

“她的能力很可能是傷害轉移,通過傷口......保持距離,不要被她傷到,拉塞爾,接下去你來指揮......”

查德捂着胸口,即便口中噴着血,依舊強忍着暈眩感說道。

剛纔那一下已然讓他察覺到對方的一部分能力,儘管做爲覺醒級的異徒不至於因爲這一下而徹底倒下,但嚴重的傷勢卻也讓他喪失了繼續戰鬥的能力。

“馬克,你跟我保持遠程壓制,其他人先處理隊長傷口,再向總部求援!”

現場的最強戰力查德突然被擊倒讓衆人皆是心下一沉,但戰鬥不論如何還要繼續,拉塞爾暫時接過指揮權,邊說着邊抽出槍械戒備對方的再度突進。

“不,不需要求援,因爲今天的戰鬥到此結束了。”

前一秒還是一副隨時可能發動進攻的模樣的女人動作忽而短暫的停頓,收起九尾鞭,表情不復之前的瘋狂詭異,嘴角的笑也是完全隱去,身上的氣質像是換了個人似的冰冷,眼神不再在他們異調局衆人的身上停留,慢悠悠的轉過身,向着二樓的陽臺走去。

躍出窗口,赤裸的腳掌踩着街道上空掛着萊恩帝國國旗以及恩瑟市市徽還有機械協會標誌的線繩。

這些整日掛在外邊經受風吹雨淋的繩索自然不會光潔,表面滿是毛糙,本就血肉模糊的腳掌踏在上邊,鮮血便不受控制的淌落,染紅下方的旗幟......

走到半途,腳步又在剎那間停頓,蹙起眉頭轉向街道的左側,在一處劇院的門口正停着一輛名牌車,車門邊站着一個向這邊釋放敵意,卻一步不離車旁的女人。

不過線繩上的她此刻的視線卻是越過車旁的女人,緊盯着後座車窗內坐着的人,她能感受到一道宛如實質的目光正在掃視着她的全身,這種感覺令她感到不適。

對方在挑釁她!

換做之前的狀態,她恐怕會立刻上前,但既已恢復理智,直覺的預警止住她的念頭,現在並不是在此地浪費時間的時候。

不再有任何猶豫,幾個起落間便消失在恩瑟市風格迥異,錯綜複雜的高樓頂層間。

“異調局的抓捕行動沒能成功.......塔羅斯少爺,爲了您的安全,我們應該立刻離開這裡。”

帕梅拉收回目光,側身說道。

“不管是雷納斯還是恩瑟,異調局的人能力都一般啊,虧我還想見識他們的實力,走吧。”

車輛後座,唐納德抱着芬格,撇撇嘴,頗有些失望。

倒不是因爲異調局沒能抓住對方,而是他繞過帕梅拉刻意的挑釁對方卻沒有收到迴應,剛纔在車內他便感受到這女人身上顯露的氣息有些熟悉,很快又意識到自己在夏芮絲的身上感受到過類似的氣息。

有心想要讓她攻過來試探,反正有帕梅拉在外邊守着,再加上異調局的人也在附近,他也不至於暴露。

誰曾想對方竟然選擇直接退走。

實在令人遺憾。

第39章 不平靜的夜第28章 保護傘第88章 溝通與交易第48章 黃雀在後第96章 感官的欺騙第46章 無理由殺戮第163章 璀璨星圖第115章 正義,在被需要的時候到來!第59章 成就至高的可能!第177章 那些無法挽回的東西第10章 羅南的情報第81章 復活的前奏(9/24)第23章 審判者第12章 天台上的鼠羣(2/2)第195章 惡獸呲牙第21章 遭遇戰第92章 機械臂第137章 無私與自私第100章 讀書會第65章 替身草人與月光墨水第18章 神選之日第13章 自以爲是的熟悉第138章 此事有關於靈魂第24章 娃娃第62章 攤牌第7章 工作第61章 財主唐納德第38章 工業化下的思考第20章 成衣坊第13章 開戰第23章 誰是怪物?第87章 上頭有人第20章 真假,重要嗎?第69章 彭斯的怨念第130章 我,即是狂風!第31章 詭異的城市第141章 作爲一名專業的殺手第4章 詭異的錄音帶第6章 《驅逐邪惡》第50章 神選者第62章 攤牌第80章 藥劑的曾經第68章 餘燼第53章 劇作家第163章 璀璨星圖第65章 預言之所在第67章 惡魔籠第12章 出海之事 (20/64)第31章 詭異的城市第106章 草叢中的秘密第147章 天賦:情緒第18章 誤導(1/2)第37章 突至的意外第4章 紛雜的訊息第112章 永生之果第2章 非人存在第21章 遭遇戰第194章 雷雨現身第167章 商會反應第47章 異變的潛水服第149章 光明,誕生於最深沉的黑暗第129章 異獸芬格第30章 跟蹤者第55章 秒殺第24章 記憶消除第92章 被取消的假期第87章 獄中的歌聲第92章 天賦與階級第68章 未雨綢繆第68章 餘燼第22章 祭典後的怪物第91章 利益的火藥桶第96章 突發狀況第26章 不識好歹的人第46章 目擊者第97章 操縱靈魂第50章 屍具技術第180章 瘋狂的野心第24章 記憶消除第126章 雪中消失的人羣第1章 黑袍聖者第15章 終焉的會面第75章 誰是邪惡之人?第199章 決戰(下)第43章 籌謀第16章 諮詢第35章 全滅第35章 沉船中的它第188章 核心天賦·能量塑造!第43章 演技第175章 援手第38章 工業化下的思考第183章 傳遞消息的人第123章 鐘樓第130章 我,即是狂風!第74章 失敗的審訊第60章 基礎法術第165章 羅伊·傑克遜第132章 鐘樓遺物第19章 惡犬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