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五.貝爾法斯特

貝爾法斯特。

麥克唐納一世親手締造,曾經艾倫半島的脊樑,也如人類世界的大多數城市,因怪異而毀滅。

這不曾帶來安全。幾十萬,上百萬的人口在怪異面前猶如挖掘蟻穴的孩童。

螞蟻王國的繁盛只會讓孩童更興致勃勃挖下去。

離別前夕馬特烏斯市長委婉示意陸離,不要對貝爾法斯特的破敗抱有信心,那裡早已不復二十年前的景象。

他擔心貝爾法斯特現況會打擊到陸離。

展開關於貝爾法斯特的情報,那裡的確很糟。怪異、異種、異端教會、邪教徒,以及或許會有的倖存者佔據了城區,沒有秩序與文明,充滿混亂和死亡。

像是舊下水道,但更惡劣。

那裡可沒掌控支線的強大怪異。

調查的人不敢深入貝爾法斯特,而關於那裡的糟糕現狀這份情報裡可能描述不到十分之一——

嘩啦——

收起情報,遞給卡特琳娜伸來的手掌。她又拿到普修斯面前:“念給我聽。”

“沒在貝爾法斯特發現人類聚集地,海港被未知組織佔據,廢墟邊緣旋渦中的建築,在下着雪的奇異街道,被密集巨卵佔據的島嶼,建築活過來的扭曲街道——”

船長室新安裝的玻璃外,鉛灰色的海面一望無際。

暖爐裡的無煙爐散發熱意,掛在牆壁上的金槍魚標本換成一具更大,更逼真的金槍魚。

船長室是唯一被翻新到的地方。鐵鏽被去除零件被替換,宛如嶄新。

僅限船長室。

如果像甲板望去,只會看見腐蝕般的破爛甲板與爬滿鋼鐵船身每一處的鐵鏽。

陸離再一次看起那份寫有安娜的情報,卡特琳娜在聽普修斯念出的話,惡墮趴在如今只是擺設的船舵上,眺望遠方。

兜帽裡的大姐頭露出腦袋,它喜歡觀察。

“你第一次出海?”

卡特琳娜問,上船後惡墮就一直保持這副姿勢。

一個禮拜前第一次出海的卡特琳娜也差不多這樣。

“不是。幾年前受邀加入維納不凍港的時候在海峽航行過幾次。”

停頓片刻,惡墮低沉聲音緩緩響起。

“我在想碎片深淵,世界溝壑,下沉之海會遭遇哪個,或是先遭遇哪個。”

“沒發現倖存者蹤跡,可能躲得很深可能根本沒有——碎片深淵世界溝壑下沉之海?那是什麼惡墮先生。”普修斯偏頭看向惡墮。

“繼續念。”卡特琳娜嘩啦晃動情報。

“哦……貝爾法斯特比荒野更危險,與野外禁區、異端教會相近——”

普修斯邊念邊豎起耳朵,注意落在惡墮身上。

“一片深不見底的漩渦海域,像是瀑布在海面上的溝壑,山脈一樣坎坷的海水。”

惡墮身軀有融化的跡象。

“太抽象了。”普修斯嘟囔一聲。

“說的太清楚會產生更多污染,我還想多活幾分鐘。”惡墮懶洋洋說。“等遇到了再說也來得及……反正什麼也做不了。”

卡特琳娜下意識悄然觸碰腹部。

“前往調查的人在想要離海灣更近些時被發現,安全退回。唸完了!”普修斯叫喊。

卡特琳娜順手將紙塞給陸離,離開沙發打開船長室門。

寒冷海風灌進溫暖船長室,眯眼張望片刻卡特琳娜關上門:“跟在後面護送的船離開了。我以爲他們要送到貝爾法斯特。”

“維納不凍港的戰艦無法遠征。”惡墮毫不掩蓋對維納不凍港的底氣的鄙夷。

詛咒、瘟疫,無形怪異,火藥與大炮可解決不了這些東西。

真實原因可能是戰艦跟不上大船,修復漏水後的大船船速接近20節,如果不是爲了穩定還能更快。

惡墮的話讓卡特琳娜想起什麼,問陸離:“你爲什麼不答應那個叫奴瑞的有錢人?”

維納不凍港的貴族富翁從始至終也沒得到與陸離接觸的機會,一些人甚至因此怨恨阻攔他們的馬特烏斯市長。

離開時,一些消息敏銳的傢伙趕來,在陸離前往港口時紛紛詢問是否有意向合作,甚至有人提議投資陸離在貝爾法斯特建立聚集地。

就是那個奴瑞的傢伙。

“我不打算建立聚集地。”陸離說。

卡特琳娜感到惋惜:“最後一名驅魔人建立的聚集地,聽起來太棒了……會有許多沒有希望的人選擇加入吧?我們還要這條大船……它叫什麼來着?”

“首先要能守住聚集地。”惡墮嘲笑卡特琳娜的天真。

“可以和荒蕪之地的教會合作。”卡特琳娜聳肩,換了個問題:“爲什麼要拒絕那個市長派遣審判所衛隊保護你的安排?”

“我只想找到她。”

“感情會讓人失去理智。”普修斯感慨,補充說:“還是在某本書上看到的。”

“又是某本書上看到的?”卡特琳娜語氣有些異樣,勉強笑了笑。跟隨陸離後這個荒野上的優秀獵人蜂刺情緒變得越來越細膩。

“看來我們的大驅魔人陷入愛情的漩渦掙脫不出來了。”

“是感情不是愛情。”普修斯不滿卡特琳娜對陸離的歪曲。

“安娜一聽就是女人的名字。”

卡特琳娜詢問目光看向陸離,但沒有得到回答。

一個讓地底歸來的陸離一直尋找,但又從不談論的女人。

夜幕降臨,他們留在安全的船長室。期間大姐頭向陸離轉達,大船捕獲一些東西,就在甲板上。

提着油燈穿過深邃迷霧,他們在甲板邊緣發現幾隻魚。

“完整的魚!”

普修斯歡呼,他從沒見過魚這麼幹淨。沒有四肢、沒有觸鬚、沒有寄生,除了鱗片脫落就和書裡的魚一樣!

於是晚餐從罐頭變成烤魚。

期間普修斯問起陸離大船的名字,大姐頭這時拍了拍陸離:“她說舊名早已遺失,想要你賜予新名。”

“安德莉亞。”

陸離說。

嗡——

悠遠鳴笛深海迴盪,似乎在爲新名字歡呼。

航行持續三天,他們並未遭遇惡墮訴說的三種麻煩。

第四天清晨,怪異之霧潮水般涌回深海。甲板上的陸離眺望遠方。

薄霧盡頭顯露山脈的朦朧輪廓。

艾倫半島只有一座山蘇加得山。

“貝爾法斯特……”

若有似無的低語隨風飄散。

二百七十七.在不見希望的土地上傳揚二百一十八.一夢二百六十二.玩弄幻象的怪物貪婪注視九十六.馬腳鎮,維格鎮一百六十八.安娜的寶藏一百二十一.重返調查員基地二百六十七.他決定幫助被苦痛折磨的人們三.實至名歸之人一百四十三.平靜下的苦痛八十四.理查德的遺物一百五十四.熟悉的倖免於難之人二百一十九.“永生者”一百四十九.瑞科農莊的夜晚六.病人們七十八.母親和女兒四十五.分道揚鑣二百六十七.他決定幫助被苦痛折磨的人們一百二十五.燈塔一百五十六.正式調查員一百六十二.高風險與高報酬一百九十二.尋找她的黑影五十六.驗證三百一十六.不要讓自己後悔六十八.老皮克洗衣店十六.規則大於正義二百九十五.心靈投影六十六.逼上絕路的理查德五十七.被感染者二十一.轉移災禍三百零六.邪神的起源九十七.相互信任一百五十五.僞裝一百八十六.交易九十八.公平峽谷八十三.委託結束八十.風暴角一百一十八.商人一百二十三.起霧了一百八十.巷子裡的呼救聲九十二.它們的信二百九十一.重返希姆法斯特九十三.蕾米與吉米的信二.我知道是你做的一百二十二.莊園的倖存者四十八.六腳野人二百五十二.搭建舞臺一百九十六.歸宿三十.真實世界十四.地面發生的事三百一十九.榕樹叢林七十八.貝爾法斯特地區調查員負責人二百二十七.問題,回答一百九十三.熟睡四十六.詭異的矮小人影二百二十五.隕落二十二.衣櫃裡的臺階七十五.引誘二十五.落葉鎮見聞二百三十.變化伊始三十.消失的觸鬚十四.突如其來的襲擊二十一.告別……列儂羣島八十一.牆中之影十五.斯拉夫夫人的哀傷七.失落的地底七十六.植物棲息地三十一.絕望囚牢七十四.卡羅萊娜和貝魯五十.意料不到的敵人三.陸離不相信眼淚一百一十九.真實的艾倫半島地圖一百八十七.清道夫四十三.惡靈儀式二百五十四.薩拉的死亡之書十七.安蕾夫人藝術畫廊四十二.黑暗中二百九十四.【巷子裡的呼救聲】,解決三.實至名歸之人二百.挑選罐頭二百七十九.在世界背脊的腳下一百五十五.調查員判定委員組三十六.舊下水道三百零二.真正的警員一百七十八.四把鑰匙一百九十六.歸宿四十八.電梯驚魂二百八十一.通靈天賦六十八.安娜那邊一百九十八.迴歸沼澤路八十二.航行一百三十九.新故事和新知識二百零七.暴風雨來臨前的聚會八十三.維納不凍港一百八十五.德古拉伯爵三十七.怪異小鎮第五個信徒九十九.物理傳送四十四.一切不曾改變三十四.新的夥伴:安娜二.列儂羣島移民熱潮