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邪教信徒

機械協會唐納德終究沒有去成。

倒不是說機械協會不讓唐納德進去,而是他還未抵達協會門口,便被人在街口攔了下來,不遠處是一片狼藉。

異調局,警備所,協會專屬的安保隊伍封鎖了機械協會及其周邊的街區,不允許任何人員進出的同時幾乎是以掘地三尺的方式在內部進行搜查。

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帕梅拉通過一名守衛獲知,就在剛纔,協會遭到入侵,內部設施損壞嚴重不說,更是出現了人員傷亡。

如果說恩瑟市是整個萊恩帝國的工業心臟,那麼機械協會便是恩瑟市的大腦,在其中工作的無一不是機械科技方面出類拔萃的人物,他們的價值無可估量,無怪恩瑟市政府對協會遭到襲擊的反應如此激烈。

事已至此,唐納德一行人只得調轉車頭,返回酒店。

聲東擊西? Wшw ◆ttκǎ n ◆¢Ο

回程途中,唐納德幾乎是下意識的想到了這個可能。

在酒館附近製造惡性屠殺事件的女人面對異調局的圍剿,沒有選擇製造更多的殺戮而是半途退去,這與她一開始的無差別殺人行爲顯然相悖,而就在她犯罪的同時,機械協會又遭到襲擊,這其中要說沒有內在聯繫,純粹是巧合,未免太假。

更令唐納德在意的是從酒館二層離開的女人在他的感知中呈現出的特殊狀態,

由於自身的特殊情況,繼承半神古樹之心的唐納德儘管遠離自己的領域,仍對某些存在極爲敏感,這種感覺難以形容,或許是曾經的半神古樹留下的執念,又或許是因爲他在雷納斯以及嚎哭森林內吸收到的信仰之力造成的影響。

此次前來恩瑟市,唐納德與夏芮絲同行近一個月,又在磐石堡壘跟冒充神選者的惡魔契約者交手,使得唐納德對神選者不經意間流露的氣場越發熟悉。

出現在酒館二樓的女人極有可能同夏芮絲是一類人,她的所作所爲再加上其潛在的,數量未明的同伴,唐納德有理由懷疑對方的身後也存在着同盟。

這無疑是個相當重要的發現。

然而受限於當下的情況,唐納德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對方行動,身旁站着的帕梅拉斷絕了他自由行動的可能。

只是這消息總歸是要傳出去的,唐納德也沒打算全程袖手旁觀。

眼下藉着帕梅拉以及那位梅薇思小姐,他的身份已經得到外部承認,自然不能繼續縮在酒店裡總是依靠隨時可能被發現的通訊法陣與夏芮絲交流。

一念即此,唐納德突然側身看向帕梅拉說道:“我需要一個舞女。”

“嗯?”

同樣在思考剛纔所發生的事情的帕梅拉一時沒反應過來唐納德這話裡的意思。

剛離開遭到襲擊的機械協會,好端端的怎麼就突然需要一個舞女呢?

“沒聽清嗎,我要一個漂亮的,優雅的舞女......算了,一看你這樣子就根本沒見過,我待會兒我自己讓酒店的人聯繫。”

目光帶着不屑的上下打量一眼帕梅拉,莫名嗤笑一聲,

“連脫衣舞女怎麼聯繫都不知道,呵,侍從官,就這?”

帕梅拉實在不理解爲什麼當一個侍從官就要知道舞女的聯絡方式,但是從唐納德的神態中,她隱約覺得自己遭到了羞辱。

只是唐納德這要求在他抵達酒店後還是得到了忠實的執行。

他有錢,酒店好像也能找到人,這就是一場交易,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況且以瑟維特·塔羅斯的身份,別說是一個舞女,他就是要在這酒店裡開一場派對,帕梅拉恐怕也沒法說什麼......

於是臨近黃昏的時候,唐納德便等來了自己需要的舞女。

“先生,非常感謝您的幫助。”

輕提起蓬鬆粉色蕾絲花邊裙,舞女在門口感謝幫忙提着行李的守衛,胸前那抹雪白細膩晃花了後者的眼睛,傻笑着後退。

帕梅拉在一旁站着,面無表情,視線卻是在這舞女身上流轉,她得承認,這女人實在美麗,也不愧能得到酒店的專門推薦。

咚咚咚~

“請進。”

門後傳來聲音,舞女看了眼帕梅拉,後者點頭表示可以進去,旋即自己轉身進入旁邊的房間。

她可沒興趣旁觀瑟維特的赤裸大會。

推開房門,唐納德就在客廳內擺放的瓷桌旁坐着,端着一杯熱氣騰騰的奶茶,上下打量進門的豔麗女人。

本該奉承兩句陪笑的舞女進門後卻是狠狠的剮了唐納德一眼,而他則是將目光往旁邊一瞥,舞女順着視線望過去,那兒正擺放着一臺半人高的精緻留聲機。

領會到唐納德意思的她小跑着將其打開,調整底部的音量,燦金色大喇叭內立時有悠揚的音樂飄蕩而出。

“你一定要用這種方法幫我隱瞞身份?”

舞女站到唐納德面前,沉聲問道。

“夏芮絲小姐,我記得沒錯的話當初在嚎哭森林外看到你的第一眼時,你就在跳舞,這不是你的老本行麼,我想着用這身份,你連僞裝都不需要,完全是本色出演不是嗎?”

沒錯,這舞女就是夏芮絲,至於這舞女的身份也是唐納德刻意通過酒店前臺的電話聯繫她時安排的,只不過酒店誤會了而已。

事實上也不能全然怪他們,畢竟像瑟維特·塔羅斯這種級別的貴族,若是沒人陪着睡覺,那纔要引起懷疑,說不得過兩天外頭就會傳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流言。

畢竟摘下面具的瑟維特·塔羅斯那張細皮嫩肉的清秀面龐估計是不少“特殊人士”的心頭好。

“這不是舞女,而是......算了,你突然找我,有什麼發現?”

現在顯然不是糾結一些小細節的時候,夏芮絲更在乎唐納德緊急聯繫她到此的目的。

“機械協會遭到入侵,我懷疑跟你們有關。”

抿了口奶茶,藉着留聲機的音樂,唐納德直截了當的開口,

“我們還未開始行動,機械協會的事情,等等,你說的我們是指神選者?”

夏芮絲向來不是蠢人,唐納德只是提了一句她便有所領會,而這也是唐納德會選擇跟她合作的原因之一。

愚蠢的隊友往往比強大的敵人更容易壞事!

“沒錯,她給我的感覺跟你一樣,很有可能也是神選者,只不過她當街屠殺平民吸引異調局注意的手段,這可不像是神選者應該做的事情。”

唐納德到目前爲止接觸過的神選者,對普通民衆都算得上是和善,眼下突然碰見一個行事如此極端的神選者,自是有些意外。

“星空中的諸神並非全然對這人間保有善意,只是萊恩帝國所承認的教派偏向於光明與正義罷了,既有光明,自然就有黑暗,暴虐的神明同樣存在,殺人對他們的信徒而言與屠宰牛羊沒有任何差別.....惡人,也會有惡人的信仰。”

夏芮絲並不忌諱談論這方面的事情,簡單的解釋後又轉而問道,

“出現在你面前的神選者有沒有展現出明顯的特徵,諸如武器,戰鬥方式,使用的神術類型,這都能做爲判斷對方信仰的依據。”

“我只是遠遠的瞥見而已,旁邊還有人守着,別說是旁觀戰鬥,就連靠近都不行,能夠給出的信息也只有她同樣有着盟友並且已經開始行動,入侵機械協會就是最明顯的信號,而我現在找你來,便是想知道你們的想法!”

坐以待斃可不是唐納德的風格。

第15章 體系之論(求訂閱!!!)第139章 卑鄙的我第24章 音波蟾蜍第157章 魔蠕蟲晶核第46章 無理由殺戮第81章 重聚第91章 身份第13章 自以爲是的熟悉第146章 狂風中的木乃伊第101章 特殊存在第18章 神選之日第31章 詭異的城市第163章 璀璨星圖第139章 世界重建第6章 當務之急第81章 造神計劃第138章 此事有關於靈魂第20章 改革的前夜第66章 拱火第57章 森林儀式!第51章 偉大的技術,不偉大的人第11章 天台上的鼠羣(1/2)第28章 知識即財富第22章 主僕間的契約第48章 釣怨靈第131章 寒冬前的最後一個暖夜第87章 上頭有人第17章 恐懼的消亡第2章 能力初顯第199章 決戰(下)第1章 黑袍聖者第32章 第一次的冥想第18章 誤導(1/2)第31章 詭異的城市第133章 食肉博士——漢尼拔第116章 籌謀第59章 看不見的人第6章 吸血鬼獵人第42章 信仰神像第28章 肉觸手第49章 各自的準備第39章 惡魔交易(修改版)第3章 夫妻第5章 雷納斯的現狀第80章 藥劑的曾經第95章 消失的身影第71章 火災隱情第132章 鐘樓遺物第78章 第二次的合作第84章 恐怖存在(10/24)第163章 璀璨星圖第146章 各方匯聚第5章 雷納斯的現狀第43章 入口第148 普斯頓,不再見!第82章 死者蘇生第126章 雪中消失的人羣第55章 人面獸心第8章 毀滅與痛苦第25章 第三塊靈魂碎片第34章 暗線第87章 獄中的歌聲第79章 蟄伏中的它們第123章 鐘樓第80章 爲什麼不呢?第36章 背叛者第194章 雷雨現身第129章 異獸芬格第198章 對決(中)第45章 破損的雕像第47章 盡在掌握第8章 夏洛克第36章 特殊的屍體第72章 巨龍契約第18章 神選之日第51章 二次審訊第51章 屍體上的線索第100章 銷金崫第3章 暫時的工作第102章 火中的指示第26章 民意?第6章 扮豬吃老虎第83章 溜?第31章 誤會第130章 我,即是狂風!第49章 我的地盤我做主第121章 物是人非第146章 狂風中的木乃伊第127章 突襲第93章 各憑本事第1章 黑袍聖者第44章 格列佛馬戲團第10章 蠟燭人第203章 不容拒絕的任務第37章 黑爪鼴鼠第35章 海灘對峙第102章 機械傀儡第107章 遇伏第63章 安託萬父子第58章 觀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